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_情艳小说

    揽月慌乱的摆手:“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她回头看了一眼陵阙,小心翼翼的咽了下口水道:“我哥他有事需要你帮忙。” 

    何未晞的目光转向了陵阙,陵阙慢腾腾的放下手里的茶盏:“没错,我需要你帮忙跟我回一趟鬼王地宫。” 

    回鬼王地宫?现在?何未晞质疑的看向陵阙,脑子里突然想起了浅蓝提示她的话。 
   色老头玩弄系列小说_情艳小说      
    见她突然变得怪异的脸色,拥有读心术的陵阙笑了一下:“放心,只是一个小忙,我的仓库最近又满了……” 

    他还没说完,何未晞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笑得一脸谄媚:“我这个人最喜欢助人为乐了!既然你的仓库又满了我这就跟你回去收拾!” 

    见她如此毫不掩饰的贪财,南宫商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小声道:“她不是在昆仑山长大的吗?要什么宝贝没有?怎么还贪外面的东西呢?” 

    揽月捂着脸:“昆仑山又不是她的,她就算见过也不是她可以随便拿的,我哥为了追她还真的是肯下血本啊,那可都是上万年的宝贝啊!等等,他说又满了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之前就给过一批了?” 

    揽月想明白后瞬间追着他们跑了出去,风中还留下她凌乱的声音:“哥!不能再给了!最起码那个封神榜的美男图不能给!那可是我青春时的梦啊!!!” 

    “封神榜的美男图?!等会儿!你居然背着我看别的男人的身体和画像!你站住!”南宫商怒吼一声后也追了出去。 

    鸣凤舔了下后槽牙:“他们一家子好像都不是很正常。” 

    贺邵寒:“所以,未晞到底为什么这么贪财?她拥有的还不够多吗?” 

    罗阳:“所以封神榜的美男图到底好不好看啊?要是师尊到手了我能不能借阅一下?” 

    顾山:“所以自导自演自己被绑架的罪魁祸首跑了,还顺带拐走了师尊?” 

    何绍钺:“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出来跟他们胡闹,是门派里的事务不够繁多吗?” 

    黛蓝:“所以我为什么要管我这个不省心的弟弟!我为什么要找你这么个不省心做任务的宿主!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崩坏的世界?” 

    何未晞走了,一群人凑在一起也没意思,只好各回各屋百无聊赖。 

    等何未晞带着宝贝们心满意足回到这个客栈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客栈里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正当她小心翼翼的准备敲开贺邵寒的房门时,陵阙拉住了她的手腕,“别进去,这里不对劲。” 

    何未晞转头看向陵阙一脸认真:“亲,我不是智障呦亲,我知道这里不对劲呦亲。” 

    “我知道你知道这里不对劲,但我就是想拦住你。这不是你能解决的麻烦。”陵阙尽管不知道那个智障、呦亲是什么东西,但他听得出来何未晞的意思。 

    “废话,连你都能诳进来的地方,我当然知道凭我的本事压根就解决不了,所以我打算引蛇出洞让你来个乘胜追击但很显然我们并没有那个默契。”何未晞一脸可惜的说着。 

    陵阙:“……对不起,是我的错。” 

    陵阙一脸的歉意,何未晞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突然反手将陵阙一个用力推进了门里,然后迅速关上了门。 

    做完这一切后,何未晞双手合十在门口祈祷着:“但愿鬼王大人可以将这阵法成功破除!” 

    下一刻,鬼王大人带着浑身煞气冲破了阵法,怒气腾腾的看着何未晞,何未晞心虚的后退了半步,却被陵阙揽住了腰恶狠狠的掐了一下,何未晞的腰十分敏感,又被狠掐了一下当即嗷呜一声叫了出来。 

    “我就是故意把你推进去的,你知道的,我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圣人之体前不久出了意外,导致我现在的修为不怎么高,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何未晞理不直气也壮的开口。 

    陵阙却被她逗笑了:“我没有生气,我只是觉得,地府中的某些鬼有些过于想魂飞魄散了。” 

    何未晞茫然了一会:“啊?” 

    陵阙松开了揽住她腰的手,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蓦然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股黑烟。 

    何未晞盯着他刚消失的背影张了张嘴:“都是什么毛病?” 

    恢复了正常的客栈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而原本贺邵寒的房间现在推开门却住着何绍钺。 

    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何未晞,何绍钺茫然道:“师尊?您回来了?有什么事吗?” 

    何未晞干笑了下:“没什么事。你叫你几个师弟们过来吧,我又弄回来不少好东西,你们挑挑看。” 

    一听又要有宝贝分,何绍钺立马下床挨个屋子敲门去了。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所有人都端端正正的围在何未晞身边坐成了一个圈。 

    何未晞开始将储物戒里的宝贝一样一样往外拿: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孙悟空的金箍棒、佛祖曾经亲手抄录的佛经、揽月心心念念的封神榜美男图、李靖的宝塔、三圣母的宝莲灯、杨戬的哮天犬(?)、全世界最后一只小金乌、轩辕剑、神农钵…… 

    何绍钺看着那正在追着哮天犬扑腾的小金乌瞪大了眼睛:“这些都是什么鬼?鬼王是把整个上天庭的鸡零狗碎都收藏了吗?” 

    何未晞还在努力的把储物戒里的东西挑挑拣拣拿出来,“还有好多东西呢,有一些我觉得你们用得上。”

    但是已经没人管那些东西到底有没用了,他们要是再不拦着,小金乌就要把哮天犬烧着了! 

    这只小金乌实在是太小了,它还不会控制自己身体的温度,一个弄不好就容易把身边的人或物就给点着了,问题是这火普通水还灭不了。 

    就在众人头疼万分的危急时刻,鸣凤和黛蓝兑换了可以灭火的仙法并迅速学习了以后,这才将哮天犬拯救了出来,但是很可惜,它尾巴上的毛已经被烧秃了。 

    “呜呜……”哮天犬抱着自己的尾巴开始哼唧,一张狗脸十分委屈。 

    何未晞揉了揉它的脑袋,递给了它一块骨头,哮天犬一开始还傲娇的不肯吃,最后还是没抗住骨头的诱惑叼起来就趴到角落啃去了。 

    而小金乌则被何未晞用一个水球术困在了水球里正在屋子里四处乱蹦乱跳。 

    “我觉得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就很适合阿山用,正好你那个炼丹炉也有点破,可以换成这个试试,要是不好用的话我就用女娲石炼化了给你做一个。”何未晞将炼丹炉送给了顾山。 

    罗阳却开始吃起了醋:“师尊偏心,这里都没有我需要的东西~” 

    何未晞将封神榜美男图递给了他:“尽管这里面的美男下场都不是很好,但长得确实很符合你的口味,你拿回去好好欣赏吧!争取等你什么时候开窍了也早点找个男人嫁了,师尊好给你准备点嫁妆!” 

    顺利拿到美人图的罗阳抱住何未晞就是一个么么哒:“谢谢师尊!徒弟肯定不负师尊重望,一定会早些找个美男嫁了!” 

    说着他就举着美人图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至于剩下的一堆有的没的,都被送给了贺邵寒与鸣凤他们,尽管大多数他们都不太需要,可难免他们收徒的时候,他们的徒弟也不需要,当个传家宝用也挺好用的,最起码说出去还是很唬人的。 

    只不过那把轩辕剑贺邵寒还没打开。 

    “你想什么呢,尽管你很有天分可以操控昆山神剑,可轩辕剑可是上古神剑,昆山神剑在它面前都不知道是第几代孙子了。想要操控它,就你还早着呢。”鸣凤拍了拍贺邵寒的肩膀安慰着。 

    贺邵寒一巴掌打开他的手,气鼓鼓的扛着轩辕剑回了自己的房间,想也不用想他回去要做什么。 

    鸣凤看着自己被拍红的手恶狠狠冲着他的背影道:“切,真是不知好歹,好歹我可是天下最后一只凤凰!最后一只!虽然传承没有多少,可上古知识都在我脑子里呢!一点也不知道尊重前辈!” 

    何未晞将剩下的一小堆东西收回到了自己的储物戒里对着鸣凤道:“他那个狗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在他的剧本里骂他不行,这不是找揍吗?而且你算什么正经凤凰?” 

    鸣凤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不算正经凤凰了!我也是从壳里出来的,只不过后来遇到了黛蓝这么个小东西而已!本质上讲我还是凤凰!” 

    何未晞一边将他推到门口一边敷衍着:“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是血统最纯正最正经的凤凰,你可以回去了,老娘我要休息了。” 

    何绍钺嘴角一抽:“师尊,这是我的房间?” 

    下一秒,他被一阵大力摔出了门外。 

    看着终于清净下来的为屋子,何未晞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这口气松完,陵阙就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手里还拎着一个看衣着面相都十分和阎王靠边的鬼。 

    “这,这是?”何未晞呆楞着看着老老实实被陵阙拎着的小鬼磕绊道。 

    陵阙将小鬼往地上一扔:“酆都地界的阎罗。” 

    “你就这么把这个阎罗拎在手里啊?好歹给人家个面子啊。”何未晞将这阎罗扶起来,获得了阎罗一个及其谄媚与感激的笑容。 

    “你千金之躯扶他作什么!他也配!”陵阙瞪着那阎王,恨不能把他杀了泄愤。 

    “我哪里算得上千金之躯,烂命一条罢了,你怎么这么生气?他到底做了什么招你了?”何未晞问道。 

    陵阙冷哼了一声:“那场幻境就是他弄得,里面还有大量的催情烟,为了让你我…”他的脸色一红,怎么都说不口了。 

    剩下的话不细说,何未晞也知道是什么,可这鬼毕竟是陵阙手底下的,该怎么处置都是陵阙说了算,她也没什么说话的地方。 

    见她脸色不太好,陵阙赶忙道:“我特意将他带来与你赔罪,你若是生气,尽管打杀了他!若你嫌弃杀了他手脏,我杀了也行!”说着他就打算一巴掌打死那个阎罗,阎罗被他吓得直发抖却也不敢躲。 

    何未晞握住了他的手腕:“别杀他了,好歹人家也是为了你这个孤家寡人着想,只不过用错了方法罢了。而且我人的名声一向不咋地,他们起这种心思也很正常。” 

    “那也是他的错!你的名声好不好外人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他们凭什么就认定他们眼中的你就是真正的你?”陵阙说着一脚踹向了阎罗,给他踢了个大跟头。 

    “人都愿意相信自己想相信的,至于真相是什么,没什么人在乎。”何未晞道。 

    陵阙一把握住她的手:“可我在乎!” 

    何未晞挣脱开:“可我不在乎,他们愿意怎么说愿意怎么想都是他们的事,我自是我,与他们无关。再说了,他们也就是嘴上敢说说,真的碰上了我,还不是要跪下来恭恭敬敬喊我一句姑奶奶。” 

    她这股子高傲劲可是让陵阙爱死了,忍不住再次将她一个公主抱抱在怀里,低下头就要吻下去。 

    可这吻刚要落下,就被贺邵寒一个用力踹开了门给暂停了。 

    看着他们俩这个暧昧的姿势,贺邵寒举着昆山神剑就冲着陵阙砍了过去。 

    陵阙抱着何未晞一个漂亮的转圈就躲了过去,何未晞吓得紧紧搂住陵阙的脖子不敢松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36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