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美女 娇喘 高潮*宝贝我要吃你奶头h

王茜茜缓缓站起身来,蹬着高跟鞋来到张东面前,弯腰提臀凑近他耳边意味深长地说道:“当时我之所以没有搭理你,那是因为我全神贯注想要自己修好手机。”

 

王茜茜的身体香气飘飘,对张东说起话来,樱桃小嘴里面的幽香热风全部扑在张东的耳朵上面,张东被刺激得浑身颤抖。

美女 娇喘 高潮*宝贝我要吃你奶头h

 

这一天的王茜茜,白嫩修长的大腿上面裹着丝袜,张东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之后,便想要将手贴上去用心体味,那日在她的房间里面,他已经尝到甜头,那种致命的体香与细腻触感,使得他只要见到她便想要脱光了整个人贴上去。

 

王茜茜是如此甜美、洁净的形象,她说完之后坐到张东身旁,稍顷,轻声问道:“张老师平时有吸烟的习惯吗?”

 

张东以为她要抽烟,于是便从茶几下面掏出一盒十块钱的红塔山来递给她。

 

她摇摇头说:“男士抽烟,最好还是抽中华,不然对身体不好。抽我的吧。”

 

她掏出两根盒身上面标注着英文字母的女士香烟,衔在嘴边点燃之后将其中一根塞在张东嘴边。

 

张东品味着烟头上面口红的甘甜味道,很是意外地发现,这种甘甜竟然与那天在她大腿内侧的味道一致。

 

王茜茜所言不假,那日夜里,她趴在侄女房间门口偷看张东,差点被出来上厕所的侄女发现,就在这晌儿,手机摔坏了。

 

这两日以来,她为了能够与张东取得联系,急得心如刀绞,到了第三日,她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匆忙在闺蜜那里打听到张东的家庭住址,连忙赶来。

 

当然,她毕竟是一个良家,每当发现自己竟是如此需要张东的身体时,内心都有强烈的负罪感。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看着张东结实的身体,在王茜茜的这张俏如桃花的容颜上面,再一次展露出羞涩如同少女般的笑容来。

 

她自然已经不是少女多年,可是每次出现那种渴望时,她都像是一个尚未出阁的青涩少女般,令张东无限遐想。

 

王茜茜坐了片刻,见张东的房间有些杂乱无章,于是便开始为他整理。

 

张东自然很是不好意思,可是当他看到王茜茜丰满的身材,便情绪亢奋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王茜茜蹬着高跟鞋走到床边,双手拎起棉被用力抖了抖,同时间她胸前那两片雪白,随着挥舞着的玉臂上下翻动。

 

待她抖好了棉被弯下腰准备叠起时,她的翘臀更加挺翘。

 

诚然,已经有过一次短暂享受的张东,非常了解王茜茜这个部位的美好,一旦是王茜茜弯下腰时,张东的心跳便开始加速,甚至就连双腿都开始阵阵发软。

 

如此贤惠的王茜茜,她很快便将房间整理得焕然一新,坐在床边将高跟鞋轻轻脱下,手中衔着根女士香烟,俏脸上面满是羞怯地沉沉躺下。

 

包裹在丝袜内里的白嫩玉足搭放在床头,正对着张东。

 

张东见此,小腹以下立刻起了反应。

 

他拔腿走上近前来,看着躺在自己床上活色生香的王茜茜,胯下那团热气仿佛是都快要从牛仔裤当中迸发出来。

 

王茜茜正值羞愧万分,可是却看到了张东隆起的裤裆部位,这一看,目光便再也无法转移开。

 

她是躺在床的外侧,所以眼睛与张东裤裆便更加近。

 

她内心出现的反应令她自己都有些惊讶:这是他的那个部位吗?为什么会这样大呢?难道是我太想那个,出现了错觉?

 

一连串的疑问着实将王茜茜搞得魂不守舍,然而当她亲眼目睹越来越是磅礴、越来越是隆起的张东,她更是花容失色,激动得就连手心都出了汗。

 

张东看出王茜茜的异样,于是便将她的手握住,用放在床头的毛巾小心擦拭,笑道:“王姐,我家是太热了吗?怎么你的手心都出汗了呢?”

 

擦拭完之后,张东将她的手握住。

 

王茜茜有些不好意思回答,忙找借口说道:“可能是太热了吧,你把窗子打开。”

 

张东转身去开窗子,王茜茜定睛看着他这雄伟、强壮的身体,不由得将他与自己的老公相形比较起来。

 

结果显而易见,自己的老公除了有一份收入还算是不错的工作之外,其自身条件远远比不上张东。

 

更加重要的是,那日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已经见识到张东那带有侵略性的床上功夫了,虽然进行到关键一步时就停止了,可是却已经能够看得出来张东的本事了。

 

当张东转过头来时,未待王茜茜开口说话,他便急忙踢掉拖鞋爬上了床,一双大手朝着王茜茜白嫩的小腹罩了下去……

 

当张东的大手贴在王茜茜小腹上面的那一刹那,王茜茜倒吸一口凉气,娇躯登时打了个激灵。

 

张东安安稳稳地躺在王茜茜身旁,嘴角浮现起一抹狡黠的坏笑来,道:“王姐,你平时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呢?身材这样好。”

 

王茜茜听到张东问起,强忍着敏感的体质轻声说道:“张老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女人平时必须要勤加运动的,高档的护肤品每一样都不能少,而且每天晚上也不能熬得太晚。”

 

王茜茜并没有拒绝张东将自己的手放置在她身上,她和张东两个人躺在床上,气氛顿时便暧昧了起来。

 

说实话,王茜茜简直感觉到像是在做梦一样,毕竟今天早晨下定决心来找张东之前,她对于自己的想法深恶痛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即使保证不会被熟人看见,可是在心里终究是满满的负罪感。

 

当她穿戴整齐硬着头皮从家里面走出来之后,心里面一直都在想着:我只是去张老师家看一眼,只要看到他一眼我立刻就走。

 

与老公常年两地分居的少妇,就这样推开了大龄单身男青年的家门。

 

即便是当她临时起意在这里坐一坐,可是当她与这具结实的男性身体靠近时,大脑却已经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先是想要感受一下他的床铺味道,然后又是想要躺在他的床上,再然后,当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此时,放置在她白嫩小腹上面的张东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起初他只是将手放在上面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而已,继而便开始向下滑去。

 

王茜茜自然明白张东接下来是想要做什么,她缓缓将美眸微闭,握紧了粉嫩的小拳头,无比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张东的手在王茜茜娇躯上面一路向下滑,很快,便要伸进王茜茜的里裤当中。

 

在那里,隐藏着可以为男女带来巨大快乐的部位,张东好奇着王茜茜的那里究竟会呈现出如何楚楚动人的模样,是不是只要跨出了这一步,她的身体将会完全属于自己?

 

便在这时,王茜茜高高地翘起右腿,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情来。她一动也不动,在右小腿上面连连揉摩。

 

这时张东的手一半都已伸进她的里裤当中,指尖虽然还没有感受到,可是阵阵炽热香气已经传来。

 

他突然停止前进,忙问道:“王姐,你这是怎么了?”

 

王茜茜连忙坐起身来,双手快速地在右小腿处揉摩,略微痛苦地道:“我的腿抽筋了。”

 

张东听到王茜茜这样说,连忙将她的两条大腿放在自己身上为她揉摩,半晌之后,王茜茜如释重负一般重新躺倒在床上。

 

紧接着,张东暴力地将丝袜脱至脚踝,旋即将脸轻贴上去,又是蹭又是亲,小腿肉紧致而又滑腻,张东享受得一手抓着脚踝,一手抓着纤细腰肢,细细品味。

 

“张老师,你好像很喜欢我的腿……”

 

张东数次宠溺王茜茜的腿,这令王茜茜有些奇怪,于是这才问他。

 

“闭起眼睛,用心感受。”

 

张东抬起头冲着她说完之后,便将整张脸埋进了她的丝袜里面……
 

正如王茜茜所想,张东的确觉得她的美腿非常诱人,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她这两条性感无双的大腿便深深地印刻在脑海之中。

 

此刻,张东将自己的脸深深埋在王茜茜的丝袜当中,他的脸所贴着的位置不偏不倚正正好好是王茜茜的胯下。

 

一股略带淡淡异味的香暖之气自丝袜当中的那一处幽幽传来,张东闻着,自是爽透心骨,他紧紧握持着王茜茜的白嫩大腿,浑身上下不住地颤抖,王茜茜的丝袜与大腿究竟有多么美味,自是无需多言。

 

床上这一头的王茜茜紧紧闭着美眸,双手握在一起紧成一对粉嫩的小拳头。

 

她将双腿绷得很直,张东那粗重的喘息声尽收耳底,原本张东的喘息声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在这无比暧昧的晌儿,王茜茜听上去竟是这样刺激。

 

她不禁是将手伸向张东的腰间,一手用力抓着他的腰,缓缓轻声道:“张老师,之前我只觉得你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为什么现在甚至觉得就连你的呼吸声都这么迷人呢?”

 

在说这话时,王茜茜的美眸微眯着,娇喘连连,就连声音都已开始显得颤抖。

 

张东正在享受着王茜茜那残留在丝袜上面的致命体香,嘟哝着念叨了一句:“因为王姐你躺在我的床上,所以我的身体像是快要燃烧了一样。”

 

王茜茜听到张东这样说,羞涩地笑道:“你就嘴好,骗我的吧?难道我就有那么大的魅力?”

 

王茜茜冰雪聪明,加之这半年老公一直不在家,大大小小的朋友聚会她也是去过的,席间有男人向她抛出橄榄枝,花言巧语勾搭女人的小花招,她见了个遍,眼下听到张东这样说,脑海之中自然先是浮现出那些花花男子的肤浅模样。

 

阅历如此丰厚,她怎能不对张东的心里话多加怀疑?

 

这时张东翻了个身,抱着她的白嫩大腿一边疯狂摸着,一边凑到她面前认真说道:“王姐,你看着我的眼睛。我张东在王姐你的面前,从来不会说一句假话,你的身体是如此让我迷恋,你的脸蛋,你的酥胸,你的大腿,甚至是你的脚你的丝袜,都让我每天每夜魂牵梦绕。”

 

他说完之后将脸贴在她的大腿上面,端详半晌,馋得手忙脚乱地将嘴凑了上去。

 

他的这番话一字一句地敲打进王茜茜心里,她对自己的魅力自然很是有信心,可是听到张东这样说,她仍是好感动,怎么能够想到,他竟是这样想要自己的身体。

 

正当这时,她悄然坐起身来,双手捧着张东的脸说道:“张老师,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你这么想要我,我当然是想要把很好很好的身体交给你享受,那么现在……”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因为门口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两个人诧异地向房门方向看去,敲门声音未落,洪亮的说话声便传了进来:“张东,赶快开门!”

 

坐在床上的王茜茜与张东二人俩俩相望,旋即张东轻摸了一把她胸前那对硕大而又柔软的宝贝,笑道:“你先等我一下,马上回来。”

 

这一下摸得王茜茜好爽,连忙急切说道:“你快点去应付,我把被子铺好等你回来。”

 

张东横穿过王茜茜身畔,跳下床之后飞速冲到房间门口,猛地将门拽开,只见一位体态丰腴的中年女人正怒视着他。

 

满脸横肉口臭万分,她走进来之后只见房间一角的床上,千娇百媚的王茜茜正在铺被子,于是劈头盖脸地冲张东怒吼道:“交房租!”

 

张东转身从茶几上面拿来手机,当即便将七千元钱从支付宝转账了过去。

 

中年女人并未赶快离开,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坐在床上低头看手机的王茜茜,笑道:“哟,这个大姑娘长得可真是俊,张东,这是你的女朋友吗?”

 

她说完之后,张东和王茜茜相视一笑,当王茜茜将头转过来看到中年女人的脸时,空气登时凝固住了。

 

“这……这不是小王吗?”

 

中年女人望着王茜茜整个人愣在当场,挪动着笨拙的步伐来到王茜茜面前,诧异问道。

 

“周姐,原来我弟弟是租了你家的房子呀。”

 

王茜茜愣了半晌,整个人慌得不行,心想运气怎么会这样差,第一次来到张东家里面就碰到了他的房东不说,而且这位房东偏偏还是自己老公同事的老婆。

 

今年开春时,王茜茜受到娘家一位远方亲戚的嘱托寻找合适的房子租住,当时王茜茜直接便将电话打到这位周姐这里。

 

周姐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王茜茜自是倍感遗憾,因为早前她曾听老公说起过周姐家房子的位置,地段绝佳四通八达。

 

今天一大早当王茜茜来到张东租住的房子的小区时,一时间还觉得很是凑巧。

 

眼下肚满肠肥的周姐正站在她的眼前,她以姐弟的身份打算揶揄过去之后,张东连忙故作镇定道:“是的周姐,我是王茜茜的弟弟。”

 

长相五大三粗的周姐很是上道,坐在床边便开始与王茜茜聊家常,张东在一旁不断地给王茜茜递眼色,王茜茜也很是无奈,然而她的这位周姐着实太热情。

 

两个人潜藏在身体里面的渴望,由于周姐这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耽误了些时间,此刻已经各自在彼此的胯下翻江倒海。

 

试想,在此人还没有来之前,两个人都已经处在剑拔弩张的境地,尤其是王茜茜,心里面对于床事的馋虫已经被张东勾了出来。

 

此人偏偏聊起来还不走了,张东急不可耐,一对贪婪的目光投进王茜茜的上衣当中,多么想要钻进她的上衣里面,又摸又亲,好好舒服舒服一番。

 

当王茜茜看到他的眼神,立刻便明白他心里面大概在想些什么,于是报以一个弱弱的眼神,示意周姐死活不走,她真的没有办法。

 

张东坐在周姐面前,死死地盯着她看。

 

他心想,既然现在不走,但是总有走的那一刻,当你走了之后,我一定要将王茜茜这个女人睡了。

 

而且王茜茜还一定非常乐于此道,自己如果不弄她,她一定还会哀求自己好好满足她。

 

与此同时,王茜茜感觉双腿发软,眼冒金星,满心盼着她赶快离开。
 

周姐话锋一转,朝着王茜茜问道:“小王啊,张东是你什么人家的弟弟啊?”

 

原本便已被欲望馋得浑身上下如烈火焚烧般的两个人,此刻又听周姐问起这一桩敏感问题,彼此心中都有着说不出的反感,王茜茜随口应付道:“周姐,张东是我三姨家的孩子。”

 

周姐先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又一拍大腿说道:“不对啊!你三姨家的孩子英杰和我老公是一个单位的,而且也不姓张啊,是姓庄。”

 

张东听到王姐这样说,心中自然大感不悦,然而更多的却是在心底加深了对于周姐的反感。

 

住进她家的房子这么久以来,张东从来都只是觉得她这个人脾气非常暴躁,每年只要稍晚一些交房租,便像是火烧眉毛般,却从来都没有发现,她这个人竟然还是一个大麻烦。

 

王茜茜的老公与她家私交密切,在平时接触的过程当中,她老早就听老公说起过周姐这个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听不懂旁人话里的弦外之音也就罢了,还非常固执己见。

 

今日有此一遭,王茜茜彻底嫌弃起周姐这个人了。

 

很快,一上午时间便过去,时间到了中午,周姐这才意犹未尽地不舍离去。

 

看官试想,这两人从一大清早身体当中的馋虫便都勾了出来,恨不得扒光了对方活活吃掉对方,不速之客周姐来了之后,甚至是恨不得躲进卫生间里面赶快解解馋。

 

憋了整整一个上午,这位不速之客走了之后,胯下那两处致命般的渴望是有多么冷却暂且不说,强行克制所花费的精力与力气也令得二人此刻筋疲力竭濒临奄奄一息的状态。

 

周姐前脚刚走,王茜茜缓缓站起身来,对张东说道:“张老师,晓敏肯定已经放学了,我得赶快回家给她准备午饭,我要先回家了。”

 

她一阵摇头苦笑,拔腿便要走,张东伸手抓住了她的光洁玉臂,整张脸贴了上去,轻声道:“我的好王姐,你先别走,留下来疼疼我。”

 

听到张东这样说,王茜茜条件反射般低下头定睛一看,只见他的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虽然没有看到内里的情状,王茜茜却也能够幻想到。

 

在他裤子里面,那一处的巨大本钱此刻定然高高地昂着头。

 

王茜茜的嘴角轻轻抽动一下,娇躯一颤,小心肝都快要融化掉了。张东见她弯下腰来,将脸冲着他说道:“下次吧,晓敏她的年纪还小,我如果不赶回去给她做午饭,我这个当姨的担心影响她的身体成长。”

 

张东听到王茜茜这样说,脸上登时涌现出一阵失落之色,便在这时,王茜茜极其冲动地朝着他的脸颊亲了一口,这一吻是如此的意外,张东连忙伸手去擦水渍,忙道:“王姐,好香。”

 

王茜茜定睛看着他,旋即嫣然一笑,并没有说什么,朝着他的另一边的侧脸吻了一口,两个人的十指并插着,因为生理原因,王茜茜开始动摇起立刻回去给侄女做午饭的这个念头。

 

张东展开双臂紧紧搂抱着王茜茜的娇躯,内心当中满是炽热,他是如此地渴望王茜茜的身体,在欲望来临时,王茜茜的身体俨然成为了他摆脱掉痛苦的利器。

 

王茜茜弯着腰没有离开,她当真是犹豫了,此时她也开始明白,原来在欲望面前,自己对于侄女的爱其实并非是无私的。

 

此时窗外艳阳真好,明媚的阳光将万物勾勒出一层淡淡的光晕来,诗意万千,王茜茜将一条丝袜美腿缓缓抬起搭放在床沿,缓缓闭起美眸,双手按着张东的头,贴在自己的大腿内侧。

 

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原始的冲动从身体当中绽放了出来,如花开,如满月,如王茜茜。

 

便在这时,侄女赵晓敏的来电急促响起,滑动接通之后,赵晓敏的声音自电话那头清晰传来:“大姨,你在哪里啊?我都到家了!”

 

王茜茜的眼睛登时睁开,心中一片失落冉冉升起,急声道:“我马上就回去了!”

 

张东的一双大手在她身上来回飞速摸索,整张脸都贴在她的大腿内侧,疯狂闻着。

 

说来当真很是诧异,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女人身体而已,风流成性的张东又不是没有享受过,为何王茜茜的胯下却总是有一种迷人的幽香呢?

 

无论如何,此刻的张东都在极其疯狂地在王茜茜的身上索取,隔着单薄的衣衫,通过鼻子和嘴,释放这份原始的渴望。

 

王茜茜电话那头,赵晓敏的催促声不绝于耳。

 

最后,王茜茜只好是从张东家匆匆离开,她也不顾两个人的身体此时究竟多么渴求彼此的胯下了,只盼着尽快赶回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7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