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办公桌下含弄\玉米地开小嫩苞

被这么一折腾,王景文多少有些困倦,就躺到床上上独自做美梦去了。

 

 

他醒来的时候,经是过午时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突然听到外边敲门声。

 

 

“谁呀?”

被捏的奶水直流小说|新婚同事紧窄

 

 

“是我,虎子!”

 

 

原来是赵云秀他对象,王景文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怎么找来了?难不成赵云秀和他说了两人的事儿。

 

 

按理说不该呀,自己可是还为赵秀英治好了肚子疼呢?

 

 

正在纠结的时候,就看到虎子笑嘻嘻地推门而入……

 

 

“回来了?”王景文的脸上也勉力挤出一丝笑容,因为他实在猜不透虎子的来意。

 

 

“王叔,我对象都跟我说了……”

 

 

听了这话,王景文的心头一阵紧张,这个赵云秀太可恶了……

 

 

还没有容他细想,就听到虎子再次说道,“太感谢你了,王叔,以后有了钱,我一定会把房租及时补上的……”

 

 

王景文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才知道是虚惊一场,和虎子敷衍寒暄了几句,虎子离开,王景文出去溜了一圈儿,去馄饨馆吃了个馄饨,然后在周边的广场上走动,直到很晚才回到家。

 

 

这个时候,他发现隔壁赵云秀的房间已经熄了灯。

 

 

于是他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数羊,希望能够快些睡去。

 

 

这一招果然奏效,迷迷糊糊的,他就到了女儿国,环肥燕瘦的不少,就是因为没有一个比得上赵云秀的……

 

 

忽然间一阵只哇咔嚓的声响,从隔壁传来,虎子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雄浑霸气。

 

 

“那啥,媳妇儿,我起来了,咱们……”

 

 

赵云秀幽怨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你到底行不行,怎么老是半途而废……”

 

 

“老婆你相信我,这次肯定不会了……”

 

 

听到隔壁的声音,王景文心里噌噌蹭直冒火,无奈之下,他从床上坐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倒上一杯酒,喝起了闷酒。

 

 

忽然听到虎子一声低吼,各种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赵云秀抱怨的声音传来。

 

 

“以后不要瞎折腾了……”

 

 

“你没吃饱吗?”

 

 

大黑问了一句,赵云秀冷哼一声,再也没有了动静……

 

 

不久,王景文就听到了王虎子扯起了呼噜,那声音一阵紧跟一阵,听着就揪心。

 

 

机不可失,王景文主动给赵云秀发了一条消息。

 

 

“云秀啊,吃饱了没有!”

 

 

好长时间没有回应,王景文郁闷地倒头就睡,却听到手机叮叮两声……

 

 

王建中兴奋的一骨碌坐起来,却发现云秀来了消息。

 

 

“没有,我这个老公是个半品,没有一次能喂饱我,郁闷死了……”

 

 

赵云秀的吐槽,令王景文激动异常,“云秀啊,你快到卫生间里来,让王叔喂饱你吧……”

 

 

紧跟着,王景文就把这条消息撤了回来,他这样做的确太冒险了,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他最终决定要再次把消息发送过去。

 

 

“王叔,卫生间好像有老鼠,我害怕,你快过来帮助我看下……”

 

 

可就在这时赵云秀突然来信儿了,看到这消息,王景文这老光棍顿时兴奋了。

 

王景文年轻的时候是调情高手,而今虽然年纪大了,可依然能够将赵云秀话里的含义理解透彻。

 

 

他赶紧起身,蹑手蹑脚地打开门,然后蹑手蹑脚的向着卫生间走去。

 

 

一抹光亮,从卫生间里透出来。

 

 

透过卫生间上面的麻面玻璃,王景文看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朦胧身影。

 

 

这不正是赵云秀吗?

 

 

王景文的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奶奶的,真是老天开眼……

 

 

在老伴儿去世了将近十年之后,老天又赐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让他在有生之年还能够尝到甜头!

 

 

王景文生猛地拉开卫生间的门,看着眼前这女人,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毫不犹豫地一个箭步扑了上去。

 

 

“你猴急个什么劲儿,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没个正形……”

 

 

赵云秀悠悠的抱怨声,明明含着嗔怒,在王景文的耳朵里,却像毒药一般,让他下腹的火焰蹭蹭地往上冲。

 

 

“云秀啊,别说了,快让王叔抱抱……”

 

 

“你就不怕被虎子他醒了,找你麻烦?”

 

 

赵云秀突兀地一句话,让王景文忍不住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这可怎么办?”

 

 

王景文其实也是故意装的,她明明知道赵云秀是故意在诈她,却又煞有介事地演绎真实。

 

 

赵云秀一双乌黑的眼珠滴溜溜乱转,目光落在他脸上,表情极其严肃。

 

 

但是很快她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看你紧张的那个样儿,我都是骗你的,那死鬼早就睡了,估计现在打雷他也不会醒的!”

 

 

就好像是为了配合,赵云秀的话,本来静悄悄的房间里,响起了虎子均匀的鼾声。

 

 

赵云秀刚刚说的那几句话,经久不息地在王景文的脑海中回荡,让他不由得对眼前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这女人不简单,别在不经意之间着了她的道。

 

 

不过看着女人,王景文冲天而起的强烈愿望,立即就将他那一丁点微不足道的尊严淹没……

 

 

说着,他也仿佛在一瞬之间,回到了当年血气方刚的时候。

 

 

那时候的他,初出茅庐,厉害的就跟牛犊子一样。

 

 

虽然一切都成回忆,但是令王景文感到欣慰的是,自己的身体保养得不错,胳膊上肌肉虬结,腹部八块腹肌,棱角分明,彰显着他的实力。

 

 

嘿嘿,多年矢志不移,积沙成塔,没有想到这一刻派上了用场。

 

 

“云秀啊,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不客气了……”

 

 

可还没来得及动作,忽然听到房间里的娃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王叔,等一下,等一下!”

 

 

王景文郁闷异常,非常的不高兴,却又无可奈何,他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

 

 

“云秀啊,娃儿是娘的心头肉,你去哄哄她,这王叔知道,你赶紧去哄哄她,哄睡了就接着回来……”

 

 

“嗯嗯!”

 

 

赵云秀不断地点头答应着,连忙小跑着回自己房间去了。

 

 

目送赵云秀离开,王景文却没有走,而是郁闷的呆在原地,他期待着赵云秀去安抚玩那娃娃能够回来,毕竟这种美事他可不想错过了!

 

可是一直等了好长时间,孩子不哭了,房间内变得静悄悄,赵云秀也没有回来。

 

 

这下把个王景文急的,可是此刻的她,就像茶壶里的饺子,有苦说不出。

 

 

本来是一出好事,却被赵云秀家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给搅了,王景文的心里恨呀,却又无可奈何!

 

 

听到王虎子家两口子的房间里,渐渐传来均匀的鼾声。

 

 

王景文也悄悄敞开水龙头冲洗一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沉沉睡去。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早已是日上三竿,他比平时晚起了不少,原因没有人点破,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他穿上衣服,揉着惺忪的睡眼,到卫生间里洗漱。

 

 

其实在这整个过程里,他的目光下意识四下扫视,却没有发现赵云秀的身影,这让她多少有一些失落。

 

 

当王景文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赵云秀正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

 

 

不过这个时候的云秀只是轻轻地拍打着孩子,哼着摇篮曲,并没有发现王景文的存在。

 

 

王景文轻轻咳嗽了一声,一再强调他的存在感。

 

 

果然,赵云秀慌乱地抬起头,看到王景文几乎要将她吞掉的一样的眼神,忍不住浑身一颤。

 

 

“王叔,这么早就起来了?”

 

 

“还早吗,我都睡过头了……”王景文有些歉疚的摇摇头,紧接着,他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虎子呢,还睡懒觉了吧?”

 

 

说着,王景文就朝着赵云秀洞开的房门处看去,房间内空无一人。

 

 

“王叔啊,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呢,虎子他早就去工地上工了,哪有你这般自在。”说着赵云秀狠狠瞪了王景文一眼。

 

 

王景文并没有注意赵云秀的表现,听到虎子不在,他欣喜若狂。

 

 

说话间,王景文缓缓走到了沙发后边,将手搭在赵云秀的肩头,开始细碎的按摩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877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