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淑蓉四次上船止痒(莫一菲老许)最新章节列表

若是能抓住这个机会,她不但可以彻底摆脱父亲的禁锢,或许还能更进一步,掌握服部家和伊贺流的大权。

    换作几天前,甚至几分钟前,服部冰月都绝对不敢有此妄想。

    但是谁让林重突然出现了呢?    淑蓉四次上船止痒(莫一菲老许)最新章节列表    

    林重的存在本身,就是服部冰月最大的底气。

    经常与雪乃通话的服部冰月,或许是整个扶桑,最清楚林重有多厉害的人。

    服部冰月猛地抓住服部芽衣肩膀,上身前倾,美眸笔直盯着后者的脸庞:“芽衣,我可以信任你,对吗?”

    服部芽衣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

    她觉得姐姐这一刻的压迫力好强。

    “你不信任我,还能信任谁?”

    明明心里有些发憷,服部芽衣嘴上却不肯认输:“我都冒着得罪父亲的风险来给你报信,你还怀疑我吗?”

    “姐姐哪会怀疑你呢,我亲爱的妹妹。”

    服部冰月展颜一笑,凑到服部芽衣耳畔低声道:“我有件事情要交给你办,只要你办成了,姐姐一辈子感激你。”

    “什么事啊?”

    服部芽衣犹豫片刻,补充道:“太难的事情我可办不到哦。”

    “一点也不难,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服部冰月搂着服部芽衣娇小的身躯,附耳低语起来。

    服部芽衣的眼睛越睁越大,脸上浮现掩饰不住的震惊和紧张。

    等服部冰月讲完,她咽了口唾沫:“姐姐,真的要跟父亲翻脸吗?”

    “这是我们姐妹俩掌控自身命运的唯一办法。”

    服部冰月眯着美眸,单刀直入道:“你也不想一辈子活在父亲的阴影下吧?”

    服部芽衣不禁打了个寒颤。

    “好,我答应你。”

    稍微迟疑了下,服部芽衣果断点头:“不过我有个条件。”

    服部冰月先是一喜,然后一愣。

    “哈?”

    她满脸诧异之色,扬了扬细长的黛眉,提高音量道:“你要和我谈条件?我们难道不是亲姐妹吗?”

    “你要算计的人还是亲生父亲呢。”

    服部芽衣撇撇嘴,也懒得继续在姐姐面前装天真:“正因为是亲姐妹,所以才要提前算好帐,不然我干嘛冒这么大的风险?”

    服部冰月顿时陷入沉默。

    她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这个妹妹。

    也难怪,毕竟她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服部家,而且还有那样一位父亲,怎么可能不多长几个心眼。

    良久之后,服部冰月放开服部芽衣的身体,感叹道:“不愧是服部家的女儿,芽衣,你长大了。”

    “人家本来就不是小孩子呀。”

    服部芽衣露出甜美的微笑,双手一摊:“只是你们始终把我当小孩子看待而已。”

    “你的条件是什么?”

    服部冰月反倒收起笑容,与服部芽衣正面相对。

    “我的条件很简单。”

    服部芽衣垂下眼帘,避开姐姐极具穿透力的视线:“假如计划成功,你成为了服部家的新家主和伊贺流的新忍宗,我要分享你所获得的胜利果实。”

    “比如?”

    “我要有属于自己的地盘和部众,不再受任何人胁迫。”

    “可以。”

    服部冰月爽快接受,随即话锋一转:“但是要以我为主,你不能故意给我添乱,更不能阳奉阴违。”

    服部芽衣缓缓点了点头。

    姐妹俩谈话结束后,服部芽衣又独自离开庭院。

    她来到之前和林重分开的地方,转动脑袋环顾四周,小声喊道:“喂,你还在吗?”

    “呼!”

    一阵轻风刮过。

    林重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服部芽衣身后。

    “和你姐姐见完面了?”他不动声色问道。

    “嘘。”

    服部芽衣竖起食指,放到樱唇前面,示意林重不要说话,然后拉着林重钻进旁边某间空闲的房屋里。

    “???”

    林重满头雾水,不明白她为何要多此一举。

    服部芽衣紧紧抓着林重的手掌不放,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姐姐让你扮演我的侍卫,晚上去参加家宴。”

    林重不由皱了皱眉:“为什么?”

    “姐姐想彻底解决家族的麻烦。”

    服部芽衣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解释道:“她需要你的帮助,但不是帮她逃跑,而是帮她掌控服部家。”

    对于服部冰月的得寸进尺,林重有点不悦:“这些话是她让你告诉我的?”

    服部芽衣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把林重的胳膊搂在怀中,生怕他甩手就走:“姐姐还让我转告你,她会让服部家和伊贺流成为你永不背叛的盟友。”

    林重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服部芽衣顿时紧张起来,屏住呼吸,等待林重表态。

    经过碧港城风波,林重意识到,世界并不太平。

    就算你不主动惹事,别人也会来惹你。

    与其等着麻烦找上门,还不如提前将一切危险因素扼杀。

    为了炎黄武术界的长久安稳,确实有必要在境外扶持一支力量,跟密情局、众神会等外部敌人打擂台。

    总不能每次都由他亲自出马吧?

    更何况,帮助服部冰月夺取家族大权,对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根本不会损失什么。

    “好,我愿意助你姐姐一臂之力。”

    念及此处,林重不再犹豫,直接颔首应允:“家宴什么时候开始?”

    “六点半,离现在还有两个小时。”

    服部芽衣大喜过望,神态更加亲昵,娇躯紧贴着林重,杏眼忽闪忽闪,用甜甜的嗓音道:“阁下,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能不能告诉我?”

    为了便宜行事,林重目前仍旧维持着伪装。

    毕竟他的身份十分敏感,一旦暴露真实相貌,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纷扰。

    “问你姐姐吧。”

    林重把皮球踢给不在场的服部冰月,然后转移话题:“你的住处在哪里?我要换身衣服,现在这套不合适。”

    “哼。”

    服部芽衣听出林重语气中的敷衍,皱了皱鼻子,嘟哝道:“不说就不说呗,以为人家多稀罕吗?”

    她松开林重的胳膊,气呼呼地向外走去,脚步故意踩得很重,饱满的胸脯随之上下抖动,相当引人注目。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71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