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把小玲弄得死去活来-艰难吞吐着尺寸惊人的

脱下裤子,老刘就要开始工作,但门却被突然推开了,这让老刘的动作一僵,虽然知道是宋苒,但还是有些尴尬。

 

 

宋苒就更是如此了,看到这一幕脸色通红,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老刘打破沉默道:“是、是小苒吧,你先出去一下,我、我弄出来之后再喊你。”

我把小玲弄得死去活来-艰难吞吐着尺寸惊人的

 

 

但老刘眼角余光看到宋苒愣了一下后并没有走,回身关上门把注射器放在床头上之后就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同时她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很轻很柔,更像是呢喃一般。

 

 

“师傅,我帮你吧。”

 

 

老刘想要拒绝,但没有说出口,当被一双柔薏握住的时候,老刘简直要喊出声来!

 

 

老刘的身子轻颤,这种感觉说不出口,但能让人回味无穷,老刘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

 

 

“师傅,快好的时候你记得跟我说。”宋苒轻声说了一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她的心也有些躁动,恨不得自己做上去!

 

 

“哦,好。”

 

 

……

 

 

当老刘终于结束的时候,宋苒的手简直都要断了,不禁感叹老刘的厉害,着实有点恐怖!

 

 

拿着纸帮老刘擦了擦,宋苒有点恋恋不舍的说道:“好了,师傅你……提上裤子吧。”

 

 

老刘心里偷笑,慢吞吞的提上裤子,刚一转头,身子就是一颤。

 

 

旁边宋苒坐在床上正在拉着自己的白色裙子,然后把装着自己那个的注射器伸进了裙底……

 

 

宋苒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闭着眼也没有发现老刘的异状,自顾自的享受,好一会才把注射器拿了出来,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老刘没想到宋苒竟然这么大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就开始注射!

 

 

不过自己在她眼里是个瞎子,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老刘舔着嘴唇,这就是装瞎子的好处,要不然自己哪能看到这么劲爆的画面!

 

 

宋苒注射完以后不敢再久留,匆忙跟老刘打了个招呼,就走出了房间。

 

 

老刘只觉得心里还是烧得慌,却也不敢多想,索性蒙头盖上被子睡了一觉。

 

 

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

 

 

老刘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阴沉沉地,咸蛋黄似的太阳滚在几栋高楼之间,降落未落。

 

 

就在这时候,老刘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老刘么?我是宋医生。”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响起来,老刘就彻底清醒了,这个宋医生就是眼科专家,不知道他这时候打电话来有什么事?

 

 

“第二个疗程也走得差不多了,明天让你徒弟送你过来一趟,做一个详细一点的检查。”宋医生似乎有些忙,急急交代完就挂了电话。

 

 

老刘能看到东西以后还没有告诉过医生,哪里敢让刘顺送他。

 

 

告诉刘顺以后,他就借着刘顺工作忙的借口,说要自己去医院。

 

 

第二天一早,老刘就出发了。

 

 

在医生面前,老刘害怕自己眼睛恢复正常的事情被仪器查出来,所以他便直说了,只不过,明明能够清楚地看清所有事物的眼睛,偏被他说成了一千度的大近视。

 

 

宋医生不疑有他,只是一个劲儿在单子上写写画画。

 

 

“很好,很好,能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很让人惊喜了,不要直视刺眼的光源,平时外出最好还是带着墨镜,”宋医生一边写着注意事项,一边交代着。

 

 

老刘连忙点头:“那肯定的。”

 

 

说着,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墨镜,茶褐色的镜片往眼睛上一盖,就没有人会觉得他能够看见东西。

 

 

“那行,小张,老刘看不清东西,送他一段路,”宋医生把检查报告一类的东西装了起来,便跟老刘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让老刘意外的是,才一出门,小张忽然就在他眼前挥了挥手:“老刘,你真能看见了?”

 

 

老刘腼腆的笑了一笑:“是,能看到一点了。”

 

 

“那你要不要做个兼职?”小张是宋医生的助理,年级虽然不大,但也已经有三十多岁了。

 

 

是个挺细心的女人,平时里做事雷厉风行,老刘以前来的时候还猜想,这么一个女人应该是个教导处主任似的严肃模样,其实不然,她一头长卷发,脸上的妆容虽不浓艳,却也很张扬,漂亮得让人咋舌。

 

 

老刘感受着张助理扶着自己手臂时,触碰到的柔软触感,只觉得口干舌燥,却又不得不用力压住自己内心的躁动,听她继续讲话。

 

“您说,”老刘确实有些想法,如果是张助理介绍的兼职,应该会适合他的。

 

 

张助理对老刘的状态一无所觉,只是怕他在台阶上摔倒,继续紧紧地钳着老刘的手臂,也没觉得自己是不是和老刘贴得太紧了。

 

 

“是去距离不远的市大学做人体模特,你眼睛看不见,正好能做这个,”张助理说着,好像是怕老刘不愿意,就又接了一句。

 

 

“呐,你要是真想出来做事,这个就再适合不过了,要不是觉得你形象不错,我才不找你呢。而且做人体模特这种事,虽然那啥了点,但你现在这种情况和看不见差不多,心理压力也不会很大,对不对?”

 

 

老刘点了点头,又仔细想了想,问了工资之类的细节,张助理也一一答了。

 

 

他确实觉得这份工作还不错,待遇也可以,他一直住在徒弟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也能够帮徒弟分担一些压力。

 

 

“行,我去。”老刘答应了下来,又和张助理交换了联系方式,道别后,老刘便回了家。

 

 

刘顺又加班,晚上只剩下老刘和宋苒在家吃晚饭。

 

 

老刘白日里被张助理撩得心里七荤八素,也不敢多做什么,洗了碗筷就回房间去了。

 

 

却没想到,他才刚刚坐下来,宋苒就敲门走了进来。

 

 

看到宋苒手里那根眼熟的注射器,老刘的喉咙忍不住一紧。

 

 

“小苒,怎么了?”

 

 

宋苒像是遮掩一般的,把注射器背到了身后,下一刻却又想起来老刘看不见她的动作,便索性把注射器放到了一旁的小桌上。

 

 

“师傅,那个,”宋苒往里走了走,却不敢走到老刘身旁来,只是站在了床脚,“我问了医生,医生说,就算精液都放了进去,单单一次也不一定会怀孕。而且,我忽然想起来,我安全期刚过,之前不一定有用,所以想,想再麻烦你一次。”

 

 

老刘故作惊愕地半张着嘴,实际上,却是在欣赏着宋苒脸上娇羞的表情。

 

 

那种欲拒还迎和羞怯的姿态简直让老刘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子就升了起来:“这个,小顺他,你跟他说了么?”

 

 

宋苒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老刘已经有反应的身体,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有那么几只小虫在钻来钻去。

 

 

刚才,她是没敢走,现在,她是走不动。

 

 

但宋苒还是往老刘那边蹭了几步,径直探了过去,嘴上还敷衍着道:“我还没跟顺子说,回头再告诉他就好了。”

 

 

老刘只觉得后背发麻,当下也不动了,只是任由宋苒接着动作。

 

 

事了,老刘还想说些什么,却没想到宋苒的动作极快,还坐在他身边,就半躺着仰在了床上,把整整一管液体都注射了进去。

 

 

宋苒也只是仗着知道老刘看不见,才会这样大胆。

 

 

可她一转眼,就看到老刘在定定地看自己,虽然知道老刘看不见,可那隔着墨镜的脸的转向还是让宋苒的脸再一次轰地涨红了。

 

 

宋苒跟老刘打了个招呼,急忙冲了出去不敢再久留。

 

 

老刘也没有拦她,更没有说自己找到了人体模特兼职的事。

 

 

他不太清楚刘顺和宋苒对于他会出去找工作是什么态度,而且,最近刘顺总是匆匆来去,不见人影,他也不知道刘顺最近是在搞什么名堂。

 

 

次日,老刘便捏着手机,带着张助理给他的地址出了门。

 

 

大学美术室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老刘虽然没有去过,却也很轻松地遇到了好心路人,找到了美术室的位置。

 

 

敲响门得到了应答以后,老刘故作看不见东西的样子,摸索着往里面走了两步。

 

 

“你是?”一道柔媚的女声疑惑无比。

 

 

老刘故作循着声音转脸的样子看了过去,才开口道:“我是张助理介绍来的人体模特,请问,这里是杜莺歌杜老师的美术工作室么?”

 

 

那一头妩媚长卷发半束着,穿着一身抹胸连衣裙的老师显然有些诧异,不过还是看向了一旁的学生:“小乔?”

 

 

那是一个看上去约摸着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竖直的黑色长发被挽起了半边,身上也穿着一条连衣裙,却不比老师妩媚,素白色的皮肤和浅蓝色的裙子,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清纯无比。

 

 

不过,那学生大概也只是个性安静,并非是那种容易羞怯的个性,此刻,她已经皱起了眉头:“老师稍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说着,她就出了门,碍于老刘还站在门口,她还走远了一些。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个叫小乔的女孩一脸嗔怪:“张姐,你怎么给我找了这么个人体模特来啊~就算没有八块腹肌的优质帅师傅,也不能随便找个模特来打发我吧?”

 

 

那边,张助理哼了一声,回道:“给你找个优质帅师傅,你妈回头不知道要怎么说我,你万一看上人家了怎么办?这个老刘虽然年纪大了点吧,但还是有点成熟男人的气质,也没有啤酒肚,身材还不错,给你当模特绰绰有余了。”

 

 

小乔无奈地看着天花板:“那他,人品怎么样?今天画室只有我跟老师两个人,总不能……”

 

 

“这你就放心吧,”张助理捂着嘴笑了一声,“都给你安排妥了,他是宋医生的病人,我见过好几次,个人信息也全,不能做坏事的。而且,最方便的一点你没发现么?他可是个瞎子。”

 

 

“呀!”小乔有些惊讶,“那倒是。”

 

 

让她有些意外。

 

 

她刚才一直在低头画画,没有往门口看,刚才也只是见到了墨镜和手杖,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不过,如果是瞎子的话确实会方便一些。

 

 

“那人我就留下了,谢谢张姐,”小乔笑了笑,“回头让我妈请你吃饭。”

 

 

“你就会拿你妈做人情,”那边,张助理也笑了,“行了,别耽误你画画,我也去忙了。”

 

 

“嗯。”

 

 

挂了电话,小乔便回到了画室,冲着杜莺歌点了点头。

 

 

杜莺歌见小乔确认了,也不多问,便直接关上了门,又引着老刘上了中间的模特站台:“把衣服脱了。”

 

“啊?”这让老刘有些猝不及防。

 

 

“脱衣服啊,”杜莺歌似笑非笑的说着,“你以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老刘这才反应过来:“哦,好的。”

 

 

小乔对于老刘的动作像是没什么兴趣,已经低下头去接着画她之前没画完的一幅速写了,只有杜莺歌站在一边看着老刘。

 

 

老刘不敢不做,而且,他也确实做好了脱衣服的准备。

 

 

可是,在杜莺歌的视线中脱衣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挑战。

 

 

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在美女面前控制住自己,更何况,还是一个穿着露背高开叉长裙,酥胸也半露在外的美女。

 

 

老刘一边脱上衣,一边在心里泼了自己几百桶冷水,这才让自己没有什么端倪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大剌剌地站在台子上,老刘只觉得杜莺歌的视线跟火柴一样,随时都要擦在自己身上点燃火苗。

 

 

那边,小乔也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跟以往所见过的样子完全不相同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眼前,小乔顿时傻眼了:“比例……”

 

 

刚脱口而出两个字,小乔就把声音收了回去。

 

 

还好,杜莺歌好像没有听到。

 

 

杜莺歌背对着她,老刘又看不见东西,小乔顿时大胆了许多,紧盯着老刘看了起来。

 

 

老刘正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乔的脸,只觉得小腹一紧,肌肉也僵住了。

 

 

一旁,杜莺歌也在打量着老刘。

 

 

她算不得什么良家妇女,虽然她业务能力强,可性别和年龄毕竟还是硬伤。所以,为了在学校里爬地快一些,为了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优质”的朋友,她嫁给了一位同系的教授。

 

 

一位虽然已经退休,却仍然被学校返聘的业界牛人,除了年纪大以外,没有别的缺点了。

 

 

杜莺歌才三十多岁,还是正妩媚的年级,和自己的丈夫正好差了和她同岁的数字。所以,杜莺歌也不指望那老头能让她性福,那老头也只是喜欢年轻靓丽的身体而已。

 

 

不过,比起她以往的其他“伴侣”,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身体更好一些?

 

 

杜莺歌挑着眉——也不知道,是真家伙,还是装模作样。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杜莺歌直接走上了台子。

 

 

带着铁锈气的玫瑰香味顿时扑面而来,老刘深深地嗅了一口,顿时紧张起来。

 

 

杜莺歌离他,只有一拳之隔,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裙摆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

 

 

“小乔,你先画点别的,我给这位先生摆一下姿势,”杜莺歌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的,老师,”小乔乖巧地应了,却并没有把所有的心思放在画笔上。

 

 

杜莺歌就站在老刘侧面,两个人虽然还没有肢体的接触,可即使是小乔也还是觉得这画面,还有随之而来的气息,有些奇怪……

 

 

那是一种让人有些烦躁不安,又让人好奇和兴奋的气息,小乔不管怎么用心,都没办法继续像刚才一样画下去了。

 

 

台子上,杜莺歌的手已经直接搭在了老刘的手臂上,老刘已经把身体紧绷到了极限,却又不得不因为这动作,尽量地放松了下来。

 

 

可是,杜莺歌却没有因为老刘的动作而放过他。

 

 

老刘只觉得有一只花花蝴蝶在自己身边来来去去,他的肢体已经彻底被那只花蝴蝶掌控了,她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花蝴蝶的香味和气息兜迷得人心醉,那在他身上滑来滑去的裙摆更像是在一点一点撩拨他的底线,让他彻底失控。

 

 

但,老刘还是有自制力的,他已经在黑暗中度过了那么多年,耐心,和控制力,是他磨练地最好的能力。

 

 

不过,所有被他紧紧地包裹在壳子里的情绪,终于因为那只花蝴蝶的手而彻底失控了。

 

 

“身材不错。”杜莺歌低笑着,用小乔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老刘的听力比常人要好得多,这低语声在他耳朵里,简直像是光明正大的调笑一般清晰。

 

 

杜莺歌只是捏了老刘一下,就松开了手。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老刘反应的速度也很快,只不过是捏上去在松开手的功夫,她的小腹就被撞了一下。

 

 

这让杜莺歌惊讶之余,也更加兴奋了。

 

 

她有多久没见过这样天赋异禀的人了?现在的几个伴儿虽然随时都能凑在一起,却没有一个能让她这样心动的。

 

 

倒是一块好料子。

 

 

不过,不是时候。

 

 

杜莺歌又笑了笑,便后退着走了下去:“就这样吧,小乔,拿新画纸出来。”

 

 

小乔这才抬起了头,刚想拿画纸出来,就看到了老刘那高高竖起来的部位。

 

 

她顿时涨红了脸,嘴上却轻“呸”了一声:“老不休,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瞎,人都看不到就变成这个样子。”

 

 

在人体模特身上,这样的反应其实并不让人奇怪,可是放在老刘身上,又是与以往的认知截然不同的情况,小乔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杜莺歌轻飘飘地笑着,也拿了画板过来,没有多说。

 

 

小乔见杜莺歌这样,胆子也就大了一些:“那个,老刘?你拿布把挡住,不许露出来!”

 

 

老刘尴尬不已,却还是照做了。

 

 

刚才杜莺歌在他的手臂和肩膀上挂了一块很长的布用来凹造型,他不敢把杜莺歌摆好的姿势给破坏了,只能伸出一只手,把那块布提起来一头,直接盖好了。

 

 

一旁,杜莺歌她们画了很久,即使是老刘经常勤于锻炼的身体,在这样的时长下也还是有些撑不住了。

 

 

直到他的胳膊都快要颤抖起来的时候,小乔的画终于到了尾声。

 

 

和杜莺歌说好,回去完善细节,下次再来让杜莺歌指导以后,小乔就开始收拾东西。

 

 

老刘这才得以放松下来。

 

 

他太累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瘫坐在了台子上。

 

 

小乔显然还是有些紧张,却不忘把学费交给杜莺歌,然后才迈开了腿离开画室。

 

 

“就剩咱们两个人了,”杜莺歌坐在凳子上翘着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老刘缠在身上的布料,“你这儿怎么还没下去?”

 

老刘已经再一次地僵住了,因为他看到,杜莺歌那纤细的脚腕就在自己眼前晃个不停。

 

 

纤细的脚趾离开了那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正在他身上踩弄着:“唔,难受么?”

 

 

老刘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杜莺歌动作。

 

 

不过,没多久,杜莺歌就把那只脚收了回去:“我先走了,你穿好衣服就回去吧,你的工资放在这儿了。”

 

 

杜莺歌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茶色信封,又想起老刘看不见,便站起来把那信封塞到了他怀里:“小心别撞到东西,待会把门关上就好,不用锁。”

 

 

说完,杜莺歌就施施然走了出去。

 

 

老刘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到门被打开又关上,这才无奈地低下了头。

 

 

他自控力强并不是说说而已,老刘很快就整理好心情,穿好衣服从那间画室走了出来。

 

 

心中的燥热不是说平静就能平静的,所以,他坐公交回到了刘顺家附近的街区以后,就决定下车自己走回去。

 

 

不过,他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倩影。

 

 

大排档区,路边的烧烤摊上,张若澜正一个人喝着闷酒。

 

 

老刘正在犹豫,是要继续装瞎,还是装作视力有所恢复去和她打个招呼的时候,张若澜也看到了老刘。

 

 

“老刘!”张若澜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又从桌旁站了起来,把老刘拉了过去。

 

 

老刘没有办法,只能坐在了张若澜按着他坐下去的地方:“你这是?”

 

 

“喝酒,不行啊,”张若澜端着啤酒灌了一口,又拍了拍桌子,“呐,自己吃。老板!给我加个杯子!”

 

 

老刘一听张若澜这话就知道她有些醉了,有些无奈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不喝酒。”

 

 

“不行,你就打算看着我喝?”张若澜接过老板手里的啤酒杯,放在老刘面前就把它倒满。

 

 

不过,她也并没有真的劝老刘喝酒,只是自顾自的灌自己。

 

 

“你说,凭什么呢?我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他要怎么样,我都依他的,我在外面工作他不高兴,那我就辞职回家。他不喜欢我去美容院,那我就自己随便用点化妆品。他让我伺候他爸妈,我就去他老家。可是,他凭什么呢?净身出户,他也敢说!”

 

 

老刘无奈地叹了口气,也喝了一口啤酒:“趁早离婚也是好事,这种人渣,没必要再继续了。”

 

 

“我知道,”张若澜打了个酒嗝,脸上一片酡红,“以前小苒劝我我没有听,现在,我是真的下定决心了。”

 

 

张若澜说着,忽然看向了老刘。

 

 

老刘的长相其实不错,虽然年纪大了点,可是,他人不错,她知道。

 

 

而且,经过了那一夜,就算她心中再不愿意去想,也不得不承认,在她心里,老刘的地位不太一样了,就是眼瞎这一点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老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若澜一路拉到了附近的宾馆。

 

 

孤男寡女,能做什么不言而喻。

 

 

张若澜虽然醉了,却也只是微醺,全程都十分清醒。

 

 

两人出来以后,她也没让老刘扶她,直到回到了家中,张若澜才终于放任自己的身体倒在了宋苒身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89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