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自己怎么快速达到高c~往下边塞东西走路是什么感觉

我没有异议,脱裤子的时候嫂子废了好大的一顿功夫,这才脱了下来。

 

顿时我那就没了遮挡,嫂子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

 

我得意的挺了一下腰,害的她脸蛋更红了。

自己怎么快速达到高c~往下边塞东西走路是什么感觉

 

“小虎,你看不清东西,嫂子帮你打肥皂吧。”嫂子柔柔的看着我,眼睛里蒙了一丝情欲的水雾,看起来迷人极了。

 

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

 

她拿过了肥皂,一双小手就摸到了我宽阔的胸肌上,然后缓缓地向下。

 

肥皂滑溜溜的,嗖的一下就撞到了我那里,嫂子正伸手去抓,这一下可好,把我那里给抓了个满满当当。

 

我不由得舒服的叫了一声,注意到嫂子身体僵了一下我急忙解释道:“嫂子,我…”

 

“没事儿。”嫂子对我眨了眨眼睛,“咱们小虎也是个半大小子了,这东西可真是厉害,若是女孩子见了不得被迷死。”

 

这倒是,那王寡妇见到我就恨不得把我的裤子给扒了。

 

“你放心,嫂子也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了,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嫂子不会介意的。”

 

我舔了舔唇瓣,恨不得把嫂子给压到在身下。

 

偏偏她还一无所知,那模样让我难受极了。

 

“嫂子,我这里好难受,你能不能帮帮我?”我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

 

果不其然嫂子一下子就犹豫了,“这…这样不太好吧。”
 

她的拒绝并不强硬,我眼睛一亮,于是就越发纠缠了起来。

 

“嫂子,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我低喘了一声,“我快要难受死了。”

 

“好好。”嫂子的耳朵都红了,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嫂子帮你。”

 

我心里涌上来了一股巨大的狂喜。

 

“啊!怎么又变大了!”嫂子惊叫了一声,虽然是娇嗔声但是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她眼睛里的渴望。

 

她的手指柔嫩极了,我心里升起了巨大的满足感。

 

她的技术并不怎么好,但是我心里头激动,二十多分钟后还是忍不住腰间一挺,然后释放了出来。

 

“对不起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急忙道歉,说着手就伸了过去想要帮她擦掉,结果无意间摸到了她的柔软上。

 

“啊…没事。小虎,你别乱摸了?”嫂子害羞的推脱,手挡住了我的胳膊。

 

“谢谢你嫂子,我还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没想到这句话却让嫂子更加坚定了给我找个媳妇的决心,她嘴里念叨道:“我家小虎这么厉害,怎么就没有姑娘看得到这些优点呢,唉,你表哥若是像你一样…”

 

她突然之间注意到了自己的话不太合适,急忙闭了嘴。

 

但是我却记在了心里,嫂子的意思是表哥他那方面有点问题?

 

真想不到,表哥长的高高大大的,居然哪方面不太行。

 

可真是苦了嫂子了,她一定没得到过满足。

 

“好了,小虎,嫂子洗好了,咱们出去吧。”嫂子出声道。

 

我恋恋不舍的扶着她出去了。

 

回到卧室后我辗转反侧,脑海里一直想着嫂子那挺翘的饱满,就好像是入了魔一般。

 

我心里头痒痒的厉害,下面难受极了。

 

想着嫂子的身体,我准备自食其力,突然之间房门被敲响了。

 

“小虎,你睡着了吗?”是嫂子的声音。

 

我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拉开了门,“没,嫂子你这么晚了找我啥事儿。”

 

“我…”嫂子进了屋,扶着腰一副很难受的样子,“小虎,我这腰怎么这么别扭,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唉对了,你不是会按摩吗?能不能也帮我按摩一下。”

 

我高兴坏了,这可是一口肥肉送到了我的嘴里,我哪里会拒绝,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好好,嫂子,你躺到我的炕上去,小心一点。”

 

她乖乖的趴了上去,湿漉漉的头发还没有擦干,就这么紧紧的贴着背。

 

她好像有些紧张,身体紧绷着,我的手在她的背上按了一下,“嫂子,你这身体怎么这么僵硬,放轻松一些。”

 

“哎,好。”她应了一声,努力的舒展着身体。

 

我的眼神火辣辣的在她的身体上巡视着,尤其是她挺翘的臀部,让我恨不得咬一口。

 

为了让嫂子满意,我恨不得拿出毕生本领,一双手推拿揉捏,看准了穴位后就使劲按摩起来。

 

“啊!”嫂子不由得叫了一声,“小虎,你轻一点。”

 

她的娇嗔让我不由得浮想联翩起来,这话实在是太过暧昧了。

 

“好,好。”我结结巴巴的应了一声,勉强的收敛了一下心神,努力的把注意力放到按摩上。

 

她身上穿着丝绸质地的睡衣,触感很是顺滑,我的手缓缓地下移,到了她的翘臀上。

 

嫂子被我按的舒服极了,轻吟声就没有断过,注意到我停了下来她不满的催促了一声,“嗯,小虎,怎么不按了。”

 

听到了她绵软的嗓音我心里一动,已经摸了下去。

 

就犹如Q弹的果冻一般,一摸上去就有巨大的弹性,那触感绝佳的地方让我瞬间就飘飘然了起来。

 

好舒服,我心里升上来了一团火,恨不得把她碍事的短裤给脱掉才好。

 

但是我不敢,若是嫂子不乐意了故意疏远我,恐怕我就再也不能像今天这样接近她了。

 

按摩了好一会儿,我舔了舔唇瓣,开口道:“嫂子,你觉得按摩的舒服吗?”

 

“唔啊,还好,挺舒服的。”嫂子的声音有闷闷的,她的脸色酡红,一副沉溺其中的样子。

 

“嫂子,要不然你把衣服给脱了吧,影响我找穴位,反正我也看不见。”我趁机说道。

 

心脏跳的就好像打鼓一般,害怕嫂子会拒绝我。

 

谁知道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就把上衣给脱掉了。

 

我鼻血差点喷出来,心里就好像有小猫爪子在挠一般。

 

她的手移到了自己的裤子上,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才缓缓地脱了下来,顿时下身就只剩下了一条白色蕾丝的小裤裤。

 

那小裤裤有些偏小了,紧紧的勒在她的小腹和大腿上。

 

我喘着粗气,然后就看到嫂子已经翻身躺了下去,那挺翘的臀部呈现在了我的目光中。

 

为了让嫂子舒服我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捏的自己也大汗淋漓,更别说嫂子了,她全身都浮起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那模样诱人极了,让我想要一口吞下去。

 

“嗯啊,小虎,在大力一些。”嫂子原本紧绷的身体如今已经没有了抗拒的姿态,反而柔软的就像是一滩春水一般。

 

她扭曲着自己的身体,随着我按摩穴位的不同力道,摆出了各种妖娆的姿势,那模样简直比山间的妖精还要诱人。

 

我心里兴奋极了,看来今天终于可以品尝到嫂子的滋味了……
 

“小虎。”

 

她叫了我一声,突然之间转过了身来,平躺在了我的炕上,娇喘吁吁的道:“嫂子有点儿肚子疼,你帮嫂子按按肚子吧。”

 

她撞疼的是腰,又不是肚子,哪里会肚子疼。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只不过是借口而已,但是能够亲近嫂子的机会我怎么会拒绝呢。

 

想到今天沐浴时的桃色艳情我毫不犹豫的出手在嫂子那敏感的穴位上揉捏起来。

 

“啊…嫂子不行了!小虎,用力一些。”她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几乎拧成了一个麻花,声音已经带上了泣音,显然已经被我摸的舒服的不行了。

 

我不为所动,继续加大了力道,用力的刺激着她的敏感点。

 

实际上我也是欲火焚身,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胯下的巨物早就一柱擎天了,紧紧的抵着裤裆,快要把我的内裤给撑破了。

 

她瞥到我胯下的那根高高翘起的大宝贝眼睛里蓦然闪过了一丝渴望,手伸了过来想要抚摸我的宝贝。

 

就当她要碰到的时候我突然之间用力的一按,刺激她的穴道,霎时间她的身体就打了一个激灵,几乎要从床上蹦起来,她的身体出了一滩汗水外我的炕上喘着粗气。

 

“嫂子,我按摩的怎么样?舒服吗?”我问道。

 

“舒服,舒服。”她一副快要虚脱了的样子,我眼见得看到她花穴里喷出来了一股淫水,把内裤都给打湿了。

 

她脸蛋酡红,急忙从我的炕上下来,忙不迭的拿起来了旁边的手指给我擦拭炕上的水渍。

 

“嫂子,你在干啥呢?”我故意装傻充愣。

 

“没,没什么。”嫂子抿了一下唇,掩饰道:“刚刚出了一身的汗,把凉席都给打湿了。”

 

到底是什么打湿了凉席我心知肚明,但是我没有揭穿她,只是看着她仓皇逃脱的身影忍不住咧开嘴笑了。

 

嫂子她肯定是也对我有感觉,只不过是不好意思说而已。

 

我心里乐开了花,不由得畅想起来,若是能跟嫂子共度鱼水之欢那我活着一辈子就算是值了,她那如同妖精一般的身体不断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的心神不由得荡漾了起来。

 

想着嫂子的身体,我的手摸到了自己的大宝贝上。

 

释放过了以后,我长叹了一口气,心里却还是想着嫂子那娇艳的脸蛋。

 

囫囵睡了一觉,我第二天早早的就去了诊所里帮忙。

 

大热的天来看病的人都少了不少,冷清的很,李老头在躺椅上泡了一杯茶快要摇着扇子睡着了,我心里燥热的厉害,索性就出了门。

 

走着走着我就到了村里的那道河流旁,听着哗哗的水声我心里一动,心里正燥热的厉害,不如就洗个凉水澡。

 

我一看左右无人,直接就把裤子扒了,浑身光溜溜的跳了下去。

 

大夏天里蝉鸣声阵阵,太阳光正好,河水冰凉凉的泡起来很是舒服。

 

我舒畅的叹了一口气,一个猛子扎到了水里然后就畅游了起来。

 

正玩的不亦乐乎,突然之间听到了水面上一阵说话声,还有嘻笑声传了过来。

 

这声音我耳熟的很,不就是那村长家的媳妇儿吗?

 

那婆娘名叫陈丹花,听说是邻村的一枝花呢,脾气泼辣的很,嫁到了村长家里那个横行霸道的大儿子以后跟着那滚蛋一块为祸乡里了。

 

平日里的时候这婆娘可是没少占大家的便宜,惹得大家那是敢怒不敢言。

 

“那滚蛋李大宝天天使唤我干活,把我当成个免费保姆了是不是。”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

 

“还真把老娘当成省油的灯了,还有他那个爹,臭不要脸的老色魔,儿媳妇洗澡都偷看。”

 

我憋着气听到这个消息惊得瞪了一下眼睛,啧啧,真没想到村长平日里调戏一下寡妇也就罢了,居然连儿媳妇都不放过,可当真是色中恶魔了。

 

那陈丹花四处一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应该是都去上工去了,她摸了摸冰冰凉的河水,自顾自的念叨道:“这水可真舒服,不如我就在这里洗个澡吧,免得回去了还要提防着公公偷看。”

 

我身体一个激灵,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心跳的如同擂鼓一般。

 

这婆娘居然要在这里下水洗澡。

 

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看我不教育一下她,看她还敢不敢欺负大家。

 

待会儿等她洗澡的时候我把她衣服给她顺走,让她只能光溜溜的回去,臊的她不敢出门了才好。

 

我在水底下潜了一会儿,然后就躲在了水草旁,瞪眼一看,这岸边上村长儿媳妇已经脱的光溜溜的了。

 

这定睛一看之下把我给看到了,这村长儿媳妇长的可真是标志的很,一张鹅蛋脸,白嫩嫩的皮肤就像是剥了壳的力道,柳叶眉下一双含骚带媚的狐狸眼。

 

小蛮腰细的跟我大腿一样,胸前的两个大馒头虽然说比不上嫂子的大,但是形状却是生的很好,又圆又挺的,大腿光溜溜的,我瞪直了眼睛,这女人居然是天生的白虎。

 

这可了的,听说这天生白虎的女人都性欲旺盛,这村长的儿子李大宝能满足的了她吗?

 

我原本打算把她衣服顺走,但是现在却犹豫了下来。

 

把她的衣服兜了起来,拿到离得河远了一些,我又看到了衣服堆里一个红艳艳的小肚兜,我手心一烫,想也不想就藏到了裤兜里。

 

这婆娘虽然说泼辣,但是长的可真是不错,要是光溜溜的回去恐怕是便宜了一众单身汉了。

 

我脑袋转了转,把自己的衣服给穿上了,然后就装作从远处赶来。

 

这悉悉索索的走路声顿时就让河里洗的正尽兴的陈丹花给吓到了,她赶忙想要回去,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扔的这么远。

 

要是从河里爬过去拿衣服,不得光着身子跑这一段路,说不定就直接让来人给看光了。

 

这可怎么办,她急的脑袋冒汗,恨不得藏到河里才好。

 

我看到她那副焦灼的样子心里一乐,不慌不忙的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那婆娘见到是我以后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像是在看看后面是否还有人。

 

确定了后面没人了,陈丹花这才松了一口气,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小虎。”

 

我装作瞎了的样子迷茫的朝着四周巡视着,“谁?谁在说话?”

 

“是我!你丹花姐。”陈丹花对着我翻了个白眼,一副没好气的样子,悄咪咪的嘀咕道:“原来是个死瞎子,可算是把我给吓死了。”

 

我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瞎了眼的时候这婆娘可没少欺负我,我刚刚居然有些可怜她,现在想来刚刚就应该直接把她的衣服给顺走。

 

这婆娘可真是不值得同情。

 

“小虎,你过来。”那婆娘又开始作妖了。

 

我心里老大的不情愿,还是走了过去,“什么事?”
 

离得近了我看的顿时就更加清楚了一些,陈丹花不愧是邻村的村花,那脸蛋标致极了。

 

她张了一张狐狸脸,而且胸大腿长,站那里不动都透着骚气。

 

我心里一动,若不是时刻铭记着我可是个瞎子恐怕就要忍不住往她的身子上瞄了。

 

“你过来给我搓下背。”陈丹花趾高气昂的命令道。

 

我愣了一下,心脏顿时就跳动了起来,舔了舔干燥的唇瓣,“这不太好吧…”

 

在怎么说我也是个大男人,要是被人看到了那可咋办?

 

“有什么不太好的,反正你又看不到。”

 

这婆娘泼辣的很,欺负我眼瞎又开始使唤我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在推辞了,直接就走了过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3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