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水太多是不是就不紧*醒来下面还含着他h

“爸爸,咱啥时候干回去啊?”

    007都看不下去了。

    顾遥正在专心修补谢云斐爹娘的那两把剑。    水太多是不是就不紧*醒来下面还含着他h    

    先前谢云斐去求了凌夭夭,但是那厮把这事儿忘了,那替她仿剑的炼器师父,把剑给了她,让她带去被北玄仙君。

    顾遥都能看出仿剑并不是原物,更别提让谢云斐看到了,她就干脆没给…..

    两把残剑被丢在熔炼室,没人管,又被顾遥扒拉回来了。

    这些日子,托这些杀手的福,每天还能免费借助这些外力,借个火,借个电啥的……搭配着干活不累,她还真不忍心打断。

    要是谢云斐下课早,她就把那些人引到他那边去,然后给他练手。

    这段时间下来,谢云斐也进步神速。

    他修的是剑道,剑意隐约成型,竟然是以杀悟道。

    和谢云斐的气质与气场,都截然不同。

    但他去比试场上,与其他弟子练习时,却仍比苏熠慢一步。

    “他在藏拙……”

    顾遥在发现,站在苏熠身后的少年,每一次起势都快于所有人,但收势,却都无比精准地刻意慢了半拍,也就不再操心谢云斐修炼的事情。

    凌夭夭有意要指点他,但谢云斐以自己悟性不足为由,拒绝了。

    反而是默默观察苏熠的御剑招式,连顾遥都有些意外,他对凌夭夭的警惕和防备,居然这么深。

    顾遥也并非没有任何准备,在这么连番的遭受攻击之下,她也想了个法子。

    她这具身体,不能引灵气锻体,便干脆改成锻炼神识,每天除了修补那两把剑,就是回去冥想。

    把神识放出去,不时去那塔下逛逛,那里是凌夭夭的私藏。

    碰到那些想来木屋一夜游的,她就一猛子往他们神识里面扎,扎到他们欲罢不能。

    大部分时间,都是纯粹往外放神识。

    一直放到了北冥边际,想再往前,却感觉到了屏障。

    顾遥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屏障和边际的阻隔,便一直在设法突破那道屏障。

    这一练。

    玄初门的镇山长老,都惊动了:“有除北玄仙君之外的强者,在门中窥伺,究竟是你们哪个?”

    长老们除了修炼,夜生活也很丰富的,大家互不打扰就相安无事。

    这么大刺刺地围观他们快乐的夜生活,就很不礼貌,很挑衅,很过分……

    长老们互相猜忌。

    而凌夭夭,则每夜于梦中被心悸惊醒,十分不安生。

    顾遥也不管,反正没人猜到她头上,偶尔还能跟凌夭夭的伪神识,追逐嬉戏一番,也好不快乐。

    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某天,谢云斐特别高兴地来同她分享,今日似乎感觉到了凌厉的剑意,那把断剑挥出去,竟然斩断了一颗大树。

    当天夜里,顾遥盘腿打坐,一闭眼,想继续练习神识时却发现,范围竟然在往回缩…..

    而这种回缩,还是持续的。

    没过多久,顾遥和007便都发现了规律:

    谢云斐越强,她的神识便越弱……连带着神魂之力也似乎在被什么压制住了。

    “谢云斐本就有些起疑了……再来几波,我估计他都要去找凌夭夭拼命了…..”

    谢云斐不知道,人是顾遥引去的,所以只当是有人要对她不利。

    这些天苦练,为了暗中保护好顾遥,剑意也越来越凶猛。

    导致顾遥的神识,也越来越打折扣。

    007说的也没错,她再不动手,别说谢云斐,凌夭夭也坐不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15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