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声明,公司融资不力,经营困难,该公司现已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从而控制和挽回给员工、股东、供应商等各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结合最近的传言,博郡准备把弄好的车和平台直接卖了换钱,正在积极寻找买家。

 

声明没过两天,就发布了全员待岗的通告。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看吧,都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关键是没钱。飞蛾扑火的梦,最终真的扑火了。

 

博郡汽车于2016年创立,前身为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公司,是一家做整车开发、技术支持的工程公司。其总部设在南京,在北京、上海和美国底特律均设有研发中心,顶峰时曾有一千多名员工。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最初成立博郡的时候,正赶上长安上海研究院搬去合肥,好多人顺势直接进了思致工作。这不算什么,另人迷惑的是,思致后来竟然注册了一个CS75纯电动版的专利,还是外观专利。把此前长安技术人员带过来的东西改造消化就算了,直接把CS75油改电的工程车注册外观专利真是蜜汁操作。(不过据小道消息称,后来博郡旗下的iV6就是依照这台电CS75基础上弄出来的。)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估计当年没跟着长安去合肥的人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吧。

 

步步惊心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俗话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舞台是很大,但灯光一闭,啥也不是。

 

博郡一出来就野心巨大,大刀阔斧的找工厂,规划一年几台新车的研发规模,号称已经开发了小中大i-SP、i-MP、i-LP三个电动车平台。最早宣布将在南京投资100亿建立生产基地。

 

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又分别与上海临港、江苏淮安达成协议,分别投资25亿、50亿建立生产基地,上海临港基地还是特斯拉中国工厂邻居。

 

不过,一直“籍籍无名”的博郡,直至去年宣布与老牌车企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花费20亿购买生产资质后才被外界所知。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与互联网行业不同,想要造车就必须要有资质,对于新势力而言,获得生产资质是入局造车业首要解决的问题之一,为此,2019年9月,博郡汽车“牵手”一汽夏利成立天津博郡合资公司,夏利出工厂、设备,博郡要付20.34 亿。用夏利的资质生产。遗憾的是根据夏利的公告,目前博郡只缴付了1410万元。

 

看来黄老板想要空手套白狼,无奈没套牢。

 

现实打击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众所周知,造车需要巨额的资金投入。偏偏这一年,中国汽车市场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寒冬”,在宏观经济下滑的环境下,马太效应加剧了车市的优胜劣汰 ,就连宝马和戴姆勒都被接连传出裁员降本的消息,更何况是连车都还没造出来的博郡,资金链断裂和负债问题成为了很多造车新势力共同面对的困境。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2020年,一场突发其来的新冠疫情更是让人措手不及,说到这,让我不禁想到一句话: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博郡汽车不仅没能如期迎来首款量产车型,反而要面对产品交付延期,管理团队离职,员工讨薪维权等诸多问题。

 

一个个噩耗让黄希鸣备受压力,其实在黄希鸣发声明的前几日,博郡汽车内部召开的一场高层会议上,宣布说要由人力资源部总监张畅成立一个新公司收购现在的公司,员工和新公司重新签合同,然后新公司和员工没债务关系,员工可以去告老公司讨债。

 

这波操作,蜜汁把人都当傻子。当天下午公司就起了冲突,警方介入。重要角色人力资源部总监张畅直接离职。

 

博郡究竟是在努力自救还是在金蝉脱壳,我们不得而知。

 

但看样子,博郡终于熬不下去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幸运最终还是没有眷顾到黄老板。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很多网友表示,它都要濒临倒闭,我才第一次听说。

 

那么,它会成为今年第一家倒下的造车新势力吗?

 

梦想破碎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要知道,博郡汽车已于2019年上海车展开启了旗下新车iV6的预售,该车补贴前预售价区间为25-35万元。按照此前的计划,iV6将于2020年进行交付。此外,在2019年12月16日的第十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10)上,黄希鸣还表示,未来5年内,博郡将基于3大平台推出10款车型,实现轿车、SUV、MPV等全覆盖。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回头再看,只剩一地鸡毛。

 

不能否认博郡有追求、有理想,但是随着消费者认知的增加,政策的逐渐退坡,更多传统车企的量产车型加入战局,博郡更该认清自己没人、没车、没产品的现实。

 

近年来,国内涌现出百余家新势力车企,互联网、地产巨头纷纷进军汽车行业,但短暂的喧嚣过后,大多新势力企业又迅速归于沉寂,以至于到今天,真正实现量产交付的新势力车企仅有寥寥13家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关于造车,我们低估了它的难度

 

结合现状来看,目前造车新势力产品进度大致可分为三大梯队:

 

博郡拍拍屁股走人了,下一个会是谁?

位于第一梯队的如蔚来、理想、小鹏、威马这些,他们已经实现了量产车的交付,也将继续推出更具竞争力的车型,巩固自身地位;

 

位于第二梯队的则是那些尚未完成交付的车企,比如天际、拜腾、华人运通等,2020年如何活下去成为它们最紧迫的事情,加快量产车的脚步无疑是这部分企业的救命法宝。

 

而位于第三梯队的车企他们或是无法交付,或是遇到了像博郡这样那样的困境。

 

评中评说:

汽车行业在面临新一轮的挑战,对于新势力更是困难重重。如果不能解决上述的众多问题,拜拜也是迟早的事。2020年很大概率将是它们的最后一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5018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汽车评中评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汽车评中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