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王爷一整夜在我身体里~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

老杨喜出望外,看着王娟眼睛弯成月牙:“王娟,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来见我了呢。”

 

王娟脸色微微发红,低着头,小声说到:“之前是我过激了,这半个月以来,我发现杨伯你的治疗真的有用,胸口的小红点已经消了不少了。”

 

其实这些小红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之前老杨给的那瓶药膏就是治那个的。

王爷一整夜在我身体里~车上用裙子挡着做h

 

但是王娟不知道啊,就把这些功劳都归到老杨的治疗上。

 

现在药膏用完了,小红点还没好完,她自己又找上来了。

 

“杨伯,你帮我把这病彻底治好吧。”

 

老杨面上强作镇定,心里已经乐得不知云里雾里了。

 

之前两次都让她跑了,这次说什么,都要把你吃到嘴里。

 

“先进来吧。”老杨招呼着,等到王娟进来,关上了门。

 

进过这次过后,王娟已经完全信任老杨,也没怀疑什么。

 

关好了门,还没等老杨发话,王娟就红着脸问到:“杨伯,还是要像上次那样把衣服脱掉吧?”

 

老杨笑眯眯的点头:“对。”

 

既然如此,王娟也就没再多说,开始脱掉衣服。

 

很快,这一具诱人酮体再度暴露在老杨的眼前,浑身上下,也只剩那一条小裤,做着最后的坚守。

 

老杨面上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心里已经暗暗发誓,今晚上非得让你自己把小裤脱了不可。

 

王娟脸色微红,娇羞无比的看着老杨。

 

“杨伯,是先按摩还是先吸啊?”

 

一句话,就让老杨瞬间血脉喷张。
 

这孩子现在已经学会主动了,老杨心里那是一阵美滋滋,笑着凑过去。

 

“当然是先按摩,不然那些湿气堵在一块,吸一吸不出来啊。”

 

王娟点了点头,直接躺在床上:“来吧,麻烦杨伯了。”

 

那一对大水球,就算王娟平躺着,也有着不小的弧度。

 

老杨早就手痒难耐,既然王娟都发话了,他自然不会客气。

 

一双手,再度握住这对迷人的丰满。

 

随着老杨的动作,王娟也逐渐变得迷离起来。

 

“这样,你坐在我身上,我方便点。”老杨忽然出声到。

 

其实没有什么方不方便的事,就是老杨自己想这样,这会王娟也没有多想,老杨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老杨坐在床上,王娟叉开双腿,直接坐了下去。

 

那丰韵的屁股,直接坐在老杨的那活上,柔软的感觉让老杨一阵欲仙欲死。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紧紧贴在一起,老杨手上动作不停,上面已经埋头吻了上去。

 

熟练的撬开王娟的牙关,老杨的舌头就准备进去大肆索取。

 

但是没想到,王娟放开之后,居然有些遵循本能的回应起来。

 

两条舌头不停的交织,王娟只觉得自己呼吸不能,不禁从喉咙里面发出一声诱人的嘤咛声。

 

这更加刺激了老杨,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嘴上的吸力也越来越强,直接把王娟的舌头吸如自己的口中,细细品尝起来。

 

渐渐的,王娟的身体开始散发出一种不一样的热度,越发的意乱情迷起来。

 

身体下意识的扭动着,屁股不断的在老杨那活上蹭,把老杨搞的欲火焚身,几乎要忍不住了。

 

双手越发的不老实,一手仍旧念念不舍的把玩着一个大水球,但是另外一只手开始在她的全身游走起来。

 

从脚丫一路摸到大腿,这光滑细腻的肌肤实在是勾人魂魄,特别是老杨的手上似乎有种带有魔力的热度,走过的地方都传来一阵酥麻感。

 

王娟半眯着眼,逐渐感觉到,自己似乎坐到了什么物件,硬硬的,顶得她有些不舒服。

 

“王伯,你什么东西顶到我了。”

 

老杨嘿嘿一笑,说到:“你这个病,想要彻底治好,可需要这东西。”

 

王娟不明白,但是自己玉沟和硬硬的东西摩擦不停,好像身体缺了点什么东西,传来一阵对那个东西的渴望。

 

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玉洞控制不住的流出一些液体,把内裤都浸湿了,黏黏的,非常不舒服。

 

“杨伯,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老杨咽了咽口水,低声说到:“你把内裤脱了,我这就帮你治病。”

 

王娟眉头不禁微皱,但随即涌上一抹娇羞。

 

“杨伯,不太好吧。”

 

老杨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下面涨得厉害。

 

“听话,都是为了帮你治病。”

 

王娟已经坠落情欲的边缘,没有太多思考能力,一听到是要治病,也不再怀疑。

 

一双手抓住内裤边缘,缓缓将内裤脱掉。

 

这下,这一具娇躯,终于彻底暴露出来。
 

老杨猛的吸了一口气,下面几乎快要涨炸开了。

 

王娟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这个身子是多么的诱人,脱掉内裤之后,似乎放得更开了,坐在我那家伙上不停扭动着腰肢。

 

我哪儿禁得住这种刺激,直接将裤子一脱,那早就按捺不住的绝世凶器,终于彻底露出头来。

 

若是平时,王娟肯定得害羞的捂住眼睛尖叫,但是现在她已经完全被情欲所捕获,脸色只是稍稍一红,疑惑问到。

 

“杨伯,你把它掏出来干什么?”

 

我大口的喘息着,只觉得体内已经火热到一个极限:“这东西,当然是用来给你排毒的。”

 

王娟有些模糊:“这怎么排毒啊?”

 

边说着,边伸出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捏住,居然还有些烫手。

 

“这东西是给你通气的,上下都通了,身体里面的湿毒自然就排出去了,你说是吧?”

 

王娟已经无法思考,机械的点了点头。

 

“那要怎么用?”

 

老杨嘿嘿一笑:“你坐下来,让它捅进你下面。”

 

王娟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来:“可是这个这么粗,捅进去会很痛吧?”

 

我眼睛几乎要笼上一层血色:“就开始痛一下,之后就舒服了。”

 

王娟仍旧有所怀疑:“真的吗?”

 

“杨伯这是给你治病,还能骗你不成?”

 

一听到治病,王娟也不做他想,微微起身,小手扶住我的那活对准,然后慢慢坐下。

 

我直接顶住了她的玉洞口,王娟的身体本就敏感,下面早就泛滥一片,感觉无比的湿滑。

 

我忍不住想进去,但是又害怕重蹈上次的覆辙,只能强行忍着,开口问到:“现在你能让它进去吗?”

 

王娟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不过还是坐下来一点,粗壮的家伙直接将她的玉洞门户给撑开。

 

一种痛感,同时伴随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袭来,王娟一时没有忍住,居然发出一声酥软到骨子里的呻吟。

 

我整个呼吸节奏都乱了,紧紧盯着她:“是痛吗?”

 

王娟摇了摇头,轻轻咬着嘴唇:“有点痛,不过没事的。”

 

毕竟纯洁了这么多年,王娟始终无法亲口说出“好爽”两个字。

 

她缓缓起身又坐下,任由我的家伙在她玉洞口摩擦,而我哪里受得住这般挑拨,轻轻一抬腰,顿时进去了一半。

 

她的神秘地带彻底被撑开,王娟咬着嘴唇呻吟一声,快感更加强烈了,同时还伴随着一种极度的空虚感。

 

明明都已经进来这么多了,可还是好想,好像用这个东西将自己填满……

 

也就是现在王娟意乱情迷的时候,她这个念头一出现,顿时如同瘟疫一般蔓延,一咬牙,直接坐了下来。

 

只听噗哧一声,接着又是一声肉体撞击的声音。

 

紧接着,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将王娟的意识唤醒。

 

她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第一次就这么没了,但是随即而来的快感,又迅速将她的理智吞噬。

 

罢了,反正都是为了给自己治病,不是吗?

 

这时候,老杨轻轻一抽,开始前后运动起来。
 

快感来得是如此强烈,两具赤裸身躯交缠在一起,场面十分火热。

 

王娟全然忘我,只顾着沉沦在浪潮般的爽快当中。

 

老杨也是被热血冲到了脑门,翻身就把王娟压在身下,前后冲刺着,动作越来越快。

 

王娟完全失去了理智,仰着脖子,不停的呻吟,嘴里还迷糊的念叨着。

 

“这种感觉好棒,好爽……啊,啊!”

 

老杨粗重的喘息着,两眼赤红。

 

打了几十年光棍,几十年没尝到腥味,他何尝想过有一天,他能把这么娇嫩的大学生压在身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45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