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健身房做|办公室穿开档内裤露出h

秦受埋头在她的脖子里,他的鼻子里都是迷人的体香。

 

 

他一边享受着,另一只手一边慢慢的褪去她的衬衣,从上至下。

 

 

白天的时候只能看看,连碰都没有让碰几下。现在却能随心所欲,秦受的心里激动又兴奋……

 

在健身房做|办公室穿开档内裤露出h

“啊……”王桃花随着他的亲吻而轻声回应。

 

 

他的一只手攀附在胸前,他的手不听使唤的移动到她的皮裤那里,皮裤的冰凉传到他的掌心,一阵夏日的凉爽。秦受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褪着她的皮裤。皮裤才到一半,她光滑的肌肤就落在了他的手上……

 

 

女人的手攀附在他的肩膀上迷离的眼睛半睁半闭,眼里都是渴求。

 

 

半晌,她又抬脚搭在他的肩膀上,把整个人都托付给了他。

 

 

“嗯……陈哈子……啊……看来你技术还不错。”王桃花夸赞,声音酥软。

 

 

秦受邪魅的看着黑暗中的那个黑影,哪里来的陈哈子,他是秦受。

 

 

秦受指腹掐了一下她,她又忍不住的发悦耳的声音。

 

 

这还没有进入主题呢,只是逗弄一下她,就这么受不了了。秦受精壮的腰充满了力量,只需要轻轻一动,就完全得到了王桃花。

 

 

迟疑的时候,外面匆匆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秦受疑惑,想要起身,却被她拉回去,他跌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像一团烈火在烧着他。

 

 

那一串脚步声很急促,秦受担心的几十秒穿上被拉乱的衣服,移步到窗户边。

 

 

想要看清外面是否有人,却黑乎乎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此时已经是黎明前了,村子里已经有人家的鸡开始叫早了。

 

 

所谓春宵一刻,秦受回头看着王桃花的轮廓,明明感觉才过去了一会儿,却已经快要天亮了。

 

 

他不甘心的想着,还是没有进一步发展!

 

 

“陈哈子你干什么呢?快过来啊!”王桃花叫他的名字。

 

 

秦受心里打颤,如果再不走的话,天再亮一点就要被发现了自己不是陈哈子。

 

 

王桃花起身,一阵香味随着她的逼近而更近了。

 

 

秦受看着她颤动的身体,在黑夜里如白玉一样发着幽光。秦受迎上去,搂住了她的腰,低头细吻着她。

 

 

她推开他,平日里,陈哈子并没有这么高啊。如果是陈哈子吻她,根本不用低头,她也不用抬头。

 

 

完了,她好像发现异样。

 

 

秦受也突然想起陈哈子没有自己这么高,他后悔为什么自己要站起来。

 

 

“你不是陈哈子……”王桃花一直把对方当成陈哈子,她念想陈哈子从来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可是,现如今中了谁的计。

 

 

秦受被发现了以后不敢说话,只要他一说话,只要听他的声音,就会全部暴露。

 

 

“你是谁?”

 

 

王桃花边问,边去开灯。

 

 

“嗒”一声开灯的声音,秦受忙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

 

 

万幸,陈哈子没有灯。他长时间不交电费,早就被断了电。

 

 

“你说不说?”王桃花见对方一直不说话,也笃定了这是一个熟人。

 

 

她也不是反感这个男人对她图谋不轨,而是只想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男人是她见过最阳刚的一个,而这个村子里,她尝试了那么多人,还没有遇到这样的人过。一向渴求不满的她,感觉到这个人能满足她。

 

 

她步步紧逼,问着他是谁。

 

 

忍无可忍,他拉开门,一趟跑了。

 

 

回到家里,怀着瑟瑟的内心睡去。

 

 

王桃花也不敢去明目张胆的去找昨天晚上那个人,去问陈哈子,陈哈子却已经忘了。

 

 

未来的好几天秦受都不敢经过王桃花家的门前,而王桃花则暗自发誓要找出那个男人。

 

 

他越是想要刻意的逃避王桃花,王桃花还偏偏找上了他。

 

 

这天,他刚刚给一个跌倒的小妹妹按摩完脚,王桃花就来了。

 

 

王桃花依然穿着一条紧身黑色皮裤,紧着她的身体,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黑色的紧身毛衣,S形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

 

 

秦受看着她慢慢走过来,惊叹的看着她,实在是太迷人了。

 

 

“小秦我的腰好了很多了,不过还是有点酸痛,你能再帮我按摩按摩吗?”

 

 

王桃花的桃红色嘴唇看着就很想咬一口上去。

 

 

秦受被她胸前的风景吸引了过去,他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那里,说:“没问题。”

 

 

王桃花从他身边擦过,他低头看见她内里的风光。

 

 

王桃花主动的走进馆内的按摩室,秦受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扭动的小蛮腰,不由得想起了那天晚上。

 

 

秦受坏坏的把门关上,反锁。还没有等他主动的叫她脱掉衣服,她就把上衣脱掉,那美妙的风景直接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秦,你过来。”王桃花趴在床上,一只手拖着腮帮,一边勾勾手指头。

 

 

秦受嘴角上扬,缓缓走过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美妙。

 

 

秦受在她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来,伸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将她按倒。

 

 

“你的腰有问题,就不要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了。”

 

 

秦受的手放在她滑软的肩上不愿意拿下来。

 

 

“你现在感觉是什么样子的?”秦受接着说,。

 

 

虽然连接几次和王桃花接触,他还是很怀念给她按摩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一幕幕。

 

 

“不动的话,就不会很疼,一动呢,就会酸痛酸痛的。不过,比之前好多了,之前,不动也要疼。”

 

 

“你的上溪穴和阳谷穴都不用按摩了,直接揉你腰上和背上的穴位。”秦受可不愿意拿着她的手在那里按半天。

 

 

“但是这次需要很大的力气,所以我必须要到你的身上来,方便我出力。”秦受忽悠着王桃花。

 

 

王桃花没有很反抗,而且,好像还很乐意的样子。

 

 

秦受看了看她的翘臀,没有多想,轻轻的坐上去。

 

 

他按摩她后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明明就三个穴位,却被他按摩得好像有几十个穴位。

 

 

可是王桃花不懂,她任凭秦受按摩着。

 

他稍微用力,王桃花在他的力道下发出“嗯”的声音。

 

 

秦受给她按着按着,正在想个办法让她转身的时候,王桃花主动开口了,“小秦,我觉得心口很闷,是怎么回事?”

 

 

秦受一听她的心口很闷,好像听到了机会。

 

 

“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情让你生气、上火了?气排不流畅,在你的心口堵着,就会导致你的心口比较闷。”

 

 

一听秦受这样说,自己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小秦,你真厉害,我还真有难受的事情呢。”王桃花叹气,她想起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把自己弄的不上不下的,能不生气吗?

 

 

秦受的心里已经猜到个十有八九了,像王桃花这样的寡妇,能让她生气的也只能有男人了。

 

 

“你要先和我说说,把心结打开了,我再给你按摩,要不然怎么按都没有用。”

 

 

秦受故意引导她说出那种话。

 

 

“我那天遇到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对我做那种事情,他身材很好,可是一点不认真对待……”

 

 

禽兽不如?身材不错?王桃花那个男人又骂又夸的,秦受的心里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郁闷。

 

 

秦受心里邪念一生,一定要再好好让她感受感受。

 

 

“你说完了就不要再放在心里,我待会儿给你按摩好了,就不难受了。”秦受安慰她。

 

 

边说着,秦受已经已经把她翻过身来,面对着自己。

 

 

秦受伸手上去,轻轻抚摸着她露出来的那一部分。

 

 

“啊……”不绝于耳。

 

 

刺激得秦受更是用力。

 

 

突然,她坐起身,手勾起他的脖子,满眼迷离望着他。

 

 

她的眼睛戴着蓝色美瞳,长长的睫毛自然下垂。小巧玲珑的年轻样子,丝毫没有将近40岁的痕迹。

 

 

她看着秦受呆愣愣的看着自己,正看得出神。终于她忍不住的吻了上去,秦受还呆在原地。

 

 

这是他第一次不用去骗,不用去忽悠,就抱着美人拥吻。

 

 

他回应王桃花。

 

 

“呜……”她在他怀里颤抖。

 

 

他的手用力的揽着她的腰,用力的往自己的腰身上贴。她好像有感觉了一样,把秦受弄得更难受了。

 

 

秦受按着她头,移动到她她耳垂出,吹了一口气。

 

 

她如同被电了一样在他的怀里颤抖着,扭动着身体。

 

 

每当想起她上次被那个不清楚身份的人,就会越发的难耐。

 

 

“呜……小秦,你要了我吧。”

 

 

秦受抱着这样一个娇嫩的女人,早就迫不及待了。秦受看着她的模样,头向后仰着,一袭长发被弄散了,自然的垂到他的手掌心。

 

 

“桃花姐,我不能对不起你,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秦受憋着心里的火,想要钓大鱼,必须放长线,不能急于这一时。

 

 

她那少妇般的容颜如刚刚开放的桃花,映在他的眼里。

 

 

这次放过这样的美人,以后会得到更多的回报。秦受能忍,又擅长计划。

 

 

王桃花抱着她蹭了好久,终于不甘心的放开他。

 

 

“小秦,你是一个好人。”

 

 

说完这句话,王桃花就让他帮她整理衣服。

 

 

她抬眸,望着秦受,不能再看了,再看就要反悔来要来她。

 

 

“小秦,我漂亮吗?”

 

 

这是她又一次问秦受,秦受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桃花姐,你好漂亮。秦受确实喜欢她这样的美妇人,有经验会疼人。

 

 

她边说话间她已经衣装整齐,站在门边,冲着秦受妩媚的一笑,转身走了。

 

 

秦受还沉迷在那个妩媚的笑容上,他的师父就来电话了。

 

 

“秦受,你去县城卫校一趟。校长的老婆刚刚生完孩子不久,突然肚子疼。”秦受的师父颜摄吩咐他道。

 

 

他的师父平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找到踪影很难。

 

 

除非有差事的时候,他才会联系秦受,让秦受去完成。

 

 

秦受是他唯一一个徒弟,不管有什么,都会第一个想起这个徒弟。只不过,他闲云野鹤惯了,很少陪着秦受。

 

 

“好的师父,我这就出发!”

 

 

秦受没有等师父再说什么,就匆匆的挂掉电话。

 

 

卫校,那可是赵萌萌的学校,他好几天不看见赵萌萌,身体开始想念她了。

 

 

上次嘱咐她的叫她来二次诊疗,她也还没有来。

 

 

既然她不来,那他就去找她!

 

 

每当要上县城,或者出院的时候,秦受都会开着师父赠送给他的那辆无名牌的小轿车,一路狂奔。

 

 

他心里默念着赵萌萌的名字,从车里走出来。

 

 

来到县城的他,不同于在红星村的时候。现在的他西装革履,虽然西装便宜又劣质,可是已经增添了好几份帅气。

 

 

“哇哦……”一群经过的女生欢呼,像他这样出现在学校门口的,已经是很少见了。在很多女生的尖叫之下,他走出来,对着一群妹子打了一个口哨。

 

 

她们虽然穿着统一的制服,可是各有各的姿色,身材不一,样子大都清甜可爱。可是对于秦受来说,赵萌萌比这些都还要迷人。

 

 

他走过去,向这些女生始询问赵萌萌。

 

 

找到赵萌萌时,赵萌萌正在教室专心的看着某样东西。整个教室只有她一个人,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在很远处就能闻到她身上的清香。

 

 

见到秦受来,她赶忙把东西藏起来。

 

 

“萌萌,你在看什么?”秦受走过去,

 

 

赵萌萌摇头,她的头发自然垂在肩膀上,眼睛水汪汪的望着秦受,嘟着小嘴。

 

 

“秦哥,你怎么来了?”赵萌萌酥酥的声音几乎要融化了秦受……

 

秦受吸了吸口水,眼睛向下看着她紧闭的双腿,短裙里面黑色丝袜青春又靓丽,白色小鞋衬托她纤细的腰身。

 

 

“萌萌,我来找你们校长。他的老婆生病了,我来给她治病。”秦受边说边细嗅着空中萦绕的她的体香。

 

 

他确实是来找校长的老婆的,不过,他还是想来看看赵萌萌。自从上次她治疗之后回到学校,就还没有出现过。

 

 

“萌萌,你感觉病情怎么样啦。”秦受问。

 

 

“秦哥,我正想过两天回去找你呢,温感觉好了不少。”赵萌萌对视他的眼神时羞涩的低下头头,晕红的脸上有一抹云彩。

 

 

她想起秦受治疗的场面,不觉面红耳赤。

 

 

“萌萌,你张嘴我看看。”

 

 

赵萌萌照做,伸出一抹绯色舌头。

 

 

秦受弯着头,仔细的上下打量着那小嘴小舌头。

 

 

“萌萌,看来效果不错,里面排了一些毒素,你想我现在帮你吸,还是等回到医馆的?

 

 

赵萌萌俏脸一红,也拿不出主意。

 

 

秦受食指勾起她的瓜子一样的下巴,慢慢往上抬。

 

 

如同春风里的梨花,纯洁又青春,自然的嘴唇没有一点点唇膏,花瓣一样落在她唇上的自然粉。

 

 

秦受的手不自觉的伸上了她的卫校校服校徽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608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