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教室里强奷美女班长’做健身教练一年能睡多少女人

    “姐妹们!从今往后给我往死里嗑!”

    “视频发了吗?”

    “发了发了……”

在教室里强奷美女班长'做健身教练一年能睡多少女人

    “卧槽!腰!揽了腰!”

    “瞳孔地震!”

    “谢教授男友力爆炸!还有我月姐的小蛮腰,呜呜呜,配一脸!”

    “原来言情小说里‘他的大掌揽上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是真的!啊啊啊——要死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要嗑到牙断!”

    “渊月女孩儿——冲鸭!”

    由于太过兴奋,鸡叫……哦不,是尖叫传开,引得周围男生纷纷侧目。

    “喂,你们在说什么?”

    “秘密!嘻嘻……”

    国家集训队名单照旧,不做改动,江扶月满分第一,板上钉钉。

    ……

    喜讯第一时间传回临淮,老校长胡永围放下手机,笑得满脸褶子。

    “老胡,什么事这么开心啊?”坐在旁边的二中校长见状,随口一问。

    “哦,刚看了条微信消息。”

    前面三中校长转过身,笑眯眯:“是好消息吧?”

    胡永围点头,笑容掩盖不住:“确实是好消息,为孩子们高兴。”

    二中校长和三中校长对视一眼。

    “关于学生的啊?具体什么情况?说来听听?”

    “咳!”胡永围清了清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CMO成绩出来了,几个孩子考得还可以。”

    由于本届联考试题过于变态,以致于今年临淮入围CMO的学生寥寥无几,也就一中出了几根独苗而已。

    为此,二中校长还怄了好几天,接连找下面负责培训的老师谈话。

    眼下胡永围冷不丁提起CMO,当场戳中他心头那块疤。

    表情一瞬微妙。

    三中校长不动声色看在眼里,乐得旁观。

    反正三中从来比不过一中和二中,没有竞争关系,反倒坦然。

    “出成绩了啊,”二中校长语气一定,下巴微抬,“怎么样?有入选国家集训队的吗?”

    胡永围点头:“有。”

    “哦,那恭喜了。一中的奥数向来出色,我记得成绩最好那年是有两个学生进了国家集训队吧?”

    “嗯。”

    “可惜,最后还是无缘IMO。”二中校长轻叹摇头,“希望今年能好一点吧。”

    胡永围笑意不改:“今年按理说应该是比之前要好,毕竟,以前进两个,这次进的是四个。”

    “几个?”二中校长一愣。

    “四个。”胡永围回说。

    “如果我没记错,今年临淮入围CMO的总共也才只有四个学生吧?”三中校长笑着补上一刀。

    “全都进了国家队?!”

    胡永围点头。

    二中校长当场郁闷。

    三中校长:“能进国家队那排名得靠前才行啊,五十还是三十来着?”

    胡永围:“三十。”

    “唷,那确实不错,”三中校长发自肺腑,如果不是笑得太幸灾乐祸的话,“对了,四个孩子具体名次多少?里面不是还有个联考满分第一的江扶月嘛?这次是不是又考了满分?”

    最后一句不过随口一说,三中校长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一次是运气,哪能次次都有这种运气?

    但——

    胡永围点了点头:“碰上数理化,她就没有过低于满分的时候,也算意料之中吧。”

    三中校长:“?”

    “反而另外三个更让人惊喜。”

    “怎、怎么惊喜了?”

    胡永围:“一个第二,还有两个并列第五。”

    三中校长瞪大眼,难以置信:“意思是,他们几个都考进前五了?江扶月还拿下满分第一?!”

    “是这样的,没错。”

    三中校长:“……”嘴有点贱,所以脸非常疼。

    二中校长:“……”我是应该吐血,还是应该晕倒?这是个问题。

    中场休息结束,下半场会议开始。

    几位教育局领导重新入座,不过在会议议程接上半场继续之前,他们当着在座三十六位中学校长的面,亲口向胡永围说了恭喜。

    然后,消息就彻底传开——

    “一中实力又强了。”

    “如果IMO再得奖,加上之前的IPhO、IOI,那一中可就大满贯了!”

    “以前也没见一中这么强啊?最近这一年才起来的吧?”

    “据说是因为有个天才学生。”

    “我知道!江扶月嘛!都上过好几回热搜了。”

    “看老胡笑得……羡慕呀!什么时候我十八中也能出个这样的学生就好喽!”

    ……

    CMO圆满闭幕,没能进入国家集训队的考生可以返回当地,麻溜地准备开学了。

    而入围的学生则放假三天。

    三天之后,国家队集训才正式开始。

    徐泾当天下午就收拾东西回了临淮,一来是集训不再需要地方领队,会有更专业的领队老师接手,直至IMO结束。

    二来,马上就要开学了,他作为班主任,还有很多事要忙,不可能为了四个学生丢下整个班级。

    陈程也一起的。

    “我妈明天生日,想回去陪陪她。”

    谈嘉许则报了一个两天两晚的本地旅行团,“我还没来过帝都呢,正好到处走走看看,拍点照片带回去。”

    凌轩在帝都有亲戚,闭幕式结束后,就被一辆迈巴赫接走了。

    所以,到了傍晚,就只剩江扶月还留守酒店,没有离开。

    凌轩走之前邀请过她的——

    “我姨妈在郊外有套别墅,这次就我一个人过去,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反正房间那么多,郊外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你。”

    “谢谢,不过我已经答应去舅舅家住了。”

    “……哦。”少年失望地离开。

    矿泉水早就喝完了,江扶月下楼去买,回来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一个女孩儿,两人在同一考场,前后桌,说过几次话。

    “月姐!你不回家吗?”

    “要回。”

    “那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天都快黑了。”

    江扶月微微一笑:“等人。”

    “哦,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两人错身而过,女孩儿兴奋地比了个耶,拿出手机,开始噼里啪啦打字——

    【猜我看见谁了?】

    【谁啊?】

    【月姐!啊啊啊——她跟我说再见了,还对我笑,嘤嘤嘤,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这么有礼貌,还这么聪明高智商的女孩子呢?】

    ……

    天色渐暗,华灯初上。

    江扶月正在房间处理集团这段时间堆积下来的文件。

    突然,一条微信提示音响起。

    她点开,只有两个字——

    【下来。】

    十分钟后。

    江扶月走出酒店,突然,脚下一顿。

    马路对面,男人斜靠在车旁,闭幕式上笔挺的西装此时已经换成了灰色风衣,拉链敞开,领口稍立。

    乍一看,少了几分严肃,多了一丝潇洒。

    江扶月挑眉。

    男人见到她后,下意识站直,双手有些紧张地插进风衣口袋里。

    江扶月走过去,“等很久了?”

    谢定渊摇头:“不算久。”

    说话的同时,亲手为她拉开副驾驶车门。

    江扶月躬身坐进去。

    谢定渊则绕到另一边,坐好,发动引擎:“先去吃饭。”

    半小时后,黑色路虎停在一家火锅店门口。

    江扶月刚下车,一股霸道的香味钻进鼻孔,她已经忍不住开始咽口水了。

    谢定渊停好车,两人进去。

    服务员直接领他们去包间。

    点菜的时候,谢定渊已经轻车熟路。

    江扶月在旁边看了几眼,基本都是她爱吃的。

    “怎么了?”把菜单递给服务员后,谢定渊侧头看她,恰好将女孩儿打量的目光抓个正着。

    “没事。”江扶月摇头。

    锅,是鸳鸯锅,上得很快。

    菜也陆陆续续送进来。

    接下来江扶月只需要吃,烫和夹都省了,因为……

    有人代劳。

    谢定渊:“这个是五秒,这个是十五秒,还有这个……”

    他都记得。

    “我自己来,你也吃吧。”

    “嗯,我在吃。”

    然而事实是,谢定渊吃一口,就要给她夹一堆。

    江扶月:“……”

    这人是不是太殷勤了?

    谢定渊却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书上说,体贴周到的男人更容易加分。

    所以,他现在加多少了?

    到及格线没有?

    吃完,谢定渊到外面结账,江扶月在包间多留了会儿,上了个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冷不丁撞见一个男人推门进来。

    他应该是喝醉了,双腮酡红,两眼迷瞪,走路歪歪斜斜。

    看到江扶月,他一愣,停止拽领口的动作。

    “哦,不对,是女性朋友。”

    谢云藻还是没听懂:“说清楚。”

    不怪她理解能力不行,而是谢定渊和“女朋友”三个字扯到一起,怎么听都让人感觉……不太真实。

    钟云益把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至于包间里发生的就……

    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谢云藻目露惊喜:“小九真的带了女孩儿?还说是他朋友?”

    “嗯哼。”

    “那女孩儿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

    钟云益丢了烟:“我又不带查户口。”

    “算了,我直接打电话问他……”

    “别啊,”男人一把抽走她手机,“阿渊还跟人家女孩儿在一起呢,你这一通电话过去,要开花的铁树都让你给整自闭了。”

    谢云藻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行吧,我不打了,手机还来。”

    钟云益递过去,就势将女人往怀里一按,抱住:“别动,让我靠会儿……”

    女人果然没再动。

    过了半分钟,谢云藻:“差不多行了啊,回家。”

    “再等等。”

    “?”

    “还有个人。”

    话音刚落,一个穿黑色大衣的男人从店里出来。

    由于半低着头,灯光照不到他脸上,只能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轮廓。

    钟云益松开谢云藻,朝男人走去,两人说了几句话,对方接过钟云益递来的烟,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谢云藻看丈夫满脸笑意地回来,不由问道:“那是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走吧,回家。”

    “你不说我更不认识。”谢云藻避开他伸过来的手。

    钟云益停下来,定定看了她两秒,突然嘴角一扬:“告诉你也没关系,楼氏新上任那位。”

    “楼明深?”

    男人挑眉:“怎么,认识?”

    谢云藻没有回他,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钟云益跟上来:“老婆,你别走那么快啊……”

    “大街上你规矩点,别动手动脚。”

    “我合法的!怎么不能动了?”

    谢云藻推他:“别撒酒疯。”

    “嘶——都说了别碰肚子,肯定青了!”

    “怎么,你还真让人揍了?”

    钟云益摸摸鼻子。

    ……

    夫妻俩到了家,钟云益转身就往沙发上倒。

    谢云藻进厨房给他熬醒酒汤。

    突然,客厅传来哐当一声,谢云藻赶紧出去,却见父子俩又闹上了——

    钟子昂:“你还我!”

    钟云益把手举高:“不给。”

    “你有病吧?”

    “臭小子,怎么跟你老子说话的?皮又痒了是吧?!”钟云益沉着脸,语气冷硬。

    “明明是你先抢我手机,还恶人先告状,老头儿,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钟云益大怒:“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就说,丫不要脸——”

    “我他妈还治不住你了是吧,我——”

    “够了!”谢云藻冲上去,挡在儿子面前,“钟云益,你今天动手试试?!”

    男人讪讪收手,背过身,嘴上念道:“慈母多败儿,他就是让你给惯坏了……”

    说话的同时,飞快打开手机相册,往前一翻——

    嘿!还真找着了!

    他就说那个女孩儿眼熟,肯定在哪里见过,这不,钟子昂那个小蠢蛋手机里全是人家的照片!

    钟云益退出相册,又按熄屏幕,转身一抛,“喏,还你。”

    手机重新回到钟子昂怀里,但气却没那么容易消。

    “我明天就回临淮!这个家简直没法待!”

    “站住——”

    钟子昂脚下一顿。

    钟云益悠悠开口:“临淮?你还真当那儿是家了?”

    “总比跟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好。”

    “不跟我,那你想跟谁?谢定渊?臭小子,可长点儿心吧!”

    你老舅今儿可是领着你喜欢的女孩儿吃他从来不碰的火锅。

    钟子昂翻了个白眼儿:“关你屁事。”

    然后哒哒哒跑上楼。

    谢云藻皱眉:“你就不能少去招他?把儿子惹毛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65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