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小时候被大人弄了&刘海瑞?柳雪梅

王鸣却不管那些,一屁股坐在杜老边身边的藤椅上:“老边叔,我婶子回家了?”

 

“呃……那个啥,下午回来了,正在后屋炒菜呢!”杜老边心里这个气,你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拿话暗示他昨天晚上的事情。

 

“哎呦,这不是鸣子吗?我听你叔说了,你昨天才回来的?”说话工夫,屋里面走出个风韵犹存的娘们来,正是杜老边后找的媳妇陈兰芳,今天才三十二。

禁伦短文合集|吵架后日一顿就好了

 

陈兰芳保养得挺好,皮肤白白净净的,胸大屁股大,腰却细得风都吹折了,一走起路,屁股就扭来扭去,婀娜多姿。

 

尤其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春意,勾得人魂儿都飞了。

 

“这个骚娘们,不定给杜老边带了多少绿帽子呢!”王鸣心里暗暗琢磨。

 

“你咋这么看着婶子呢?”陈兰芳见王鸣愣愣的看着自己,就笑着凑过去:“鸣子,这几年不见,你可长大了啊!”

 

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的余光在王鸣的身上扫了一眼。

 

“哼……”杜老边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个骚娘们,当着他的面都这么不检点。

 

“呵呵……”王鸣挠挠头,赶紧收回了目光。

 

陈兰芳撇撇嘴:“老边,饭菜整好了,你们是在这儿喝呢?还是去屋里?”

 

“就在这儿吧,还凉快!”杜老边说道。

 

“行,那你们等着,我去搬桌子!”陈兰芳扭着屁股进屋。

 

“婶子,我帮你!”王鸣被陈兰芳的眼神逗得心里发痒,就赶紧起身跟过去。

 

“哎呦,那咋好意思,你是客人!”陈兰芳客气一句,由着王鸣跟在身后。

 

饭桌就放在厨房里,是折叠的,轻得跟块泡沫似的,王鸣一只手就拿着往出走。

 

“等会,婶子把桌面擦擦!”陈兰芳拉了一下王鸣的衣服,手里拿着块抹布在桌面上胡乱的擦了几下,然后故意一转身,把自己屁股在王鸣的身上蹭了一下。

 

王鸣的身体像触电一样,瞬间精神起来。

 

陈兰芳抿嘴一笑,低声说:“我就说嘛,几年不见,长大了嘛!”

 

“骚娘们!”王鸣心里骂了一句,提着桌子出去。

 

陈兰芳嘻嘻一笑:“这个小家伙儿,还假正经,以为我看不出来咋地,就盯着老娘的身上看!”

 

陈兰芳的手艺还不错,几道家常菜做得是色香味俱全。

 

三人在葡萄架下边吃边聊,王鸣不断的给杜老边倒酒,说着道谢的话。

 

杜老边其实酒量也不咋的,喝几杯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他心里对王鸣其实没多大的仇,主要还是因为树地和被王鸣捉奸的事情。

 

这会儿见王鸣能说会道,马屁拍得乱响,心里就不禁想,这小子几年不见,还真他妈的出息多了。

 

看喝得差不多了,王鸣就从衣兜里翻出一千块钱来,往杜老边面前一放:“老边叔,你看我家承包的树地的事儿,你可还得费费心啊!”

 

他虽然拿了合同,可是这事儿只要杜老边不松口,就不算完。不管咋地,还得人家这个村长点头才成。

 

杜老边撇了一眼桌上的钱,心说,这小子还挺上道,就假意的推辞:“鸣子,你这是干啥?树地的事儿好说,钱你拿回去,你把你叔当啥人了?”

 

“呵呵呵,这是我家的一点意思……来来,老边叔,喝酒喝酒!”王鸣呵呵一笑,赶紧给杜老边倒酒。

 

又是几杯酒下肚,杜老边已经烂醉如泥了,说了两句不着边际的话,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

 

“看把你叔喝的……这老东西,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就知道逞能!”陈兰芳把杜老边搀扶起来:“鸣子,我把送屋里去,一会儿婶子陪你喝!”

 

“好啊!”王鸣望着陈兰芳扭动的大屁股说,这一顿饭,陈兰芳隔三差五的就拿脚踢踢王鸣,要不就是故意把手和王鸣的手挨一下,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嘿嘿,主动送上门的,老子要是不上就是傻蛋!”王鸣眯缝着眼睛抿口酒,面对刘月娥他可以克制,因为那是他嫂子。可是面对杜老边这个年轻又风骚的小媳妇,他可没有什么顾忌,不干白不干。

 

陈兰芳在屋里面整了半天才出来,竟然换了一身浅粉色的睡裙,衬着她白嫩的皮肤,顿时又显得年轻了好几岁。

 

尤其是那浅粉色的睡裙还是半透明的,借着葡萄架的灯光,隐约能够看见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

 

王鸣看得小心肝儿一阵乱跳,身上的血液逆流而上。

 

陈兰芳火辣辣的看着王鸣,走到他跟前转了一圈:“婶子好看不?”

 

“……”王鸣没说话,咽了口吐沫,伸手就去抓。

 

陈兰芳却呵呵一笑,一闪身避开,几步走到院门前,然后转身白了王鸣一眼:“你就不怕左邻右舍的看见?”

 

说着,她把大门锁了,背靠在大门上,把睡裙的下摆掀起一块,露出圆实雪白的大腿来。

王鸣站起身来嘀咕了一句,几步冲到跟前,一把将陈兰芳横着抱了起来,就要进屋。

 

“烦人,屋里面都是那老东西的酒味,咱们就在外面吧!反正现在天都黑了……”刚被王鸣抱起,陈兰芳就感觉到被顶着,不禁荡漾了起来。

 

“没问题……”王鸣也不想去屋里整,有杜老边在旁边太别扭,就把陈兰芳抱到葡萄架跟前靠近窗户的一个刚过膝盖的小水泥墙前。然后让陈兰芳趴在上面,一下子把她的睡裙掀起。
 

陈兰芳就等着王鸣呢!

 

可是干巴的等了半天,除了夜风吹到屁股上挺舒服的,就没有了其他的动静。。

 

“鸣子,你干啥呢?”半天没听着王鸣吱声,陈兰芳扭过头,不禁一阵的暴汗。

 

就见王鸣正站在葡萄架下那儿放水呢,哗哗的响。

 

陈兰芳眼睛顿时一眯缝:“小家伙,还会吊老娘的胃口!”

 

她起身走过去,一把抓住。

 

王鸣嘿嘿笑道:“婶子,你咋这么急呢?人家刚才酒喝多了,放点水,要不一会儿尿你肚子里了咋整!”

 

“小坏蛋,人不大,还净会说勾人的话儿!”

 

顿时,村长杜老边家的小院子里,就想起了一阵悦耳的啪啪声。

 

“哎呀…一会儿椅子碎乎啦!”陈兰芳被王鸣一阵狂轰乱炸,整得大呼小叫起来。

 

好在杜老边家的院墙和房子一样高,左右的邻居又隔得比较远,要不然非得被人听见不可。

 

“那就去那水泥墙……”王鸣也感觉到那藤椅有点摇摇欲坠,就把陈兰芳抱起来,弄到水泥墙那儿。

 

啪~~

 

王鸣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打得陈兰芳啊哟一声,刚要说点啥,就感觉一下子被充满,也顾不上说啥,只顾着哼哼唧唧起来。

 

两人正兴起,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杜老边……”两人都吓了一跳,只见杜老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左右看了一下,就朝葡萄架这边过来。然后就站在他们跟前,往葡萄秧的跟上放水。

 

一面放水,鼻子里还一面打着呼噜,眼睛都没睁开,真不愧是在自家里,熟门熟路。

 

王鸣捏了一把冷汗,心说想吓死老子啊。

 

陈兰芳见王鸣停下来,光顾着看杜老边放水,嘴里面就哼唧着:“别看了,这老东西就这样……”

 

“呼……”王鸣松了口气,继续冲刺。

 

没想到杜老边放完水之后,居然没有回屋,而是走到藤椅上坐下,身子一靠,继续美梦。

 

“麻痹,这心脏都快被整熟了!”王鸣骂骂咧咧,可是却感觉到更加的兴奋,干脆把陈兰芳的睡衣一直推倒她的后脖子上,然后就趴在她的后背上。

 

“啊啊……哼嗯……”陈兰芳有节奏的哼唧,身体承受着王鸣的体重,一张脸红得都快滴出水来。她稍微一抬头,面前就是杜老边满是皱纹的老脸,一呼一吸,全是酒气。

 

“老东西,要不是了为了钱,为了给我妈看病,我才不会嫁给你这头老驴子!”陈兰芳眼中闪过一丝的快意来。心里恨不得这老东西现在就醒过来,一定会把他气抽了。

 

她以前也不是这么放浪,都是因为几年前,她母亲得了一场大病,把家淘空了。被逼无奈,才嫁给了杜老边,换取了一大笔嫁妆钱。

 

可是她心里恨啊,她一个黄花大姑娘,就被这么的给糟蹋了。可是她没有办法,只有不断的勾搭男人,来报复杜老边。她有这个本钱,是个爷们都经不住她的逗引。

 

一想到这些,她嘴里面叫得更欢实了。

 

“唔……”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鸣全身剧烈的一颤。

 

杜老边睡得正香,伸手摸在陈兰芳光滑的后背上,嘴里说着梦话:“兰芳,别闹……”

 

“哼!”陈兰芳扒拉开他的手,费力的站起身来,转头冲王鸣一笑,嘴里面啧啧的说:“鸣子,你可真厉害!”

 

王鸣嗯了一声,感觉到有点疲惫。

 

“咱们去屋里面,让这个老东西睡死这儿……”陈兰芳拉着王鸣进屋,也不开灯,直接上炕就开战。

 

“咣当……”门又被打开了,杜老边闭着眼睛走了进来,翻身爬上炕,嘴里面念叨着:“王鸣,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再喝……妈的,咋不开灯呢?”

 

他嘟囔着去墙上摸索着电灯开关,半天就听啪的一声,灯开了,屋里面通亮通亮的。

 

“草,这老家伙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的?”王鸣正做老汉推车,顿时又被杜老边给打断了。

 

“没事儿,他一喝多了就这样,等醒了啥也不知道!”陈兰芳全身瘫软,气喘吁吁的说。

 

“真他妈是个神奇的夜晚……”王鸣一阵的无语。

 

陈兰芳彻底不行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双大腿就在那儿不断的颤抖,好像打摆子似的。

 

“行了,婶子,我得回家了,都后半夜了!”王鸣把衣服穿上下炕就走。

 

陈兰芳累得动不了,就说:“鸣子,钥匙在大门垛上,啥时候想玩,就来找婶子……”

 

“……”王鸣无语的摇摇头。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大觉,王鸣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就到院子里锻炼。

 

想起昨晚陈兰芳那风骚样,王鸣不禁苦笑摇头,三十如狼四十如狼,陈兰芳正是虎狼之年,看来杜老边根本就满足不了她,以后还得自己多多关照的好。

 

“鸣子,你咋起这么早呢?”杜二喜也刚起来,看见儿子昨晚后半夜才回来,又这么早就起来,就披着衣服出来关心的问。

 

“睡不着,起来锻炼锻炼!”王鸣笑呵呵的说,心里面暖乎乎的。

 

“哼,有那工夫,还不如整整园子,浇点水啥的,你会练个球!”王老蔫也起了,推开门嘟囔着。

 

王鸣一笑,这才是家的感觉嘛!他在外面给人家当了两年的高级保镖,也没被人这么关心过。

 

“小兔崽子……”王老蔫骂了一句,就和杜二喜进园子里干活。

 

村里面的人大多天一亮就起来,即便是农闲的时候,也不例外,毕竟家家的园子都不小,浇浇水,上上粪什么的,活儿不少。

 

王鸣随便练了几下,就跑进园子里帮忙。

 

“鸣子,这回你回来,就安心的在家里帮你爸把大棚子整好,等你姐毕业了,咱们攒两年钱,就给你去娶个媳妇!”杜二喜一面摘着豆角一面说。

 

“嗯,我听你们的!”王鸣点头答应,能哄着老俩口开心,他也高兴。

 

“这就对了,外头有啥好?还不如咱们农村呢?你看县里面那些姑娘家家的,一个个画得跟妖精似的,娶回来也干不了活儿!”杜二喜嘟囔着说。

 

“嘿嘿……”王鸣陪笑。

 

“一大早,这嘴就闲不住!”王老蔫听得烦就骂道。

 

“你能,半天整不出个屁来……”杜二喜可不容劲,顿时骂回去。

 

王老蔫顿时蔫吧了,闷头蹲在种白菜的垄沟里拔草。

 

吃过早饭之后,王鸣正帮着杜二喜收拾碗筷,刘月娥就来了,胳膊上还挎着一只篮子。

 

“老婶,我给鸣子拿几个鸡蛋!”进屋之后,刘月娥就把篮子放在一边说。

 

“月娥啊,你这是干啥,都是自己人,咋还这么客气呢!”杜二喜客气的说。

 

王鸣看了一眼刘月娥,微微一笑的问:“嫂子,我哥在家呢吗?”

 

“他啊,吃完饭就走了,昨天早上的事儿我们都听说了,你哥说他去县里打听打听,那伙人是什么来头!”刘月娥有点不敢看王鸣的目光,想起前天早上的糗事,她的小心肝还砰砰的乱跳。

 

“哦!”王鸣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担心,那些人都是社会上的小混混,本来就不好惹。王大奎又是火爆的脾气,万一出点啥事儿可就麻烦了。

 

寻思了一下,王鸣就说:“嫂子,你给我哥打个电话,嘱咐他几句,可千万别招惹那些人!”

 

“他出门的时候我早就嘱咐过了!”刘月娥似乎有些担心起来,不过她听说王鸣都没怎么动手,就把那些小混子打得屁滚尿流,心里又踏实起来。

 

王鸣都打得过那些人,更何况身强力壮的王大奎呢!

 

又坐了一会儿,眼看七点多,刘月娥就站起身说:“鸣子,你跟嫂子出去,有点事儿!”

 

“啊…”王鸣愣了一下,不知道她找自己什么事儿,不会是……他有点邪恶的想。

 

两人一前一后从家里出来,王鸣好奇的问:“嫂子,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刘月娥脸色有些发红,垂着头说:“昨天我医院里买了点纱布,你去我家我给你换药!你要是去村里的诊所,你爸妈他们肯定知道。”

 

“……原来是这事儿!”王鸣不禁暗中一笑,看来是自己想邪恶了。

 

两人从村子里大路往王大奎家走,路上遇见不少村里的人,大家望着王鸣的眼神都有点畏惧。

 

连社会上小混子都敢揍,还一个打十几个,王老蔫家出了这么一个牛叉的人,谁不害怕?

 

尤其是以前欺负过王老蔫两口子的,心里头都直打突突,真怕王鸣跑过来也一把揪住自己的耳朵,撕个大口子。

 

“嘿嘿,鸣子,这次你可出名了!”刘月娥笑眯眯的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以后恐怕没哪个姑娘愿意嫁给我了!”王鸣开玩笑说。

 

“我看才不是,不定有多少姑娘从今天起都为你动心呢?”刘月娥感觉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红,脑海里居然浮想翩翩

 

“哎呀,我在想什么啊?他可是大奎的表弟!”刘月娥只感觉到自己的脸蛋发烧,心儿砰砰的乱跳,为自己这么无耻感到无比的害羞。

 

到了王大奎家,刘月娥打开大门,两人进了屋。

 

刘月娥就去拿纱布和白酒,王鸣也不避讳,就把上衣脱了,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来,尤其是小腹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充满了力量。

 

只是,在这些健美的肌肉上,留有不少的疤痕,纵横交错,看起来有点渗人。甚至,还有一些圆形的伤口,结成了像环形山似的疤痕,更增添了一丝狰狞。

 

刘月娥拿着纱布和白酒回来,看到王鸣身上的疤痕,心里没来由的一痛,忍不住说:“鸣子,你怎么满身都是伤呢?”

 

王鸣呵呵一笑,并不答话,伸手将裹住胸口的绷带解开,要自己取下来。

 

“还是我来帮你整吧!”刘月娥赶紧上前,小心翼翼的帮着王鸣把绷带解开。

 

因为绷带在王鸣身上缠了好几圈,刘月娥就得伸着胳膊到后面去,避免不了的胸部就靠近了王鸣的脸。

 

王鸣深吸一口气,鼻子里隐约能够闻到刘月娥身上的一股淡淡的香味。

 

“没穿胸罩!”王鸣的心突的一跳,刘月娥曾经是他臆想的对象,不知道多少次闭着眼睛幻想着她是自己梦中情人呢

 

刘月娥感觉到胸脯上一阵阵的热气扑过来,脸上一红,才想到自己的胸部这会儿就在王鸣的面前,只要稍微动一动,就会贴上。

 

她脸上像着火了似的,鬼使神差的不经意的往上一倾,上身就贴到了王鸣的脸上。

 

她的心砰砰的乱跳着,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又怕王鸣推开她,那她的脸就没地方搁了。

 

王鸣被吓了一跳,感觉到贴在自己脸上的柔软和弹性,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嘴里叫了一声嫂子,就没有了下文。

 

他隐约能够闻道刘月娥身上带着的那股子香味,使他有些发晕。

 

他一双手忍不住抬起,伸到刘月娥的身后,捧住她的身体往怀里用力的一抱。

 

不但使刘月娥身体和自己贴得更紧,就是她平坦的胸腹都也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甚至,他能感觉到刘月娥小肚子那里,一片的火热。

 

“嫂子……”王鸣低低的叫着。

 

“鸣子……”刘月娥大口喘着气,我这是咋地了,他可是大奎的弟弟啊!我在干啥呢?

 

刘月娥一阵的心慌,赶紧挣开王鸣的手臂,捂着脸背过身子。

 

“嫂子……”王鸣有种失落的感觉,可是又不能做什么。她可是大奎的媳妇,自己的嫂子,不是陈兰芳那样的娘们可以比的。

 

过了半天,刘月娥才红着脸转过身,抿嘴一笑:“不许出去乱说!”

 

“不敢说!”王鸣赶紧的说。

 

“我给换药吧!”刘月娥定了定神色说道。

 

“行了,换好了!”等把伤口重新包扎好之后,她才松了口气。

 

王鸣尴尬的一笑,赶紧就把衣服穿好。他这个嫂子虽然就是个农家姑娘,可是对男人的杀伤力丝毫不比城里那些时髦的姑娘差,尤其是天然的白皙肌肤,也不是昂贵的化妆品能够比拟的。

 

“那啥,嫂子,谢谢你帮我换药,没啥事儿我就回去了!”王鸣感觉在这么呆下去,非得出事不可,就打算赶紧开溜。

 

刘月娥没说话,其实她很想和王鸣多呆一会儿,哪怕是不说话也成。

 

可是她心里很矛盾,这种暧昧的感觉叫她有种罪恶感,心底就觉得对不住王大奎。

 

见刘月娥没有吭声,王鸣也不好起身就走,一时间有点尴尬。

 

过了半晌,刘月娥忽然幽幽的一叹,轻声的说:“你回吧!以后,要是有个伤痛的,嫂子还帮你……”

 

“呵呵,这么一来,你不是成了大夫吗?”王鸣轻松的一笑,起身离开。

 

透过窗户,看着王鸣走出院门,刘月娥又是长长的叹口气,摸摸自己发烧的脸颊,轻声嘀咕着:“我这是在干啥呢?我真不要脸啊!”

 

王鸣回头看了看刚才被自己关紧的王大奎的大门,心中油然的升起一股惆怅来,若有所失的感觉。

 

叮铃铃~

 

这时候,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只见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蓝色超短热裤的年轻女孩儿骑着一辆山地车风驰电掣的从他身边而过,一双白花花的大腿晃得人发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88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