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绝色岳mu,搂着旗袍高贵美妇

郑芹那娇媚地方对我的刺激,让我情不自禁的说起这个。

 

而这种话让郑芹更羞了,且她看起来也特别的难受,娇息急促中旖旎的向我央求着。

 

“傻柱,傻柱你不要再亲弄了,我那里好难受,就好像起火了一样。”

绝色岳mu,搂着旗袍高贵美妇

 

“我求你了,我从来没有被人碰过那里,你不能再亲弄了,再亲弄下去我会受不了的!”

 

受不了,受不了会怎么样?受不了就会让我那个弄进去!

 

想到这点,我心中就斥满了亢奋,于是嘴巴下面更卖力,直把郑芹亲吃到小脑袋不停地前后摇晃着,任乱发低垂在地上她也不管不顾,真的是被我亲吃到要死了。

 

“傻柱,不可以再亲吃了,你快松开我,快松开啊,我那里面好难受,好像有蚂蚁在咬我一样,你不要再亲了吃。不要!!!”

 

郑芹越是拒绝,我就越是兴奋,而兴奋的反馈则是亲吃的更加卖力,让她的羞声更加旖旎……

 

可渐渐的,我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她如果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可能和我玩玩也就玩玩了,被我撩的肯定妥协。但她不是,正相反她还是个初女,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

 

即既有第一次的珍贵性,又有身为初女的羞赧,即便忍不住了,她又怎么可能主动要求跟我做那事儿?所以我立刻变了主意,伸手勾住她真丝小裤的边缘,猛地给她拽了下来。

 

“我要和你玩大盗偷糖水的游戏,我这里是大盗,你那里有糖水,我要去偷咯!”

 

在我兴冲冲喊着的时候,郑芹当时就连羞带急的,因为倒低着头的她看到了我正撅着我的‘大盗’准备去她那娇媚的胴体里面偷糖水。

 

她当时就急疯了,“傻柱,傻柱不要,那里不可以塞进来,你不能塞进来啊!!!”

 

不能?我现在都憋到要爆炸了,你说不能就不能?

 

就冲你身子前面那俩晃动的丰满大宝贝儿,就冲你两条丝袜上湿漉漉的爱的痕迹,我也得塞进去!
 

下一刻,我就强行按住了郑芹,让她保持着在我身前高高撅起屁股的动作。

 

与此同时,我也猛地纵挺腰身,朝着她那具娇媚的胴体狠狠破去——

 

“疼疼疼,傻柱快停下,我那儿好疼,疼!!!”

 

我都还没碰到那具娇媚身子呢,郑芹就死气掰咧的喊疼,哪疼?!

 

随后郑芹的话做出了解答,“你按到我后背上的蛰伤了,赶紧把手拿开!”

 

我这才恍然大悟,刚才为让郑芹保持撅腚的动作,我一手按住了她脊背让她直不起身来,却不小心按到了她后背的伤处,这才换来她的急切疼声。

 

意识到这点后,我赶紧把手拿开,可郑芹也趁着这个机会快步前冲,逃离了我的束缚。

 

在将真丝小裤迅速提好后,郑芹红着脸望向我,眼神中斥满羞恼与责怪,显然是在责怪我刚才对她的强迫,“傻柱,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太过分了!”

 

我……我也没的解释了,只好继续装憨扮傻,“我就是想和你玩游戏,张寡妇就是这么和人玩游戏的,说是让把大盗放进去……”

 

事实上人张寡妇真没说过这话,不过今晚编排她两回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毕竟她的作风全村人都知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的话有了更大的可信度。

 

郑芹在不远处站立面对着我,羞急的呼吸着,因为情绪太过强烈的缘故,导致胸前都在颤动。

 

那两蓬傲娇的粉嫩美好,此刻完全展现在我面前,绽放着它们的美与魅。

 

感受着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诱惑,我忍不住的就想凑上手再去感受下。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里屋突然传出咳嗽和下地的声音,傻柱醒了!

 

亲弟弟醒了,我这冒牌货也就该暴露了,这让我很紧张。

 

可郑芹显然比我还紧张,她满心认为屋子里面睡觉的人是我才对。

 

于是下一瞬她就着急忙慌的穿好衬衣扣好扣子,红着脸急匆匆的往门外跑。

 

跑出门时还对我低声嘱咐,今晚的事对谁不能说出去。

 

我当然不会说,这么旖旎的好事,我巴不得每天来一回呢,只是今晚没能睡了郑芹,这让我心中有些隐隐的小不爽,而这种不爽也就落在了随后从里屋出来的傻柱身上。

 

“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院里来干啥?”

 

当我质问傻柱的时候,傻柱抓挠了乱糟糟的头发,“我撒尿……”

 

这个答案让我无语,我横不能让他尿床上了,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

 

在傻柱撒完尿回屋睡觉后,我就坐在了院内,静静等待着郑芹的再度上门。

 

她被蜂子蛰了,拿来的奶瓶还在我这呢,里面的奶水也没涂抹,而且还有她的胸杯。

 

我是‘傻柱’,胸杯这么明显女性化的东西如果被我拿出门,那显然会出事情的。

 

所以我笃定郑芹会回来取,绝不可能任由危险留在我家。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敲门声就再度响起,郑芹重新回来。

 

这个时候的郑芹还穿着之前那身衣服,但是因为没有胸杯的存在,导致胸前紧绷绷的衬衣显得更加迷人了,不光勾勒出了她胸前傲人的轮廓,更是有两处爱的凸起,好迷人。

 

不过就在我惦记她胸前那对饱满的时候,郑芹却向我索取起了奶瓶跟胸杯。

 

这两样东西我当然可以给她,但是拿回手中的郑芹却不爽了,“我奶瓶里的奶水呢?”

 

我很认真的抹了抹嘴巴子,“我闻了闻,好香,就忍不住喝了。”

 

郑芹顿时气到小脸通红,“我去表婶那要来抹背的,你没给我抹,还给我喝了?”

 

我很委屈,低着头一副犯了错的小模样,“可是、可是我好饿……”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跟傻子讲道理,医学家都做不到,郑芹更做不到。

 

所以她只能拿着空奶瓶和黑色胸杯准备走人,但……这事我不同意。

 

就她胸前那迷离的俩大宝贝儿,我要是不吃上几口,我难受!

 

于是就在郑芹准备走人的时候,我直接从后面扑了上去,双手更是紧紧扣住了她胸前娇媚,任那两蓬饱满紧紧充盈在我掌心,被我肆意的揉捏着、亵玩着。

 

而此刻郑芹所能做的,唯有一声接一声的醉人嘤咛,以及那斥满央求的‘不要’……
 

“郑芹,我饿,我还想喝奶奶,你给我喝嘛,你这就有,我要喝……”

 

边疯狂亵玩揉弄着郑芹身前的曼妙美好,我边埋头在她后脖颈上,纵情的吻弄着。

 

而我身下的强硬态度,也隔着裙子作用在了她的身后浑圆挺翘上。

 

因为她羞涩挣扎的缘故,扭来扭去的让我那里好舒服,我真想攮进她身子里面去。

 

可就在这时候,郑芹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的兴趣——

 

“傻柱,傻柱你听我说,我这没有奶水,只有喂宝宝的人才有奶水,表婶有,我带你去!”

 

表婶名叫孙红,不是郑芹的亲表婶,只是村里人的辈分称呼罢了,按辈分我也该喊一声表婶。

 

但是孙红年纪并不大,今年才刚满30岁,胸前那叫一个波澜壮阔,大到让人怀疑是假的。

 

而且孙红长的也是非常漂亮,只不过是嫁过来的媳妇儿,所以才不被十里八乡的人熟悉。

 

可是身为同村人我非常熟悉,她丈夫在外面打工,自己在家弄着刚满三个月的孩子。

 

有次去她家借东西,无意中看到她在奶孩子,那俩大宝贝儿,谗的我当晚就连撸三炮。

 

眼下郑芹为了脱身,把我给带去孙红那里,这让我挺期待的。

 

郑芹是个初女,得慢慢磨,但是孙红不用,我相信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磨一磨,弄她没问题!

 

况且她怀孕那么久,生孩子又坐月子的丈夫根本不敢碰,她肯定特别想干那事儿。

 

惦记着这些,我就应了下来,随后放开郑芹,任郑芹穿好胸杯后带我去了孙红家。

 

当我们来到孙红家门前的时候,郑芹敲起了房门,里面传来孙红的询问声,一个独居女人在家,大晚上的显然得避讳点,直至郑芹表示是她后,孙红这才打开房门。

 

然而开门的第一时间,我就见到孙红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就托住胸前,递进孩子嘴巴里。

 

我的天,那是真大啊,她要是不托着的话,估计那玩意儿都能把吃奶的孩子给闷死。

 

看到那么性感的东西,我忍不住的就吞了口唾沫,眼神中斥满贪婪。

 

而这时候,郑芹也找上了孙红,赶紧把孙红带去一边,随即满脸的苦恼。

 

隐隐约约的,我能听到她是在跟孙红求救,说是找我帮忙涂抹奶水,结果被我喝了,和要吃她胸前。所以眼下想让孙红帮个忙,再挤出点奶水来,给我吃一吃,打发我走人。

 

孙红显得很羞人,“奶水倒是有的是,我每晚都要挤出来,不然胀的慌,可是给他吃……”

 

郑芹接话说道:“表婶,你就帮帮忙吧,不然傻柱喊出去,我就羞死了。”

 

“而且他还是个傻子,又不会真的做什么,也什么都不懂,你就帮帮我吧……”

 

在郑芹的连声央求下,孙红这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不过就在孙红招呼我们进屋子的时候,郑芹却接到了公司了的电话。

 

说是明天一大早就有会议,身为办公室人员她得连夜回去布置下,所以急匆匆的就走了。

 

郑芹显得特别着急,郑芹一走家中可就剩下我跟她了,她似乎并不好意思单独跟我相处。

 

只是眼下郑芹走都走了,她也不好撵我出去,就只能让我待在原地。

 

“傻柱,你待在院子里,我去屋里帮你弄奶水,不听话我就把你轰出去!”

 

故意板起脸来威胁过我后,孙红就抱着孩子回到了屋里。

 

这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她把孩子轻轻放下,然后掀翻了身上的宽松T恤。

 

当宽松T恤被掀开的时候,趴在窗户外的我一眼就看到了她胸前荡漾的那对大宝贝儿。

 

我的天,真是好过瘾,那么白,那么大,而且还特别的挺,即便没有胸杯的托举,也依旧在她身前紧绷绷的,而且随着手掌一捋,就有白线‘呲呲’的喷出来。

 

特么的,这简直太过瘾了,我都不想让她再费劲弄到奶瓶里,我有嘴巴,我可以自己来!

 

于是下一刻我就冲进了房间内,一把扑向了惊惶失措的孙红!
 

将孙红扑倒在床上后,我二话不说就疯狂揉弄起了她的身前。

 

手感真是棒,鼓鼓囊囊的不说,还充满了温热感,让我手掌心特别的舒服。

 

而且伴随着我的揉弄,那里更是呲呲的往外喷着,直喷了我满脸白色乳珠。

 

拿舌头舔舐下嘴角,真是香甜又可口,绝对的人间美味啊!

 

而在我纵情亵玩揉弄的时候,孙红则急声说道:“傻柱,傻柱你不能这样,不能啊!”

 

不能?不能只是你说的,你说的在我这可不算个事。

 

于是下一瞬我就趴低脑袋,凑向了孙红身前,狠狠的埋头亲吻着、吸吮着。

 

孙红当时就被我给撩急眼了,俏脸通红不说,娇息更是变得紧张急促。

 

“傻、傻柱,你不能吃表婶这,我是你表婶,你不、不可以的,不要,不要……”

 

孙红不光是在向我央求,那双宽松裙下的雪白大长腿更是在不停的扭动着、挣扎着,想要将我给撵离她娇媚的胴体,但那双玉腿真的好美,让我不自禁的就一把抄起,狠狠抚弄着。

 

那么光滑,那么修长,摩挲在手中特别的温热,直让我感觉到身下火烧火燎的暴躁着。

 

恰好位置也,于是就我拱蹭着身子,隔着裙子在孙红那不停磨蹭着。

 

敏感部位受袭,孙红当时就爆出了醉人的嘤咛,宛如天籁一般钻进我心头,让我迷离。

 

在各种刺瞎下,我忍不住的抬起头望向了孙红那张媚然的小脸儿,“表婶,让我进去好不好?”

 

在我说完后,孙红当时就羞惊的摇头,随即更是大瞪着美眸说道:“你不是傻柱,你是王超!”

 

一时激动,我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可都这个火候了,我哪还顾得上暴露不暴露!

 

所以话我也不说了,再度低头吻弄起孙红身前,更是一把扯向了她的裙摆。

 

孙红当时就羞急眼了,“王超,王超你不能这样,我是你表婶,你不能这么对我!”

 

我管你是不是我表婶,我老早就想攮你了!

 

“表婶,我都26岁了,可我还没尝过女人是个什么滋味的,我那里憋的好厉害。”

 

“反正我表叔不在家,你那儿也闲着,就让我进去攮攮吧,我想攮你那里,我想X你!”

 

亢奋中,我伸出手在孙红身下摸索着。

 

这会儿孙红的裙子已经被我拽掉了,只剩下一条粉色的棉质小裤,还是蕾丝花边的,看起来特别性感,摸起来更是手感十足,温润的过瘾。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3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