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岳用嘴帮你弄出来吧-最近几天内裤老是湿像水一样

我感觉全身像着了火一样,理智渐渐被原始的冲动淹没,甚至,我还生出一种可耻的念头,不如就让这东西进去吧!我也是一个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趁着老公醉酒,尝尝做真正的女人的滋味!

 

苏大生的眼里闪着狼光,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刘惠梅,你下面都一片汪洋了,是不是很想?”

岳用嘴帮你弄出来吧-最近几天内裤老是湿像水一样

 

我死死咬着下唇,不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老公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我的心“砰砰”直跳,承担着随时被老公发现的风险,哪里有心思和他调情。

 

我的呼吸变得滚烫,声音颤得不像话“求你……去外面…我老公在家里,只要不在这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行不行?”

 

头皮一阵阵发麻,我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汤金陵。他睡得那么安详,嘴角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现在的他,也许在做一个美梦。可是他却不知道,我正在同一个房间和别的男人缠绵。

 

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就算必须被迫和苏大生发生点儿什么,我也一定不要在这里不要!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我紧紧搂着苏大生的脖子,满脸乞求。

 

苏大生跃过我的肩膀瞄了一眼汤金陵,心有不甘,“这样才刺激,不是吗?我偏要在这里,当着你的老公和你亲热!”

 

“当着他,我放不开,也没办法让你尽兴!我们去你的车上,或者到附近的公园里,或者去酒店,怎么样都好,行不行?我一定会好好取悦你,一定会的!”

 

苏大生犹豫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问“真的”?

 

我故作媚态,主动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嘴唇,柔声说“当然!”

 

“那好,伸出舌头来,和我舌吻!”

 

我立刻乖乖地伸出舌头,他喘着粗气抱紧我,舌尖交缠,酥麻感迅速涌遍全身。

 

我努力地忍着,生怕自己又会嘤咛出声。

 

身后,再次传来细碎的响声,我的神经立刻紧张起来,一把推开苏大生,转身看向汤金陵。

 

汤金陵只是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好像睡熟了。

 

“走吧,求你了!”

 

我主动拉起苏大生的手离开卧室,把门关上的那一刹那,我觉得的后背一阵发凉,原来全身都被冷汗湿透了。

 

来到楼下的停车场,我打开后排车门上去。

 

我还没有坐稳,苏大生就喘着粗气压到我身上,一把扯开了我的衬衫,把头埋在我的丰满之间啃咬着,摩挲着,一只手麻利地解开我的裤子,停留在我的大腿之间。

 

没有月光,到处都黑漆漆的,浓浓的夜色,很快让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男人特有的荷尔蒙的气息迎面扑来,让我忍不住想要沉醉其中,嘴里不自觉地溢出低低地呻吟,像婴儿的啼哭声,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

 

“没想到,你还挺骚的,我马上就填满你,让你知道我有多厉害,让你知道和我亲热是多么美妙的体验!”

 

他死死地瞪着我,那目光带着一股狠劲,像两团鬼火一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结婚这么多年,那层膜真的要交出去了,不过并不是我的老公的,我一下子紧张起来。

 

深深的负罪感攫住我的心,我别开目光不想看他,可是他却用一只手扳正我的脸强迫我和他对视。

 

“我来了。”

 

他的尾音拖得很长,阴沉沉的,就像来自地狱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说完,他一把扯下我的小内,那团庞然大物眼看着就要撞进我的身体…

我闭上眼睛,满口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两条腿不自觉地张开,把所有的润滑对准了。

 

突然,轻咳伴随着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一束手电筒的光朝这边晃了过来。

 

我的心猛地揪紧,下意识地搂紧了苏大生,低声说“是保安来巡逻了,快趴下!”

 

苏大生愣了一下,低低地飙了一句脏话,翻了个身正好滚到踏板上。

 

万一被保安发现我们在车震,到时候传出去,丢脸的可不只我一个人,苏大生怎么说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和有夫之妇玩车震,那他可就真的完蛋了!

 

我把衣服胡乱整理了一下,平躺在座椅上,保安轻轻敲打窗户的时候,我屏住呼吸,一声都不敢吭。

 

“原来里面没人啊!我还以为有人玩车震呢!”

 

要不咱们在这儿等一会儿,说不定是听到咱来了,不敢再出什么动静了。

 

两个保安并排靠在车窗外,一边抽烟一边聊起来,都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情事,我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烫。

 

身体里那股热浪慢慢褪去,理智一点点回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我竟然有点儿感激这两个保安,是他们在我马上就要沦陷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苏大生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我瞪大了眼睛看,原本烧火棍一样撅着的那玩意儿,好像也失去了活力,慢慢变小了。不过,再小也比汤金陵的大多了。一想到刚才,那大东西差点儿就进入了我,我还是忍不住心惊肉跳。

 

刚才,我离出轨只有一步之遥!

 

车厢里有点儿冷,我很想回家,可是那两个保安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走。

 

这种等待真是太煎熬了!

 

我想,苏大生应该比我还难受吧!我转头看了他一眼,看不清他的脸,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有一个保安的对讲机响了,好像是让他们回去。

 

“里面真的没人吗?刚才过来的时候,我明明听到有动静的!”

 

“没事,一会儿咱们再过来,说不定真能看到点儿劲爆的!不过咱们得悄悄的,不能让他们听见,到时候咱们录下来,没事的时候看看,那多带劲啊,嘿嘿!

 

两个人终于走了,很快,脚步声就消失了。

 

正好这个时候,苏大生的手机响了,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我看到他的眉头皱了皱,道:“喂,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大生啊,我肚子特别疼,坚持不住了,你现在过来,送我去医院吧!”

 

因为太安静了,所以他妈妈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

 

我立刻高兴起来,打开门就要下车,苏大生一把拉住了我,“今天干不成了!不过,我还会再找你的!到时候…哼。”

 

当然,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两次了,他都没能占有我,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好歹今天躲过了一劫,我还是觉得很庆幸。

 

看着车子迅速消失在夜色中,我愣了一会儿,把大衣裹紧,转头往家的方向走去。

 

洗了个热水澡,脑子里一直都是在车上和苏大生纠缠的情景,身上又开始变得燥热起来,脸也一阵阵滚烫。站在花洒下,我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想象着那是一双男人的手,下半身憋胀得难受,我颤抖着把手伸了进去

 

虽然也有一点儿酥麻的感觉,可是哪里比得上男人的那玩意儿呢?

 

无边的寂寞和苦闷袭卷而来,浴室里雾气腾腾的,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随便又冲洗了一下就出来了。

 

手机响了,是微信,我打开一看,是曲小丽的一张照片,她身上穿的是…情趣内衣!黑色吊带蕾丝上衣,镂空设计,那两点若隐若现,说不出来的魅惑性感。下面穿的丁字裤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关键部位都盖不住,呼之欲出的感觉。

 

要说身材,客观地说,我比她要好,我忍不住有点儿失落,这样的内衣,我恐怕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穿了!

 

想到汤金陵每次躺到床上都很自然地背对着我睡,我连搂一下他的腰,他都会紧张到不行,生怕我提出过夫妻生活,我就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紧接着,曲小丽发来两句话我觉得你这个人有点儿古板,想必和你老公在床上也没玩过什么花样!今天,我给你来个现场直播,让你看看,女人可以妖娆到什么程度!

 

我想告诉她,我不需要看!可是写了这句话,又删掉了,心里竟然生出了一丝丝期待

只看一眼,真的只看一眼,我默默地对自己说。

 

很快,画面里出现了一个下身只系着一条浴巾的男人,不错,那人就是曲小丽的老公,叫武兵!

 

我的天,小麦色的皮肤,八块腹肌呢!这个女人,还真是艳福不浅,我忍不住有点儿嫉妒她了。

 

曲小丽走到武兵面前,伸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往大床那移。

 

几番相互挑逗之下两个人进入正题,我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个猛男,一个猛女,一会儿换一个姿势,都是我没有见过的。

 

我的心跳慢慢加速,感觉整个人像着了火一样,坐都坐不住了,下面又变成了一片潮润。

 

我很想退出来,可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直到武兵离开了卧室,曲小丽走过来关掉了视频聊天,我才强迫自己抽离出来。

 

曲小丽很快就发一条语音过来:“学会了吗?不如现在和你老公试试吧!”

 

听到这话,我的情绪再一次变得低落,这种低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发语音,手写了一句话:“我老公出差了,不在家!曲小丽立刻回了一句:“那就等他回来再试,好了,晚安!”

 

躺到汤金陵身边的时候,我的心还没有完全静下来,脑子里一直在想刚刚曲小丽和她老公恩爱的情景,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那种灵肉结合的美好和甜蜜。

 

我忍不住开始幻想画面里的曲小丽是我,想着想着,再转头看一眼熟睡的汤金陵整个人更加空虚起来。

 

身体里好像有一团火又开始燃烧起来,尤其是曲小丽说的让我和我老公试试的话,一遍一遍在我耳边回想,我感觉整个人快要被那种灼热给烤化了。

 

我翻了个身面对着汤金陵,抬起一只手,颤抖着慢慢伸进他的裤子里。

 

他的那玩意儿太小了,和苏大生,和曲小丽的老公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我还是把玩得很起劲,努力想象着它会慢慢变大变强硬,不由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眼睛,正对上汤金陵忧伤的眼神,我吓了一跳,一边“哎呀”一声,一边把手抽了回来,目光都不知道要往哪里放。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点儿尴尬,我只顾自己,竟然把他弄醒了!

 

“我……金陵,对不起,我…”

 

我的脸上一阵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已经张力开嘴了,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汤金陵长叹一声,脸色变了变“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接受无性生活!我也希望能赶紧把病治好,可是…”

 

他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弄得我心里也很难受。

 

我想说“没关系”,可是却说不出口。

 

说这话也太虚伪了,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眼看着就奔三了,正是生理需求最旺盛的时候,说没关系,恐怕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我搂住了他的脖子,轻轻躺到他的臂弯里。

 

“金陵,你别沮丧,总会好的!”

 

心里的那股火,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汤金陵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睡熟了。我躺得离他远了一些,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67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