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狠狠的吸奶头小说_乡村野史

    保哲陶醉在哲美妙的景色里微微闭上了眼睛,竟然舒服的睡着了。 

    “小伙子,醒醒…小伙子…快醒醒”老者边叫喊便用手轻轻拍打保哲的衣服。 

    保哲从睡梦中醒来道 

    “老伯,我们到了吗?” 

    “到了,你顺着这条路直走便能到南城了。”老者指着前面的路道。 
   狠狠的吸奶头小说_乡村野史  
    “多谢老伯。”保哲下了船拱了拱双手答谢。 

    顺着老者指的这条路走了大概不到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南城门,只见一群人围在城门下的墙上看着什么东西。保哲便快步走过去瞧瞧。 

    “寻人启事:保哲,男,现年二十四岁,中等身材,着素色长衫,于龙武年七月二十日走失。如有见到者,速告陶氏匠坊,重谢!” 

    启示上还贴了一张画像。保哲仔细看了看,这古代人的画画水平也太差劲了,跟自己一点也不像啊,这谁能认得出啊。 

    保哲还在那想着,那些看启示的人就围了过来,看着他议论纷纷。 

    “画上的人不就是他嘛。” 

    “我看也像” 

    “没错,就是他” 

    “模样是挺像,可这衣服不像啊” 

    “可能人家换了身衣服吧。” 

    …… 

    …… 

    …… 

    “你们认错了,我不是画上的人,我不叫保哲。”保哲生怕会被这些人拎着到陶府去领赏,赶紧朝着城内跑去了。 

    保哲心想,哲古代人的眼力这么好的嘛,画的那么差劲的画像竟能一人认出来,这可真是神了。 

    陶府内。 

    陶静婉一脸憔悴的在正堂中坐着,手里的巾帕都快被她碾碎了,两只眼睛红红的好像落过泪,眼角处还有划过的痕迹,双眼无神,整个人有些呆滞。 

    保哲走到陶府门外,看到门子小李,便上去打招呼。 

    小李看到保哲,快步朝府内跑去。 

    “保哲回来了,保哲回来了,保哲回来了…….” 

    陶静婉听到保哲回来的消息,赶紧冲出堂外,看到保哲正站在堂前惊讶的看着她。 

    “这些天你跑哪去了?”陶静婉故作嗔怒的问道。 

    “这事,说来话长,让小姐担心了。” 

    陶静婉走到保哲身边四下打量他,还用手在他身上这拍拍那拍拍的,看保哲没有一点损伤才放下心来。 

    府里的下人小厮丫鬟们看到陶静婉这样,都惊得目瞪口呆,心想,大小姐是不是魔怔了,对一个干活的用得着这么在意吗? 

    陶静婉意识到自己这样有些失态,赶紧退回来道 

    “没事就好,回你房间吧。” 

    保哲失踪的这几天,不仅是陶家在大街小巷的找他,就连县主刘文远、县令薛茂山也暗中派人四处搜寻保哲的下落。他们担心万一保哲被帝敌国掳了去就大事不妙了。安排在陶府周围的探子看到保哲回来,便立即去县主和县令府里汇报去了。得知保哲安全回来,两人也就放心了。 

    但,自此之后,县主和县令都暗中派了人专门留意保哲的行踪,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一方面是监视他的行踪。 

    夜里,一只飞鸽从郭破胡的房中飞了出来,没一会儿便无影无踪了。 

    一个蒙面人接到飞鸽传书,对他周围的几个同样蒙着面的部下道 

    “人已找到,你们派下去的人手可以全部撤回了。接下来的任务等待统领的指示再行动。” 

    说完,几个人朝着不同的方向散去了。 

    郭破胡拎着一壶酒朝保哲房间走去。 

    “保哲…保哲…睡了吗?” 

    保哲打开门 

    “郭兄啊,来,进来。”保哲把郭破胡让进房间。 

    “酒,还是郭兄好啊,我好多天没闻到过酒香了,今天晚上得好好解解馋。”

    “我说保哲,你这些天干什么去了,玩起突然失踪了?” 

    “嗨,别提了,LZ不知道得罪谁啊,竟然有人想要LZ的命。” 

    “到底怎么回事?” 

    保哲将自己被袭的事情以及这些天的经过详详细细的给郭破胡描述了一遍。 

    “你小子行啊,又是被美人所救,LZ我咋就遇不到这好事呢?” 

    “好个屁,要不,我给你脖子上砸一砖试试?”保哲摆出顺势要砸的手势。 

    “你失踪的这些天,大小姐可为你担心的茶饭不思的,人都憔悴了。依我看,她是喜欢上你了。” 

    “别瞎说,我一个穷书生,人家怎么会看上我?”保哲对女子心思方面还是相当愚笨的,毕竟没谈过恋爱,没有实际的经验。再加上他穿越前人长得也不咋地,就长相方面本就自卑。 

    一壶酒很亏见底了,两人喝的醉醺醺的,郭破胡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保哲自然也是沾床就着了。 

    后半夜,一个黑黢黢的弄堂里。 

    “你们血煞门怎么办事的?不是说淹死了吗,怎么一个大活人又出现了?” 

    “卓公子,这回的确是我们失手了,五百两白银全部奉还。”黑衣人将一大包银子递给卓一凡。 

    “既然这次不成,还有下次,银子你们先收着,我再加一倍,希望你们别再让我失望了。”说着,卓一凡又将一包银子扔给黑衣人。 

    “卓公子,这笔买卖不能做了。” 

    “为什么,嫌钱少我可以再加,你说个数。” 

    “不是钱的问题。上面有令,这个人不能动。” 

    “他一个落魄书生,如何不能动?” 

    “具体的原因,我们做属下的自是不知道,总之,这个人不简单。既然我们门主下令不能动,我们便只能遵循,还望卓公子见谅。”说着,便将两包银子扔在地上不见了踪影。 

    卓一凡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牙齿拿起银包离去了。 

    再过几天就是一年一度的乌苏巧匠大赛了,保哲没有时间再去烧窑盯着水泥的生产了,他得抓紧时间做准备。 

    陶静婉这几天一直在偷偷留意着保哲的举动,生怕他再次无故失踪了,看着他忙忙碌碌的做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些东西,她以前从未见过。反正她知道报哲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人,也就随他去,不去管他。他无论要什么材料,陶静婉都是给他用印全都许给他。 

    乌苏巧匠大赛的比赛地点是在乌苏内城的华宇天府内。 

    华宇天府是乌苏最繁华的地方之一,里面有一片专门用于举办大型活动的广场,广场的四周是五层多高的观景房。五层的高度在昆朝已经算是最高的建筑了,这个朝代的建筑水平是很低的,建筑太高,危险系数越大,很容易倒塌的。据说昆都的建筑大师柯部锡曾经建造过一座七层高的御景天府,不到两年的时间便轰然倒塌了。于是,昆朝建造总坊局便通令全国,凡昆朝建筑不得高于五层,违者拆除建筑并对建造者予以重处。 

    乌苏内城离山阳县还是很远的。陶静婉、保哲一行便提前上路了。陶静婉特地雇了一辆较大的马车,里面可以坐下六个人,还能显得很宽敞。此行去往乌苏的是陶静婉、保哲、郭破胡、小蝶还有赵掌柜5人。5个人坐在同一辆马车内,陶静婉坐主位,保哲和郭破胡坐右侧,赵掌柜和小蝶坐左侧。 

    保哲的位置靠近陶静婉,都能很清晰的闻到陶静婉的阵阵体香。陶静婉身上的体香给人一种温馨陶醉的舒适感,比起水青萍身上那种勾起男人欲望的诱惑迷人体香,保哲更喜欢陶静婉这温馨脱俗的感觉。 

    一路上有保哲这个风趣幽默的书生在,大家都不会觉得无聊。而且,路上没有客栈饭馆时,保哲还能大展厨艺为大家烹制美味佳肴,当然,多半是烧烤类。 

    不仅如此,保哲还为大家唱自己那个年代的流行歌曲,像什么《老鼠爱大米》啊、《两只蝴蝶》啊、《凉凉》啊、《半壶纱》啊等等。甚至保哲还给大家讲故事,《西游记》、《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里面的情节,信手拈来。陶静婉他们几个都听得入迷了。 

    碰到宽敞的地方,保哲还为大家跳起了街舞,只是这个朝代的衣服不太适合跳街舞,所以,保哲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但是,大家还是很喜欢看的。 

    一路上吃吃玩玩的,时间过得就很快,马场很快就来到了乌苏。 

    乌苏城果然比小小的山阳县要大多了,繁花多了。集市上车水马龙、人山人海,马车都有些走不动。于是便提前付了车钱,让车夫驾着马车先回去了。5个人在城内找了家干净的客栈住下了。 

    客栈是个三层小楼,三个人定了两间客房,陶静婉和小蝶一间,保哲、郭破胡和赵掌柜一间。当然,他们定的是较大的那种客房。陶静婉的客房内还有个耳房让小蝶住,自己主主房。保哲他们那个房间内有四张床,当然够他们三个人住的。 

    夜晚,客栈的三楼的一间客房内。 

    一个白绫遮面的女子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夜色,独自神伤。 

    没错,她就是水青萍。 

    保哲离开的那天,水青萍回到自己那个小竹屋伤心至极。于是,她决定去找保哲,想默默地跟在他身边保护他。她的腰间有一枚碧绿的玉佩,玉佩的一侧刻着龙纹,另一侧刻着凤纹,这就是江湖上流传已久的“龙凤御天令”。据说,得此令者便可在江湖上呼风唤雨,无敢不从。 

    这时,门外轻轻敲了三下 

    “令主,属下白玉恒” 

    “进来吧。” 

    那个蒙着蓝色面纱的男子推门而入。 

    “参见令主。”白玉恒单膝跪地,双手拱拳。 

    “起来吧。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属下令白虎堂众兄弟暗中查访,现已查明。那夜袭击保哲的是血煞门。请示令主,下一步行动。” 

    “老规矩,该怎么办,还用我开口吗?” 

    那人吓得身子颤了一下 

    “是,令主息怒,属下这就去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731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