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软软的娇躯靠在老张的背上,老张的身子微不可查的轻轻颤抖了一下。

 

 

但老张也没有再乱想了,连忙驱车就往医院而去。

 

 

大半夜马路上没什么车辆。

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老公刚做完儿子跟着做

 

 

老张自然开得飞快。

 

 

不过短短十来分钟,就到了一家医院门口。

 

 

老张停好车,侧过身去,扶着刘凝雪小心翼翼的下了车。

 

 

“好了,老张,你赶紧回去吧,不然物业可是要扣你工资的。”刘凝雪摆摆手道。

 

 

老张也不在乎这点钱,看刘凝雪走路脚步虚浮。

 

 

当即一脸认真的说道:“没事,没多少钱,先带你去看病才是要紧事。”

 

 

刘凝雪也没有坚持,身子轻飘飘的往医院内走去。

 

 

刚上两步台阶,刘凝雪脚下就一软,眼看身子就往后仰去。

 

 

老张眼疾手快,一把就抱住了刘凝雪的身子。

 

 

娇躯在怀,老张的双手直接环抱住了刘凝雪盈盈可握的柔软腰肢。

 

 

刘凝雪本来惨白的脸色浮现了一抹红晕。

 

 

老张感受了一把滑腻之后,便立马将刘凝雪的身子扶正。

 

 

“你看你,都病得这么严重了,走路都会打崴,赶紧的,我背你进去吧,等等再摔一跤就更严重了。”老张带着浓浓的关切之情责怪道。

 

 

刘凝雪心头一暖。

 

 

笑着点点头,就伏上了老张的背。

 

 

刘凝雪一趴下来,老张便感觉两团硕大的柔软压在了自己的背部。

 

 

不用想,这一定刘凝雪胸前那两座挺拔的玉峰。

 

 

老张心头暗爽。

 

 

一边感受着柔软,一边连忙走进医院。

 

 

虽然很晚了,但医院内是有值班医生的。

 

 

检查了一番刘凝雪的情况后,白大褂医生说道:“是感冒了,就是有点严重,发烧都烧到38.5度了,得吊瓶,我再开点药。”

 

 

刘凝雪点了点头。

 

 

医生便立马安排护士去拿药给刘凝雪扎针。

 

 

吊好瓶后,刘凝雪才看着一直陪在身边的老张道:“张叔,今晚谢谢你了,你赶紧回去歇会儿吧,我刚才问过护士了,要吊三个小时呢。”

 

 

老张沉下脸道:“你就那么讨厌你张叔,赶着我走呀,你都病这么严重了,身边总得有个人照料着。”

 

 

看着刘凝雪局促的神色,连连摆手说没有的样子。

 

 

老张脸色缓和下来继续道:“不就三个小时嘛,等你吊好了,张叔带你一起回去。”

 

 

“好吧,实在太麻烦您了。”刘凝雪一脸感激之色道。

 

 

老张摆摆手,显得毫不在意。

 

 

“你张叔没那么坏,之前的事是我做得不对,不过都怪小刘你太动人了,张叔这把年纪也忍不住啊!”老张一脸愧疚道。

 

刘凝雪知道老张说的是拿视频要挟她的事情。

 

 

不过听到老张这么自如的就说了出来,刘凝雪脑海里不禁回想起之前老张对她做的那些事。

 

 

刘凝雪的脸蛋一下子就红润了起来。

 

 

老张再一次看呆了。

 

 

“没事的,之前的事都过去了,我不是也帮你重新找了个女孩子嘛!”刘凝雪面带俏皮之色道。

 

 

老张苦着脸摆手道:“你可拉倒吧,许艳这小姑娘比你还年轻,对她下手实在有些……。”

 

 

老张话还没说完,刘凝雪便打断道:“这种事也不看年纪的,要是人家小姑娘真喜欢你,我就不信你忍得住。”

 

 

老张哈哈笑了起来,摆摆手道:“那我可能是忍不住。”

 

 

其实老张长得并不差,一张英俊的国字脸,五官也十分端正,虽然岁月在上面刻下了风霜,但依旧可见几分沧桑的帅气。

 

 

就是一个有型的大叔。

 

 

再加上老张还是挺爱干净的,穿衣也是一副干净清新的样子。

 

 

即使是年纪还小的女孩也不会对他产生厌恶感。

 

 

除了他喜欢抽烟,那被熏得有些发黄的牙齿难看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年纪了。

 

 

刘凝雪沉默片刻,也突然面带感伤的低声道:“张叔,其实我之前不是那个样子的,我……我也想做个规矩的良家女子,但……但世事难料啊!”

 

 

老张认真的看着刘凝雪精致的面庞,柔声道:“你说说,应该是婚姻的原因吧?”

 

 

刘凝雪轻轻点了点头。

 

 

这种事也只有这个原因,一个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女人,除非家庭过得很不美满才会搞七搞八,不然是不可能做这种出格的事情的。

 

 

紧接着,刘凝雪便有些幽怨的诉说了起来。

 

 

“其实我和汉文刚结婚过得很幸福的,但就是生了孩子之后,汉文开始变了……。”

 

 

在刘凝雪的讲述下,老张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原来陈汉文之前也只是小公司的老板,娶了刘凝雪后,生意越做越好。

 

 

而刘凝雪虽然长相迷人,但是生了孩子之后就成了一个喜欢计较鸡毛蒜皮小事的家庭主妇了。

 

 

陈汉文也开始动了别的心思。

 

 

他在市里开了分公司,同时也找了另一个女孩子。

 

 

经常借口分公司那边有事十天半个月的不着家。

 

 

一开始刘凝雪还没怀疑,但后面就有所察觉了。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确定了陈汉文出轨的事实。

 

 

尽管知道了,刘凝雪一开始也想大闹一场。

 

 

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

 

 

想清楚了事情的利弊,即使大闹也不好有好结果。

 

 

陈汉文出轨是事实,但钱都是他赚的也是事实。

 

 

再加上新的婚姻法规定,离婚后,刘凝雪是分不到什么财产的。

 

 

种种原因相加,刘凝雪决定隐忍下来。

 

 

三十岁的她正是饥渴的时候,时间一长,便以报复为借口,趁陈汉文去分公司的时间在外面也找了个小鲜肉慰藉自己。

 

 

一开始,刘凝雪也有些负罪感。

 

 

但时间一长,这种感觉就不复存在了,而且从这其中,刘凝雪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听完刘凝雪的讲述后,老张禁不住叹息一声。

 

 

刘凝雪的偷情的确也不能全是她的原因。

 

 

“现在陈汉文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要是他醒不过来,你打算之后怎么办?”老张问道。

 

 

刘凝雪沉默了下来。

 

 

过了半晌,才沉吟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再找是不可能了,毕竟我女儿是一定要跟着我的。”

 

 

“想开点,事情还没到哪一步,不过你们的爱情和婚姻都已经名存实亡了。”老张淡淡说道。

 

 

刘凝雪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谈完了刘凝雪的事情,刘凝雪却对老张有了几分好奇。

 

 

“张叔,你呢?听说你老婆都走了好久了,怎么不打算再找一个?”

 

 

老张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都这把年纪了,谁看的上呀。”

 

 

“找个老伴儿在这种地方还是容易的,应该是你眼界太高了吧。”刘凝雪笑着道。

 

 

老张老实的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年纪大的我看不上,像你们这般年轻漂亮的,又看不上我,难咯!”

 

 

说着,老张还有些垂涎的看了一眼刘凝雪胸前的挺拔。

 

 

这大半夜的刘凝雪穿的也不多,就是一个白色的短袖,下身一条黑色的运动裤。

 

 

尽管衣服普普通通,但却被刘凝雪的好身材提升了几个档次。

 

 

刘凝雪似乎也注意到了老张的眼神,面色一红。

 

 

“你这家伙,一把年纪了还想那么多。”刘凝雪白了一眼老张道。

 

 

老张嘿嘿一笑,似乎对于刘凝雪并没有过激排斥他而感到几分欣慰。

 

 

“人之常情,小刘你长得这么好看,谁能不动心,真是搞不懂汉文,家里已经有了天仙,还想着吃外面的野菜。”

 

 

刘凝雪对老张的话很是受用。

 

 

眼角含笑道:“你们男人的嘴呀,就是骗人的鬼,你之前还不是对我那样,怎么昨天心思就在许艳的身上了,哼!”

 

 

面对刘凝雪埋怨般的娇嗔,老张的嘴巴都不禁张大了。

 

 

“诶,别这样子,赶紧擦下口水。”刘凝雪脸色红润,带着几分笑意打趣道。

 

 

老张回过神来,憨憨一笑道:“你真是过分,美丽的过分了。”

 

 

“瞧不出来,你都这个岁数了,还会说这些情话。”刘凝雪有些惊讶道。

 

 

老张淡淡道:“人老心不老,再说我也不是很老,体力可比一般小伙子强多了,嘿嘿嘿…….。”

 

 

听着老张含有深意的话语和眼神,刘凝雪白了他一眼。

 

 

两人聊着天,不知不觉三个小时便过去了。

 

 

拿了药,刘凝雪重新坐上了老张的摩托车。

 

 

不过这次,刘凝雪没有再抓老张的衣角,而是用她那双纤细洁白的手臂轻轻挽住了老张的腰。

 

 

老张愣了一下,嘴角不禁浮起一阵笑意。

 

 

将刘凝雪送回家中后,老张重新回到保安室值班。

 

 

此刻已经半夜三点了。

 

 

但是老张心中却依旧十分激动。

 

 

今天不仅和刘凝雪重新修复了关系,也打开了彼此的心扉。

 

 

同时,刘凝雪在老张心中的形象也得到了改变。

 

 

自从看了视频之后,老张便一直觉得柳凝雪就是那种不知检点的女子,但显然,不是!

 

激动了一夜的老张,一直熬到了第二天早晨八点。

 

 

等到接班的同事老黄来了后,老张才回去休息。

 

 

回去后,老张便一觉睡到了下午三点钟。

 

 

起床梳洗一番的老张,心中却惦记起了昨夜生病的刘凝雪。

 

 

此刻时间也还早。

 

 

老张立马动了心思,整理一番后立马便赶去农贸市场,买了些水果,便直奔月华小区而去。

 

 

探望病人,这是个再正当不过的理由了。

 

 

到了月华小区,老张轻车熟路的到了刘凝雪的家中。

 

 

按响门铃后,大门立马便被打了开来。

 

 

只见刘凝雪背着挎包,穿着一身清新的白色花边短裙,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张叔,你怎么来了?”刘凝雪惊讶问道。

 

 

老张提起手中的水果道:“你不是生病了,给你买点水果,生病多吃水果好的快,你这是?”

 

 

刘凝雪神色有些急匆匆的说道:“医院说汉文的情况有点恶化了,叫我赶紧过去。”

 

 

老张眉头微蹙,连忙将手里的水果放到了大门内。

 

 

“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水果放在里面,你回来再收。”

 

 

刘凝雪道了谢,便踩着高跟鞋急匆匆的进了电梯。

 

 

看着刘凝雪远去的倩影,老张心头不禁有几分失望的情绪。

 

 

他还想着,今天在刘凝雪家再发生点旖旎的事情呢。

 

 

不过此刻,他的算盘落空了。

 

 

有些烦躁的老张感觉到几分饿意,他从昨夜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

 

 

“算了,找个地方吃饭,后面再说吧,不知道陈汉文还能不能行了…..。”老张自言自语的往小区大门走去。

 

 

刚到大门口,老张却惊喜的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只见小区保安室门口站着一道曼妙的身躯,穿着一身制服装,上身整洁的白色衬衫,下身西裤和女式皮鞋。

 

 

再看那面容,化着清新的淡妆,显得精致绝伦,美丽动人。

 

 

这不是许艳么?

 

 

“小艳,你怎么在这儿?”老张走近前去,摆摆手打起了招呼道。

 

 

许艳也发现了老张的到来,以热情的笑容回应着。

 

 

“张叔,你是住在这个小区?”许艳询问道。

 

 

老张摇了摇头,老实说道:“我现在不住这儿,不过我在这里也有房子。”

 

 

“那你过来是?”

 

 

“我是这小区的保安,你呢?”老张反问道。

 

 

许艳当即用眼神给老张示意了一下站在不远处树荫下一名年轻男子道:“那是我客户,我带他看房来了,不过这保安不让我进去,我没带工作证。”

 

 

老张了然的点点头。

 

 

“没事,我带你们进去。”老张笑着说道。

 

 

许艳连忙欣喜的感谢起了老张。

 

 

不然她刚刚还很苦恼,是想叫同事帮忙送她的工作证过来的。

 

 

虽然同事会答应,不过这也太麻烦人家了。

 

 

老张打了声招呼,便带着许艳和那名年轻男子进了小区内。

 

 

“小艳,你这客户是看得那栋房子?”

 

 

“C栋的1204,对吧?吴先生。”许艳笑着说道,还对着那名年轻男子问道。

 

 

这名姓吴的年轻男子淡淡点了点头,也对着许艳笑了笑。

 

 

不过老张却注意到,这个吴先生虽然表面挺高冷的,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却看得出来他看向许艳时那其中炙热的情感。

 

 

看来这个吴先生对许艳有几分心思啊!

 

 

老张觉得应该试探一下。

 

 

“吴先生是吧?月华小区的房子是不错的,在整个凤山县都屈指可数,对了,您是买来准备结婚么?”老张笑呵呵的说道。

 

 

吴先生有些鄙夷的瞥了一眼老张,不过却是很隐秘。

 

 

表面还是礼貌回应道:“我还没有女朋友呢,就是做生意赚了点小钱,买个房子备着,万一哪天就遇到合适的,要结婚也是说不定的。”

 

 

说着,他还深深的看了许艳一眼。

 

 

许艳却显然没想那么多,反而夸赞道:“吴先生还真是年轻有为啊,以后谁嫁给吴先生真是有福气了。”

 

 

老张也附和的点点头道:“是啊,以后小艳能遇到像吴先生这样的男人就好了。”

 

 

听到老张这话,许艳有些娇嗔的瞪了老张一眼。

 

 

不过吴先生却神色激动起来,当即说道:“那何必要等到以后呢,现在许小姐不就遇到了么?”

 

 

说着,他眼神炙热的看向许艳。

 

 

许艳完全没预料到事态会这般发展,错愕了一下,便将目光投向老张。

 

 

老张轻轻一笑,牵起许艳的柔软小手,放在掌心轻拍着淡淡说道:“吴先生说笑了,咱家小艳还小呢,暂时没这方面的心思。”

 

 

许艳也面带歉意的看了一眼吴先生。

 

 

吴先生面容有几分尴尬起来,一时有些语噎。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道:“其实我可以等的,这几天和许小姐接触下来,我发现徐小姐真的是特别优秀的女孩子,我承认我动心了。”

 

 

许艳苦笑了起来。

 

 

“吴先生,要不咱们就先看房吧,感情的事等到工作结束后可以细说,现在是小艳的工作时间。”老张连忙解围道。

 

 

吴先生立马带着几分恨意深深看了老张一眼。

 

 

要不是这个老家伙,光凭许艳这种年纪的女孩子,他自信今天一定可以拿下来。

 

 

许艳也反应过来道:“对呀,吴先生,现在你是我的客户,说这些就是题外话了,要不先看房?”

 

 

听到许艳也这么说,吴先生只得无奈的点头同意了下来。

 

 

但是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看房上面了。

 

 

上楼之后随意打量几眼,便借口接了个电话有急事,匆匆离去了。

 

 

看着吴先生远去。

 

 

老张有些歉意的说道:“小艳,今天不好意思了,要不是我,可能你就将房子卖出去了。”

 

 

但许艳已经看得很明白了。

 

 

连忙摆手道:“张叔,您当我傻呀,那家伙就是对我有心思,根本不想买房,也辛亏今天张叔在。”

 

 

老张笑了笑,随即面色认真道:“那家伙估计下次还会来找你,你可得注意点。”

 

 

许艳点点头表示清楚。

 

 

“张叔,今天我应该谢谢你,走,我请你吃饭吧!”许艳大手一挥,一副豪迈的模样道。

 

 

老张笑着道:“那看来我今天得打土豪,分田地了。”

 

从月华小区走出的吴先生,此刻正一脸愤怒难耐的模样。

 

 

“该死的老东西,竟敢坏我好事!”

 

 

吴先生嘴里低声怒骂着。

 

 

他本名吴鸿兴,原先就是个不务正业的街头混混,现在则是在酒吧混迹,当上了营销经理,渐渐也月入过万了。

 

 

前段时间偶然间碰见了许艳,刹那间就动心了。

 

 

于是便打扮的人模狗样,假意成了许艳的客户。

 

 

但他哪里有钱买房,虽说月入过万,但他花销同样很大,根本没存住钱。

 

 

本来今天是势在必得,拿下许艳的,却被老张给破坏掉了。

 

 

怒火攻心的吴鸿兴彻底爆发了。

 

 

坐在月华小区大门对面马路上停住的别克轿车内,吴鸿兴掏出电话就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小虎?”

 

 

“兴哥,找我什么事?”

 

 

“特么的,赶紧带两个人过来月华小区,老子要教训人!”

 

 

“行,我马上带人赶过来。”

 

 

吴鸿兴挂断电话后,脸色才稍微好看了几分。

 

 

眼神阴冷的看向月华小区大门,嘴里低喃道:

 

 

“老东西,看老子不给你长点记性,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正当他心里想着怎么教训老张的时候。

 

 

却看见许艳亲密的挽着老张的胳膊说说笑笑的从小区内走了出来。

 

 

“我特么的,许艳竟然跟这么个老家伙勾搭在一起了!”

 

 

吴鸿兴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但其实在外人看来。

 

 

第一想法应该是一对关系要好的父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31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