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蘑菇头顶进来了|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

张东看到站在最后面的周思佳脸颊泛红,就像是个红苹果似的让人忍不住上去咬一口。

 

 

不过张东很快就平息了这个想法,自从双腿好了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对不起弟弟。

 

 

晚上吃过饭,张东正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蘑菇头顶进来了|我和两个人同时做了

 

 

忽然窗外闪过一道女人的身影,张东连忙警觉地坐了起来:“谁在外面?”

 

 

“是俺,李桂香!”

 

 

李桂香不大好意思地站在窗外,双手抓着衣角低声说道:“东子你没事就好,我昨天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想抓住你,可是俺力气不够。”

 

 

“我能进去说嘛?”

 

 

张东想了想:“进来吧。”

 

 

反正现在屋里的爹妈和强子他们应该都睡着了,李桂香进门也没啥问题。

 

 

张东坐在床上,李桂香眼神中带着犹豫地走入张东房间,随后很快就反手关上了门,张东皱了皱眉,这才仔细观察了番李桂香。

 

 

在村子里,寡妇可是不允许走入单身汉子的房间的。

 

 

这是农村的忌讳。

 

 

要是让人发现了的话,李桂香保不准要被村里人抓去浸猪笼!

 

 

张东对李桂香最后的怨气也都烟消云散,他当然知道李桂香不是故意的,而且要不是李桂香的话他说不定还是个只能坐在拐杖上的废物呢。

 

 

“你来我屋里干啥?”张东问道。

 

 

李桂香低着头,皮肤滑嫩的手掌紧紧地抓住衣角,像村里没出嫁的姑娘似的。

 

 

直到这时候张东才发现李寡妇好像换了身新衣服,将那胸前衬托得无比硕大。

 

 

张东那玩意瞬间就来了反应。

 

 

尤其是治好了这双腿之后,那玩意反应就更大了。

 

 

李桂香刚抬头就看到了张东那玩意支起了个帐篷,她嘴唇微微张开,东子那玩意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一点呢,长得跟头驴玩意似的。

 

 

想到这里,李桂香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李桂香白皙的脖子都已经红透了,她支支吾吾地开口:“东子,昨天是我对不起你,今晚我就任由你摆布,你想干啥那就干啥。”

 

 

“成不?”

 

 

张东倒吸了口气,李寡妇又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李寡妇的确是个极品,以前张东还想着和她做那些事情。

 

 

虽然现在也很想,但张东知道不是时候呢,要是弄点动静出来惊动爹娘的话,李寡妇也不用在这村子里活下去了。

 

 

“李姐,我不是不想和你做那啥,只是时候还没到,而且你半夜闯入我家里,要是让人看到的话恐怕会对你……”张东没说太清楚,他知道李桂香肯定也懂。

 

 

听到张东说这话,李桂香面色霎时间变得苍白。

 

 

“我……”

 

 

“我不管,你要是不和我做的话,我心理过意不去!”

 

 

张东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李寡妇长得可真是水灵,村里人虽然不说,但张东也能看出村子里还有不少人对李寡妇有非分之想。

 

 

李桂香二话不说,不管东子答不答应,竟开始解开上衣纽扣。

 

 

很快,白皙的身体出现,让张东都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要不把她做了?

 

 

张东有了本事,自然不会担心村里人把他咋样。

 

 

眼看着李桂香就要衣服扯掉,屋外头竟然响起了声沉闷的撞击声,张东虽然看不到屋外头的状况,却也敏锐地感受到有人在外头偷听!

 

 

糟糕了!

 

 

到底是谁在外面?

 

“东子,屋外头有人?”李桂香吓得脸都白了。

 

 

要是让村里人知道李寡妇半夜里往男人的屋里头钻的话,那些人肯定会将她浸猪笼的,一时间李桂香也不由得慌神起来,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咋办。

 

 

张东皱起眉头,现在他感知能力极为出众,刚才的确有人在外面偷听。

 

 

至于是谁,他就不得而知。

 

 

看到慌了神的李桂香,张东沉声道:“李寡妇,你先穿好衣服赶紧回家,看看明天谁会去找你,然后你再来告诉我,明白了吗?”

 

 

“我晓得了,那他们……”

 

 

李桂香也顾不上张东是个残疾人,现在已经把他当做主心骨。

 

 

她心中那个怕啊!

 

 

像她这种寡妇死了也就死了,其他人根本不会说啥。

 

 

李桂香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之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张东房间。

 

 

张东站在窗后看着李桂香离开,他也松了口气,但愿这件事情不会被别人知道,虽然他的确啥也没做,但人言可畏,要是间接害死了李桂香的话他心中也会过意不去。

 

 

夜色中,距离张东家不远的地方。

 

 

一个老头一步三回头,眼中露出色眯眯的目光:“好你个李寡妇,平日里受了我的恩惠还不愿意和我上床,转头就和东子好上了!”

 

 

“臭婆娘,东子有什么好的,残废一个!”

 

 

要是张东在这里的话,一定能认出来这老头正是村长张建国。

 

 

张东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张建国盯上,直到李桂香走了之后他又躺回了床上,现在他脑海里想的可不是什么寡妇还有周思佳之类的,而是那位治好了他的仙女姐姐。

 

 

“真美啊,当时咋就没多看一眼?”张东有些遗憾。

 

 

不过他很快想起来仙女赠予他的那本《华佗医典》,肯定是个好东西。

 

 

随着张东的念头,那本金光闪闪的《华佗医典》就出现在了他脑海中,第一页上写的好像是作者自传,这本书居然是华佗亲自编写的!

 

 

张东微微激动,连忙看了眼正文。

 

 

“正气丸:强筋健骨,男性服用之后会增加龙阳之力,久战不怠……是为虎狼之药……药材配方及炼制手法……”张东看到这一页的时候心中激动不已。

 

 

好东西啊!

 

 

正气丸的配方都是些耳熟能详的药材,炼制起来并不难。

 

 

只是看到最后的那道配方之后张东就傻眼了,这玩意居然要用寡妇下面的水作为引子,要不然的话一切都是白费。

 

 

可这玩意上哪儿找去?

 

 

哪家寡妇会给那些私密的玩意给他?

 

 

除非脑袋被猪拱了。

 

 

张东脑海中很快就浮现出了李寡妇的身影,他眼睛一亮,喃喃道:“说不定能成。”

 

 

一夜过去。

 

 

第二日早上天还没亮,张东还想继续眯一会儿的时候周思佳从外面走了进来,美其名曰是要给张东擦擦身子,张东一开始还乐在其中。

 

 

看着周思佳通红的脸蛋,张东心中满意极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有了本事后啥女人没有?

 

 

而且眼前的周思佳还是自己弟弟的媳妇,以后可不能欺负她了。

 

 

“思佳,以后哥哥就不用你来照顾了,毕竟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残疾人了,要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让强子误会的。”张东直接说道。

 

 

至于借种的事情,已经被他抛在脑后。

 

 

周思佳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她哽咽着说道:“哥哥是不是嫌弃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要好好照顾强子,他的病我或许能有机会治好。”张东连忙说道,他最看不得的事情就是女人哭哭啼啼。

 

 

“真的?”

 

 

周思佳大喜过望!

 

 

要是强子身子能治好的话,也是一件好事。

 

 

张东点点头,撒了个谎,说道:“我骗你干啥,其实我是被山里的仙人治好的,他还传给了我一些本事,现在我可厉害着呢。”

 

 

“不过这件事情你不要和其他人说起,知道吗?”

 

 

周思佳嗯了一声。

 

 

她随便给张东擦了擦后才离开房间。

 

 

张东走出房间门的时候,就看到强子正在用那种极为复杂的眼光看着自己,让他浑身不太舒服,他叹了口气道:“强子,我正想办法给你报仇,很快就可以了!”

 

 

强子没说啥,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有几斤几两么?

 

 

工地里的包工头可是干了许多年粗活的,和张东这种人相比起来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张东要是贸然前往的话说不定会被人一拳打死!

 

 

张东拄着拐杖出门,强子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张东不情愿地拄着拐杖。

 

 

虽然自己已经完全好了起来,但为了不让有心人发现,还是乖乖拄着拐杖。

 

 

他现在要去李寡妇家一趟,看能不能搞些李寡妇下面的水来,毕竟这可是正气丸最重要的药材,要是没有了这玩意的话正气丸也就不成了。

 

 

张东炼制正气丸的念头很简单,那就是治好强子的病。

 

 

他不想看到强子每天愁眉苦脸地待在家里,作为哥哥的他有责任治好弟弟的病。

 

 

“等强子的病好了,我们就可以去找工地那些人报仇了!”张东拄着拐杖,眼神变得无比犀利,继续喃喃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这个仇,一定要报!

 

 

而且那些钱也一定要拿回来!

 

 

不知不觉间,张东家就来到了李寡妇家门口。

 

 

“李大姐开开门,我是老张家的东子啊,找你来有点事儿!”张东故意把话说得很大声,这样一来其他人就会觉得他和李寡妇心中没鬼。

 

 

李寡妇很快就探出来了个脑袋。

 

 

看到是张东之后她才急忙忙地开门。

 

 

张东看到李桂香脸色不太好,便问道:“李大姐,昨晚是不是没睡好,我看你黑眼圈挺重的。”

 

 

“啊?有吗?”

 

 

李桂香也不隐瞒,告诉张东昨夜的确没睡好。

 

 

“你说要是真的让人把昨晚的事情说了出去的话我该咋活啊,那死鬼走了这么多年,我还得给他守寡,他真是个没良心的,呜呜呜!”李桂香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张东不知道该咋安慰李桂香,只好说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要是昨晚那人的确看到了他俩在房间里那啥的话,今早的村子里就不会那么平静,按照以往的风格来看早就应该传开了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张东也不是傻子,能体会到这点。

 

 

“真的?”李桂香不太确定地问道。

 

 

张东将胸膛拍得啪啪响,笑道:“难道你还信不过我这个汉子?”

 

 

“不过即使被人发现了也没啥的,我和你清清白白,啥事都没有发生。他们信的话那最好不过,要是不信的话我还有其他办法。”

 

 

李桂香心中稍安,连忙问道:“啥办法?”

 

 

张东这小子好像失踪了一夜之后变得奇怪起来,李桂香也下意识相信了张东的话,不过张东不会告诉她若真是发生了那些事情的话,他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不过他没纠缠这个问题不放,而是准备向李桂香提出要借点东西。

 

 

“你要借啥就直接说,我有的话一定会借给你。”李桂香对张东并不小气。

 

 

看到张东难为情的模样,李桂香试探着问道:“东子你是不是缺钱?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借给你也可以,我这还有几万块钱积蓄,不过到时候我不让你还钱,你娶我就成。”

 

 

张东无语。

 

 

李桂香身材虽然不错,但他也不是用下本身思考的动物。

 

 

“不是,我都这样了借钱干啥?”张东无奈地说道。

 

 

可是他怎么都说不出口要找借李桂香借水,毕竟这可是极为私密的玩意,换做其他人的话怕是会直接将张东再次打断腿然后扔到后山喂狼。

 

 

“那个……”

 

 

张东支支吾吾个半天,啥都说不上来。

 

 

就在两人都着急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阵阵急促的敲门声!

 

 

李翠花面色大变!

 

 

反应过来后,她立马捂住张东嘴巴!

 

 

“别出声,我去看看啥情况。”

 

 

张东点点头。

 

 

李桂香这才回应道:“谁在外面?”

 

 

“翠兰是我,我是村长建国啊,我有些事情找你商量商量,你开一下门你看成不?”张建国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张东立马就意识到昨晚在窗外偷窥的人应该就是村长张建国,这老东西平日里道貌岸然,背地里可是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张东对他的印象并不好。

 

 

李桂香六神无主地看向张东,低声问道:“这可咋办?”

 

 

她也想到了些什么。

 

 

张东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后说道:“没事的李姐,待会你让他进来看看他会说啥,这玩意你抓在手中,一定要逼退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81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