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疯狂的保姆~撅着白嫩嫩的小屁股

    谁会想到杨若翎竟然背着我还有另外一个男生,而且此时远处的杨若翎正对着那个男生露出她标志性的甜蜜笑容。现在不会存在误会一说,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俩有问题,毕竟我以前被戴绿帽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尤其是伤我最深的前女友宋路希,从宋路希的身上,我学会了如何看出自己的女朋友正在给自己戴绿帽! 

    我在犹豫的时候,杨若翎和那个斯文男生越走越远,两个人似乎不打算停留,看样子要结束约会了。我和杨若翎在一起半个多月了,还没有一起逛过一次校园,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要是以前的我,别说逛校园了,连学校附近的酒店,我都会带着杨若翎逛一圈。 

    我想好好的谈一次所谓的大学恋爱,没想到学习好的漂亮女生和不学习的漂亮女混子都是一个德行。杨若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许久没有缓过神来。我想起了宋路希,算是我的第一任初恋女朋友,想起当初的千禧年和宋路希的世纪之吻,想起了范晓萱当初那首老歌《相约1999》。 
   疯狂的保姆~撅着白嫩嫩的小屁股    
    脑海里关于宋路希的一切,都一一在我脑海里浮现了出来。此时的宋路希在遥远的大洋彼岸留学,我俩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或许以后也不会联系。现在杨若翎成为了我身边第二个宋路希,对我的刺激太大了,我情不自禁的用回忆在逃避现实。 

    我的心情慢慢缓过来后才往寝室的方向走。校园里骑自行车的同学特别的多,一个个从我身边路过。前些日子我还想着军训结束,买一辆自行车,到时带着杨若翎一起在校园里骑自行车呢。现在觉得自己有点可笑,说不定人家早和那个斯文的老研究生在学校里骑了无数遍自行车。 

    回到寝室,我整个人就瘫了,躺在床上用毛巾被盖住头,不想动,不想说话,只想自闭。寝室熄灯后,有人敲门,态度特别不好的喊:“开门,快点开门。”我虽然人在自闭,但是我知道外面敲门的人是冲着我来的! 

    我躺在床上把钢管拿出来,开始用布条把钢管缠在手上。失恋归失恋,但是战斗不能停。正好我刚刚一直没有脱衣服,现在第一要做的就是下床穿好鞋子。穿鞋是最重要的一步,可不能忽略这个重点,有可能就因为没穿鞋子让自己吃大亏。 

    老大开门的瞬间,我跳下床把鞋子穿好,继续缠布条。寝室其他的人都被敲门和喊声吵醒,其实大家也没睡着,刚刚还在聊天呢。老大开门后,一下子寝室里涌进来能有7-8个人,把寝室门口堵的死死的,我看到外面还有人没有进来,这是来了多少人啊! 

    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人好像都不是学生会的,但是我有点面熟,应该是平时在上下楼的时候见过几面,是我们系的学生。陈立不在其中,带头的男生又高又壮,穿着砍袖的湖人篮球队服,肩膀上有纹身。我看他的队服印着8号,但是他的体格更适合穿奥尼尔的34。 

    他进来后,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寝室老大,问老大:“你叫钟鹏?”老大突然冒出一句:“我不叫钟鹏,我们寝室没有叫钟鹏的。”行啊,平时的老实人,最实在的寝室老大也在最危急的关头撒谎,而且顺嘴就来。 

    8号男生质问老大:“你们是405寝室吧?没有叫钟鹏的?”我没等老大回话,我开口很镇定的说:“我是钟鹏,找我吗?”本来我想说,你爹我就是钟鹏,但是想想还是算了,对方的人有点多,我今晚有点难突围了,只能用擒贼先擒王的战术。 

    是的,没错,我此时已经把等会动手打架的战术都想好了。一会出手就得狠,下死手,先干掉8号男生,然后其他人应该会被我镇住,否则我恐怕就要陨落了!8号男生看着我露出了鄙夷的表情,虽然我们寝室灯灭了,但是走廊的灯照进来还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8号指着我手里的钢管问:“你拿个管子想干什么?用来喘气的吗?”说着他用很假的笑容,对我嘲笑了起来。我没有先动手,因为我要下死手,所以只要对方先动手,我不理亏!我对8号说:“你大半夜的带这么多人来我们寝室找我,我不得给你插个管啊,让你多喘几口气。” 

    8号把笑容收了起来,我也做好了战斗准备,8号对着我说:“我再最后跟你确认一下,你是不是叫钟鹏?”我:“对,我就是钟鹏,东北大连人,2004届大一新生!经济管理学院金融专业!是你找的人吧!” 

    8号:“那行,上,给我往死里打!”这是我开学以来第一次听见我们学校有学生说这种话,往死里打!通常这些话都是我高中初中时期,校外混混说的开战词,没想到在1本大学名校也能听到这个词! 

    我大骂一声脏话,左手抄起旁边的凳子就开拎,第一个冲上来的是8号身后的小弟,我一凳子拎到他的头上,这小子往旁边躲了一下,不过还是被我的凳子拎到了头上,倒在了旁边桌子上。紧接着8号在第二个身位冲了上来,我本想用苍蝇拍,但是已经来不及抬腿了,只能用右手的钢管使尽最大力气抡了出去。

    一钢管抡出去后,我自己都能感觉到钢管弯了,8号应声倒地。就是这么简单,他瞧不起我,空着手冲上来,我用尽全力,没有复杂的招式,就是一下,搞定!我当时挺怕的,我怕的不是自己被围,而是怕这下会不会把8号给打废,或者更重的伤。 

    8号倒地后,我对着其他人大喊:“来啊,我让你们一个个全死在这!”我的话就像一个发疯的疯子一样,口吻是完全失控失智的口吻。我在镇住对方,不过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还是有不怕事的人冲了上来。我继续用手中已经打弯的钢管拎了出去。 

    第三个冲上来的学聪明了,知道捂着脑袋,闷着头就是把脚伸出来。我的钢管打中他的胳膊上,伤害不大,他伸着的脚顶在我的腿上,反而他自己摔倒了。紧接着后面的人一拥而上就把我堵在了寝室阳台附近,我推开阳台的门,躲进了阳台。 

    手中的钢管虽然缠在手上,但是施展不开,混乱中我的腰被人抱住,我整个人也就倒在了阳台的地上。接着就是一群人的乱踢,我感觉自己要陨落了。不过我倒地没几秒钟,寝室里听见老大在大喊:“你们别打了,有人吐白沫了,赶紧叫救护车。” 

    寝室老大这么一喊,围着踢我的学生纷纷停手,大家都回到寝室看是谁吐白沫。我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吐白沫的正是刚刚被我用钢管抡倒的8号。此时他们的人有一个跪在旁边,摁着8号的人中。然后其他人喊着赶紧打120,我看见8号的状态,后悔刚刚下手太重。 

    120已经有人打了,其他人合伙把8号从我们寝室一直给抬到楼下。我全程跟在旁边,我们寝室老大也在旁边跟着。反而平时嘚瑟,上一次帮我出头的老2和老五今晚查无私人,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这俩人真是聪明人,我没看错他俩。 

    等待120的时候,宿管李师傅问8号这是怎么了?没等别人说话,我先开口说:“我上楼找人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他,他没站稳从楼梯上摔下来了。”其他人都在瞪着我,但是没有人揭穿我。宿管李师傅问我用不用给其他学校的老师打电话,我说不用打电话,我们自己处理就好。 

    李师傅念念有词的说:“还是通知一下吧,出事我可负不了责任。”我此时也顾不得李师傅这个边缘人物了,8号还没有醒过来,嘴里倒是没有继续吐白沫,脑袋上的伤有很明显的钢管印子。120来的很快,大家合伙把8号抬上了车,我和另外一个男生一起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刚刚启动,8号就醒了,然后很有精神的说他没事。旁边他的朋友,让8号继续躺着,有事没事也得去医院检查,刚刚都吐白沫了。我坐在旁边看着8号没有说话,8号也看着我,对我说了一句:“我毕业之前,你放心,你不会在学校里过上一天好日子。” 

    我哼了一声回应他:“你消停点吧,别一会到了医院,一检查脑出血,突然猝死,抢救不过来。”8号:“你信不信我现在能把你从车上扔下去。”此时车上的医生问我们:“你们不是说他是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吗?还是你们打架打的?” 

    我抢着说:“楼梯上滚下来的,头碰栏杆上了,我不小心撞的。”8号没有揭穿我,只是继续瞪着我。我们前脚到了医院,后脚有4个男生打车跟在后面也到了医院。8号进了医院,就是拍ct检查头部。我在外面等着,其他人和我站在一起,时不时的还恐吓我:“如果冉振言有事,你等着倒霉吧。” 

    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打我,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寝室打我一个,我这是正当防卫。”他们也不说为什么打我,8号拍完ct结果出的很快,脑子没啥事,医生诊断刚刚应该是轻微脑震荡,口吐白沫的原因可能就是脑震荡引起的,如果想详细检查,得今晚在这呆一晚的,明天找专家再仔细检查,看看可不可能8号有癫痫史。 

    8号说他没事,就是脑子有点晕,完全没必要再在医院里待着。整个过程的医疗费都是我拿的钱,出了医院,我们站在医院门口协商接下来怎么办。在月光下,8号的脑袋已经肿了一个大包,非常的明显有点吓人,不过医生说没什么大事,慢慢就消了。 

    8号问我想怎么解决这事,给我了三条路。一,我转学还是退学,从这个学校里滚蛋。这明显就是说着玩,1本名校,说不念就不念了?怎么可能!二,他给我脑袋也来一下,然后每天见我一次打我一次。这第二条路就是在吓唬我。三,我赔疗伤费和道歉,道歉方式是以后每一天都得去给8号请安。 

    他们都觉得我会选第三条路,谁知道我跟他们说:“那我就选择2吧,你现在随便在路边捡块板砖,给我一下,最好给我一板砖拍死。我死不了,你就得死。我死了,我爸第二天就会坐飞机来给你剁了。你吓唬谁呢,真以为咱们学校能考进来的混蛋只有你是独一无二的啊?老子我上大学之前在外面打过的人比你吃的米粒都多。” 

    8号看我这个态度就装模作样的要四处去捡板砖拍我,被其他人给拦住了,跟8号说:“收拾他还不简单,咱们慢慢整他,你现在头伤了,别冲动。”我在旁边看他们演戏,虽说8号也算是个狠角色,但是跟我以前见过的狠人没的比,毕竟名校大学生,再硬也没有外面的混子硬。 

    这是我来大学的第四周,我已经在学校里装了三周多的孙子。我算是看清了,无论什么样环境,就算是1本大学名校,自己只要过于软弱就会被欺负,被别人占便宜,被别人看起不。我现在要是选择第三条路,那我大学生活就真的完蛋了。 

    我问8号:“你们是不是决定以后在学校里慢慢整我?决定好了,我现在可就回学校了。对了,今天这事估计学校老师会知道,你们打算怎么说?是说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寝室打我,被我反打了,还是说咱俩在楼梯上撞到,意外摔到你的猪头了?” 

    8号:“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听了之后耸耸肩,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医院门口。今晚运气好,第一自己没有吃多少亏,第二没有把事情闹大。最最万幸的是这个8号身板子很硬,要不未来4年我就不是在学校里读书,而是换个地方踩缝纫机了。 

    回到学校,问宿管李师傅有没有通知学校的老师。他说没有,因为他跟刚刚一起跟去的学生打过招呼,没有事的话,给他来个电话,他就不用通知学校了。还好没有惊动学校,如果这个8号喜欢私底下跟我斗那是我巴不得的了,这种在学校里私底下斗来斗去的过程,我已经在初中高中经历了6年! 

    回到寝室,大家都没睡,寝室刚刚被弄的乱七八糟,大家已经把寝室和阳台收拾好了。我问老大:“咱寝哪些坏了,我明天赔给大家。”老大:“暖瓶一排都摔碎了,还有……”老大没说完,老2打断了老大的话:“都是些小东西,没事,没事。钟鹏你没事吧,医院那怎么样?” 

    老五也凑了过来,问我:“钟鹏,那受伤的是不是住院了?你钱不够说一声。”老2和老五现在终于冒出来了,我跟大家叙述了一遍,而且也告诉他们,我都不认识这些人,也没惹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来寝室打我。 

    老2这时告诉我:“钟鹏,被你打吐白沫的那人我知道是谁,咱们系大三的冉振言,本地人,系篮球队的。算是咱们系的老大,系里很多事都是他带头出头。”老2打听的够清楚的啊,不过他知道这些很正常,从他上次后悔没有认识董岚岚我就知道寝室老2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说:“咱们堂堂1本名校还有系老大啊,我以为只有那种专科大学才有。”老2:“怎么可能没有,有些学生学生会和老师都管不了,还得靠他们这样的人管。”我自嘲:“我就是这种人是不是。”老2:“岔开话题问我,是不是学生会陈立找的冉振言?他们都是大三的,而且我听说他俩还是铁哥们。” 

    我:“有可能,我最近又碰见几次陈立,他都在找我麻烦。”老2:“不行的话,我去找找陈立,看看能不能算了。”我心想你又找陈立道歉?然后我掏钱你请客,我还得低三下四的被陈立指着脑门点呼!最后陈立只记得是你老2请人家吃饭!过后继续整我? 

    我嗯了一声,没法跟老2说太深,让大家早点睡,明天还得军训。今晚寝室老四和老6两个人是真的被吓坏了,他俩才是那种真真正正没有见过大场面只会闷头学习的好学生。第二天早上起床,我浑身都疼,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昨晚打架抻到了。毕竟好久没有像昨晚那样战斗了,心态虽然没变,但是身体恢复有点跟不上。 

    昨晚我们寝室出了这么大的事,但是我们楼层的那些大一新生仿佛都不知道似的,都没人问昨晚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今天大家都会八卦昨晚的冲突,结果没有人关心。我们寝室的人也没用四处跟其他同学说,大家就好像没事人一样正常军训。 

    明天是最后一天的军训,只有汇报表演,我们大学的军训就全部结束了。今天全天都是彩排,休息的时间是有,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原地休息不能解散,我和杨若翎一上午也没说上话。因为男生和女生汇报表演都不在一个方队,我们男生方队走正步还得抗枪,女生方队则只是走正步。我们男生最后有一个集体军体拳,女生则没有。 

    中午的时候,杨若翎来找我吃饭,我说没胃口,中午自己回去吃泡面。杨若翎也没多心,陪着我一起往寝室的方向走。一路上我都没说话,杨若翎和往常一样侃侃而谈。你说杨若翎平时不和别人说话,但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那个话特别的多,自己说说还能笑出来。我在旁边一直,嗯,嗯,对,对,是,是的,她都没发觉我情绪不正常。 

    中午回到寝室后,我本想上楼去找陈立的,但是想到这个人有点阴险,我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不能盲目的去寝室直接打他。他找校外的人和校内的人一共阴了我两次,自己都没有露面,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阴险。我报复他不仅也要狠狠的打他一顿,还得让他名誉扫地,毕竟他是系学生会副主席,给他弄下台比打他一顿还要狠! 

    想到这,我突然觉得无聊的大学生活似乎有了一点乐趣,这一点乐趣就是跟陈立对着干。如果身边都是老四老6那种正常只会学习的好学生,我的大学生活就会和我的原计划一样,低调读完4年大学。但是现在这所大学名校,明显什么样的好坏学生都有,那么我的大学生活也没必要继续低调了,该活回我以前的样子。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32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