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和离婚女儿的一次日了.坐在摩托车后面玩前面胸

打开衣柜一看,老杨又被刺激到了。

 

满满的一柜子,都是暴露的衣裙,其中还掺杂了几件情趣内衣,看来李蓉的渴望很强啊!

 

他拉开下面的小柜子,发现里面都是一些镂空、超薄的小衣裤,脑中瞬间闪过李蓉穿着这些勾引他的模样,下面不知不觉坚挺起来。

和离婚女儿的一次日了.坐在摩托车后面玩前面胸

 

虽然不能那个,但是还有别的办法啊!

 

这样想着,老杨拿了件超薄小裤,一件白色抹胸背心和一条黑色的齐根短裤出来。

 

“蓉蓉,开下门。”

 

李蓉把门打开一条缝,伸出白皙的手把衣服取走,砰的把门又关上了。

 

老杨见她半点身子都不露,顿觉兴致全无,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李蓉笑嘻嘻的说:“杨哥慢走啊,下次再请杨哥过来浇花。”

 

得到暗示,老杨放心了,他刚刚还以为没有下次了。

 

“蓉蓉放心,杨哥浇花的技术可不是吹的,那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

 

老杨在说到某个字的时候,特地加重了读音,李蓉自然一清二楚。

 

从老杨撩拨她开始,她就明白这是一名老手,而且、老杨还会顾及她的想法,这样的人可不多见,她下次一定要尝尝他的滋味。

 

老杨觉得日子变得难熬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看见刘寒梦了。

 

一天还可能是错觉,接连几天这样,他就知道刘寒梦在躲他,整个人都恹恹的,没了精神。

 

一个身穿阿尼玛西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说:“老板,给我拿包九五至尊。”

 

老杨把烟递给他,指了指墙上的牌子,“在那里付款就行。”

 

男子看都没看,从兜里拿出钱包,甩了一百块出来,嚣张的说:“不用找了。”

 

老杨慢悠悠的回道:“没说要找钱给你。”

 

男子掀开门帘的手一僵,几步走了回来,伸手指着老杨的鼻子,咄咄逼人的问:“你说什么?”

 

老杨晃着脑袋说:“年纪轻轻耳朵就不行了,啧啧啧……”

 

男子气的爆了粗口:“我靠!你个糟老头子,信不信我让你这家店开不下去?”

 

年龄戳到了老杨的心,他开始愤怒起来,大声说:“我觉得你不止耳朵有问题,眼睛也有毛病。”

 

“我擦!你有种再说一遍!”

 

男子气的推到了一个架子,巨大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围了过来看热闹。

 

这时候刚好放学没多久,外面很快围了一圈学生,老杨看了一圈,没找到刘寒梦,随即失望的收回视线。

 

伸手指了一下烟柜,淡淡的说:“九五至尊,一百块一包,你给我一百是刚刚好的,却施舍的说让我不要找钱给你,我回你说本来就不用找,你就跟疯狗一样开始咬人了。”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男子觉得他们都在嘲笑自己,气愤的一拍桌子,喊道:“你放屁!不一直都是九十九吗?”

 

“这人脸皮真厚,就算是九十九,就一块钱,他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是啊!看他穿的衣服不像是没钱的,做人还那么没品,别是个暴发户吧!”

 

“这人我认识,是大二的王浩,经常去堵大一的刘寒梦。”

 

“看他追校花的德行,像是做得出这种事情的人。”

 

听到刘寒梦的名字,老杨瞬间来了精神。

 

老杨仔细想了一下,怪不得声音那么阴阳怪气,原来是王浩,这次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王浩听到众人的嘲讽,气得失态的大吼:“闭嘴,都给我闭嘴!”

 

空气有一秒的安静,随后就被王浩的怒吼破坏了。

 

“你拍什么,不许拍!”

 

王浩上前,想要抢走那个拍照的手机,机主一个灵活的闪躲,在围观群众的帮助下,一溜烟逃走了。

 

王浩气的全身发抖,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绝对不能让那个男的把视频发出去。

 

老杨叫住王浩:“慢着,你打坏了我店里的东西,我刚刚算了一下,总价值是三万元,是付现还是扫码呢?”

 

“就那么一个架子,你敢跟我要三万?”王浩停下脚步转身,指着店里的架子质问。

 

老杨笑眯眯地说:“架子是不值钱,但是上面摆放了几套值钱的茶具,总价值三万零八百,我觉得数字不太好听,给你抹了个零。”

 

王浩扫了一眼,发现还真是茶具,只能咬牙给老杨转了三万过去。

 

听到到账的提示音,老杨又笑着刺激了他一把,“哦,对了,九五至尊确实是一百元,国家规定的,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哈!”

 

王浩又扫了一眼烟柜,克制住暴打他的想法,说:“知道了。”

 

老杨见他眼中压抑不在的阴狠,暗自提防起来。

 

见没有热闹看了,围观的人才陆陆续续散开,不一会事情就传到了校园网上。

 

刘寒梦看到校园网上说,王浩砸了老杨的店,就开始心神不宁起来。

 

王浩别人的店都不砸,专门到老杨店里去捣乱,刘寒梦怀疑他查出了什么,上了一节课,就借口身体不适请假了。

 

超市关门了!

 

刘寒梦这下彻底慌了,她拿出手机给老杨发微信:“杨叔,你在家吗”

 

往常老杨都是秒回的,这都一分钟了还没动静,刘寒梦脑中闪过不好的念头,着急的给老杨拨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了,老杨高兴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有什么需要杨叔帮忙的吗?”

 

刘寒梦心里一酸,他一直都这么关心自己,偏偏她还纠结那点小事不来看他。

 

压住要哭泣的冲动,问:“你怎么不回我微信,超市也没开门。”

 

老杨抽空看了一眼微信,笑了起来,“今天店被砸了,我出来补点货,你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到家了。”

 

刘寒梦急了,忙说:“你开慢点,不要着急,我就在这里等你。”

 

“好的,我听梦梦的。”

 

老杨笑着挂了电话,猛踩一脚油门,梦梦来看他了,他被原谅了!

 

心里被喜悦占满,老杨脑子一抽,打开天窗,朝天一阵长啸,这才平息了下来。

 

刘寒梦坐在店门口,撑着下巴发呆,身上穿着一件浅绿色的连衣裙,风吹起裙摆,使她多了几分缥缈的仙气。

 

老杨呼吸仿佛停顿了一瞬,停了一下才朝她走去。

 

“梦梦,不好意思来晚了点,我马上开门带你上去。”

 

刘寒梦站起身仔细打量老杨,见他身上没有伤痕,才松了口气。

 

“没事,我也没等几分钟。”

 

老杨笑了笑,把门打开让刘寒梦进来。

 

“梦梦,你先坐一下,要喝什么茶?”老杨把刘寒梦带到二楼,笑着说。

 

“我喝的比较小众,是乌龙茶。”

 

“乌龙茶挺好的,除了具有一般茶叶的提神益思,消除疲劳、生津利尿、解热防暑、杀菌消炎、祛寒解酒、解毒防病、消食去腻、减肥健美等保健功能外,还突出表现在防癌症、降血脂、抗衰老等特殊功效。”

 

刘寒梦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杨,他还懂茶的药疗知识,那之前的话,也不全是骗她的了。

 

她想起来了,上次脚崴了,就是被老杨揉好的。

 

老杨眼角余光瞧到刘寒梦崇拜的眼神,越发注意起泡茶的动作,他年轻时对茶艺师感兴趣,学习过一段时间,平日也时常品茶,因此动作没有丝毫的生疏。

 

刘寒梦眨巴着大眼睛,赞扬道:“杨叔,你好厉害啊!”

 

“品一品。”老杨把茶杯放到刘寒梦面前,期待的看着她。

 

尝了一口,刘寒梦眼眸亮了起来,道:“好茶!”

 

老杨心中一动,试探的说:“梦梦,你可以随时过来,杨叔泡给你喝。”

 

刘寒梦立即同意,让老杨心中欢喜不已。

 

开始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洗白,说:“杨叔年轻的时候学过一点推拿和药理,所以你有什么头疼脑热的,都可以来找我。”

 

见刘寒梦的表情有点犹豫,老杨又道:“我承认,之前给你吸那里是故意占便宜,因为给你揉脚后我就忍不住了,你太吸引我了,我……”

 

刘寒梦脸一红,生怕他说出更羞耻的话,忙打断道:“杨叔,别说了,我原谅你就是了。”

 

老杨美滋滋的说:“那杨叔就安心了,晚上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闻言,刘寒梦看下老杨的眼睛,那里有明显的眼袋,显然这几天他也不好过,莫名觉得心里舒服了点。

 

“杨叔,你注意身体,我有事先走了。”刘寒梦感觉胸口传来熟悉的疼痛,连忙道别。

 

“好的,那下次抽空再过来啊!”老杨见她脸色变了,只好笑着送她离开。

 

老杨高兴的跳了起来,终于把刘寒梦心中的疙瘩解开了,以后可以天天见到她了!

 

至于其它的事情,他不急、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

 

但老杨没想到,机会在两天后就主动送上门了!

 

晚上九点,刘寒梦来到老杨店里。

 

小手揪着裙子,不好意思的喊道:“杨叔……”

 

刘寒梦竟然穿了一件半透明的裙子,衣摆很短,露出了一双修长美丽的腿儿,看得老杨差点移不开眼。

 

刘寒梦局促不安的站着,老杨今晚看她的眼神,仿佛像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有点害怕。

 

老杨被刘寒梦带着点恐惧的小眼神惊醒,干咳了一声,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跑过来了?”

 

“杨叔,我、我那里有点疼。”

 

刘寒梦羞涩地低着头,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

 

“哪里?”

 

老杨思索了一会儿,不自觉的把目光移向她的下面。

 

刘寒梦羞红着脸,指了指胸口说:“杨叔,是这里涨涨的,很难受。”

 

老杨眼神不由自主地落下,半透明的裙子根本就遮不住什么,他看到了那处随着紧促的呼吸声微微起伏,让他要把持不住了……
 

“梦梦,这个有点麻烦啊!”

 

老杨咽了口唾沫,平复一下慌乱的心,刻意控制着激动的心情,让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淡定些。

 

刘寒梦紧张起来,问:“要怎么治疗?”

 

“需要你把衣服脱掉,我仔细看下,才能确定是什么。”老杨板着脸,装出很正经的模样。

 

刘寒梦声如蚊呐,红着脸点了点头。

 

老杨见她没有拒绝,再看她那婀娜的身姿,心头顿时一片火热。

 

把卷闸门拉下,关好了门,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

 

老杨故意把卧室的灯光调暗,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刘寒梦乖巧地坐在了床边,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老杨迈着激动地有点发颤的双腿,从柜子里把玫瑰精油拿了出来。

 

刘寒梦很忐忑,其实前段时间胸口就开始胀痛了,她一直忍着没来找老杨的,可胸口这会儿疼的太厉害了,所以她才大晚上来找老杨的。

 

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的心也跟着砰砰跳得更加厉害。

 

“梦梦,裙子要往下脱一点,不然操作起来可能不太方便。”

 

老张红着脸,说话都有点磕磕巴巴的,但看着乖巧诱人的刘寒梦就躺在床上,他的心更加迫切了几分。

 

刘寒梦轻轻点了下头,然后把两只手臂抬了起来。

 

压下心头的激动,老杨伸手小心翼翼地将裙子慢慢拉下,取掉薄薄的小衣,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忍不住一阵心神恍惚。

 

老杨两眼火热地打量着,喉咙不直觉地咽了口唾沫,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但老杨并没有直接下手。

 

“梦梦,那我开始检查了。”

 

刘寒梦害羞的点头,老杨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把手按到了她那巨大的丰硕上,揉捏起来。

 

“疼……”

 

被老杨碰了几下,刘寒梦觉得那里更痛了,不由惊呼出声。

 

老杨收回手,表情严肃的说:“我猜得没错,你胸部发育过好,导致压迫了周围经脉,血液循环不过来才会有肿胀感。”

 

刘寒梦闻言顿时紧张起来,赶忙问道:“杨叔,很严重吗?”

 

“你拖的有点久了,再晚点就要去医院了。”

 

刘寒梦吓得直起身子拽住老杨的衣袖,说:“杨叔帮我!”

 

两团丰盈在老杨面前晃动着,他咽了下口水说:“你也不用那么担心,我推拿的手法比较特殊,你以后每天过来一次,十天就彻底没事了,而且我手法专业,对你胸脯塑形有好处……”

 

话说到这里,刘寒梦既为自己不用去医院庆幸,也更加坚信了老杨能够帮到她,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老杨把玫瑰精油倒出一些在手上抹匀,双手摩擦的温热,然后重新攀附上刘寒梦的身子。

 

或许是玫瑰精油的作用,刘寒梦竟然开始动情起来。

 

刘寒梦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捂着脸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盖住了自己的嘴巴。

 

老杨见她扭动着修长的大腿,不自觉的摩擦着,满意的笑了。

 

玫瑰精油可做全身按摩,会令全身肌肤滋润水嫩,香气具有催情作用,更可延缓衰老。

 

他是不会主动出击,但如果刘寒梦受不住求他,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杨拿出十二分的劲,专门触碰刘寒梦的敏感点,让她越发难受,下面潮水涌动,透过她薄薄的裙子,沾到了床单上。

 

闻到那种独有的味道,老杨再也忍不住出声,“梦梦,杨叔有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

 

刘寒梦见老杨脸上布满汗水,表情也有点扭曲,有点好奇的问:“什么事情?”

 

老杨厚着脸皮说道:“梦梦,我下面难受的紧,我能不能放出来一下,你放心,我那个不会碰到你的。”说完话老杨挺紧张的,刘寒梦答应的几率最多五五开。

 

不过他今天已经摸到了她的高耸,即便刘寒梦不答应,那也没什么,只是想试试而已。

 

刘寒梦好奇的望了过去,老杨的休闲裤被高高的顶起,让她想起了那根“擀面杖”的模样,身子不由一软,那私密的地方又涌出一股热流……

 

她已经科普过小电影了,知道老杨这是对她有企图,心里产生了莫名的欣喜,轻轻点了下脑袋。

 

老杨兴奋的脱掉裤子,那个东西就在刘寒梦眼前晃荡,她脸色绯红的,瞧了一眼就用手挡住了。

 

杨叔的那个好大,比她看过的都强壮,她现在相信别人说做完那事,第二天下不了床了。

 

老杨猥琐的笑着,又倒了些精油在手上,搓热后附上那对白嫩的团子捻弄起来。

 

“啊……”

 

刘寒梦没控制住,叫出声来,声音婉转妩媚,惹得老杨一个激动,下面往前顶了过去,碰到了她的大腿。

 

刘寒梦睁眼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复杂,有点害怕,也有点兴奋,心里挣扎的厉害。

 

可是挣扎了好一会,她也没有动作,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心里告诉自己,只要一小会就结束了,她就能穿衣服回家了,她相信老杨不会对自己做什么的。

 

老杨此时心里乐的不行,发现刘寒梦竟然妥协的闭上眼睛,就干脆得寸进尺,身子微微扭动起来,那个感觉简直舒服得不行。

 

可刘寒梦就难受了,她的大腿清晰的感受到那物的顶撞,上面又受着老杨卖力的揉捏,她只觉得身体如同过了电流一般,酥酥痒痒的,脚都软了。

 

老杨见她身体都变成粉色,双腿不由自主的张开,贼心不死的移动了一下脚步,把那东西放到了刘寒梦的手边。

 

加大了手上揉搓的力度,让她放松的同时张大手掌,趁机向前一顶,让她的小手把他的兄弟握个正着。

 

手心挤进了热热的东西,刘寒梦起先不觉还握了一下,随即烫手的甩开。

 

“杨叔,你……呀……”

 

原来是老杨见她要说话,连忙把两团东西挤到一起,揉搓的时候还故意拨弄顶端的朱果,在她沉浸在里面之时,又开始顶弄起来。

 

见刘寒梦双腮绯红,娇喘连连,也不再拒绝他,脑子一热就……
 

老杨跨坐在刘寒梦身上,那玩意直直的搭在她肚子上。

 

看到这一幕,刘寒梦当时就感觉到几乎要窒息。

 

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识老杨的强大和狰狞,但每次都会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忍不住的想,如果塞进自己那里面去,会是怎样一种欲死欲仙的快活。

 

不敢再想了,刘寒梦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尝尝别人口中那美妙的滋味。

 

她着魔一般的伸出伸出手,触摸老杨的那里。

 

望着那只渐渐身来的小手,老杨特别的刺激,他终于引诱到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了!

 

很快,那只小手就摸索了过来,轻轻的将那里握住。

 

那一瞬间,温润的小手让老杨舒服到忍不住叫出声来。

 

“噢,梦梦,梦梦,真舒服,我想要你,我想弄进你的身子里面去,我想全部弄进去!”

 

这话说的很龌龊很直白,丝毫不遮掩老杨此刻真实的心思。

 

他不想说,可是根本忍不住,刘寒梦的小手实在太过瘾了。

 

刘寒梦听到老杨的心里话后,心跳的十分厉害,她并不羞恼老杨会这样说,因为这话听在耳朵里让她特别的亢奋。

 

尤其是下面,她觉得仿佛都会呼吸了,在竭力呼吸着老杨的气息,呼唤着老杨的到来。

 

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兴奋,让她彻底羞恼起来。

 

她把老杨一推,快步离开房间。

 

老杨正舒爽着,想着今晚估计可以吃到嘴了,不料突然被推倒,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刘寒梦离去的背影。

 

他忍不住的有些懊恼,暗道:“要你嘴贱,到嘴的肉都丢了!”

 

想着店门都关了,刘寒梦这时也出不去,拿起一旁的小衣,追上去解释。

 

“梦梦,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刘寒梦停住脚步,显然是想起了上次的事情。

 

老杨见有戏,忙把手上的小衣递了过去,“这个给你,要不要去洗漱一下。”

 

刘寒梦的衣服本来就是半透明的,经过刚刚的按摩过后,下摆已经完全埋了进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线优美的后背。

 

老杨看得越发口干舌燥,没得到释放的下身难受极了。

 

刘寒梦这才反应过来,惊叫一声,急忙拉上衣服,接过小衣进了浴室。

 

刘寒梦脸色绯红的靠在门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觉得难堪极了!老杨的年纪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对他产生了想法,还主动的帮他那个……

 

她心里慌的很,想着明天还要找杨叔帮忙揉那里,呼吸不觉重了起来。

 

刘寒梦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纸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杨。

 

尤其是想到老杨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刘寒梦把小裤裤放到一边,打开莲蓬头的开关,忍不住开始自渎起来……

 

她学着之前看过的小电影,双手抚摸起前面的高耸,不一会儿,就感觉下方涌出热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

 

老杨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刚踩上去就见到如此火爆的场面,鼻血立即流了出来。

 

他太难了!

 

这段时间是过了手瘾,但一次都没有吃到嘴里,火气不就上来了。

 

老杨极不情愿的下来,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刘寒梦满面潮红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说:“杨叔,麻烦你送我一程。”

 

老杨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间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刘寒梦的身上,帮她拉好拉链叮嘱道:“以后这么晚出来,别穿的这么性感。”

 

“知道了。”刘寒梦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已经很久没人关心她了。

 

老杨把刘寒梦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刘寒梦就没那么好过了,她做了一宿的梦。

 

梦里她没有拒绝老杨,老杨让她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

 

清早醒来发现床单都透了,不敢让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机去了。

 

中午吃完饭在小树林中散步,听到不远处传来压抑的喊叫,好奇的猫着腰过去。

 

“啊,老公,你太棒了……”

 

刚走近,就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发出奇怪的喊叫。

 

被这种声音刺激到之后,刘寒梦感觉她的全身就好像着了火似的,更加难受了。

 

男人冷声道:“哼,我还没发力呢!”

 

刘寒梦躲在树后面望去,登时愣住了!

 

吴丽跪在草地上,挺翘的臀部被赵成扶着,他的腰在前后活动……

 

她急忙捂住嘴,把惊呼声吞下去,她没想到吴丽会跟赵成在一起,而且是这么放荡的姿势。

 

赵成长相清秀,没想到会有六块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杨小一点,让刘寒梦根本挪不开眼睛……

 

“唔、老公,你太厉害了……”

 

吴丽娇喘声连连,听的刘寒梦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杨抚弄的舒服,刘寒梦根本不敢相信吴丽此时是在享受。

 

她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杨和自己,应该也会很舒服吧……

 

这种想法一出现,刘寒梦感觉小腹下面像是钻进了一团火,烧的她更难受了。

 

树林里,赵成一边卖力的满足吴丽,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往树后看去。

 

他发现刘寒梦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刘寒梦,更加卖力的驰骋起来,惹得吴丽直呼受不了……

 

刘寒梦根本不知道赵成发现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况越来越激烈,她感觉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发软,小裤裤早就湿漉漉了……

 

她赶紧离开,到卫生间里,脱下裤子,想象着刚才看到的画面,伸手往那里探去……

 

很快,她发现自己这种似乎出于本能的动作,可以缓解那种难受,还会有一种美妙的感觉,似舒服似难受,让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来……

 

晚上九点,刘寒梦裹着一件外套进了老杨店里。

 

“杨叔,我来了……”
 

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刘寒梦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老杨秒懂,立马关门把人带去二楼。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杨转过头就见到了让人窒息的一幕……

 

刘寒梦脱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条包臀短裤,胸部高高的挺立,顶端有两粒可疑的凸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7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