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别哭了我不会停的

此时的杨婉清只觉得度日如年,身下的酥麻感让她感觉自己随时会叫出声音来。

就在她实在有些憋不住时,吴刚的声音传来。

“师娘,我们到了。学生有些故人要见,就先去了。”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别哭了我不会停的

“嗯,知道了。”杨婉清回道。

落轿后,刘海也只得恋恋不舍的拔出手指。

杨婉清匆忙整理好衣裳,这才下了轿,刘海舔了舔手指上的残留后,贱兮兮的笑了笑,起身跟了出去。

这所谓的诗会,说白了也就是一场郊游,大家吃喝玩乐,饮酒作诗,不过如此。

宴席上,刘海以随行医师的身份,正大光明跟杨婉清坐在一张桌前。

参加此时的诗会的,大多都是通州大家子弟,或青年俊杰,吴刚也在其中。

关于杨婉清被朝廷御赐贞洁牌坊的事,已然传遍了通州。

在场大多人也知道此事,纷纷上前敬酒道贺,对杨婉清也是各种夸赞,称其是百年难见的贞洁烈女。

“各位,我提议一起敬孙夫人一杯。通州能有孙夫人这等女子,实乃通州之福。”

一个俊杰提酒,众人皆是附和,起身敬酒。

杨婉清礼貌回应,起身回应。

酒过三巡后,杨婉清脸蛋已然多出几分红晕,眼神有些许迷离,身上更是带着淡淡的酒香味。

刘海一时间看入了神,环顾一圈周围,见众人都在自顾说笑,来了主意。

只见他附耳过去,低声道:“孙夫人,之前得到治疗过程还未完成。眼下你又饮了不少酒,身体正是虚弱。万一那妖邪趁机再次吞噬你的元阴,就前功尽弃了。你且分开双腿,本神要将那残留的妖邪分身彻底抹灭。”

听得要在这大庭广众下做那种事,杨婉清脸蛋越发滚烫,可也不敢耽误治疗,只得弱弱的说道:“还请山神,轻……轻一点,我怕会忍不住叫出声音。”

“放心,本神自有分寸。”刘海笑嘻嘻的说道。

正在此时,吴刚端着酒杯走来,道:“师娘,学生敬你一杯。这一趟回京后,怕是要许久都不能见到师娘了。”

闻言,杨婉清正打算起身,却突然感觉到一双大手伸进了裙内,在自己大腿上不断地乱摸……

杨婉清强忍异样,扭了扭身子,支支吾吾的回道:“大……大人,我身体有些不适,就不起身了,还请大人莫怪。”

“无妨,师娘身体要紧。酒多伤身,师娘要注意身体。”吴刚回道。

见吴刚和杨婉清互相敬酒,刘海心里连连冷笑。

“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玩弄你的师娘,你又能如何,还不是跟个傻子一样。”

说完他就猛的一戳,手指连根没入。

“噗!”

杨婉清猝不及防下直将酒水喷了出来,恰好是喷了吴刚一身,身子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虽说被喷了一身的酒水,可吴刚却是第一时间上前两步,一脸担心的说道:“师娘,你这是怎么了?”

闻言,杨婉清忙的夹紧大腿,阻止那双作祟的大手,声音都有些颤抖的回道:“我……我没事,就是刚才喝……喝的有些猛,呛到了。大人,实在抱歉,弄脏了你的衣服。”

这一幕当即也吸引了众人注意,几个俊杰亦是走了过来,询问杨婉清的情况。

“孙夫人可是身体抱恙?”

“孙夫人,在下正好了随行医师,可以为孙夫人检查一下。”

见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杨婉清心里急的不行,生怕被众人看出异样,一直声称自己没事,只是酒喝的有些多。

而此时的刘海,见这么多人围了过来,心里更是一阵乱跳,却有着别有的刺激感。

在这些人眼中,杨婉清是朝廷亲指的贞洁烈妇,甚至是整个通州的妇女牌面。

可这些人却是不知,就是他们眼中的贞洁烈妇,此刻正在被自己用手指肆意玩弄着女子最为神圣的地方。

他越想越觉得心头狂热,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眼看杨婉清双腿有松开的迹象,手指趁机缓缓动了起来,每每都是没至根部。

可怜此时的杨婉清,脸蛋红到几乎滴出血来。

虽说有桌子遮挡,可当着自己亡夫学生,以及通州一众名流的面,被刘海这般玩弄,让她觉得有些突破自己的底线。

若是在这时候叫出声音,被人发现自己和其他男子做这等苟且之事,不止会砸了自己的贞洁牌坊,整个通州也不会再有她的容身之地。

想及此处,她拼命的咬紧银牙,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她越是隐忍,刘海就越是玩的起劲,手指还刻意挑弄他那颗极为敏感的突起物。

一边隐忍下面传来的异样,一边又要开口应付众人的询问。

这感觉让杨婉清几乎抓狂,身体里莫名其妙的升腾起一股无比怪异的感觉。

随着她身子一阵激烈的颤抖,大脑出现片刻空白,而后她便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体内轰然爆发。

“噗呲。”

一阵微弱的水流声响起,吴刚和其他人没听到,刘海却听的真切。

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沐浴在一片温热中,流量大到骇然。

这杨婉清,竟然被自己弄喷了。

他斜眼看了杨婉清,后者脸蛋上的红晕染到了脖子,眼神带着几分水雾,媚态十足,看的他着实心痒,下面更是难受的紧。

眼看众人还在询问杨婉清的情况,刘海来了主意,忙的拔出手指,起身看向众人,道:“诸位,孙夫人身体抱恙。我是他的随行医师,这就带她去诊治,失陪。”

说完就扶起身子已然发软的杨婉清,离开宴席。

杨婉清本以为事情结束,谁知刘海却说道:“孙夫人,刚才本神已经替你清楚了那妖邪的两道分神,你可以放心了。”

闻言,杨婉清长出口气,声音有气无力的回道:“那太好了,谢谢山神。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刘海寻思着,你是爽到喷了,我这还涨的难受呢,怎么可能回去。

只见刘海一本正经的说道:“还不是时候,虽说妖邪分身已经清楚。可那毕竟只是分身,不是本体。况且你已经损失了很多元阴,若不及时补治,怕是那妖邪本体又会伺机作乱。”

杨婉清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急的眼泪直打转,焦急道:“那……那可如何是好。”

“孙夫人放心,本神早就算到会这样。提前凝聚好了神力结晶,你跟我到那边的小树林里,帮主本神唤醒神力,取出神力结晶,到时候口服下,便可镇压妖邪本体,还能强身美艳。”

说完也不管杨婉清是什么反应,拽着她就跑到宴席不远处的小树林。

刘海左右环顾,找了颗两人环抱粗细的大树,扶着杨婉清走了过去。

“就在这里吧,你先把本神的裤子脱下来,握住本神的神力源头,按照之前的办法,唤醒神力。”

闻言,杨婉清一愣,扭头看了看周围,这地方距离宴席不过十多米的距离,她甚至能听到人群中的说笑声。

在这里做那种事,若是被外人看到,那后果她不敢想象。

“山……山神,我们可以换个地方吗?这……这里离人群太近了。”杨婉清支支吾吾的说道。

只见刘海神色严肃,道:“孙夫人,你有所不知。参加这宴会的大多都是名流人士,他们体内自带正气,对镇压妖邪本体有莫大的好处。本神就是考虑到这点,才特意挑选了这地方。本神的神力结晶马上就要消散了,你最好快点。”

杨婉清也知道神力结晶的重要性,心里一阵天人交战,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人群的方向后,银牙一咬,蹲下身子,小手缓缓扒下刘海的裤子。

“快握住本神的神力源头,开始唤醒神力。”

刘海猴急的抓着杨婉清的小手就放到了自己那地方。

已然轻车熟路的杨婉清娴熟的动起了小手,甚至还用另一只手贴在那两颗桃子上,揉捏起来。

“嘶!”

杨婉清这般娴熟的手法,让刘海爽的打个冷颤,连连吸冷气,冷不丁的险些直接缴械。

看着蹲在身前用小手服侍自己的可人儿,刘海心里突然有股爽快的征服感。

大手缓缓在杨婉清秀发上摩挲,还扭头看着人群的方向,这种又紧张又刺激的感觉让他很想吼上一嗓子。

可此时的杨婉清却总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时不时的就要朝着宴席人群的方向张望,生怕被人发现。

“山……山神,还没好嘛?”杨婉清急的几乎哭出声来。

“快了,这样,你先把上衣解开,本神先传一些神力给你,暂且稳住你的病情。”刘海道。

闻言,杨婉清犹豫片刻,点点头,腾出一只手解开上衣,连同肚兜也扯下一半,露出美妙的风景。

饶是只露出一个山峰,却是让杨婉清多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韵味。

刘海看的一阵火热,大手直接攀了上去,肆意玩弄起来。

“动作再快些,快了。”

刘海的呼吸声逐渐粗重,手上动作越发粗暴起来,让它在自己手中肆意变化着形状。

一股异样的感觉顺着刘海的粗糙手掌传到杨婉清体内,让她觉得一阵酥麻,小手下意识加快了速度。

“来了!”

刘海突然低喝一声,只觉得后腰一麻,尽数爆发,杨婉清忙不迭的用小手捧着那些神力结晶。

“孙夫人,快些服下,现在是神力结晶效果最强的时候。”刘海道。

嗅了嗅掌心那有些腥臭的味道,杨婉清虽说不愿,可毕竟有过一次口服经历,倒也能勉强接受。

就在她低头伸出香舌,打算服下的时候。

一道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婉清,婉清!”

闻声,杨婉清慌了神,忙不迭的起身整理衣裳喎哔DJ,刘海也吓的够呛,匆忙提上裤子。

只见一容貌倾城的女子正小跑着朝两人赶来,正是杨婉清的闺蜜,顾妙雪。

“妙……妙雪,你怎么来了?”杨婉清一脸心虚的说道。

闻言,顾妙雪一脸狐疑的打量着杨婉清,道:“我听人说你身体抱恙,可你为何会和一个男子在此?还衣衫不整,你们刚才做了什么?”

被顾妙雪一说,杨婉清这才惊觉自己刚才慌乱中忘了系上裙带,娇呼一声忙不迭的转身系上。

回过身后,她方才红着小脸道:“没……没做什么,妙雪,我身子没什么,你快些回去吧。”

杨婉清越是这么说,顾妙雪就越是觉得古怪,眼神连连在前者身上扫视,而后扭头看向刘海。

此时的刘海更是有些心虚,可眼神却不由自主的在顾妙雪身上扫量。

这顾妙雪他也听说过,是通州出了名的才女,容貌也倾国倾城,尤其那眉宇间的一抹英气,和杨婉清以及柳如烟大有不同,颇有一副巾帼之美。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跟婉清在此,是否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顾妙雪脾气有些野蛮,大声质问。

闻言,刘海正要回话,杨婉清忙不迭的抢过话头,道:“妙雪,你……你误会了。他是我的随行医师,方才只是在给我看病。”

“看病?看什么病还需要鬼鬼祟祟的,甚至还要脱衣服。婉清,你不会是被这登徒浪子给骗了吧?他若是欺负你,你但说无妨,我定帮你教训他!”

杨婉清连连摆手,饶是她如何解释,杨婉清始终不信,甚至还要报官。

也不知是不是近来山神装上了瘾,刘海冷哼一声,也受不了顾妙雪一口一个“登徒浪子”的称呼。

“愚昧凡人!吾乃山神,附身在凡人身上,只为替孙夫人祛除体内妖邪,岂会做你所谓的那等苟且之事!”

见刘海自称山神,顾妙雪自然不信,道:“胡言乱语,什么山神附体。分明是你这登徒浪子觊觎婉清美貌,故弄玄虚!我马上就把这件事告诉吴大人,请他定夺。”

闻言,杨婉清慌了。

她方才被朝廷立了贞洁牌坊,若此事传了出去,她还有何面目活下去啊。

犹豫片刻,杨婉清这才说出事实,道:“妙雪,他真的是山神。刚才也是在给我镇压体内妖邪,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婉清,这般荒谬的事情你也相信。万不要被这登徒浪子给骗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抓在他手中?”顾妙雪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杨婉清自然也知道这事有些荒谬,可她当时第一次得知刘海的山神身份时,也是不相信,可后来的事实证明,她错了。

“妙雪,我真的没有骗你。山神大人本是为了给如烟治病才会下凡附身,偶然遇到我之后,才会指点我如何祛除体内妖邪,你可千万别得罪山神大人。”

“什么?你说如烟也相信他是山神?”顾妙雪一脸骇然道。

闻言,杨婉清连连点头。

只见顾妙雪气极反笑,连连摇头,道:“荒谬,实在荒谬,你跟如烟都疯了不成。”

此时,一直沉默的刘海突然咳咳嗓子,道:“哼,实在愚昧。你这等不尊敬神灵的女子,怪不得会房事不顺,若本神猜的不错,自洞房后,你的房事便时常发生意外。你的丈夫,怕是那方面不行吧。”

被刘海这么一说,顾妙雪脸色一变,下意识回道:“你……你怎么知道?”

见真的被自己蒙中,刘海心里也是长出口气。

他方才那些话,也就是抱着一试的态度瞎说。

这顾妙雪虽是通州出名的才女,性子却也是出名的霸道,她的丈夫,貌似还是入赘。

这等性格强势的女子,婚后还没有丝毫收敛,多半就是房事不顺,导致内分泌失调。

自然,这些也都是刘海的胡乱猜测,谁知道老天爷作美,还真让他蒙对了。

这下刘海心中便是多出几分底气,没有回话,直接给顾妙雪晾在一边,道:“孙夫人,莫要与她浪费口舌,尽快把神力结晶服下吧。”

闻言,杨婉清有些犹豫,当着自己闺蜜的面吃刘海的那东西,着实有些难为情。

可转念一想自己的病情,只得红着脸蛋点点头,拿出背在身后的手,摊开掌心的那一滩东西,打算服下。

“咦?婉清,这是什么?”顾妙雪道。

“这是神力结晶,是山神赐予我的药物,有强身健体,美容养颜的功效。”

没有哪个女子不爱美,顾妙雪一听能美容养颜,当即来了精神,道:“我看你最近皮肤光滑了许多,莫不是因为这药的缘故?这药怎么用,让我也试试。”

“这……”

听得顾妙雪也要尝试神力结晶,杨婉清当即有些为难。

一来是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帮刘海弄出了这东西,自己还等着治病,不太想分一杯羹。

这二来,她心里也清楚,这神力结晶说到底是从刘海那地方出来的东西,就这么让自己的闺蜜试,貌似有些不太合适。

“婉清,你不会是舍不得吧?”顾妙雪语气有些不悦。

闻言,杨婉清神色越发尴尬,这要让她如何解释。

无奈她只得向刘海投去询问的目光。

刘海属实也是没想到,那顾妙雪竟然主动提出试试他的神力结晶。

原本他还不想答应,可眼睛在顾妙雪那张倾城脸蛋上来回扫量,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这娘们之前那般针对贬低自己,说啥也得整整她。

想及此处他便是咳咳嗓子,道:“无妨,既然她想试。那便给她试试,省的她质疑本神的身份,至于你的病情,日后本神在凝聚一些神力结晶,赠予你便是。”

“那……好吧。”

见刘海也同意,杨婉清只得缓缓摊开手掌,道:“妙雪,你把头仰起来,我把神力结晶涂抹在你脸上。”

闻言,顾妙雪迟疑片刻,抬起尖细下巴。

当杨婉清用葱指将神力结晶抹在脸上时,顾妙雪蓦的就感觉到一股腥臊味儿传来。

她鼻尖连连耸动,那味儿越发刺鼻,不由得秀眉一颦,道:“婉清,这东西……好生难闻,真的有用吗?”

“山神大人赠予的神物,自然不会错。”杨婉清一边涂抹,一djdj边说道。

至于此时的刘海,早就在一旁乐的不行。

眼看这通州闻名的才女,此刻却被自己的神力结晶弄到满脸都是,他心里无比自豪。

柳如烟也好,杨婉清也罢,就算是这个顾妙雪,三个女子在通州都是倾国倾城之姿,可那又如何,还不是被他玩的团团转。

他甚至有些后悔,早知如此,他刚才就让顾妙雪直接把自己的神力结晶尽数吞下,那感觉一定来的更为刺激。

当杨婉清把掌心的神力结晶涂抹完之后,方才说道:“好了妙雪,只要等皮肤自动吸收,到时你再洗把脸即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514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