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迫连续高潮h*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怎么才能让一个受伤的人开心…….江丞输入了一半,停住了,与其这样瞎猜,不如一步到位。 

    “改天约个心理医生给肖可可看看吧。”江丞放下手机,面朝上躺下,看着天花板,思绪万千,肖可可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肖可可回到次卧,发现自己心跳的厉害,她躺在床上,脸烫的她都感觉能烧壶开水出来了,深呼吸了一番,她告诉自己“肖可可,你要淡定啊!计划才刚开始。” 
     强迫连续高潮h*办公桌流淌的蜜汁    
    人是一种神奇的动物,越是想要淡定下来的时候,越是淡定不下来,这个和晚上睡不着觉,想睡觉一个道理。 

    肖可可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她不光脸在发烫,就连身体就开始发烫,她感觉渴的厉害,嗓子快要冒烟的那种。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停的用手煽着风,十几分钟后,她终于忍不住了,起身下床,走到厨房,拿起水杯,开始往嘴里灌水。 

    由于动作太大,肖可可身上的浴巾松了开来,掉到了地上,她赶紧放下水杯,伸手要去抓浴巾,匆忙间水杯没有放好,“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摔碎了。 

    江丞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到门口有一个身影闪过,他知道肖可可又在反常了,有些不放心她,接着就听到一声东西碎裂的声音,就慌忙跑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他刚出去就看到裹在肖可可身上的浴巾滑了下来。 

    肖可可弯着腰,侧过脸看着江丞,她的一手抓着已经散开的浴巾,一手向下空抓着。 

    “可可,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干什么呢?你没事吧?”江丞看着肖可可的姿势,虽然眼前的这个身体,他已经很熟悉了,但是可能是吃素了很久了,猛然看见荤的还是不禁有些气血翻涌的。 

    你要淡定,千万要淡定啊!肖可可内心不断的告诉自己,感觉自己太丢人了。 

    她强作镇定的重新裹上浴巾,“我有点渴,来喝杯水,然后就这样了,呵呵呵呵!” 

    “奥……”江丞看着肖可可,有些失神。 

    肖可可裹好浴巾,蹲下身就要捡地上的碎玻璃,江丞赶紧过去拦住肖可可,“我来吧,这个东西危险,弄伤你的手就不好了。” 

    江丞蹲下身,肖可可抬头,四目相对,肖可可的姿势半遮半掩,让江丞知道了什么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空气中的温度瞬间升了上去。 

    “那个,我去拿一下扫帚簸箕,你千万别动。”江丞咽了口唾沫,起身去了门口那里。 

    “哦……”肖可可脸色通红,站了起来,立在一旁。 

    江丞拿过扫帚簸箕,打扫干净地上的碎玻璃碴之后,让肖可可早点休息,然后自己头也不回的冲进了卧室。 

    肖可可看着关上门的主卧,又去卫生间洗了个澡。 

    “淡定,淡定…..” 

    江丞靠着卧室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都这么熟悉了,怎么现在反应这么大?他闭上眼,脑海里开始闪出肖可可浴巾散落的样子。 

    “擦,再这么下去,要造孽了。” 

    江丞爬在地上做起俯卧撑来,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江丞才好了点,他长吐了一口气,爬起来,一头栽倒在床上,闭上眼慢慢进入梦乡。 

    一个一百平米的工作室里,分成了几个十几平米的区域,有直播间,服装间,会议室,仓库,休息室,直播间里面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陈美美坐在一张桌子前 ,前面除了笔记本,手机,还有补光灯。 

    “感谢各位宝宝的支持,美美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咯,么么哒!” 

    陈美美微笑着冲摄像头挥挥手,电脑屏幕上面显示着平台的LOGO,下面还有一行字:该主播已下播,请换个时间再来。 

    几个工作人员走过来帮忙收拾,陈美美起身走到休息室,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然后坐在一张松软的沙发里,把刚冲好的咖啡放到了一旁的茶几上。 

    直播的职业生涯让她无暇顾及其他,本来上次江丞拒绝了她之后,她想着抽个时间亲自去找一次江丞,但是忙起来了日子就刷刷的过去了。 

    陈美美拿起手机,打开美颜相机,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很快就收到了一千多的赞,陈美美看看点赞的人,里面没有那个她相见的江丞。 

    切换到和江丞的聊天框,陈美美输入了一句活,问江丞睡了吗? 

    “陈姐,今天的数据还不错,订单量也比之前要好。”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把一个平板电脑递到了陈美美眼前。 

    陈美美放下手机,接过平板电脑,看了一眼屏幕,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早了,让大家都下班吧。”

    “好的,陈姐。”那个工作人员说完走了。 

    陈美美打开手机,看到江丞没有回复她的信息,拿起茶几上的咖啡杯,细细品味着杯子里的咖啡。 

    一条推送新闻弹了出来,陈美美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即嘴角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许氏集团宣布破产了,没想到这么快。 

    “起床吃饭了,我的债主爸爸!” 

    江丞睡梦中听到了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的称呼,他睁开眼,一道刺眼的光芒袭来,眼睛下意识的闭上了,他抬手遮挡,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了。 

    肖可可裹着围裙,拿着锅铲,站在他床前,一脸微笑,看上去很牲畜无害的那种甜,但江丞觉得这非常不正常。 

    “其实那些钱你真的不用还的,毕竟你我夫妻一场,帮一下也是应该的……”江丞坐起来,睡眼惺忪的说道。 

    “打住!我说要还那必须还!”肖可可挥舞了一下锅铲,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刚才的样子。

    “呃……”江丞撇头,双手护在身前。 

    “那么起床吃饭吧,我亲爱的债主爸爸!”肖可可笑眯眯的看着江丞。 

    她指定是有点毛病,联系心理医生的事情的抓紧了,江丞看了一眼肖可可,翻身下床,走出了卧室。 

    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丰盛的早餐,豆浆,油条,鸡蛋,小笼包,煎饺,牛奶,香肠,面包等等。 

    江丞转头看着肖可可,一脸茫然,“一个早餐弄这么多没必要吧?” 

    “非常有必要,作为一个卑微的欠债人,服务好我的债主爸爸是首要目标,如果您觉得不合适,可以提出建议,我会按照您说的进行优化…..”肖可可摆着一个标准的酒店服务礼仪,不停的说道。 

    “好,停…..以后少点就行,多了吃不完浪费,还有你我之间就别老您您的了,听着变扭。”江丞现在也只能是由着肖可可了折腾了,毕竟他不能和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计较太多。 

    “好的,我记下了。”肖可可点点头。 

    在餐桌前坐下后,江丞抬眼看了一下立在身旁的肖可可,“那…..吃饭吧。” 

    “不了,身为一个卑微的欠债人,我怎么能资格和债主爸爸您,奥,不是你同桌吃饭呢?我还是等你吃完再吃吧。”肖可可一脸谦卑的说道。 

    造孽呀!江丞叹了一口气,拿起碗筷吃起饭来。 

    吃过饭,江丞准备换件衬衫出门上班的时候,打开衣柜,发现衬衫都不见了,他只好去问肖可可。 

    肖可可说她一大早起来,打扫完屋子,拉开衣柜看到他的衬衫边角有些褶皱,就都帮他重新熨烫了一遍,然后挂在了阳台。 

    江丞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肖可可居然能起个大早打扫屋子,完了还把他的衬衫都熨烫了一遍,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肖可可,她完全没有叫苦连天的样子。 

    其实江丞不知道,肖可可的训练比打扫家务幸苦多了,现在肖可可辞职不干芭蕾舞演员了,就不再有高强度的训练了,干点家务,对她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以前肖可可之所以拖个地都喊累,完全是因为听了一些毒鸡汤导致的,说什么如果一个男人爱你绝对不会让你干任何家务。 

    看来是要打持久战呀,江丞走到阳台想要拿衬衫,肖可可急忙窜到他眼前,问他要穿哪一件,告诉她就行。 

    江丞突然觉得肖可可这样也挺好,性情大变对于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指了一下,肖可可就把他要的衬衫拿了下来,递到他手里。 

    带肖可可看心理医生的事情先不着急了吧,江丞换上衬衫,一边系扣子,一边寻思,肖可可看着江丞的样子,心里无比舒爽。 

    “男人就得撩。” 

    江丞出门之后,肖可可就给冯雅楠打了一个视频电话,她把江丞的表现说了一下,冯雅楠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接下来怎么办?我要一直都这样吗?”肖可可问道。 

    “你这么办,明天……”冯雅楠得意的给肖可可继续出谋划策。 

    江丞到了单位,进了电梯,电梯到达一楼的时候,郑雪熙走了进来,他们彼此打了个招呼,不再说话。 

    气氛有些尬尴,郑雪熙想着和江丞聊点什么,正要开口,缓缓关上的电梯门被一只手挡住了,电梯门打开,是徐美莹。 

    “哎?今天没开车?”江丞看着走进电梯的徐美莹问道。 

    “奥,来的路上被一辆车追尾了,送去4S店修去了,这两天只能挤地铁了。”徐美莹无奈的说道。 

    “人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江丞关切的问道。 

    “没事,谢谢江科长关心。”徐美莹笑了笑。 

    郑雪熙立在江丞和徐美莹身后,听着他们关切的聊天,脸色很难看,她不理解为什么徐美莹比她进入单位晚,却和江丞走的最近。 

    到了楼层,郑雪熙跟在江丞和徐美莹走出电梯,看他们聊了几句才分开,郑雪熙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江丞走进办公室,刚坐下不久,信息部的赵明轩就来了和他说急需要开发一个小程序,技术那边太忙,所以想申请外包。 

    江丞冷哼了一下,所谓的技术只不过是一些连一行代码都写不出来的人,依靠着强大的背景在单位里苟活度日,每天上班不是打游戏就是看电影。 

    想让那些人开发点东西出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这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单位里面有软件开发的项目,都会找外包公司。 

    “调研过没?”江丞想到了牛纪宝,他之前答应给牛纪宝活儿,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我问过了,市面上做一个这样的小程序大概需要五万左右。”赵明轩回答道。 

    “哦,有入库的公司吗?”江丞手里玩着一支笔。 

    “有,不过……他们的报价有些高。”赵明轩顿了顿说道。 

    “价格高点没什么,质量能行吗?别像以前搞出一个四不像出来,用也用不了,看着还恶心,钱白花了不说,我还得替你们挨骂。”江丞扔下笔生气的说道。 

    “您也知道能入库的公司都是……”赵明轩欲言又止。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3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