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他堵着她下面不让液体流出来*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韩美妮似乎是在诱惑我一样,脱短裤的动作非常缓慢,见我直勾勾盯着她的双腿缝隙,她诱惑的伸手朝下蔓延了过去,轻轻扣动之后,娇躯剧烈颤抖。

 

等将手指从裤裆拿出来,指头上沾染这滴滴粘液又被她放入了口中吮吸起来。

 

这极具诱惑性的画面让我用力吸了口气,恨不得趴在韩美妮下面狠狠舔舐一番。

 

从背后撞击美妇雪臀/开车里一上一下抽搐

韩美妮并没有立刻将短裤脱下来,而是分开双腿将一半的丰臀对准了我扭动起来。

 

这种活脱脱的勾引让我欲罢不能,被韩美妮如此勾引,是个男人都会难以克制。

 

试想一下,将一个原本泼辣的女人压在身下疯狂冲刺,而且让其沦陷在自己的钢枪之下,这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此刻,我已经将道德抛之脑后,再也无法控制我的欲望,伸出双手朝半拉下来的短裤探了过去……
 

韩美妮也迎合着我的动作将丰臀探了过来,就在我的双手即将触碰到短裤的时候,突然间,一缕急促的门铃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这缕铃声如同晨钟暮鼓一样,将我抛之脑后的理性拉扯了回来。

 

我急忙将即将触碰到韩美妮短裤的手收了回来,同时快速提起了裤子,把钢枪放入了内裤里面。

 

刚才的事情我现在还有些恍惚,不过回过神之后,我心中却生出了深深的罪恶感。

 

我的心里面装着的女人是兰姨,但是我却在韩美妮的身上,做出了这种事情,这简直就是对不起兰姨,更对不起我自己。

 

“谁啊!”韩美妮见我提起了裤子,顿时有些不爽起来。

 

如果不是这门铃声,我们俩现在已经结合在了一起,所以韩美妮对这摁响门铃的人是非常生气。

 

提起短裤后,韩美妮就大步走了过去,猛地将别墅大门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别墅门口。

 

这个男人应该是小区内的物业,穿着工作服,脸上堆积起来的笑容在韩美妮的愤怒目光下瞬间定格,变成了诧异之色。

 

我生怕别人误会,急忙将外套拿在手中,着急说:“韩姐,东西我已经修理好了,站点还有事情,我先回去了。”

 

在男人诧异的目光下,韩美妮准备挽留我,可我生怕男人走后韩美妮对我发动饿虎扑食的进攻,匆忙离开。

 

当我跨上电动车的时候,就听到韩美妮冷冰冰冲着男人喊道:“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家的电路已经检查过了,别再来烦我了,不然我不但要投诉你,而且连你们整个物业都要投诉!”

 

话毕,她无比生气将别墅大门关上。

 

刚才还如同羊羔一样温柔的韩美妮瞬间再次变成了泼妇,让我有些错愕。

 

不过想想也能明白,毕竟刚才被想在我身上发现的她,此刻被一个男人打断,必定会恼羞成怒。

 

我也没有继续停留,匆忙骑车回到站点。

 

下午的时间就这么在发呆中度过,等下班的时候飘起了鹅毛大雪,回家后兰姨正在厨房准备晚饭,而刘叔则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一想到兰姨和刘叔马上要离开,我顿时失落起来,这空荡荡的房间,即将又要剩下我一个人。

 

轻叹一声,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到房间,在经过客卧的时候,刘叔的声音传了出来:“小亮,你回来了?”

 

“刘叔,回来了。”我随口回应,朝厨房瞄了一眼。

 

兰姨扭头也朝我看了一眼,虽然我们俩最晚经历了一段美好,但兰姨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尴尬,而是冲着我点了点头喊道:“小亮,饭菜马上就好了,等会儿吃饭。”

 

“嗯。”我点了点头,继续朝房间走去。

 

刘叔放下了准备装入行李箱的衣物,面色凝重冲着我说:“小亮,我们爷俩说会儿话吧。”

 

“说话?”

 

我不由紧张起来,昨晚我和兰姨的纠缠让房间内涌动着荷尔蒙纠缠的味道,刘叔虽然已经察觉,但并没有当面揭穿。

 

难不成,在他要临走的时候,要好好找找我的麻烦,兴师问罪一番?
 

刘叔的表情非常凝重,在搞不明白他究竟怎么回事儿的情况下,我绝对不能率先露出任何胆怯。

 

深吸一口气,我鼓足了勇气进入了房间内。

 

刘叔的脸上依旧满是凝重,望着我很长时间说:“小亮,早上我和你兰姨去买火车票了,可是却没有买到一块儿的。”

 

“嗯?”我纳闷一声,本以为刘叔要说昨晚的事情,可没想到,竟然说的是车票的事儿。

 

这和我想的有些不大一样,让我瞬间发懵了起来。

 

刘叔轻笑一声说道:“本来我还以为我们俩能一块儿回去,可没想到这样,也就只能让你兰姨继续打扰你几天了。”

 

这话让我再次发懵起来,我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寻思着,我犯难问:“刘叔,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刘叔解释说:“距离过年也没有多少天了,没有同一天的两张车票,所以我就先买了明天晚上的车票,你兰姨买到的是四天后的车票,所以她还要打扰你四天。”

 

“真的?”我终于将这番话的意思捋顺了,也就是说,兰姨并不会立刻就离开,更重要的是,刘叔明晚一走,那家中就剩下我和兰姨两个人了。

 

没有了刘叔在家里,那简直就是我和兰姨的天下,我们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可是下一秒,我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急忙摇头说道:“刘叔,你别担心,我不麻烦的,其实你们住在这里都可以,反正我一个人住,有你们在,也有个家的感觉。”

 

刘叔直勾勾盯着我,轻声说道:“小亮,刘叔和你兰姨这么多年都没怎么分开过,所以刘叔回去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兰姨。”

 

我不清楚刘叔说这话的动机是什么,如果换做其他男人,朦胧的察觉到自己的妻子和小青年有关系之后,肯定会立刻离开,即便不能一同离开,那也会让妻子离开的。

 

但是刘叔明显是知道昨晚的事情,却选择自己率先离开,而让兰姨四天后再走,加上刚才这番话,不免让我怀疑,刘叔所说的照顾,并非是精神上的照顾,而是肉体上的。

 

这个疯狂的想法萌生出来之后,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如果真是这样,那必定是因为刘叔知道自己无法让兰姨享受女人的快乐,所以才想让兰姨在我身上承受欢愉的。

 

我装作什么都没听出来点头道:“放心吧,刘叔,我会把兰姨当成我妈妈一样照顾的。”

 

刘叔笑道:“也不用这么严肃,就当成普通的女人就好了。”

 

这话让我脑子再次懵了下来,刘叔虽然没有明说,但已经彻底挑明了。

 

我顿时脸色通红,不知应该如何回应。

 

好在外面传来兰姨喊我们吃饭的声音,这才打破了尴尬。

 

或许是因为要给刘叔践行,这顿晚饭非常丰盛。

 

看着兰姨和刘叔恩爱的坐在一起相互夹菜,一股醋味儿开始弥漫出来,我的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大舒服。

 

“小亮,喝一杯吧。”刘叔拿出下午买回来的白酒,给我倒了一杯。

 

碰杯后一饮而尽,刘叔冲着兰姨说道:“老婆,这几天给小亮好好补补身子,你看看我们才来几天,小亮都瘦成什么样了。”

 

我还没回味过来这话中的味道,就看到兰姨俏脸瞬间娇红起来,都红到了耳根处……
 

这顿饭吃的还算愉快,我们也没有说起任何不好的事情。

 

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好,二两白酒下肚,整个人就轻飘飘起来,而刘叔更是将剩余的白酒全都喝完,大着舌头嘟嘟囔囔说了一些我听不明白的话,然后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我见状也有些招架不住,和兰姨搀扶着刘叔回到房间,我也头晕瞌睡,冲出房间吐了一番后才朝自己卧室走去。

 

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床上,虽然被酒精麻痹,但我的脑中并没有任何欲望的想法,在醉酒之下闭眼就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兰姨的声音响了起来:“小亮,刚才你吐了一身,我帮你洗个澡吧。”

 

兰姨魅惑的声音传来,我猛地睁开眼睛,大脑也瞬间清醒过来。

 

兰姨竟然要给我洗澡?

 

这一刻,我竟然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确定问道:“兰姨,你刚才说什么?”

 

“那个……”兰姨支支吾吾起来,声音好像蚊子一样说:“我给你洗个澡吧。”

 

我脑子嗡嗡乱响,昨晚和兰姨亲密接触,虽然没有进入她的身体,但那已经非常美妙了。今天刘叔说的那番话,无疑是在告诉我,让我好好怜惜兰姨的身体,现在兰姨莫不是也在遵循刘叔的要求去做?

 

不再去想其他,我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肿胀着裤裆走了出去。

 

兰姨朝我裤裆看了一眼,极美的脸蛋通红无比,但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欲望,而是朝刘叔房间看了一眼,转身进入了浴室。

 

刘叔的鼾声四起,喝了那么多的酒,此刻已经呼呼大睡了。

 

进入浴室后,我的大脑虽然清醒,但是四肢却不受控制,想要脱了衣服,却根本就没有办法脱掉。

 

兰姨见状莲步款款走了过来,好像古时候丫鬟伺候主人更衣一样,温柔将我的衣服过了干净,很快,我那结实健壮的上身便裸露了出来。

 

因为一直都在送快递,我的身体非常结实,全都是肌肉疙瘩,而且腹部还有六块凸显的腹肌,更为重要的是那两条让无数女人都会疯狂的人鱼线。

 

“小亮,你的身材真好,比你刘叔强多了。”兰姨盯着我的上身打量,虽然那次洗澡已经被兰姨看光,但这一次,她是将我当成一个男人看待的。

 

“兰姨,我的身体你都看过两次了,可是你的我一次都没看过呢……”

 

我说着舔着嘴唇,伸手朝兰姨的衣领探了过去。

 

兰姨今晚穿着一套碎花睡衣裤,虽然宽大,但胸脯还是被撑得老高。

 

当我的手指触碰到纽扣时,兰姨剧烈颤抖了一下,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自然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呼吸急促起来。

 

睡衣上那一排纽扣很快被我解开,当我缓缓褪去这具美魔女的睡衣时,两只白花花的酥胸瞬间暴露在我的面前,随着兰姨的呼吸一晃一晃,轻微颤抖……

 

“兰姨,你的身子真美。”

 

我的眼睛发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兰姨的身体,她的酥胸没有下垂的迹象,就连胸脯顶端的那两颗草莓,也是粉红无比,如同处子的一样。

 

“你这孩子,别看了,我帮你脱了裤子吧……”

 

兰姨娇嗔白了我一眼,微微弯腰,伸手解开我的皮带,慢慢将我的裤子拉了下去……
 

我的钢枪因为充血坚硬无比,而且滚烫异常。

 

当裤子被拉扯下去之后,坚硬的钢枪也蹦了出来,轻微颤抖摇晃起来。

 

兰姨已经见过我的钢枪,但这一次是充满了情欲,所以急忙别过了头不敢继续去看,脱掉我的裤子后扔在了脏衣篓里面。

 

我的呼吸无比急促,在一次,我以这种样子和兰姨共处在浴室里面,但不同的是,兰姨上身没有任何遮挡,那那座巨峰,就好像雪山一样耀眼。

 

为了可以一睹兰姨下面的风景,我呼出一股酒精气体,喘息说:“兰姨,我帮你脱吧。”

 

“嗯。”

 

兰姨轻轻应了一声。

 

兰姨的回应让我亢奋起来,钢枪再次坚挺,就好像一只钢炮一样,一滴滴晶莹液体渗透出来。

 

轻轻脱下兰姨的睡裤,一条黑色镂空内裤出现在我的眼前。

 

透过镂空缝隙,兰姨下面的毛发确实被精心修整过,而且和我昨晚摸到的一样,是一条线状森林,即便隔着内裤,也无比性感。

 

我空出手抓住了内裤慢慢脱了下来,此刻兰姨彻底将身心全都呈现出来,当我看到兰姨花蕊的时候,我脑子好像要爆炸了一样。

 

兰姨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可是花蕊却并没有任何黑色沉淀,反而如同未经人事的女孩一样,粉嫩无比,又娇嫩欲滴。

 

我使劲儿喘了口粗气,整个浴室的温度也上升起来。

 

看着兰姨的身体,我无法控制住冲动,伸手朝那泛着亮光的酥胸探了过去。

 

当即将就要触碰到的时候,兰姨突然用隔壁将我的手拦了下来,不敢直视我的目光,嘤嘤说道:“小亮,别这样,今晚只是洗澡,我不想做其他事情了。”

 

本以为兰姨已经放开了,但却再次抗拒,让我非常无奈。

 

不过我也没有强迫,明天晚上刘叔就会离开,我和兰姨还有好几天单独相处,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事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儿了。

 

兰姨和我这个足以当她儿子的年轻身体赤裸面对,呼吸无法克制的急促起来。

 

我知道她的寂寞,但是却碍于女人的贞操,始终无法在我身上享受欢愉,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满足。

 

莫名的,我觉得兰姨非常的可怜,一个女人竟然被婚姻折腾成了这种模样,如果是我,恐怕死的心都有了。

 

“小亮,站在淋浴下面,兰姨帮你洗身子吧。”

 

我按照兰姨的吩咐来到淋浴下面,当水流冲刷在身上时,我腹腔内那熊熊燃烧的欲火也被激灭。

 

沐浴露在兰姨手中被打发起泡,我如同一座木雕一样,直挺挺站在淋浴下不知应该如何。

 

兰姨将布满泡沫的手涂抹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又慢慢朝下蔓延,滑过六块腹肌的下腹,来到了已经被修整过的草丛上面。

 

直到之间触碰到坚硬炙热的铁枪时,兰姨的身子一颤,双腿也紧紧夹住……

 

我知道兰姨无比渴望我的进入,可是此刻,我却不能有任何动作,只能默默承受着兰姨带给我的欢愉。

 

微微用力之下,坚挺的钢枪抬了抬脑袋,触碰到兰姨的手腕,她突然抬头朝我看了一眼,我们目光触碰的瞬间,火花四溅。

 

“小亮……”兰姨轻吟一声,突然伸手将我做梦都想进入她身体的钢枪抓在了手中……
 

“兰姨……”

 

兰姨紧握钢枪的瞬间,她的举动让我彻底发狂起来,控制不住喊了一声,我伸手直接抓住了兰姨的酥胸。

 

猛烈揉捏之下,兰姨好像一滩水一样躺在我的怀里,紧握钢枪的手也在无意识的撸动起来。

 

“嗯……”

 

兰姨娇喘一声,用身子蹭着我的胸膛。

 

从花洒流淌下来的水浇灌在我们身上,我一边揉捏酥胸,一边轻轻抚摸兰姨上身的每一寸肌肤。

 

随着我的轻抚,兰姨抖如糠筛,好像触电一样不能自已。

 

钢枪在兰姨手中不断膨胀,我弯腰将脑袋压在了兰姨的胸脯上,开始大力的吮吸起了那只可以哺育后代的物件。

 

“小亮,兰姨好舒服……”

 

兰姨情不自禁的扭动身体,用力抱着我的脑袋。

 

感觉到了兰姨的回应,我开始卖力的吮吸起来,而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顺着这具美躯的平坦小腹慢慢下移,触碰到不知是被水渍打湿,还是被分泌出来的粘液所润滑的花蕊上慢慢揉搓起来。

 

兰姨刚才不让我触碰她的胸脯,但是此刻,连花蕊都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种心理上的渐变,让我亢奋无比。

 

或许,只要我用尽了浑身解数,今晚我们两人在浴室之中,便可以深入的结合在一起。

 

有了这个念头,我喘着粗气说:“兰姨,你好美,就算死在你的身上,我也觉得值得了……”

 

“小亮,别乱讲,兰姨怎么可能让你死掉呢……”

 

“那你就给我吧,不然我真的会憋死的。”

 

我说着手指用力,进入了兰姨的身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84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