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高h限np欲调教_绝味儿媳妇免费阅读

第一碗菜虽然吃的不是很开心。

    但众人还是满怀希望。

    因为许大茂说了,今晚他准备了七八道硬菜。    高h限np欲调教_绝味儿媳妇免费阅读    

    有鱼有肉,还有大虾。

    即便分量少点,但也能打打牙祭。

    过了没多久,第二道菜上桌了。

    青椒肉丝。

    一道很普通的家常菜。

    然而盘子里面绿油油一片,只能看见三两根肉丝。

    肉丝切得还贼细。

    一共上了四盘。

    众人估摸着,这道菜加起来恐怕也没半两肉。

    “许…..许大茂,你确定这是青椒炒肉丝,而不是青椒炒青椒?”

    阎埠贵拿筷子敲了敲盘子,一脸目瞪口呆的问道。

    “你看,这不是肉丝,是啥?”

    许大茂拿筷子在盘子里拨弄了两下,然后振振有词地说道:“肉虽然少了点,但也是荤油炒出来的,很好吃的。”

    好吧!

    这解释有些牵强,但众人还是忍了。

    大茂说了,后面还有大虾。

    反正钱都交了,这时候后悔也晚了。

    “我就说许大茂不会这么大方,又把咱给坑了。”傻柱骂道。

    阎埠贵点点头:“这次亏到姥姥家了,大茂这孙子打小心眼就坏,拢共就请咱吃过三次饭,前两次还都给咱吃中毒了。”

    听到傻柱二人正在抱怨,刘海中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砸吧一下嘴,道:“哎,钱都花了,抱怨也没用,这酒不是管够嘛,多少能喝回点本钱。”

    一听这话,桌上的男人们就不再客气。

    原本酒量不好的,这会也是大口大口的喝酒。

    他们喝的不是酒,而是份子钱。

    殊不知,这些酒都是供销社卖得最便宜的那种散篓子。

    一斤也就四毛钱。

    便宜也就算了,许大茂还在里面掺了八两水。

    真正的酒,也就二两。

    随便喝。

    随着第三道菜上桌,众人的脸色已经黑的跟炭灰一样。

    许大茂说有鱼。

    他没撒谎,第三道菜确实跟鱼有关。

    红烧小鱼干。

    没错,就跟阎埠贵晒在院子里的小鱼干差不多。

    而且,分量还严重不足。

    一桌子坐了十多个人,结果每个盘子里面只有五条小鱼干。

    这怎么分?

    不等众人发火,许大茂端着第四道菜走了出来。

    一边走,一边吆喝。

    “硬菜来了,韭菜炒大虾!”

    众人顿时精神一振。

    之前的怨气,也是随之一扫而空。

    可下一秒,众人脸上就露出了一种不可言喻的表情。

    有句话是那么说的。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让我看这个?

    傻柱眼角猛烈抽动,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

    “许大茂,你特么管虾米叫大虾?”傻柱怒吼道。

    “昂,虾米长大了,可不就是大虾嘛!”

    许大茂狡辩道。

    “我你妈的……我让你长大了就是大虾,老子弄死你!”

    傻柱气急败坏,冲上去就要暴揍许大茂。

    这时,赛红花端着盘子从里屋走了出来。

    见许大茂挨打。

    她二话不说,上前就给了傻柱一脚。

    “傻柱,你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们两口干的什么缺德事,这不是骗大家伙的钱嘛!”

    傻柱揉了揉屁股,一脸愤怒的表情。

    赛红花眼睛一瞪:“我俩咋骗钱了?”

    “咋骗钱?”傻柱冷笑一声,道:“你俩说有鱼有肉,还有大虾,我看狗屁都没有,你们就是骗钱!”

    赛红花哼了一声,指着桌上的菜:

    “傻柱,你给我睁大狗眼好好看看!

    这是不是肉?这是不是鱼?还有这个,是不是虾?”

    “你……”

    傻柱被怼到差点吐血。

    “今儿我和大茂结婚,特意请大家过来喝喜酒,菜好菜坏都是个心意,哪有你们这么挑理的?”

    “再说了,我家承诺的大鱼大肉,还有大虾都有,只不过分量少了点,你们还没完了?”

    赛红花双手叉着腰,挨个将众人数落了一顿。

    明明是她们两口子坑人在先,可赛红花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还责怪邻居们不懂人情世故。

    众人被骂到鸦雀无声。

    他们心里憋屈,却又不敢与赛红花正面硬刚。

    毕竟份子钱都是他们自愿交的。

    要怪就怪他们自己贪心。

    二来,他们也有点害怕赛红花这虎娘们。

    众人刚才都看到了。

    她一脚就把傻柱踹飞出去两米远,力气大得惊人。

    这院里除了赵学成以外,恐怕没人干得过她。

    “啊哈哈……那个,大茂啊,傻柱可能酒喝多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赶紧上菜吧!”有大妈出来打圆场。

    “我们就是来道喜的,吃啥都无所谓!”

    “对对对,别破坏了喜庆的气氛!”

    ……

    众人也跟着附和道。

    说白了,就是在给他们自己找台阶下。

    打又打不过,只能把牙打碎了吞进自个肚子里。

    “得咧!”

    “上菜喽,苦瓜炒肉丝您嘞!”

    苦瓜是真的瓜。

    肉丝也是一根没见到。

    虽然是用荤汤炒的菜,可众人吃在嘴里,却哭在心里。

    很快,八道菜就全部上完了。

    许大茂两口子没有食言。

    每道菜都有荤油,还能看见两三根肉丝。

    估摸着,许大茂割的一斤肉,最少还能剩下八两。

    “大茂,这菜也上完了,是不是该上主食了?”阎埠贵问道。

    许大茂:“没问题,主食马上就来!”

    “那个……主食随便吃,不限量的吧?”

    说着,阎埠贵小心翼翼地看了赛红花一眼。

    赛红花咧嘴一笑:“哈哈,大家放心,主食绝对管饱,大家敞开了吃。”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有了些许安慰。

    不管咋说,份子钱肯定吃不回来了,但起码还能吃个饱饭。

    这大喜的日子。

    许大茂就算再抠门,主食最起码也是窝窝头吧!

    然而,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当两大盆白薯端上来的时候,众人彻底领悟了啥叫不要脸….啥叫无底线。

    “大家别愣着了,趁热乎的赶紧吃啊!”

    许大茂笑眯眯的望着众人。

    但却没一人伸手。

    白薯。

    又是白薯啊!

    这么多年过去了,白薯给他们的阴影依旧没有消散。

    “大,大茂,这白薯能吃吗?”刘海中忐忑不安的问道。

    许大茂挑眉道:“你这话问的,白薯咋就不能吃了?”

    “不,不……不会有毒吧?”阎埠贵插了句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67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