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上课拿振动器折磨女同桌_不 不可以你太快了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孙苗苗顿时起了反应,急忙用双手死死抓住,但震动感竟然不断在加强,而且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

 

“啊……好快啊……”孙苗苗面若桃花,忍不住咬唇,发出阵阵呻吟。

 

“孙小姐?你怎么了?”老林也没想到被自己改造后的玩具,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上课拿振动器折磨女同桌_不 不可以你太快了

 

孙苗苗的声音听在耳里仿佛仙乐一般,老林感觉裤裆就要被撑爆了,恨不得立马进入孙苗苗的水帘洞好好冷却一下。

 

就在这时,就听见孙苗苗娇喘吁吁的喊道:“林师傅,别愣着啊!我受不了了,这个玩具频率太快了,你快帮我停下……”

 

看着孙苗苗摇摇晃晃的身体,老林正想着要怎么做。

 

听到孙苗苗要自己帮忙,不再犹豫,趁孙苗苗迷离之际,冲上去就紧紧的从后面搂住孙苗苗胸|前的柔软,一边假装惊慌的喊道。

 

“孙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我要怎么帮你。”老林借此机会,正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女体香味。

 

他更加激动地不行,下面直直的顶在孙苗苗的翘臀上……
 

此时的孙苗苗被振动棒弄的身子发软,又被滚烫的大家伙直接顶住,顿时浑身一软,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老林双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苗苗胸|前的柔软,大家伙也直接滑进了孙苗苗丰满的臀缝之中。

 

“啊……”

 

感觉顶住自己那里的巨物突然又胀大了几分,孙苗苗顿时只觉得身体里仿佛有大浪涌来。

 

原本就泥泞不堪的幽缝小道,一股暖流流过,孙苗苗浑身如筛子般抖动,一阵阵温热的力量喷涌出来,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老林一股邪火正无处发泄,见孙苗苗沉醉的模样,哪还忍得住。

 

于是他猛地低头,找到那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就亲了上去,腾出一只魔手,肆无忌惮的在孙苗苗曼妙的身躯上下游走。

 

孙苗苗整个人沉迷其中,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老林不甘心隔着衣服搔弄,竟然从孙苗苗微微敞开的真丝睡裙领上滑了进去,一把抓住了那抹圆润,开始恣意地抚弄起来。

 

“唔……不要……”孙苗苗浑身虚软,想要挣脱,却又不舍得这种刺激的感受,在那老林的抚弄下,越发意乱情迷了。

 

老林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跟大美女一亲芳泽,哪里肯就此罢手,抽出手一路往下,捞起睡裙的裙摆,就将手伸了进去。

 

“天啊,他想干什么,摸了胸还要摸那里?不行啊,那里现在都成那样了,被他摸到,那也太羞耻了!”

 

尚存的一丝理智让孙苗苗清醒片刻,急忙将长腿合拢,双手无力地撑开老林,不让他得逞。

 

老林怎么可能就此罢手,他赶紧将手伸进去,顺势猛力的掰开。

 

孙苗苗本就浑身绵软,哪里还支持的住,几乎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就被分开了腿,老林趁势将左脚卡了进去,不让她有合拢双|腿的机会。

 

孙苗苗越发慌乱了,手足无措地想去抓住老林的手。

 

老林反抓住她的手,被带到了一根热乎乎、硬邦邦的物体上。

 

原来老林竟然拉下裤链,把那个露出来了。

 

孙苗苗自然知道是什么,正想抽出手,无奈老林死死的抓住自己的手,根本抽不出去。

 

更羞耻的是,老林抓着自己的手握着那个,竟然开始上下律动起来,掌心上那灼人的温度烫的她全身酥麻,瞬间便让她彻底迷醉。

 

老林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说:“孙小姐,你一直用冷冰冰的玩具,难道不想试一试真的吗?”

 

一股热气吹在耳边,孙苗苗瞬间羞红了脸,两条雪白的大|腿相互摩挲起来。

 

她的身体已经干涸许久,此刻被老林一举点燃,她迫不及待想尝试被那个进入身体的感觉。

 

她忍不住将舌头也探入老林嘴里搅动,手上的动作也开始加快。

 

孙苗苗的反应,让老林顿时大喜,一把撩开孙苗苗的裙摆,双手抓住她那那条蕾丝内内,轻轻一扯,露出那让他心驰神往之处……

 

这一刻,老林再也按捺不住,脱掉自己的裤子、举着那个,就朝孙苗苗那里猛得冲了进去!

 

“别……别在这儿啊,去床上……”感觉到身下被滚烫抵住,孙苗苗慌忙制止。

 

老林嘿嘿一笑,扣着孙苗苗的腰,笑得无比淫邪:“怎么,你不喜欢站着吗?”

 

孙苗苗意乱情迷的仰起头:“我……我喜欢在床上,那、那样可以进的更深……”

 

“好!那咱们就去床上!”老林说着,立刻将她抱了起来,丢到了旁边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孙苗苗只觉得身子一轻,身体刚陷入柔软的席梦思,老林就重重的压了上来。

 

她心里既紧张又期待,不知道老林粗大的玩意儿,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老林没有怜香惜玉,他知道像孙苗苗这种长期空虚寂寞的少妇,需要的绝对不是那种温水煮青蛙似地温情,或者那种按部就班的细嚼慢咽。

 

唯有狂风暴雨,风起云涌的激|情,才能填补她内心真正的空虚。

 

所以,老林将她死死压在身下,直接掰开孙苗苗的腿冲进去。

 

突然……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破锣似的中年男人的嗓音响起。

 

“苗苗,你在家么?快开门!”

 

孙苗苗的心顿时紧张了起来:“啊,是王强,他怎么来了!”

 

老林正准备继续,孙苗苗的一句王强来了,就猛地夹紧双腿,将他一把推开。

 

老林吓得差点蹦起来,他不过是个小水电工,要是被正主抓到,估计连这份工作都保不住了。

 

老林赶紧起身,穿上衣服,还一边说:“孙小姐,你愣着干嘛?赶紧穿衣服啊!”

 

突然,老林猛地想到,现在的孙苗苗余韵未消,肯定会被看出猫腻,又赶紧补充一句:“赶紧去厕所冲马桶,等会儿他要是问起你来,你就说是在上厕所!”

 

而此时,门外的王强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苗苗,你在干嘛啊,怎么还不来给我开门?”

 

孙苗苗不禁暗赞老林机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外喊道:“来啦来啦!别急!”

 

说话的同时,孙苗苗不忘走进洗手间,按下马桶的抽水按钮,冲出水后,她这才扭着腰去开门。

 

打开门后,见王强在门口站着,孙苗苗顿时媚眼如丝地嗔道:“你不是有钥匙吗?怎么还要我来开门?”

 

“走得急,忘记带了,宝贝儿,你想我了没?我可想死你了……”王强淫笑着一把搂住孙苗苗就亲。

 

王强虽然已经到了中年,身体也被酒色掏空了,但一看到娇媚的孙苗苗,还是忍不住心头火热。

 

孙苗苗没料到王强会一进门就急色,没来得及躲闪,胸|前的柔软就被一只大手掌握住,身下的禁地也已经被王强的另一只手侵入。

 

“你怎么这么急!这大白天的,干嘛呢……”孙苗苗不由紧张起来,她那儿还是湿漉漉的,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王强一招得手,已经摸到了那泥泞不堪的溪谷,抽出手看到指尖的水珠,想起刚才孙苗苗那么久才开门,顿时脸色一变。

 

“苗苗,你老实告诉我,刚才在干什么?这里怎么是湿的?”
 

孙苗苗头皮一紧,赶紧解释:“我刚才上厕所呢,这不听到你敲门,都没来得及擦,当然是湿的。”

 

“真的?”王强依旧不太相信。

 

人到中年疑心病就重,更何况王强本就控制欲强。

 

因此,孙苗苗的话,并没有让他完全相信。

 

“正好我走太急了,还没来得及上厕所,我先去小解一下,一会儿再来好好滋润滋润你这个小妖精……”王强假意地说着。

 

扭身就走进了卫生间,然后一把掀开马桶盖,看到还在涓涓细流的水,看起来真的像是刚有人上了厕所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王强重新盖上马桶盖,洗了个手,就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孙苗苗在卫生间门口等着,紧张得心口怦怦直跳,生怕被王强发现点什么。

 

好在王强出来后脸色平静,似乎并没有任何发现,折让孙苗苗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不过,孙苗苗还是装模作样的问:“怎么这么快就好了?”

 

王强猥琐地笑了笑:“这不太想我的宝贝儿了么?现在就想跟你做,赶紧就出来了。”

 

孙苗苗嗔怪地白了他一眼:“那可不行,卧室的空调坏了,有工人在房里修呢……”

 

王强顿时一愣,刚放下的心,再一次提起。

 

他脸色一变,语气有些不善:“工人?什么工人?你修空调怎么不跟我说一下?”

 

孙苗苗张嘴正要回答,老林就直接从卧室走了出来。

 

之间老林背着背包浑身都是灰,脸上也一道一道的,手里还抓着发黑的白手套和扳手。

 

他边走边说:“孙小姐,你的空调我已经修好了,现在你先去试试看吧,要是没啥事,我就走了。”

 

王强见他又老又穷酸的样子,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语气不免有些鄙夷,“你是小区的物业?怎么以前我都没见过你?”

 

老林哪里敢跟王强多说,赶紧回答:“我是刚来的水电工,老板你当然没见过。”

 

王强眉头一皱,目光顺着老林从上往下仔细打量着,看到老林鞋子都没脱,也没套鞋套,不由更加厌恶。

 

“原来是个新来的,怪不得一把年纪眼力劲儿还这么差,你知不知道我家实木地板有多贵?进门连鞋子都不换一下,踩坏了你赔得起么!小心我投诉你!”

 

王强是个暴发户,一直都很看不起像老林这样的社会基层人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别人指指点点。

 

孙苗苗赶紧出来打圆场:“哎呀!亲爱的,你跟一个老工人费什么话呀!赶紧把修空调的钱付了,打发他走吧!”

 

要知道,老林只是个社会基层工人,而王强早已是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要是得罪了他,老林折后半辈子就完了。

 

王强一把将孙苗苗搂入怀中,不屑地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往地上一丢:“喏!这三百块够你修空调了!拿了就赶紧滚!下次要是还让我看见你穿鞋进屋,你就等着被投诉吧!”

 

老林顿时怒火中烧,看着地上的钱,却一点捡起来的念头都没有。

 

他虽然收入低,但也是有尊严的。

 

年轻的时候,老林可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在那个年代,谁家能出个大学生可了不得了,更何况是名牌大学出身。

 

只可惜当时他走了霉运!

 

要不是进号子蹲了二十年,凭他当年的手段,不见得会比王强这个暴发户差多少。

 

想到这儿,老林越发不忿:“王先生,我虽然只是个水电工,可从来都是凭自己的双手吃饭,你也没必要这样羞辱我吧!”

 

“呸!”王强啐了一口唾沫,瞪着眼睛呵斥,“妈的!你个糟老头子,还敢给我顶嘴!我是业主,就是你的上帝,我说什么你就听着!”

 

“不就是要钱么?跟我这装什么装?这三百块你不要,那就别想要了!给老子滚吧!”

 

说着,王强一脚揣在老林屁|股上,直接将他踹出了门。

 

老林不以为意地离开了孙苗苗家,找个水龙头把自己脸给洗了,那三百块,他没有捡。

 

不过才三百而已,还真犯不上!他丢不起这人!

 

一想到王强竟然拥有着自己想要的一切,名利,金钱,美女……

 

老林的心就跟针扎了一样。

 

王强年纪跟他差不多大,却能让孙苗苗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跟着,想到王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老林得出了一个结论。

 

有钱还就是特么的了不起!

 

要是哪天他也有钱了,也像王强那样,包养几个女人,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老林不禁回想起刚刚跟孙苗苗激|情的场景,要是王强再晚半小时回来,此刻自己怕是要搞得孙苗苗死去活来。

 

想起王强,老林又忍不住笑起来,这个名字还真是讽刺。

 

再怎么嚣张,老子还不是照样睡了你的女人!还光明正大从你家走出来,你有能拿我怎么办?

 

回到物业办公室,老林看着也没什么事,加上受了王强刺激,老林索性就回家了,租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近,不足一公里,就是要绕个公园。

 

虽然隔得近,但环境却和“世纪花城”有着天壤之别,属于城中村。

 

住在这里的人三教九流,选择住这儿的基本上都是图房租便宜,而且基本都是早出晚归。

 

不过张素芬他们家不同,据说她老公其实很有钱,租这儿也不过是临时起意罢了。

 

想到这么多天都没看见张素芬的身影,老林惆怅地叹了一口气。

 

正在此时,老林就看到房东老板娘正在跟一个女人说话,旁边一个三轮车主正在往下搬东西,看来是新搬来的住户。

 

“哟!老林啊,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房东老板娘笑着冲老林打招呼。

 

“哦!今天不忙,刘大姐,今天来了新租户啊。”老林笑着回答,房东老板娘姓刘,今年五十岁了,为人热情,跟谁都处得来,所以老林平时都叫她刘大姐。

 

“是啊!这是新来的赵玉梅小姐,今天刚搬来的,对了,就住你隔壁。”刘大姐指了指旁边的女人。

 

“什么!住我隔壁?那张小姐他们呢?”老林心口一紧,震惊地瞪大了眼。
 

“他俩搬新房去了,人家本来就是暂时住这儿罢了,拆迁户呢!老有钱了!”刘大姐满脸的羡慕。

 

转脸,又拍了拍赵玉梅的手臂说,“来,认识一下,这个是隔壁的老师傅,老林,人不错,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老林这才注意到这个赵小姐,上下打量了一下,顿时愣了愣。

 

这女人长得很丰润,而且又特别年轻,皮肤白,身材也前凸后翘,充满了青春活力,瞧着好像还是个学生的样子。

 

赵玉梅被他火热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林大爷您好,我是赵玉梅,您叫我玉梅就行了。”

 

这声音也好听!跟百灵鸟似的!

 

老林顿时就酥了,赶紧说:“你好你好!叫我老林就行了,我是小区物业的水电工,就跟老板娘说的那样,有什么事儿,尽管招呼!”

 

赵玉梅不好意思地说:“那就太感谢您了。”

 

“嗨!这街坊四邻的,谢啥!应该的!”老林笑着摆摆手,这才不舍得把目光移开,怕这个新来的小姑娘觉得他太猥琐。

 

赵玉梅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反而觉得他很亲切,当下就对老林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这一笑,把老林的心都化了,顿时把之前见不到张素芬的郁闷心情都驱散个干净。

 

虽然没能吃了张素芬的确是个很大的遗憾,可老林现在已经尝过了孙苗苗的滋味儿,隔壁又来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心里顿时觉得欣慰许多。

 

赵玉梅毕竟是第一次跟老林接触,没聊几句,就跟着房东上楼去了。

 

看着赵玉梅那妙曼的身子,老林只觉心头一阵火热,那处也跟着寂寞难耐了起来。

 

孙苗苗虽然是个极品,但赵玉梅这种小家碧玉的小女孩,无疑对他更有吸引力,而且……

 

赵玉梅这么年轻,极有可能还是个处……

 

要是能和这个女孩来上这么一次,真是死也值了!

 

回到家,老林早已热得受不了了,后背都被汗湿一大片,紧紧贴着背部,黏答答的难受。

 

老林急忙脱了衣服洗个冷水澡,然后打开风扇,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看着垂头丧气趴在小腹的大家伙,老林感觉有些对不住它。

 

先前在张素芬那儿临门一脚都没能进去,也就算了,好不容易吃上孙苗苗,王强却突然回来,打断了大好的兴致,实在是可惜!

 

想起孙苗苗,老林又拿出之前偷她的内内,看着那黑色蕾丝花边的小内内,仿佛看见孙苗苗那溪水潺潺的幽幽溪谷。

 

老林顿时又呼吸急促起来,罢了,既然不能在你身上发泄,那就只能借助你的内内了。

 

正在此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老林的幻想……

 

老林顿时气急,这叫什么事儿啊!

 

在孙苗苗家被王强打断还无话可说,现在在自己家里痛快一下,都要被人打断,这也太特么膈应了!

 

老林真恨不得当个聋子,或者给那个敲门的人来一脚,踹的他远远的。

 

“林师傅,你在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听到和这个声音,老林顿时愣住了,好半晌才想起来,这貌似就是隔壁新搬来的赵玉梅吧?这大晚上的,她来干嘛?

 

老林顿时激动起来,赶紧收拾好孙苗苗的小内内,又轻轻拍了下正兴致盎然的大家伙。

 

不好意思了!兄弟,又要委屈你了……

 

老林恋恋不舍地把小内内放进床头书桌的抽屉里,套上一条大裤衩,光着上身,也不管身下的大兄弟依旧不依不饶地顶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30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