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相公你的手往哪里摸/他将她的内衣推高

奇诺的声音很模糊,发音也极其扭曲,就像孩童牙牙学语,眼神涣散空洞,不停自语“你是谁我是谁”

    白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茫然地看着奇诺。

    凤凰血清的效果固然强大,也确实将奇诺损坏的脑神经彻底修复,让他重新拥有了语言能力。

    但记忆是储存在神经细胞联接点的电流信号,并不能随着生理修复一并复原,它只能由宿主自己慢慢回忆,从最细枝末叶的记忆开始,将那些遗落四方的记忆碎片打通,找到它们之间的联系,进而串联成整体。  相公你的手往哪里摸/他将她的内衣推高    

    记忆恢复的时间长短因人而异,有些人可能几天几周,有些人可能几年,也有些人一辈子都恢复不了。

    恢复后的记忆完整性亦是如此,也许所有记忆都能恢复,也可能某些记忆和其它记忆无法串联,就这么悄无声息消失,被宿主永远遗忘。

    不管以后如何,现在奇诺遭受了千年的摧残,记忆已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自己是谁,什么都不知道,只有庞大的未知扑面而来,让他像刚破壳的雏鸟般发颤,不停地颤声呢喃“我是谁我是谁”

    阳光自穹顶的云层间洒落,将奇诺的脸映得异样苍白,目光涣散快要昏去,额间冷汗不断流下,竟已是大如黄豆,他全身都在战栗,在阳光中晃出虚影。

    这般脆弱的奇诺,和以往强大的气场截然不同,白心中闪过莫名的情绪,却也说不清晰是何种心绪,只觉得自己也要发抖。

    奇诺一个趔趄,颓然倒地,汗珠再次浸透衣衫,面上血色尽褪,双唇甚至挂上了青灰之色,整个人趴在地上不停发颤。

    不断涌现又破灭的记忆正在撕碎他,曾经的回忆被千年的折磨反复冲刷,一如雨中的眼泪。

    白跪坐到地上,紧紧握住奇诺的手,眼着他双唇颤动,似在说着什么,她赶紧将耳朵凑到他唇边聆听

    “好冷好冷啊”

    白习惯性地想要拿出手机打字,却想起手机早就扔掉了,躺在独立空间的废墟里,两人间的沟通桥梁早已崩塌。

    白轻轻触碰奇诺的脸,冰凉感袭上手心,冷得有些刺痛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又一件意外发生了,猩红的提示犹如洪流汇聚,呈现在眼前

    【0:00:00】

    【任务时间到】

    【第1次轮回任务猎杀傲慢世界拒绝者。失败】

    【存活者均摊扣除该任务等值奖励——1个a级奖励点】

    【轮回者击杀15名队友,全体扣除15个b级奖励点】

    【1名轮回者自杀,全体扣除1个b级奖励点】

    【正在开启你的最后结算】

    【残留奖励点无】

    【基因进化无】

    【轮回道具盈余】

    【d级空间戒指,数量15,扣除】

    【a级化形戒指,数量1,扣除】

    【级磁轨全自动步枪,数量12,扣除】

    【b级独立空间,数量1,彻底损毁,抵扣额度下降至d】

    【a级闪耀科技空艇,数量1,扣除】

    在立方体体系中,奖励点的高低级拆分比例是1:10。

    比如1个a级奖励点,就等于10个b级奖励点。

    b、、d以此类推。

    这场任务是a级任务,失败后会由全队平摊1个a级奖励点的扣除惩罚,但因为全队只有白一个人,相当于都由她受着。

    任务失败,扣除1个a级奖励点。

    陆羽倾杀了飞刃,白自己杀了14名队友,扣除15个b级奖励点。

    陆羽倾最后自刎,扣除1个b级奖励点。

    这就是白要承受的全部惩罚。

    白从队友身上猎获的轮回道具一样接一样被扣除,化作漫天萤火消失。

    虽然a级闪耀科技空艇、a级化形戒指,这两样东西起了很大的抵扣作用,但在规则里,彻底损毁的东西在抵扣时会“降级”。

    比如那个b级独立空间,已经被导弹炸得稀烂,就只能拿来抵扣一个d级的惩罚。

    其它零零碎碎的武器、防具、飞艇强化模组、空间戒、戒内的食物弹药急救药品等等,也都在激烈的战斗中或多或少被波及,降级严重。

    扣到最后,白还有3个b级奖励点的空缺。

    就在白以为自己即将被抹杀时,手指突然传来一股温暖的热流。

    【bbb级圣盾之戒,数量1,扣除】

    11赠予白的戒指,再次保护了她。

    圣盾之戒瓦解、破碎,在阳光下反射着温暖的光,宛若新生的萤火虫般飞向天际,消失在拂过群山的风中。

    【负奖励点已抹平,该轮回者不执行抹杀】

    【任务结束,即将返回轮回空间】

    【因队伍人数仅存1人,该轮回者返回后可选择成为队长,继承当前队伍;或随机归并于其它队伍】

    【倒计时10】

    白看着呆滞的奇诺,眼中满是从未有过的茫然。

    结束了吗?

    死后的重逢,以遗忘为结局,结束了

    【9】

    奇诺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坐在那里。

    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指望一个加工者懂得如何安慰人。

    【8】

    自己不会。

    也许回想一下,当初他是怎么做的?

    在自己第一次脱离街头,茫然无助的时候。

    【7】

    往昔记忆扑面而来,熟悉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奶糖是甜的。

    人身上有草莓的味道。

    这个世界其实也有温暖的东西,被子

    还有拥抱。

    【6】

    白走上前,俯身将奇诺抱入怀中,就像当年他抱着她那样。

    每一只哺乳动物,都会模仿自己幼年时印象最深刻的行为,并将其铭记一生,融入亘古不变的记忆。

    【5】

    奇诺紧紧抱着白的腰,头靠在肩上,微微发颤。

    奇诺的体温很低,白就解掉纽扣,敞开衣衫,让两人的皮肤紧贴在一起,用身体给他取暖。

    从不融化的冰山,此刻却在温暖他人。

    【4】

    白的衣衫下,隐隐可以窥见棱角分明的锁骨,将肩膀勾勒出柔弱的曲线,仿佛一碰就碎的艺术品。

    脖颈更是纤细修长,行至下颌又继续反转而下,流线美感显得娇嫩欲滴,却又因为白本身的气质使然,透露着拒人千里的寒凉。

    这种极致反差,能一瞬之间令人罪火大作,忍不住想要触犯禁忌将其蹂躏。

    也许正因如此,它唤醒了属于恶魔的记忆。

    【3】

    奇诺紧抓着白,五指几乎陷入皮肤,跟刚学会捕猎的狼崽般,精准找到猎物的致命点,一口咬在她脖子上。

    他的唇齿不断在白的脖颈留下印记,甚至因为太用力而咬出了血。

    【2】

    白任由奇诺肆意撕咬,牙印和血痕布满脖颈,血染衣襟,她却连躲都没有躲一下,就这么轻柔地抚着奇诺的后脑勺。

    突然,奇诺的撕咬停下了,他呆呆地抬起头,熟悉的触感让他的双眸愈发清明,眼前的身影也越来越清晰

    “哦我想起来了”

    一片记忆被唤醒,沉寂千年的碎片正在不断扩散,将那些灰暗的节点照亮,宛若璀璨星海。

    【1】

    “你是白。”

    两个相拥的人,一个面朝东方,一个背对朝阳,初升的光辉在琥珀色眼瞳流转,又倒映至瑰红色眼瞳中。

    阳光温柔地闪耀着。

    【0】

    奇诺刚想抬起手触碰白的脸,却突然感觉怀中一空。

    从腿足开始,白的身躯开始幻化成无数光粒子,随风飘散向远方的群山

    白伸出手,似想抓住奇诺。

    奇诺也伸手回应。

    指尖交融的一刻,没有熟悉的触感,两只手交错而过。

    奇诺蓦然眨眼,阳光在花语季复苏的草坪上跃动,周围却空无一人。

    再相见,不知是何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05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