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地铁上的娇喘h|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美人蒙着面巾,虽看不清模样,但一双眼睛顾盼生辉,眸子里又似哀似怨的,让人心痒难耐的, 

    她虽穿着粗布衣裳,那身气质却像是掉入鸡窝的凤凰,与此同时,她的手脚还都带着镣铐,黑色的铁铐拷在白得有点过分的手腕和脚裸上,配上那身跟环境不匹配的高贵气质,总能勾起人心底里的禁断。 

    想要占有,想要毁灭。 
   地铁上的娇喘h|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因为奴隶是普遍存在的,来往的客人又被村民们灌输这是她自愿的,这只是生意的手段,大家看她的目光,只剩下嫌恶。 

    嫌恶的同时,还想占有。 

    没有人想要救她! 

    宋沐言难得的一点休息时间,她拿着偷偷藏起来的瓦片,一遍遍地磨着脚上的镣铐。 

    这镣铐很重,带着它跑的话根本跑不远,村民还控制着她的饮食,任何食物都不给,只有在她快撑不住的时候,才给她一点鸡鸭的血补充,她的身体一直处于半虚弱的状态。 

    但她还没有认命,她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她更加用力地磨着脚铐。 

    “砰——” 

    门被推进来的同时,宋沐言熟练地收起了刀片。 

    葛老头,一位看着很老甚至还拄着拐杖的老头,是村子里的巫师,非常受村民的尊敬。 

    因为他懂一点魇术,才能将宋沐言打晕关在这里,还“教导”着村民怎么利用她赚钱,怎么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好日子?呵! 

    葛老头进来就用拐杖打她:“还敢在这偷懒,外面来客人了知不知道?还不快出去!” 

    宋沐言低眉顺眼,冰冷和麻木褪去,换上了无助哀怨还有祈求,就像一个柔弱的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子。 

    然后,她刚起身,立马就摔了回去,任由葛老头的拐杖打在她身上也起不来,十分虚弱的样子哀求着:“血,给我点血,我、我不行了……” 

    葛老头皱眉:“不是没到时间吗?” 

    宋沐言虚弱地摇头:“不知道,我、我的体力消耗得越来越快了……”所以需要补充能量的时间自然就缩短了。 

    葛老头又打了她几下,确定她真的连站起来都困难,而外面的客人还在等着,葛老头只能去取来一碗鸡血,宋沐言迫不及待地喝下。 

    “喝了就快点,别故意给我拖拉。” 

    宋沐言感受着身上力气的增强,面上恭顺不敢违抗地跟在葛老头身后。 

    简陋的堂屋摆了两三张桌子,外头随意拉起个帐篷,底下也摆了两三桌,因为天气闷热,都扎堆坐在外头。 

    宋沐言端着茶壶出来时,他们就起哄,宋沐言低着头垂着眸走过去,锁链在总动时发出拖曳和碰撞的声响,就像爪子一样,在客人的心头一下一下地挠着。 

    所以宋沐言一靠近,就有人迫不及待地伸手拉她,要宋沐言陪着喝茶…… 

    不管宋沐言怎么暗示自己要忍耐,她的身体还是本能地躲避,并在接下来的拉扯中,没抓稳茶壶,茶壶倒在桌上又滚落到地上,里头滚烫的水泼洒出来。 

    客人虽然及时避开没有烫伤,但还是不满的破口大骂,想要占宋沐言便宜的那个,更是一巴掌扇了过来,宋沐言被打得趴在了地上。 

    今天在这边看着的是一位村妇,听到囔囔声一看,直接抄起挂在墙上的鞭子,冲过来不问缘由就直接挥鞭甩在宋沐言身上。 

    “贱皮子,一天不犯贱皮就痒了是吗,就你这脏东西,还敢惹各位爷生气,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个不要脸的贱货!” 

    她早就看这狐媚子不顺眼了,蒙着脸都能勾得一群男的整天跑来看,虽然能赚钱她很高兴,可也不妨碍她生气。 

    反正有葛大师在,这怪物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还不是任她们宰割? 

    在这村子里,谁都能拿起这鞭子,好好地教她做人! 

    “啊——”宋沐言没能忍住地发出惨叫。 

    鞭子不知道葛老头用什么做的,让痛感减弱的她也能感觉到钻心刺骨的疼,疼得她在所有客人面前翻滚。 

    她曾是天之骄女,是将/军夫人,如今却连最基本的人格都没有,像一只野犬一样,村里人人都可欺她!! 

    “啧啧,我是听说这里有个女的,身形很像已故的将/军夫人才来看看的,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 

    “哈哈,李兄嘴上不过如此,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声调无比的下/流,“再说了,你何时见过将/军夫人的,怕是在心里臆想的吧,哈哈哈……” 

    看热闹的客人一阵暧昧又低俗的哄笑,全然把被鞭刑的宋沐言当乐子看。 

    “不过我听说,皇上御赐伯爵府的嫡女给阮大将/军做填房,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婚期就在下个月,已经定下了。” 

    苦苦忍耐,心里始终怀抱着一丝希望的宋沐言,猛地抬起了头,瞳仁边已经红了的眼睛瞪着说话的人。

    “你说阮大将/军会不会太薄情寡义了些,这将/军夫人才刚过世不到一月吧,这就要再娶了?” 

    “这有什么要紧的,左右不过是个女人,宋家之前犯了大促,靠阮大将/军才免于一难,那所谓的将/军夫人也不过是空留一个名头罢了,皇上早就想给大将/军重新婚配了,现在不正好?” 

    “说得也是……诶,你看什么看!” 

    男人被宋沐言赤红的眼吓住,用恶言来掩饰那一刻的胆怯。 

    农妇鞭子马上又抽了下去:“各位爷是你能看的吗?还不快道歉?” 

    然而这次,宋沐言跟傻了一样,不知道疼不知道避,任由鞭子加身,瞪目欲裂地只盯着那几个男的。 

    他要再娶了?她死了还不到一个月,阮南尘要再娶了? 

    直到农妇直接上手,按着她的脑袋,直接压到地上,让她的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贱货,我让你道歉你没听到吗?” 

    宋沐言的头在地上摩擦,她的脸甚至碰到了男人的鞋面,上头污脏得很,全往她脸上蹭。 

    如此凌辱,她的脑子里一遍遍闪过的,全是阮南尘的样子。 

    她的手,生生地抠掉了自己掌心的一块肉,却不觉得疼,但不再跳动的心,却仿佛要裂开了一样。 

    为什么? 

    阮南尘你为、什、么! 

    “行了行了,”对将/军府最了解的那位李兄,开口阻止了农妇对宋沐言的折磨,言语猥琐地说,“想要道歉,就得拿出点诚意来,你这样有什么意思,打残了她,我们看着也没意思。” 

    农妇点头哈腰的:“那爷想要什么?” 

    “李兄”居高临下地看着趴伏在脚边的女人:“我有点累了,有没有空房间,让我休息休息,顺便让她陪陪我,等爷休息够了,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男人们再次起哄调笑,还有人问:“李兄,说真的,我们来看看就算了,这样的女人脏得很,你确定要?” 

    “过个瘾而已,有什么关系。” 

    “可不是,美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哈哈哈,李兄福气得很呢。” 

    农妇却踌躇起来:“我们小奴是、是不陪客的……” 

    主要是葛大师特别强调过,不能让小奴陪客,小奴不是人,她身上的皮肤和温度一看一碰就知道不对,万一被察觉,然后传出去了可不得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47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