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博世/大陆/法雷奥/沃尔沃等高层激烈辩论!剖析L4级自动驾驶8大核心问题

自动驾驶路在何方?自谷歌2009年开始研究自动驾驶技术以来,一直都是行业内的热点话题。如今L1、L2级自动驾驶汽车已经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L3级自动驾驶汽车也有望近年实现量产化,而高度自动化的L4级自动驾驶何时普及,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

2019第六届全球汽车人才联合年会暨中国拥抱世界汽车产业论坛上,6位业内大咖就世界范围内L4层级自动驾驶汽车在未来10年是否可以实现规模化量产这一主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正方观点:可以

反方观点:不可以

博世/大陆/法雷奥/沃尔沃等高层激烈辩论!剖析L4级自动驾驶8大核心问题

主持人:

徐大全  博世(中国) 副总裁 

正方辩手:

丁华杰  爱驰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 

田小陵  沃尔沃亚太区代理副总裁

王中民  美国SCRIFT 公司总裁

反方辩手:

顾剑民  法雷奥中国区CTO

陈超卓  纵目科技市场与商务拓展副总裁 

陈祯福  德国大陆集团高级研发工程师

博世/大陆/法雷奥/沃尔沃等高层激烈辩论!剖析L4级自动驾驶8大核心问题

核心问题1:产业规划推动下自动驾驶能否达预期?

正方:在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的推动下,有望10年内实现自动驾驶

丁华杰:“2025年要实现有条件自动驾驶销量占比30%,高度自动驾驶智能网联开始运行,2030年有条件的自动驾驶销量占比70%,高度自动驾驶规模运用,从现在数10年就是2029年,这个是国家的规划。”

反方:不认为10年内能达到规划目标,L4自动驾驶难以实现

顾剑民:“工信部和发改委,2-3年之前做了一个指导意见,L1、L2的新车装车率明年要达到50%,但是去年新车装车率L1和L2实际数字才8%,8%到50%一年之间完成,这是很难的,由此可见L4的普及更有挑战。”

核心问题2:巨头加大对自动驾驶的投资,市场化前景如何?

正方:自动驾驶市场前景看好,众多国际巨头纷纷加大投资

丁华杰:“自动驾驶不是一种技术,不是一种商业模式,自动驾驶是一个产业链,产业链自身有自身的价值,2025年预计北美地区自动驾驶直接带来的一些产业经济效益是261亿美元,2025年解决交通拥堵提升效率,万亿级美元市场,这个是市场规模。自动驾驶投资方面,2019年2月份亚马逊、红杉和壳牌投资5.2亿美元投资,2019年4月软银丰田投资10亿美元到UBER,2019年5月本田通用投资。”

反方:自动驾驶成本太高,且安全风险巨大

陈祯福:“自动驾驶发展动力从汽车厂家来说,经济效益是核心,我卖这个东西卖出去市场要买单,现在实现这个功能,大家都知道很贵,谁来买单?发展动力没有,我要赚钱一年两年都赚不了钱,最大的动力就是广告效益,有技术亮点。对于传统车靠其他可以实现,主要关注新能源汽车更多一点,自动驾驶要花很多钱,最后造了越多风险越大,因为是需要花成本的,但是主要是安全风险,和其他相比,汽车自动驾驶的风险要求远高于汽车任何一个其他的附件。”

核心问题3:不同企业和机构对于自动驾驶时间表的看法差异很大

正方:多个主机厂已经发布明确的自动驾驶时间表,有望形成规模化生产趋势

田小陵:“很多欧美的主机厂已经宣布自动驾驶的时间表,大家都知道沃尔沃汽车集团2025年达到L4自动驾驶的汽车销量占到三分之一,既然有这样的公布的消息,说明其他公司也会跟进,大的主机厂都可以做到2025年三分之一是L4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话,这样的规模就造成了趋势的到来,我认为L4自动驾驶不是一家可以做起来的,一定要跨汽车品牌,跨地域才可以做好,就和我们最近在嘉定做的四跨联网一样,他是跨芯片级,跨车,跨美国OEM,最后跨各个不同的平台可以相互交互。这个都是公开的消息。”

反方:多个研究机构认为2030年之前无法实现L4自动驾驶量产

顾剑民:“清华大学的成波院长,结论就是十年之内很难实现L4的量产。麦肯锡在不同的场合一直说2040年,至少2030年之后才可以实现L4的量产,他也不一定说得对。看一下法国的一家咨询公司,YOLE,也是做量产的分析,到2035年才认为L4可以成为大规模的量产。这些咨询公司第三方机构我相信他们也不是傻瓜,专门反对自动驾驶的,他们有原因的。”

核心问题4:技术问题会不会成为自动驾驶的拦路虎?

正方:技术的发展会呈指数增长,10年后的成果往往超过人们的预期

丁华杰:“在之前一些数据公式和运用,已经经过了十几年的运用,L3的2018年1月才发明的,目前应用情况非常好,而类似的情况越来越好。AI芯片功耗很高,低功耗在计算平台上的措施为什么不能出现?技术终会找到出路。”

王中民:“自动驾驶面临的挑战也是机遇,第一传感器,还有一个就是计算能力,我们看到摩尔定律,现在很难定义芯片的发展速度,我很久之前从8位处理器开始算,到现在CPU,GPU,十年的变化,汽车的变化,消费电子行业,十年的变化是非常巨大的。人工智能发展时间比较长,现在是很好的点,汽车作为科技的载体,移动的终端,人工智能在汽车行业有很好的应用场景。还有传感器技术,以前的激光雷达和毫米光雷达,传感器方面的发展也是非常迅速。我们自动驾驶在最近几年看一下加州交通部公布一个数据,有自动驾驶牌照上路要报告数据,特别是硅谷,24小时都可以看到车在路上跑,数据采集量都是呈指数增长。”

反方:L4自动驾驶技术困难重重,10年内规模形成规模化将遇瓶颈

1、雷达等配套硬件难以满足需求:

顾剑民:”感知、激光雷达、毫米光雷达都有自己的优缺点,车里哪怕用了70个传感器,还是无法解决前面有车被遮挡。物理上的遮蔽是非常难应对的,哪怕激光雷达不能穿透建筑,穿透其他的车辆。”

2、信号基站难以全方位覆盖:

顾剑民:“停车位、小区的道路、乡村的道路,包括偏远的地方,很多地方连4G,3G,2G都没有信号,怎么做到V2X,所以只能某个区域实现L4,十年之内不可能让中国所有的地方车可以开到的地方都有信号。还有高精度地图,这一切我们自动驾驶是目前单车智能上面有限,更不要说实现V2X,车路协同。”

3、人的行动难以预测:

顾剑民:“单车实现L4,要和其他的交通道路上的人和车,和有人驾驶的车辆共同分享道路,无法预测有人驾驶的车辆,自行车和人本来就是人他们不是自动驾驶的。”

核心问题5:人们是否真的需要L4自动驾驶?

正方:新技术是否刚需是难以预见的,L4自动驾驶也是一样

王中民:“我们说IBM,1943年预测全世界只需要5台计算机,现在放在加州IBM的博物馆里面。全世界就需要5台计算机,你说IBM的创始人牛不牛,不是说他不牛,是因为科技很难预测。我们说手机是刚需吗?在没有手机之前也不是刚需,但是现在谁可以离开手机,一出门看看手机,上车看看手机,所以手机是离不开的,还有计算机也是一样,出现之前也不是刚需,但是现在有很大的依赖性。”

反方:自动驾驶并非刚需,刚需是需要智慧城市,智慧交通

陈祯福:“社会对自动驾驶的接受程度和需求,取决于它适合什么样的产品。自动驾驶必须是安全的产品!它的目的是让我们更轻松和安全。现在明显功能上安全没有这个数据。花了很多钱买了一个产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起动,它不是一个刚需产品,他的功能是锦上添花,不是雪中送炭。汽车里面有很多安全产品是雪中送炭才可以发展得快一点,新车历史上有ABS开发,现在看来和自动驾驶比较起来不知道简单多少倍,但是从样件到量产花了30年的时间。”

陈超卓:“自动驾驶不是刚需,刚需是需要智慧城市,智慧交通,而不是为了自动驾驶而自动驾驶。”

核心问题6:人们是否会信任L4自动驾驶?

反方:人们对L4级别的深度自动驾驶存在担忧

顾剑民:“回顾了一下L4的定义,人不需要接管,发生任何情况车会处理,可以停在旁边,但是人不需要接管,车里面可以没有刹车,没有方向盘的,要接管也无法接管,除非跳车。我们现在很多场合看到这家公司L4试驾,有一个安全员坐在那里,随时要接管,这个就不是L4,充其量是L3,首先要意识到L4是怎么定义的。”

顾剑民:“现在来看即使完成了L4,也是有限的L3。驾驶员必须随时接管,像成总讲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比自己开车还累。这个还不是免费的,原来车20万,自动驾驶功能要加5万,5万加了还提心吊胆,不是鸡肋是什么?”

正方:L4自动驾驶不是一夜形成的,要先去相信和接受

田小陵:“L2、L3和L4的进步都是一步步进步出来的,不可能一夜从L2切换到L3。比较成熟的L4,第一是不需要驾驶员坐在里面;第二是TGA,这个就是在30公里堵塞情况下,地上有明显的标志线人完全可以睡觉;最后一个就是所有的主机厂L4,就是这样。”

田小陵:“因为你相信所以才可以看见,不相信永远不会看见L4的车。然后L4量产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奇迹,他和婴儿生长成大人一样,有一步步的步骤,L4的量产是十年之内一定可行的。看看各大公司宣布的内容,3年之内我刚才说的3点都会出来,十年之内L4一般范式都是可以实现的。”

核心问题7:自动驾驶出现事故后责任认定和相关法律法规问题

正方:法律法规会随着技术发展而更新,不断完善

丁华杰:“从法律上来看,滴滴几年之前在上海是黑车,现在不是了,现在滴滴是网络车运营公司。自动驾驶法律法规会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而更新,并不断完善。”

反方:自动驾驶出现事故责任难以划分,法律更改需要时间

顾剑民:“我们经常看到外卖小哥骑车,某一个时刻自己都不知道往前往后往左往右,目前情况下L4发生安全事故谁的责任?整车企业?整车企业承担这个责任每天要面临很多的起诉和很多的解纷、罚款,这个是一般的OEM不愿意承担的,风险太大。”

陈祯福:“法律是可以改的,中国是可以的,中国改得很快,德国要改一个法律不下5年10年,没有这么简单容易。我不知道美国的情况怎么样,其他的新技术的发展都是法律强制的。传统车比较节能减排,没辙了上新能源车。而自动驾驶这个动力没有,不仅没有动力还是一个压力,很多国家试开的路也没有,中国还是比较支持,其他国家比较慢一点。”

核心问题8:当自动驾驶遇到碰瓷老太太

正方: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让车解决是不合理的

田小陵:“我想说的如果你把碰瓷的老太太不科学的例子一直拿在论坛上,永远不会有L4的,走到哪里都有碰瓷老太太的例子。”

丁华杰:“自动驾驶的发展方向是部分优化人,进而取代人。但是对于老太太碰瓷,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让车解决是不合理的。上帝是有上帝视角的。”

反方:自动驾驶无法辨别人类意图,只要有碰瓷的老太太,自动驾驶就难以普及

陈超卓:“自动驾驶的终极挑战是辨别人的意图,激光雷达传感器再好,再贵,你可以识别站着的老太太,但是你无法知道她要不要碰瓷,你做不到这一点就无法解决安全问题。”

顾剑民:“我们反复强调碰瓷老太太就是为了强调安全问题,自动驾驶不能解决人工驾驶遇到的问题,自动驾驶还没有人工驾驶安全,那做自动驾驶初衷是什么?”

以上内容和图片摘选自公众号“中国汽车HRD”辩论速记稿,经重新编辑整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8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电车人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电车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