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不行太长了坐不下去|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咳咳!”张白清了清嗓子。

    “总之,你的两个傀儡都完了,黄展也完了,我看你还是投降的好,只要交出解药,解了我师叔所中之毒,我可以不伤你性命。”

    黄月英大笑起来,“哈哈哈,大言不惭,以你的修为,居然还敢威胁于我。”

    “唉!你看你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      不行太长了坐不下去|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        

    竹林中,猛然人影一闪,黄月英立刻就发觉了。手中残剑斩出,脱手飞往林中,霎时一大片竹子被拦腰斩断。

    “真是把好剑,可是你看不到我,又徒呼奈何!”张白的声音嘶哑,林中的地面上,留下了一线血迹。

    “逞强好胜,可今日有你师叔在我手,即使有药钵护体也跑不了,只好当个缩头乌龟。而你又不舍得丢下师叔自己跑路,如今进退两难,徒呼奈何呢?”

    黄月英收回残剑,傲然问道“不过你的隐身之术不错,这么低的修为,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是你得到了什么宝物的帮助?”

    “宝物?倒是有一件,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给你看看。”张白的声音吊耳郎当。

    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竹林边,呆呆地立在当地不动。

    黄月英警惕地看去,却吃了一惊,这个人不就是黄展吗?

    只见黄展缓步向她走来,走得非常慢。黄月英越发奇怪,看看周边没有张白的踪迹,她不敢稍动,只得大声问道“师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黄展没有回答,停住了脚步立在半路上。他的脸上身上都有血迹,整个人似乎瘦了一圈,眼神呆滞,脸色茫然若失。

    黄月英更加焦急,再次喊道“师兄怎么了,你回答我呀!”

    然而黄展依然无声无息地立在当地。

    黄月英实在忍不住了,一咬牙纵身跃前,扶住黄展,“师哥,师哥!”

    哐啷一声。

    大铁笼现身。

    黄月英和黄展被同时罩了进去。

    张白刚才没动手,主要是因为黄月英离于吉太近。用铁笼的话,很可能两个一起被困,于吉反而危险。

    所以他才出声扰乱黄月英的心神,甚至又展开一个白色神识来引诱她。

    然而黄月英十分警觉并不上当,神识引诱毫无作用,她的手中残剑的飞剑威力又相当大,白色神识差一点受重伤。

    无奈之下,张白情急智生。

    把黄展的尸体摄出,又尝试了一下,通过云簋籖把梦界“海叶死路”注入尸体,虽然极不顺手,但这个尸体居然真的站立起来,还缓缓走了几步。

    张白大喜过望,这说明梦界、神识、魂魄果然都可以用来制作替身,而且替身既可以是木偶也可以是。

    黄展的出现,最后终于引出了黄月英。

    而大铁笼也顺理成章地困住了她。

    一见成功困住了黄月英,于吉立刻收了药钵,着地连连翻滚,远远离开铁笼。

    黄月英这时也明白中计,她残剑横砍,当的一声,笼子的铁条被砍得微微震动,然而依然屹立不动。

    见此情景,张白和黄月英两人同时震惊了。

    对黄月英来说,这把残剑是神剑,居然砍不断铁条,这是从未见过的事。这铁笼子若是特别坚固,那自己岂不是被囚禁了。

    而对于张白来说,他发现铁笼被砍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个豁口。如此坚固的铁笼子居然受损了,这是他无法想象的,令他痛到心头滴血。

    必须尽快解决对方!

    两人隔着铁笼,几乎同时下了决心。

    残剑猛地再次飞起,一片剑芒闪耀,威力大发,整片竹林顿时几乎连根拔起。

    泥土飞扬中,竹片和竹叶四散,缓缓地落下。

    周边宁静中,只剩下杂物落地时,噼里啪啦的声音。

    铁笼子不见了,泥土里插着两把雪亮的长剑。

    另一边,一只巨大的药钵倒扣在地上,朝天的药钵底部,有一条触目惊心的裂纹。裂纹越来越大,最后啪的一声裂开,露出了藏身其内的于吉。

    “张白,张白!”于吉虚弱地呼喊着。

    过了好久,地上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人站立起来,浑身鲜血淋漓,正是张白。

    这时的他,心灵比身体更痛。

    方仙道袍毁了。

    之前残剑爆斩的时候,事发突然,他没来得及收回道袍。此时已经被残剑刺砍得到处是洞,很多地方几乎已经只剩下布条了。

    好在还有一件在诸葛亮那里,但是这两件都是沐镜给自己的,又都是极为贵重的至宝,哪一件损毁都会让他极为心痛。

    不但如此,穿在里面的防御红袍也有不小的损坏,被戳了好几个洞,鲜血染得到处都是。

    要不是湛卢剑在前抵挡了一阵,自己这条命今天就真的丢在这里了。

    他身上的伤势同样十分严重,一处在腰部,两处在腹部,还有一剑刺在肺部,都是绝对致死的伤势。

    可此时,伤口竟然莫名其妙地愈合了,伤口上长出了一丛丛犹如野草般的草丛。

    这情形,倒是和之前断手时有点像。难道将来这里就要开始长草了?想起来就觉得痒痒。

    不过既然伤势无碍,下一件事,就是去逼问解药。

    梦界里。

    铁笼静静地立在魔都梦界的月石阵里。

    笼子里两具尸体,黄展的尸体在月石阵的作用下,几乎快要变成干尸了。

    而黄月英被强拉入梦界时,直接没挺住死了,此时也在月石阵的吸收下,变得渐渐干枯。

    张白立刻开始吸收月石中的灵气,以恢复身体,这一次,灵气变得异常磅礴,他觉得比以前更容易吸收了。

    而受损的红袍也开始渐渐恢复,破洞慢慢愈合,变得越来越新。

    他的丹田中,灵气正在默默沉淀凝结,变得更加固态化,更加的坚实。

    好像就要再次突破了!

    张白不敢怠慢,索性疗伤和突破一起来也不错。他趁势疯狂吸收和炼化灵气,丹田里的坚实感越来越真实。

    终于,一道灵气冲击识海,全身猛地放松起来,身体变得轻捷而灵活,神志异常清明,四肢百骸通透舒适。

    突破合体境成功了。

    张白睁开眼,发现身边依然是灵气四溢,索性继续吸收,又过了半个时辰,周围灵气变淡了,连红袍都完全恢复,他这才罢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985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