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非但不挣扎了,反而主动抱住老王的头往下摁。

 

察觉到她的反应,老王也不再犹豫,一把扯掉裤子,粗腰一挺,身子猛地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王大哥,你的那玩意儿太大了,我,我受不了啊!”

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宝宝我们换个姿势好不好

 

听到张喜儿这像哭又像笑的呼喊,老王只好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一看到美艳的张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老王就再也难以把持,又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随着老王每一次卖力地耸动,张喜儿都忍不住扭动娇躯,主动迎合起来。

 

察觉到张喜儿的反应,老王有些意外,他真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规规矩矩的张寡妇,做起这事儿来竟然是如此的放浪形骸!

 

老王一鼓作气,再次加快速度,用力想要把张喜儿送到了顶峰。

 

而张喜儿也突然用力搂住老王的脖子,娇躯一颤,两条美腿死死夹住他的粗腰不动。
 

完事之后,两人都气喘如牛地瘫软在床上。

 

老王则压在张喜儿身上一动不动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通红,一脸满足的样子,他得意地笑了起来。

 

“妹子,舒服不?看来你平常的正经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啊!”

 

歇的差不多了,老王才翻身起床,在张喜儿的柔软上抓了一把,满足地看着她。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死鬼!还不是被你弄的!我平常可不这样!”

 

老王咧嘴一笑:“舒服了吧?以后要是还有这方面的需要,尽管来找哥哈!”

 

迎上老王灼热的目光,张喜儿柔媚地笑道:“王大哥,说说吧,今天你怎么跑我家来了?就不怕被人瞧见说闲话?”

 

这话倒是把老王给提醒了,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怕是时候不早了,他连忙站起身来穿上衣服。

 

“妹子,今天就先到这儿了,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找哥,哥保管你满意!”说着,他匆匆整理了一下,就准备离开。

 

张喜儿却一把将他拽住:“等等!王大哥,那我以后……该以什么名义去找你?”

 

老王一愣,眼珠子转了转,顿时计上心来,笑道:“这个简单!以后你要是来找哥,就说是有个什么头疼脑热的,或者说家里啥家具坏了,让我给修修。”

 

张喜儿失落地撇撇嘴,没再说什么。

 

哟!还真是个怨妇呢!看来今后怕是闲不下来咯!

 

“妹子,哥真得走了,你好好休息哈!”老王嘿嘿一笑,临走前还不忘在张喜儿身上抓了一把。

 

那绵软的触感,实在是让他爱不释手,要不是怕引起王萌萌怀疑,他真想再多待会儿。

 

回到家里,已经傍晚五点了。

 

王萌萌正在灶间准备晚饭,在地里忙活了一天的村民也陆陆续续回了家,整个村子都渐渐被不断升起的袅袅炊烟笼罩住。

 

老王夹着一支烟送入口中吧嗒两口,再慢慢通过鼻孔吐出一道白色烟雾,突然从藤椅上坐起身来,扭头看着正在门槛上洗菜的王萌萌。

 

“萌萌,家里还有肉吗?”

 

“嗯,还有点腌兔肉,要吃吗?”看着神态疲倦的老王,王萌萌有些心疼地蹙眉。

 

小美嫂子也真是的,不舒服了就去卫生所找大夫看啊!干嘛非得找师父推拿疏通啊,看把师父给累得!一回来就瘫在藤椅上不动弹了。

 

“腌兔肉留的久,先放着吧,我去捞条鱼来吃。”说着,老王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院子外头的池塘走去。

 

今天在张喜儿身上耕耘了这么久,当时还没觉得啥,回家一趟,才觉得浑身都不得劲儿,提不起半点精神头了。

 

唉!终究还是老了啊!经不得折腾了!

 

老王在心中感叹着,从院墙脚拿了一杆捞网,在池塘里划拉了好一会儿,就捞起一条两斤重的草鱼,提溜着腮部就往后院走去。

 

就在经过王萌萌的时候,谁知她突然站起身来,两人顿时撞了个满怀。

 

“哎呀!”

 

王萌萌惊叫一声,脚下一个趔趄,就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老王吓得一个激灵,眼疾手快地一把将她抱住,“嗐!你这孩子,都那么大了,怎么还毛手毛脚的!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这里被师父给撞疼了。”王萌萌委屈地瘪着嘴,一手揉着光洁的脑门儿,一手指着自己鼓鼓囊囊的胸脯。

 

老王顿时僵了僵,这丫头老是说痛,该不会是到了生理期吧?不然为啥这地方一碰就会痛呢?

 

见老王发呆,王萌萌更加委屈了,突然抓着衣服一把撩起。

 

“师父!你快给我看看吧!人家是真的好疼!”

 

老王当场就呆住了,因为王萌萌里面竟然什么也没穿!

 

两团不大不小的雪白浑圆,就这么大喇喇地闯入他的视线中。

 

老王不由地用力咽了咽口水,竟生出一种想要品尝一番的冲动!

 

“咕咚……”

 

老王舔了舔干燥的唇,颤抖着嗓音说:“你、你个蠢丫头!还不快放下衣服,姑娘家家的羞不羞!”

 

“不嘛不嘛!师父快给萌萌看看这里到底咋了,为啥一碰就麻麻的,还有点胀胀的疼?”王萌萌不依地撒娇,依旧抓着衣服举得高高的。

 

听到这话,老王深吸了一口气,艰难地把目光从王萌萌身上移开,同时将她扯着衣服的手往下拽。

 

“你这傻丫头,师父不是告诉过你吗?你这里不能给别人看,而且你到现在正在发育呢,比较敏感,所以一碰就会有感觉,不是什么大事儿。”

 

“真的?”王萌萌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半信半疑地看着老王。

 

略显稚气的俏脸上,满是懵懂好奇。

 

老王更是一个头两个大,只好故意板着脸,沉声道:“咋的,师父说的话都不信了?还不赶紧收拾好衣服,做饭去!”

 

王萌萌瑟缩了一下脖子,赶紧讨好地说:“哦,我知道了,师父别生气,我这就去做饭。”

 

说着,她立马扭身跑进灶房,开始做饭。

 

老王又去鸡窝里逮了只母鸡来杀,因为萌萌还没杀过鸡,不一会儿就把手给伤着了,老王又是心疼又是愧疚,赶紧过去搭把手一起把饭做了。

 

菜式很简单,两荤一素,师徒俩就着白米饭吃得格外香甜。

 

因为平日里老王都比较节俭,只有逢年过节或者有客人来,他才会杀鸡宰肉,平时都是吃点自家种的蔬菜,不沾荤腥。

 

吃完饭,王萌萌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有些为难。

 

她做了一天的活,出了好多汗,浑身都黏糊糊的难受死了,想洗个澡,可是刚才手被伤着了,不能下水。

 

思来想去,她只好求助于老王,“师父,我想洗澡。”

 

“洗啥洗,手都伤着了,沾水就会感染,等好了再洗!”老王吧嗒着烟,头也不抬。

 

“可是人家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

 

一听这话,老王无奈叹道:“那你说咋办?你都那么大人了,难不成还要我来给你洗不成?”

 

王萌萌顿时眼睛一亮,雀跃道:“好呀好呀!师父帮我洗澡吧!”

 

不等老王回话,王萌萌就蹦蹦跳跳地跑去打水。
 

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老王一脸呆滞,许久才无奈苦笑:“这孩子!怎么……怎么就那么鬼呢!”

 

其实,经过昨天的事儿后,每次看到王萌萌,他的内心也总是忍不住悸动。

 

不一会儿,王萌萌又从后院跑过来,欢喜地叫唤:“师父,水打好了!快来吧!”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进去,我去关院门就来。”老王赶紧把院门上了栓,就来到后院。

 

看到泡在木桶中一丝不挂的王萌萌时,他顿时脚步一滞,猛地深吸一口气。

 

虽然她只露出一个脑袋,下巴以下都泡在了水里,可那清水根本无法遮挡住雪白的娇躯,可以说是完完全全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师父快过来啊!”王萌萌一手搭在木桶边上,另一只手不断地划水嬉戏。

 

见老王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还一动不动的,立马冲他招了招手。

 

老王这才如梦初醒,用力咽了几口唾沫,“好……好!这就来了!”

 

来到木桶旁,看到萌萌雪白的娇躯,老王更加觉得喉头发紧,他颤抖着手抓住萌萌白嫩纤细的胳膊,另一只手则拿起香皂,在她手臂上摩擦。

 

先从胳膊开始,然后是顺着脖子一路往下,当要给王萌萌胸前打香皂时,老王开始犹豫了。

 

萌萌虽然不是他的女儿,只是他的徒弟,可也算得上是他半个女儿了,他咋能在自己徒弟身上乱来呢?

 

就在他纠结犹豫时,王萌萌突然开口:“师父,我是不是要站起来更方便点?”

 

说着,还没等老王回答,她就蹭的一下从桶里站了起来。

 

乌黑柔顺的长发湿漉漉的黏在雪白的肩背,两团柔软更是随着动作无助地晃悠着,带起一圈圈炫目的光晕。

 

“萌萌……”老王发出一声嘶哑低沉的呢喃,眼睛都红了。

 

“怎么了?”王萌萌还一无所知,满脸天真。

 

老王舔了舔唇,声音变得更加嘶哑:“没,没啥,你把手伸直了,师父给你打香皂。”

 

一听这话,王萌萌就乖巧地伸开两条白嫩的手臂。

 

顿时,雪白的柔软因为动作而微微向上拉伸,变得更加挺拔。

 

老王更加口干舌燥,仅剩的那点理智和负罪感,也瞬间烟消云散。

 

他颤抖地伸出两只粗手,盖在王萌萌雪白的柔软上,随着香皂的滑动,慢慢揉搓起来。

 

顿时,一股惊人软绵的弹触感,通过掌心传来,让老王手上忍不住加重了力道。

 

“嗯……”

 

王萌萌立马嘤咛一声,俏脸微微泛红。

 

她对老王是百分百的信任,而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这可苦了老王,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不能吓着她。

 

“咦?师父快看,萌萌这里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苦笑:“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王萌萌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王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王萌萌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王萌萌的这种反应,老王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王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王萌萌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王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王萌萌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王的下身。

 

“师父,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王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萌萌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师父是不是也很难受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老王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老脸一阵发烫,但同时却非常兴奋。

 

在渴望的驱使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短裤,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王渴望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王萌萌,老王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萌萌,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王萌萌应了一声,重新躺回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直直盯着老王。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王身上,满脸的好奇。

 

“师父,你为啥不把裤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王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王萌萌却嘴一撅,“师父为啥不和萌萌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王的裤子。

 

老王吓了一跳,慌忙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师父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师父是不是嫌弃萌萌,不想和萌萌脱光光洗澡?”

 

见王萌萌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老王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裤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王萌萌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师父这部位,但萌萌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王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火焰,在王萌萌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呀!师父,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王萌萌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王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舒服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王萌萌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师父?萌萌就知道师父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冲击之下,让老王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师父……师父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王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臀部,使得那处在王萌萌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师父这么难受,萌萌要帮师父缓解一下。”

 

王萌萌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王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王这样做,尽管老王是她的师父。

 

但就因为老王是她的师父,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王百分百的信任。

 

“你……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王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拒,任由王萌萌动作。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王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王萌萌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王突然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浑身抽搐起来。

 

而后,老王才卸了这股劲儿,一脸舒爽地吐出一口长气。

 

王萌萌好奇地看着他,但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了十秒钟,王萌萌突然咧嘴偷笑:“师父,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王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然后,各自回房了。

 

而回到自己屋里的老王,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他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支烟,这才安稳睡去。

 

第二天,老王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王萌萌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王刚准备生火做饭,王萌萌却坚持要来帮忙,老王实在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师父,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俏生生的王萌萌,老王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洗澡时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萌萌想吃啥?师父就给做啥。”

 

听到这话,王萌萌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师父就知道你嘴馋,等着,师父这就去杀鸡。”

 

不大一会儿,老王提着毛拔干净的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王萌萌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王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56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