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个顾客提出想睡我怎么办.射完之后拿塞子塞住

郑雅丽脸色微红问道,其实,我看出来她刚才对我多少有些动情,不然不会在我要送她回去的时候,却要留下来让我检查。

 

“你的身体经络,有些问题,你是不是最近夜梦频繁,而且白天精神状态不好?”

 

我故意道,我虽然懂一些推拿,但是我在医术上毫无造诣,是故意瞎掰的。

一个顾客提出想睡我怎么办.射完之后拿塞子塞住

 

“房东,你不是医生,没想到懂的真多,最近我的确睡不好,精神也不是太好。”郑雅丽叹气道。

 

“其实,你这个身体,要调理还是很容易的,当然,鉴于你目前的情况,只怕不好调理。”我开始卖关子了。

 

“房东,你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郑雅丽好奇了起来。

 

“这话,有点难以启齿啊。”是继续吊郑雅丽的胃口。

 

“你直接说就是了。”郑雅丽道。

 

“那我说了啊。”我犹豫了一下之后道:“看你的经络,你……你应该是长期得不到男人滋润,得不到关心,因此身体机能下降,失眠多梦。”

 

“胡说!”郑雅丽一下脸红了,大概是想到了她老公周大金不行的事情。

 

“我可没胡说,我祖上可是出过神医的,虽然我没有继成衣钵,但是我还是学了一些独门绝技的,你这个样子,我已经知道原因了。”

 

我认真道,郑雅丽那害羞的样子,让我无比心动。

 

郑雅丽没做声了,算是默认了这件事情。

 

“我没说错吧,周大金肯定不行,而你还这么年轻,要是就这么守一辈子活寡,那真是艰难啊。”我叹气道。

 

“不如,我帮帮你?”

 

我嘴边说着,手就已经触碰上郑雅丽胸脯,下一秒,难以言喻的手感就让我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激动的呼吸都在发抖。

 

郑雅丽当即一惊,想要拉开我的手,可不知怎的,被我摸到的瞬间,就感觉一股电流从全身袭过,莫名的没了力气……

 

她久旷难耐的身体本就敏感的不行,现在四肢绵软无力,做不出有效的挣扎,只能勉强保住清醒,强忍着舒适艰难开口。

 

“不……不要这样……你走开。”

 

我哪舍得走,见到郑雅丽没有特别激烈的抵抗,顿时明白自己那个猜测是对的,这个女人绝对是渴望着那些!

 

于是,我着魔一般的把手往下移,探进了她两腿之间……
 

郑雅丽双颊绯红,小嘴里不停的发出声音。

 

“郑雅丽,不要嫌我说话难听,你总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吧,如果你们感情深厚,那就当我没说。”开始劝说郑雅丽,只有她踢了周大金,我才能光明正大的拥有她。

 

虽然说着话,但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弄得她娇喘连连。

 

郑雅丽这回没说什么拒绝的话,只是一边轻吟,一边用复杂的眼光看着我,看来她内心异常的纠结。

 

我想着加把劲,应该就能把她弄到手了,于是准备继续行动,把下面的玩意靠了过去。

 

“老婆,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周大金的话,伴随着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

 

吓得我清醒了过来,对同样慌乱的郑雅丽小声说:“那个,我、我先躲起来。”

 

郑雅丽点头,小声说道:“去杂物间。”

 

我赶紧跑到杂物间藏好,之后听到周大金说是回来取东西,马上就走的,我这才放下心。

 

等周大金走后,我也没敢在郑雅丽家多待,挺着昂扬的兄弟,快速的离开了。

 

解决完生理问题后,这次上楼顶,重新打开了水阀。

 

刚打开就接到了郑雅丽打来的电话,她好像失忆一样,淡淡的问:“房东,我家里有水了,是你帮我弄的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知哪个缺德的家伙,把你家总水阀关掉了,我现在打开了。”

 

“那真是麻烦你了!”

 

“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随后的一周里,我再也没有机会跟她独处,唯一的乐趣就是通过监控画面偷窥郑雅丽的日常生活。

 

星期五下午,周大金找到我,要请我去他家喝酒。

 

我心中一动,一口答应下来。

 

我要凭借这次和郑雅丽亲近的机会,再次撩拨她!

 

席间,我非常的开心,没想到郑雅丽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周大金边吃边喝,我也终于知道他请我吃饭的原因。

 

原来最近他们手头有点紧,希望我能宽限房租时间。

 

我自然说没事。

 

夫妻二人很开心,赶紧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郑雅丽就坐在我和周大金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周大金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周大金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郑雅丽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郑雅丽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蓝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我装着喝醉的样子,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好看啊!”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大声喊周大金,那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郑雅丽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郑雅丽扶着周大金从厕所出来,周大金已经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满脑子都是刚才摸郑雅丽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这一想就心动了,一双脚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家门前。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郑雅丽也没注意到。

 

我悄悄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

 

我本来想叫郑雅丽的,听到这动静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嗯…”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呼吸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偷偷靠在洗手间的边缘,透过门缝,我看到……

 

我浑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疯狂烧了起来,郑雅丽在洗澡的时候居然……

 

我的身体火热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鞋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郑雅丽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郑雅丽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郑雅丽的身体。

 

郑雅丽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我有点紧张…等了好一会,郑雅丽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郑雅丽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听到我的话,郑雅丽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有了强烈的感觉。
 

郑雅丽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郑雅丽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书房,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郑雅丽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我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郑雅丽。

 

第二天是星期六,郑雅丽和周大金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郑雅丽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小长假。

 

这期间,我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郑雅丽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小长假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张小泉,另一个叫陈小芳。

 

二人是一对蕾丝边,张小泉是个中年美妇,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陈小芳则是个小姑娘,长得很苗条,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羞涩。

 

她们想去S市云梦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本来懒得去,但张小泉却说周大金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周大金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郑雅丽。

 

郑雅丽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S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周大金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郑雅丽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郑雅丽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周大金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郑雅丽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郑雅丽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周大金那边。

 

郑雅丽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9470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学哥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学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