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撩起她的裙子 慢慢地

   这里,是伽蓝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心中的梦为之碎裂的地方

    这里所发生过的,像是一切的伊始,更像是一切的结束

    转来转去,却不曾发现,自己始终都在原地踏步,让行走了大半辈子的轨迹,最终落为了一个圆,落为了一种闭环      两个洞一起进好刺激h文,撩起她的裙子 慢慢地        

    雪啊

    雪啊

    就这么漫无目的,就这般洋洋洒洒,缓缓地,慢慢地,飘落着。

    它舞动在视野中的每处角落,飘飘摇摇,纷纷扬扬,就像点燃的轻烟一般,身姿是那般地轻盈,又像晶莹剔透的美玉,看上去是那般的高贵。

    它就这般来自于苍穹之上,然后在无声之中,轻洒落下。

    它是这样的寻常,却又是这样的不普通,它就这样亲吻着久别的大地,却又在情起之时消融于人间。

    雪

    究竟去了哪了?

    它是以另一种姿态存在于这个世间?

    还是彻底地让自己渗入到你我足下的土地里?

    殊不知,它就这样在你我的眼里,化为了清晨的雾,化为了傍晚的霞,化为了六月的甘霖,化为了腊月的记忆。

    如今,雪,就这般地落在眼前,落在脚下,落在你我都能触碰到的地方,最终,落于指尖,消融为一滴冰冷的雪水。

    或许这一刻,终才是它最后的归宿吧。

    艾比

    我的孩子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也年轻过,我也在年轻的时候无比憧憬着这个世界,我憧憬着这个世界的美好,我也憧憬着这个世界的阴暗,可以说对于这个世界来讲,我真的是太过于好奇了。

    我曾走到过很多的地方,我见识过北境公国的茫茫雪原,我也遇到过拉尔诺希的古老印记,我曾见过拉凯文斯的神秘宫殿,我更见过莫亚的巍巍群山,然而我却从未见过这里的雪,我从未见过伽蓝山上的雪。

    这里的雪,一望无垠,锆白千里,当太阳初升,那一抹初阳,更是能将这里的雪给涂抹上一层金色的光泽,看上去当真是能给人带来一种极为神圣的错觉。

    我很庆幸,这样的美景,我能够与你一同欣赏,我能够与你一同见证。

    艾比

    我的孩子

    你是否知道,当雪花就这么一瓣又一瓣的落在你的鼻尖,落在你的头上的时候,我的眼里,全是你欢笑的模样。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你真的和你的妈妈长得太像太像了,甚至在某些时候,你们的相似,会让我产生瞬息的错觉。

    不过我心里很清楚,你的妈妈,已经离开了我们,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眼前的错觉,只会是你,我的孩子。

    艾比,其实我知道,你并不喜欢长途跋涉,你也并不喜欢出远门,以你的性子,你更加喜欢一个人窝在田地里,种种庄稼,养养花鸟,可是你却因为我而选择与我同行,选择了舍弃你喜欢的一切,对此我只能说,谢谢你孩子,谢谢你所为我付出的一切。

    看啊

    艾比,你快看啊

    看看眼前飞舞的雪花,看看眼前这些不断舞动的精灵,它,真的太美了。

    从半空里落下,随风轻轻地卷

    起,眼前的雪,当真就好似活着一般。

    看啊

    艾比,你快看啊

    看着大雪漫天的奇景,感受着这份来自大自然的蔚然魄力。

    这,才是真正的力量,才是不可被人类所驾驭的力量。

    漫天飞雪,天地不分。

    白刷刷,雾蒙蒙。

    看啊

    艾比,你快看啊

    看啊

    孩子,爸爸求你了,求你睁开眼,再看看啊

    求你了

    求你了

    这里,是伽蓝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也是心中的梦为之碎裂的地方

    这里所发生过的,像是一切的伊始,更像是一切的结束

    转来转去,却不曾发现,自己始终都在原地踏步,让行走了大半辈子的轨迹,最终落为了一个圆,落为了一种闭环

    雪啊

    雪啊

    “(夏索尼娅语)艾比”

    看着眼前这令乔尔·布洛林无比熟悉的场景,感受着身边不断落下的雪花,这位许久都没有落过眼泪的男人,终究还是流下了泪。

    只因当乔尔·布洛林重新踏足这里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艾比·布洛林的身影,女儿的眉宇,女儿的微笑,甚至连女儿往日的欢声笑语,也都逐一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都不能散去。

    而就在这时,就在乔尔·布洛林还沉浸在往日的痛苦回忆中的时候,在这片茫茫雪海之中,是发生了突变。

    雪族

    令乔尔·布洛林不敢相信的是,原来在这伽蓝山上,当真是存有雪族这样一个不被世人所知晓的族群。

    传闻里,这些雪族一个个都身材高挑,容颜更是极为俊美,假若在这个世上当真存有仙人仙资一说,那么想必就是在形容这些雪族之人吧。

    同时还有传闻说,这些雪族人生性淡泊,对待陌生人的突然造访,说不上有多么热情,但也不会说是将拜访者拒之山门之外。

    只不过此时出现在乔尔·布洛林眼前的这些雪族,看样子却并不是那般的友好,在这些雪族异常俊美的容颜下,是蕴含着一股无法散去的怒意,以及试探。

    还不等乔尔·布洛林反应过来呢,他面前的这些雪族,便率先地朝着他和其余五人是展开了攻势。

    一声轻哼

    乔尔·布洛林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开始,詹姆斯·马丁的肩膀,被一名雪族人手中的锋利冰棱给直接捅出来了一个大窟窿,那个窟窿之大,当真吓人。

    然而让乔尔·布洛林大为吃惊的是,在遭受到如此伤害的詹姆斯·马丁,其人竟然连坑都没坑一下,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如此的反常行为,不由得令他感到极为的反常。

    要知道在平日里,以乔尔·布洛林对詹姆斯·马丁的了解,但凡詹姆斯·马丁是遭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哪怕就是手指头被木枝儿给扎破了,这家伙都会一顿大呼小叫,生怕没人会注意到他的伤势呢,再别说像现在这般的严重伤势了。

    在乔尔·布洛林看来,以詹姆斯·马丁现在所遭受到的伤,还不得疼的这家伙原地螺旋蹦起来,可是令他万

    万没有想到的是,詹姆斯·马丁不仅没有螺旋升天,反而是一声不吭,依旧在手握钢刀,不断地在与众人面前的雪族人展开殊死抵抗。

    光就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乔尔·布洛林开始质疑起他此时所看到的这一切了。

    这里的一切,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可是现实是丝毫不想让乔尔·布洛林窥破真相,还未等他开始仔细琢磨的时候,雪族人的攻势,便又朝着他的面门直呼而来。

    乔尔·布洛林不知道与面前的这些雪族人打了多久,他只知道,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可面前的这些雪族人就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无论他怎么砍,都砍不完。

    毕竟乔尔·布洛林也是个人,而是个人,就总会有力气用完的那一刻,毕竟他的体能可不是无穷无尽的,他还是存在着肌体极限这一说法的,所以当他不断地在舞动着手里的钢刀,以希望能击退这群来犯的雪族怪物的时候,他的体能也在随之飞速的下降着。

    直至乔尔·布洛林突然发觉,自己手中的钢刀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无比沉重,而眼前不断飘舞的飞雪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杂乱无章。

    而这,便是体能趋于极限的表现。

    “(夏索尼娅语)罗尔瑞奇”

    无奈之下,乔尔·布洛林开始企图获得同伴们的帮助,然而直当他喊了好半天,他都没能等罗尔·帕拉蒙德和瑞奇·比尔博的回复。

    “(夏索尼娅语)罗尔”

    艰难地举刀挥下,好不容易让面前的雪族怪物暂且得以被驱赶开,乔尔·布洛林急忙朝着罗尔·帕拉蒙德所身处的方向瞥了一眼,语气之中已经不再包含着肯定的味道了。

    然而在乔尔·布洛林的眼里,他发现罗尔·帕拉蒙德就好似完全听不见自己所说的话一般,即便他能很清楚地发现,对方脸上那愈发凝重的压力,可是罗尔·帕拉蒙德就是不予回应自己。

    “(夏索尼娅语)瑞奇”

    一看这边的罗尔·帕拉蒙德是个这种状态,趁着面前的雪族怪物尚未对自己发起新一轮的攻势,乔尔·布洛林急忙向另一侧的瑞奇·比尔博看去,一边看,一边疾呼。

    只不过这一次与方才的结果基本一致,回应给乔尔·布洛林的,依旧只是沉默,以及逐渐出现败势的疲态。

    本来乔尔·布洛林还想再多些尝试,可是他面前的这群雪族怪物是压根儿就不想给他营造出这样的机会,这前前后后也就最多几秒钟的工夫,雪族的攻势便再度朝着这位老兵袭来。

    “(夏索尼娅语)欺人太甚啊!!!”

    无奈之下,乔尔·布洛林不仅一阵暴怒。

    待面前的这名雪族人前脚刚一踏足乔尔·布洛林的攻势范围,这位盛怒的汉子是没有丝毫的保留,只见他足下突然发力,整个人就如同一头暴怒的水牛,是在瞬息之间便以自己的身躯,是直接撞在了那名朝他冲过来雪族人的身上。

    这还不够,待乔尔·布洛林这边刚一撞到那名雪族人,便看到他是直接举起手中的钢刀,以刀托儿为一个基准点,是想也不想地便朝着怀中的那名雪族人的脑袋顶儿狠狠砸去。

    “(夏索尼娅语)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97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