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十四昨晚被男朋友进去了_同桌让我在教室里弄她

他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带,撸毛毛狗一般把自己的内裤和外裤都扒掉了。他感觉自己的那根东西上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他使出了五指姑娘……

 

当然,让五指姑娘慰藉他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是赵小芳躺在床上的样子,颤巍巍的奶子,诱人的小蛮腰,光滑细腻的小腹,还有肚脐下内裤粉色的边缘……

 

一泻千里之后,他喘着粗气瘫坐在炕沿上。

我十四昨晚被男朋友进去了_同桌让我在教室里弄她

 

提上裤子之后,一切的憋闷躁动都消失了。手机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拿起手机的时候,却发现微信上有赵小芳发来的信息:“胆小鬼,怂包,你怕什么啊就算你睡了我,别人也不会知道的。”

 

想着赵小芳美妙的身躯和可人的情态,陈小顺的身心又动荡起来。但他深吸一口气,把躁动压下了。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陈小顺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四处借钱,还真别说,还真的借到了两万元,这已经是最大的能量了,再多一分也借不到了。

 

他决定拿着这两万元去许雅丽的家里,情真意切的恳求一番,说不定就能过关呢。话说回来,就算过不了关,自己也无路可走了,吹就吹吧,自己也好做以后的打算,天涯何处无芳草呢,离开你许雅丽,老子照样活!

 

第三天早晨,陈小顺起的很早,连早饭都没吃就向许雅丽家走去。

 

距离许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却发现从许家院子里走出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子,虽然离的很远,但陈小顺当然一眼就认出那个女孩子就是自己的女友许雅丽。

 

女孩手里拎着一个方便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她出了家门正沿着村街向东走去。

 

这大清早的许雅丽去做什么陈小顺的心里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许雅丽去哪里,便悄悄的离远尾随在后边。

 

村街上静悄悄的,由于农闲时节,没人起的那么早。陈小顺从东头走到西头也没遇见一个人。

 

虽然这是伏里的盛夏,白天里的太阳像火一般毒辣,但在早晨的时候还是气温凉爽的,因为早晨的露水会给空间带来湿漉漉的水气。

 

出了屯子,前面的女孩拐向一条偏僻的土路,这是一条只能走开一辆车的土路,一般也只是秋收的时候走车,这个季节很少有车在这条路上走,所以整个道路上生长着杂草,杂草上的露水晶莹欲滴,人走在上面会被露水打湿的。

 

这条路是通向野外的,野外是茫茫无际的苞米地,许雅丽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是和谁去约会

 

陈小顺跟在后面尽量保持一段距离,做到不被女孩发现他。

 

前面的女孩子走在荒僻的土路上,忍不住回头回脑的看着,但她却没发现后面有人跟踪她。

 

但此时此刻,在前方不远的苞米地里,确实有个男人正在等着她。这个男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个头不高却有点横粗,大脸庞上一双锃亮的小眼睛。

 

这个男人就是村支书的二儿子孟凡诚。虽然孟凡诚已经托了媒人向许雅丽求婚了,许雅丽家里已经答应他,说等三天后和陈小顺退婚后立刻就和他订婚,但孟凡诚还是心里不落体,每天都想着怎样把许雅丽生米煮成熟饭,他猜想许雅丽也不会反对,至少可以半推半就,只是一直没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他绞尽脑汁地寻找着这样的机会。

 

昨天晚上,孟凡诚去许雅丽家偷听,得知许雅丽的爹在二节地连夜浇地,今天早晨许雅丽要去二节地给她爹送饭。

 

孟凡诚觉得好机会来了,甚至他幻想着这是许雅丽在故意透露这个消息。

 

今天起早拿着一块塑料布,就等在路边的苞米地里了,这里是去二节地的必经之路。

 

他观察了一下地形,道路两边都是无边无际的玉米地,这个时节的玉米已经甩出了棒子,绽出了红缨,苞米叶子上的露水像珠子一般悬挂着。

 

孟凡诚在苞米地里足足等了有一个小时,太阳已经从东方露出面孔了,还没听到外面有人走来脚步声,地上的烟头已经有四五个了。

 

难道不来了,还是自己错过了孟凡诚终于耐不住了,他起身来到苞米地边上探出头向屯子把边的路张望着。

 

这一看,他顿时欣喜若狂,就在这条路上,正有一个女孩子的身影走过来,虽然还看不清,但他判断肯定就是许雅丽。

 

他急忙又缩回到苞米地里,等待着那个女孩的到来。

 

随着脚步声,那个女孩终于临近了,她穿着一条蓝底白花的连衣裙,裙子却是很短,还不及膝盖。两条修长的腿嫩白光滑,脚下是一双白色旅游鞋,纤细的腰肢配合翘翘的后臀,走路的时候还轻微的左右摇摆。那样姿势是异常的优美。

 

没错,就是许雅丽。孟凡诚透过苞米棵子看的一清二楚。他的心立刻揪紧了,就像等了很久的猎人终于看到猎物……

 

孟凡诚无限紧张着,他的心乱跳着,就要跳出胸膛一般。但他咬咬牙,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办了她,自己煮熟了她,她就是我孟凡诚的女人了,她就会毅然决然地和陈小顺分手了……

 

那个女孩终于到了跟前了,孟凡诚像箭一般的射出去。

 

女孩吓了一跳,竟然把手里的饭盒掉在地上,下意识的后退,惊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他,惊魂未定地叫道:“孟凡诚,你怎么在这里”

 

孟凡诚眼睛锃亮地看着她,嬉皮笑脸地说道:“我是在这里等你的!”

 

“等我等我干啥”女孩很吃惊地看着他。

 

孟凡诚眼珠转动着,说道:“当然是我们的事儿了,我有话要和你说,随我进苞米地!”

 

“进苞米地干啥”女孩惊恐地后退。
 

看来她是要拒绝,要逃跑绝对不能让他逃掉。孟凡诚二话不说,一猫腰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把女孩抱起来,快步向苞米地深处走去。

 

“孟凡诚,你想干什么,快放下我……”女孩的两条白腿在蹬动着。

 

但孟凡诚也不说话,紧紧地抱着女孩,趟着一身的露水继续向苞米地深处走去。他找到一块缺苗的空地上,先是把那块所料布扑在垄沟里,然后就把女孩放在上面,喘着粗气看着她,叫道:“雅丽,你做我的女人吧,不要嫁给陈小顺那个穷小子了,我会让你幸福的……”

 

尾随在后面的陈小顺顿时惊呆了,前面果然有个男人在等许雅丽,而且他看清那个男人就是孟凡诚。难道许雅丽真的是来和孟凡诚约会的

 

难道孟凡诚和许雅丽早就有勾搭

 

陈小顺正在疑惑的时候,那边更震惊的情景又发生了:孟凡诚竟然抱起许雅丽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顿时热血沸腾,气冲斗牛,不管怎样,许雅丽目前还是他陈小顺的女友,怎么能容得别的男人把她扛进苞米地啪啪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他的仇家!

 

陈小顺快步奔向他们进苞米地的地方。

 

苞米地里,孟凡诚把女孩放倒在苞米地垄沟里的塑料布上,他自己开始解着自己的衣服扣子。

 

女孩忽地从垄沟里站起身,说道:“孟凡诚,我不是许雅丽,我是妹妹许雅梦啊,你好好看看!”

 

“许雅梦”孟凡诚愣了一下,眼神儿火辣辣地盯着她,在她的全身上下扫视着,然后嘿嘿一笑,说,“雅丽,你不要骗我了,你妹妹许雅梦在大连打工呢,怎么会回来你就是许雅丽,你不要想用这样的招数欺骗我……雅丽,我喜欢你,我想你想的要发疯了,你就做我的女人吧!”

 

孟凡诚说着就野蛮地扑过来,抱起女孩,又把她压倒在地垄沟里。

 

女孩一边挣扎着,一边惊慌地叫着:“我真的不是许雅丽,我是许雅梦,你放开我!”

 

孟凡诚也不答话,感受着身下的诱人的身躯,他早已经兽血沸腾了,他伸手把女孩的短裙掀开到腰上去,里面是一个粉色三角内裤,他疯狂的就把小内裤扒到膝盖处了,女孩美妙的春光一览无遗……

 

“你放开我……救命啊!”女孩蹬动着白腿喊叫着。

 

苞米地外面的陈小顺听到女孩喊救命,他心里一震,难道不是许雅丽情愿的他循着声音钻进苞米地。

 

陈小顺来到跟前的时候,孟凡诚正把女孩压在身下,女孩下体已经完全赤露了,孟凡诚的裤带已经解开了,正往下褪自己的裤子。

 

“孟凡诚,你给我住手!”陈小顺怒吼一声。

 

孟凡诚顿时吓的一哆嗦,但定睛看清是陈小顺的时候,却挑衅地看着他,说:“陈小顺,许雅丽已经答应嫁给我了,她想做什么已经和你无关了,你识趣的还是给老子滚出去!”

 

“小顺哥,快救我!”女孩像是看到了救星,颤声叫道。

 

“孟凡诚,我数三个数你不住手,我就废了你!”陈小顺指着孟凡诚命令道。

 

孟凡诚不知道是没把陈小顺放在眼里,还是已经浴火难耐了,竟然不以为然,说道:“陈小顺,就算她还是你的女朋友,我也要草了再说……”说着,他竟然褪下自己的裤子,将那根东西掏出来……

 

他身下的女孩顿时一声惊叫,闭上眼睛,嘴里叫着:“小顺哥,你快救我!”

 

陈小顺当然忍无可忍,右脚已经运足了力气,带着风声就向孟凡诚的裆部踢过去,只听咔地一声,随之孟凡诚“啊“地惨叫就从女孩身上滚落下去,身体压倒了几棵玉米。然后双手捂着裆部“嗷嗷”大叫着在苞米地里打滚儿。

 

女孩急忙提上内裤,放下裙子,惊魂未定地喘息着。“小顺哥,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怎么来到这里”

 

陈小顺心里充满着火气,看着她,反问道:“许雅丽,你装什么清纯啊是你把孟凡诚约到这里来的吧”

 

女孩忽地从垄沟里站起身,说道:“小顺哥,我不是我姐姐,我是雅梦啊,你好好看看!”

 

“什么你是许雅梦”陈小顺顿时惊呆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女孩。许雅丽是有个双胞胎的妹妹,叫许雅梦,但她在大连上班啊,一年也回来不几次,她怎么会在家他承认,如果姐两个站在一起,他是分不清谁是谁的。

 

“是啊,小顺哥,我是雅梦啊!”女孩高高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她水润的眸子里充满着疑惑和期待。

 

“雅梦不是在大连工作吗怎么会在家里”陈小顺在察言观色,他怀疑是不是许雅丽在糊弄他

 

“小顺哥,我真的是雅梦,我昨天下午从大连回来的,我请了三天假,回家看看!”许雅梦预感到了他的不相信,急促的解释道,马上又说,“你可以现在给我姐姐打电话,就知道我是谁了。”

 

这确实是个验证的办法,陈小顺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许雅丽的电话。

 

手机里嘟嘟的响了好一会,终于听到了许雅丽的声音:“喂,你又打电话干什么”

 

陈小顺下意识的看看面前的女孩,她手里没有手机,他又问电话里的许雅丽:“你现在哪里”

 

“我在县城的姑妈家里,怎么了”许雅丽还是很冷的声音。

 

陈小顺没有回答电话里的许雅丽,把电话挂断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孩,这回他完全相信她是许雅丽的妹妹许雅梦了。姐两个的身材和容貌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但仔细观察,他发现,许雅梦的前胸要比她的姐姐还要更汹涌一点,似乎都要把连衣裙的扣子都要撑开,领口显现的深沟更加迷人。

 

陈小顺那样的色眯眯眼神盯着她,许雅梦的脸色顿时红了,避开他火辣辣的眼神儿,颤声说:“小顺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陈小顺顿时移开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他此刻心里疑惑着,看了一眼依旧在垄沟里惨叫的孟凡诚,问许雅梦:“既然你不是你姐姐,那你约孟凡诚来干嘛”

 

“不是我约的啊,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啊!”许雅梦也是满眼的疑惑,看着地上的孟凡诚。

 

“你没约孟凡诚那你为什么来这里”陈小顺审视着女孩。

 

“我是去二节地给我爹送饭的,我爹昨晚连夜浇地,我是来给他送饭的,在这里就遇见了孟凡诚……难道他是在这里等我姐姐他把我当成我姐姐了!”

 

“孟凡诚和你姐姐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等你姐姐”陈小顺当然要抓住许雅梦话里的疑点追问。

 

“我……”许雅梦躲开陈小顺犀利的眼神儿,说不出话来。

 

“许雅梦,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姐姐要和我退婚了,然后嫁给孟凡诚”陈小顺呼吸急促地问道。

 

许雅梦又看了一眼垄沟里打滚的孟凡诚,对陈小顺点点头,低声说:“我回来,听说这件事儿,我还和姐姐吵了一架……”

 

陈小顺印证了别人的传言和自己的猜测,心里的温度降到冰点。

 

许雅梦感受到了一个失恋的男人眼睛里的凄茫,她躲开了他的目光,低声说:“我知道我姐姐对不起你,我更知道你对她的千般好,可是,人与人之间是靠缘分的,你也不要太怪她了,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什么苦衷,不就是我没有孟凡诚有钱吗就这么简单吧”陈小顺冷哼了一声说道。

 

“小顺哥,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可能是你和我姐姐缘分不到吧”许雅梦的语气也是带着一丝忧伤。

 

“缘分那都是扯淡!”陈小顺苦笑着摇摇头,哧地扯下一片苞米叶子,肆意撕扯着,“这年头,只要有钱,和谁都有缘的,就这么现实!”

 

“小顺哥,不要太伤感了,像你这样有情有意又英俊的男生,会有很多女生喜欢你的!”许雅梦水润的眸子里充满着女性的柔情。

 

“哈哈哈,雅梦,就不要安慰我了,你说的这话,是标准的安慰失恋的人的套话,我真的不想听到这些……”陈小顺说着就又掏出香烟,点燃了。

 

“小顺哥……我说的不是套话儿,是我的真心话……只要你能走出阴影,很快就会遇见喜欢你,爱你的女孩的,真的……你不要灰心难过了!”许雅梦的声音是柔柔的,像暖融融的风在流淌,她的眼神在静静的看着陈小顺。

 

陈小顺长长地吐出烟雾,说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四处借钱凑彩礼已经没意义了,因为你姐姐已经答应嫁给孟凡诚了,说给我三天时间,其实就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而已。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因为你姐姐和我分手就一蹶不振的,谁离开谁都可以活着的……”

 

“小顺哥,我姐姐她……”

 

就在这时候,在地垄沟里翻身打滚的孟凡诚却哭嚎着:“陈小顺,你把我踢的要死了,竟然不管不顾了,好,我这就找人收拾你……”孟凡诚忍着剧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喂,爹啊,我被陈小顺给打了,估计我的命根子要报废了,你赶紧报派出所,把陈小顺给抓起来……我……在二节地北边的苞米地里,还有,快打120,我疼的受不了啊……”

 

孟凡诚刚把手机揣回口袋里,竟然双眼一翻昏过去了。

 

许雅梦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紧紧地抓住陈小顺的胳膊,说道:“小顺哥,他会不会死我们要摊官司的!”

 

陈小顺赶紧来到孟凡诚的跟前,俯身用手在他的鼻息前试了试,然后说:“他没死,就是昏迷了……你不要怕,不管出什么事,你都没有责任的,是我踢的他,一切后果都有我承担!”

 

“可是……你是为了救我啊!”许雅梦还是恐慌着眼神看着一动不动的孟凡诚。

 

“许雅梦,只要你实事求是的去承认孟凡诚要强奸你,我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儿的!”陈小顺说着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之后陈小顺又俯下身去,用手指狠狠地掐孟凡诚的人中穴,没一会儿,孟凡诚就醒过来了。他醒过来就开始嚎叫,嘴里还骂着陈小顺。

 

“孟凡诚,你还是忍着吧,谁让你想作孽来着……一会120的车就来了。”然后对许雅梦说,“我们出去吧,到路边去等120和派出所的车来。”

 

两个人出了苞米地,许雅梦还是惊魂未定,她美丽的眸子里是惶恐,她紧紧地握住陈小顺的手,似乎是在握住一根救命稻草。

 

乡派出所的警车先到了,竟然来了三辆警车,十来个警察。我去,这阵仗好像是来抓捕一个犯罪集团。

 

最惹眼的还是这些警察里还有个女警察。

 

这个女人足有一米七的个头,大约二十四五岁,虽然是一身警服,却遮掩不住她惹火的魔鬼身材。前凸后翘的体态让人忍不住心里涌动。熟女的身材却是少女般粉嫩的脸庞,这确实是一个美女。

 

陈小顺当然认识这个女警察,她就是村支书的闺女也就是孟凡诚的妹妹孟冰莹。

 

孟冰莹大学毕业后想做公务员,就托人进了镇政府,当时派出所有个肥缺,就是管户籍的民警,她就进了派出所。本来户籍民警是管内勤的,一般不出警。但今天她听说自己的哥哥被人给打了,而且伤了命根子,孟冰莹当然要亲自出马了。

 

孟冰莹到达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用手铐子把陈小顺铐起来。

 

陈小顺当然不服,叫道:“孟大警官,我又没犯罪,干嘛拷我”

 

孟冰莹杏眼圆睁,哼了一声:“你还没犯罪你行凶伤人,已经是故意伤害罪了!”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打孟凡诚的”陈小顺感觉这个美女好像是要吃人。

 

“我当然要去问问受害人了!”孟冰莹狠狠瞪了陈小顺一眼,就领着几个警察进了苞米地。

 

陈小顺也被警察推着进了苞米地。

 

躺在苞米地里捂着裆部叫唤的孟凡诚见自己的妹妹带领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就像是被人打了的孩子总算见到亲娘,他竟然哭起来:“妹妹啊,你哥哥我被陈小顺给踢废了,你要抓起来他,判他的刑!”

 

孟冰莹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说:“不要哭了,就算你不是我哥哥,我也会秉公办事的,惩罚罪犯是我们公安机关的职责!”说着,她便对旁边的警察说,“大刘,你来询问吧,我来做笔录!”

 

说着,孟冰莹就拿出笔和笔录本。

 

那个叫大刘的警察开始询问孟凡诚。

 

孟凡诚陈诉自己被打的理由很简单:“我和许雅丽在苞米地里约会,而且是许雅丽先约的我,我们是在苞米地里谈婚事的,可是,陈小顺却冲进来,一脚就踢在我的命根子上,说不定我的睾丸都被踢碎了,呜呜呜……”

 

陈小顺在一边听着孟凡诚的供述,气得真想再给他一脚,但他忍住了,说道:“喂,你小子挺能编故事啊!你好好看看那个女孩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你在苞米地里对许雅梦做了什么”

 

“她……当然是许雅丽了,我没对她做什么啊,我们就是在谈恋爱啊!”孟凡诚咬牙说道。

 

“你把那个女孩叫进来问问,她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陈小顺冲着孟冰莹说道。

 

孟冰莹却是凶巴巴地吆喝着陈小顺:“我现在没问你,我是在问受害人呢,你的口供要回派出所去录的,现在没轮到你说话!”

 

“好吧,我就不信你能把许雅梦变成许雅丽!”陈小顺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

 

之后那个警察又询问了孟凡诚的一些细节,觉得没什么可问的了,孟冰莹便把自己记录的给他念了一遍,然后就蹲下去,让孟凡诚在上面签字摁手印。

 

刚询问完孟凡诚,外面的道路上就响起了120急救车的鸣笛声,马上就有急救人员抬着担架进到苞米地。孟凡诚被抬上了急救车。

 

随后到来的还有村支书孟武和他的妻子,也就是孟凡诚和孟冰莹的父母。村支书的老婆万春苗虽然五十来岁了,却风韵犹存,像个四十岁的女人,可见年轻的时候有多美!

 

陈小顺突然想起昨天偷听到村支书和王梅说的话,说万春苗曾经是自己父亲王有成的恋人,她的第一次还给了王有成。他此刻忍不住特别有兴趣观察王春苗。

 

那时候万春苗也在看着陈小顺,似乎她的眼神里没有太多的对陈小顺的怨恨。

 

但毕竟自己的儿子受了伤,她哭叫着看孟凡诚,很快就上了急救车,随着急救车去了县城。

 

而孟凡诚的父亲孟村支书则是留下来。

 

村支书从女儿孟冰莹的手里接过询问孟凡诚的笔录,认真地看了看,又交给孟冰莹,然后目光凶恶地看着陈小顺,说:“小子,你是嫉妒许雅丽和我儿子处对象了,你才下此狠手许雅丽曾经是你的女朋友不假,可是只要还没和你领证结婚,你就没任何权利约束她什么的,你这样的行为是犯罪……”

 

“孟村支书,我还是要更正一下,这个女孩是许雅梦而不是许雅丽,你的儿子是把许雅梦劫持到苞米地里,要对她实施强奸,我为了阻止他的犯罪行为才出手的!”

 

孟村支书顿时愣了一下,随着眼珠转动了几圈,他背着手来到许雅梦的身前,上下左右打量了她一会儿,语调阴森地问:“丫头,你到底是许雅丽还是许雅梦”

 

许雅梦被他的眼神扫描的有点发毛,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说:“村支书,我当然是许雅梦,我姐姐她此刻还在县城我的姑妈家里呢!”

 

孟村支书眼神里是一道阴森的光,哼了一声:“许雅丽,你不要别有用心地冒充你妹妹,你这样做是会犯罪的……”然后他突然转头对身后的孟冰莹说,“你们派出所是有办法弄清楚她到底是谁的,这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你还是把所有当事人都带回派出所询问吧……”

 

孟冰莹当然要这样做了,她对陈小顺和许雅梦说道:“你们两位还是自己上警车吧”

 

陈小顺和许雅梦交换了一下眼色,就都自己上了警车。

 

两辆警车都开走了。
 

村支书孟武则是走向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他上了轿车,对开车的司机说:“我们进一趟县城……”

 

到了派出所,陈小顺和许雅丽被关到两个不同的房间里,彼此都不能见面了,幸好他们在警车上互相留了手机号码。

 

孟冰莹向所长请示,她要亲自审问陈小顺。所长也是孟家的亲戚,更知道孟家在上面的根基,当然会任凭孟冰莹为所欲为了,而且,她作为所里的民警,当然也有权利审问嫌疑犯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77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