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通房丫头不难受吗_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王叔,奶好了,您快趁热喝吧!”

 

 

赵云秀说这话的时候不卑不坑,倒是很出乎王景文的意料。

 

 

可是他转念一想,就凭周六那脑子,绝对不会想到这里面装的是什么,于是他从赵云秀的手里接过那杯奶,说了声谢谢,然后就把奶放在了桌子上。

通房丫头不难受吗_在楼道被猛烈的进出

 

 

赵云秀和周六问了个好,就转身出去了。

 

 

周六的眼珠子都直了,望着赵云秀的后身,一刻也不曾离开。

 

 

王景文暗骂了一声“老色鬼”,望着眼前满满的一杯,忍不住食指大动。

 

 

妈的,这才是人间极品,没想到从前皇上只有才能够享受的待遇,他王景文也享受到了,心里想着,他颤巍巍的端起了杯子。

 

“好香啊,我说老王头,有好事儿你可不能自己独吞哪!”

 

 

周六话音刚落,王景文就警醒的将那杯子用两只手捧起来,“你想和我抢没门儿……”

 

 

“你今天要独吞,你就是个孙子!”周六说话的时候,脸上似笑非笑,面目狰狞。

 

 

不知道什么原因,王景文好像很怕他一样,身体瑟缩了一下,然后说道,“老东西,那你说怎么办?”

 

 

说着,王景文就在此举杯,他想要抢在周六前面喝下去。

 

 

周六的目光凌厉,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停,咱们下棋,赌注就是它,谁赢了谁喝……”

 

 

无奈之下,王景文只能和他下棋。

 

 

楚河汉界,重新分列两旁,马走日字象飞田,几番辗转,王景文败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六喝下去。

 

 

他不但把奶喝了,而且还一个劲的咂巴着嘴,不住地赞叹。

 

 

“我说老王头,也tmd忒香了,你又从哪里弄来的?”

 

 

“买的,小云出去买菜,我让她买的!”

 

 

王景文胡乱搪塞着,周六却来了精神,“刚刚那个就叫云秀吧?”

 

 

“你个老东西,问这做什么?”王景文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抽搐。

 

 

“我只是想问一问她,河南是哪里卖的,我周六也是个不差钱的主,你老王头能喝得起的东西,我周六同样也行……”

 

 

或者周六就起身向房间外面走去。

 

 

王景文一看他说干就干,真的去找赵云秀询问奶的来源。

 

 

他赶紧跑过去,一把薅住了周六,“我刚才只是开玩笑,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个滋补品……”

 

 

“你老王头那点鬼心思,休想瞒过我周六!”

 

 

周六脸上的笑容狰狞无比,不过王景文好像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无比惶恐的问周六。

 

 

“你,你想怎样?”

 

 

“我实话对你说吧,”周六压低了声音对王景文说道,“你这个老东西,休想瞒我,告诉你吧,我品出来了,这是人的!”

 

 

王景文的脑袋轰的一下就大了,“不要胡说!我说周六你要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

 

 

周六嘿嘿干笑两声,“你这个老东西,装的和正经人似的,其实一肚子坏水……”

 

 

王景文怒道,“周六,你不要胡扯,惹急了我就揍你!”

 

 

周六狞笑道,“王景文,我承认你打得过我,我三个也不是你的对手,但我实话告诉你,你不敢……”

 

 

“为什么?”王景文见吓唬不住他,诧异的问了一句。

 

 

“为什么,你猪脑子啊你,惹毛了我,我就把你和人家小媳妇儿奶的事情,全部给你抖露出去……”

 

 

王景文做下彻底蒙圈了,“我说周六,这可是你喝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嘿嘿,这可是在你家,”周六将桌子上的象棋一兜,“妈的,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来下棋,顺便再喝一杯……”

 

 

说着,周六就像斗鸡场上得胜而归的大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背负着双手离开了。

 

 

王景文俺也没喝成,又被周六羞辱一番,彻底没了什么心情,呆呆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王景文郁闷地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可可睡着睡着,他隐隐约约却听到了一阵争吵时,睁开眼晃了晃脑袋,发现好像是王虎子和赵云秀,眉头一皱就推门走了出去。

 

“刘虎子,这日子你是不是不想过了,我们的房租还没有给王叔,你这么铺张浪费的,什么时候才能攒上一点钱啊?”

 

 

王景文刚出来听清这句话,就看到客厅外边的条几上已经摆满了酒菜。

 

 

不用说,这是刘虎子从外边带回来的,王景文看着他们两口子一脸的尴尬。

 

 

不过刘虎子并没有察觉他的变化,硬生生的把他按在主座上,然后给他倒了满满一杯酒,那杯子少说也有二两。

 

 

刘虎子嘿嘿一笑,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媳妇儿,你一个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的,知道什么,俗话说的好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

 

 

刘虎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赵云秀生生打断,“得了吧你,刘虎子,就你那德行,我还不知道吗?”

 

 

望着媳妇儿一脸轻蔑的样子,刘虎子无奈地摇摇头,转头看向王景文,“王叔,你给评评理,我说的这话对不对?”

 

 

还没有等王景文表态,刘虎子就扯起手中的酒杯,“滋溜”一声,二两老白干一饮而尽。

 

 

然后将杯子倒过来,朝着王景文晃了晃,“王叔,看你得了!”

 

 

王景文正尴尬地找不着地方,看到胡这样,忍不住拍拍巴掌,“虎子真是好样的,王叔陪你!”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王景文只喝了一半,谁知道刘虎子一拍桌子,将眼睛一瞪,全然没有了初来乍到的那份柔弱。

 

 

“王叔,你今天如果不把这杯酒喝透,就是瞧不起我刘虎子……”

 

 

赵云秀在旁边忍不住呵斥道,“刘虎子,你今天是怎么了?发烧了还是吃错药了?”

 

 

说着赵云秀还下意识地摸了摸刘虎子的额头,秀眉轻蹙。

 

 

谁知道今天这刘虎子一反常态,直接一把推开了她,“媳妇儿,你赶紧回房间看孩子去,我和王叔单独说点事儿……”

 

 

赵云秀将信将疑地看着刘虎子,本来想要看看这刘虎子今天是长了本事还是咋地。

 

 

不曾想到怀里抱着的孩子不停地挥舞着手,口中还哇哇的叫个不停,想必是饿了。

 

 

赵云秀无奈之下,只能叮嘱一句,“虎子,王叔年纪大了,你千万不能依照自己的性子,用酒灌他……”

 

 

“婆娘怎么说话呢?”刘虎子歪歪脖子,脸上却明显浮现一抹幸福甜腻的笑容。

 

 

他起身捏了捏孩子脸蛋,然后拍了拍赵云秀的肩头,意味深长的朝着赵云秀眨了眨眼睛,就将赵云秀推回了房间。

 

 

王景文看刘虎子并没有发觉刚才的事情,心头略宽。

 

 

再到刘虎子重新回来坐定,他再次尴尬地对他一笑,“虎子啊,今天是怎么回事儿啊,要你这么破费?”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把房租提前给你……”

 

 

说着,刘虎子直接从衣袋中抽出一沓子红票票,啪的一下子拍到王景文的面前。

 

 

“王叔,你数数,一共2000块,多……多退少补!”

 

 

中间的时候,刘虎子还打了一个酒嗝,看到他眼角罗列的皱纹也舒展了不少。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刘虎子肯定是有了什么机遇发财了。

 

不过王景文将钱退了回去,“虎子啊,你条件不好又初来乍到的,我知道,多少钱王叔暂时不要,等你多咱手头上宽松了,带给我不迟……”

 

 

刘虎子摇摇头,从衣袋里摸出一盒烟,丢给王景文一只,王景文接过来一看,受宠若惊。

 

 

他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是上面“大中华”那三个字他还是认得的。

 

 

他一时间受宠若惊,“我说虎子兄弟这钱来路不正,咱可不能……”

 

 

刘虎子狠狠吸了两口烟,咳嗽了两声,那烟的味道呛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

 

 

“不瞒您说王叔,我虽然没念什么大学,我文化也不算低,高中毕业,正好工地上缺个会计,老板看我能写两下子,当即就任命了……”

 

 

说着,刘虎子这次狠狠嘬了两口烟,直到大中华,只剩一个烟蒂,他才丢进了烟灰缸里。

 

 

然后刘虎子举起酒杯,“滋溜”又是一口,又一杯酒见了底,刘虎子的脸上明显有了些许的醉意。

 

 

他眨巴着一双猩红的眼睛,不断地打着酒嗝……

 

 

“王叔,干喽,谁不干谁是个孙子?”

 

 

“这,虎子……”

 

 

王景文这老头可不是善茬,当然不愿意当孙子。

 

 

所以不用刘虎子再劝,自动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顺手擦了一下嘴角的酒渍。

 

 

刘虎子一看,当即竖起了大拇哥,“王叔,你,好样儿的!”

 

 

说着,他就起身,踉踉跄跄的向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很快卫生间里就传来了悉悉索索嗦嗦的声响。

 

 

王景文看刘虎子彻底没有怀疑自己,刚刚没有释放的愿望,这一刻又重新冒头。

 

 

他有意无意的向着赵云秀的房间看过去,赫然发现了那门开了一条门缝。

 

 

可能是赵云秀忘记关了。

 

 

本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王景文激动万分,赵云秀在里边换衣服了!

 

 

王景文的心里一阵激动,就跟二胡哼着小曲出来的声音。

 

 

他不敢造次,赶紧正襟危坐,摆出一副长者的架势。

 

 

“虎子啊,明天还有工作,今天我们点到为止,就不要再喝了……”

 

 

刘虎子一瞪眼,不依不饶地说,“王叔,我拿你当长辈看,你又是我的恩人,萍水相逢就免了我的房租,今天我们要来个四四如意……”

 

 

刘虎子不由分说,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王景文无奈,只能舍命陪君子。

 

 

还好他酒量不错,斤儿八两的他也不在乎,既然刘虎子愿意和他拼酒,他也就勉为其难,奉陪就是了。

 

 

就这样推杯换盏,一来二去的,刘虎子终于不胜酒力,瘫软到桌子下面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3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