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岳对准着粗大坐了下去: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tui~老不正经的~”

    韩绍关上手机还暗骂了一句,能够掀起他内心波澜情绪波动的人不多,显然黎若白就是其中一个。

    现在和他聊天也不背人不装女神了,什么变态话都说得出来。当然,虽然是他引导的,但他是男人嘛。  岳对准着粗大坐了下去: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为了扎心什么都敢说!凑不要脸的~

    当然这些话当面是不好讲的,韩绍只能暗自憋闷,群里有人@他都没回应,自己没多久也就睡了。

    第二天拍戏照常,第三天就要去拍摄花少,结果刚要走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拦住。韩绍莫名所以,对方表示他是一部戏的制片,邀请韩绍拍一部戏。

    “你别急~先坐~”韩绍示意对方。

    对方好像气喘吁吁的,坐下介绍自己:“我姓杜,叫杜冰。”

    是一位女制片,三十出头的年纪。如今圈内工作人员都年轻化这也很正常不多说。

    结果郑斛递给对方一瓶水,却对着韩绍敲敲手表示意时间。

    韩绍一愣,抱歉开口:“杜制片是吧?我要赶去坐飞机到胡南拍摄花少,你看之后我们找机会再联系好吗?”

    “这样的话……”

    杜冰犹豫:“那从这里到机场应该也将近一小时,在机场也有一小时待机,你不介意我跟着一起去吧?”

    韩绍失笑:“那行,走吧。”

    杜冰道谢,随即一起上车。车启动开走,郑斛和司机兼保镖坐在前面,韩绍和杜冰坐在后面。

    “本来是我们总制片人要过来亲自找您的。”

    杜冰无奈:“但是您这个月太忙,他扑空好几次了。两个综艺一部戏来回这么循环……”

    韩绍不解:“你递剧本给我公司就行了。圣心娱乐ceo一直在公司坐班呢。”

    “还是想面谈。”

    杜冰开口:“因为找您是做男一号。而且这是一部将在鹅厂平台播放的大制作。”

    韩绍恍然:“出品方是鹅厂?”

    “对。女一号……”杜冰笑着要说话。

    “等一下。”

    韩绍思索:“什么时候开机?”

    杜冰笑着:“还早,要8月份,所以准备时间充足。”

    韩绍叹息:“那抱歉了,也别耽误你时间。因为我档期不合适。”

    杜冰一愣,摇头开口:“您先听听我说这部戏的情况再决定。”

    “档期不够说什么都没用。”韩绍失笑。

    郑斛回头:“她以为你是推脱……”

    “啊?!”韩绍惊讶看着杜冰。

    杜冰笑了笑:“我知道你有两个综艺在7月份开拍,即便现在手头两个综艺结束,到时候还是两个。而且现在拍摄这部戏已经经常请假,所以到时候会多花时间扎根剧组补戏,所以我们对您的行程都是掌握之后才过来的。”

    示意韩绍:“而且实话来说,宁安如梦结束你也没有其他戏约。但未来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才抓紧时间来找您。”

    “呵~呵呵~”

    韩绍竖起拇指:“神通广大。”

    随即无奈:“但你怎么都想不到,两天前我从海楠回剧组的时候,就正好接到两部电影的邀约,你说巧不巧?”

    哔嘀

    “哈~”杜冰不确定:“那还……真是巧。”

    “你不信啊?”

    韩绍示意:“你是不是记者无所谓,我也不怕和你说。一部是青年报献礼戏,。一部是。你可以去打听一下。”

    杜冰显然也了解情况,无奈开口:“那我听说过。我和我的青春是群戏,定了李东雨和张宇,没想到另一个男主定了你。”

    韩绍笑着:“我也没想到。这么好的资源落我头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杜冰解释。

    韩绍摇头:“无所谓。你能理解就好,我档期真是不合适,本来现在就特别忙,四个综艺一个电视剧。当时也没想都接,可是人情面子过不去就都接了。已经忙到飞起又来两个电影,但好在不是现在拍,那么倒也时间来得及。可再来你这部戏,尤其是8月份拍,那估计真的就是轧戏了。”

    皱眉看着杜冰:“轧戏你懂的。和一个电视剧四个综艺不一样,没人说着是轧戏,但同时拍两部戏这种情况早期还有,也没人喜欢。现在一旦被爆出来真的就容易翻车。有时间我也不能这么拍。希望你理解,至于什么原着什么规模什么阵容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

    杜冰沉默,半响叹息:“那我知道了。真是遗憾……”

    韩绍恩了一声,示意郑斛:“看看杜制片从哪来的,费用给报销。”

    “不用不用~”

    杜冰失笑:“这也是工作范畴,我们回去也报销的。”

    韩绍示意:“你回去报销是你的事,你自己留着。你如果不用报销我也会给红包,毕竟还是回绝了,有点抱歉。你能理解就好,咱们以后还有合作机会。”

    见杜冰还要推脱,韩绍摆手:“也是制片人,也是收入不菲的。咱都别推来推去丢人。圈内的交际方式,不收就是对我有意见。”

    杜冰笑了笑,开口道谢。她行李还在酒店,现在也没法马上走。因为郑斛和保镖都要和他一起坐飞机去拍摄综艺,所以没法送她。干脆郑斛给打了一万过去,不多,就跟零花钱似的。但至少机票打车这些都够了,你要来发票回去报销也是你自己收着。现在这些费用不用你提前掏钱。

    正常来说艺人不管这些,但韩绍会办事。从来不认识但既然都是圈内的,以后可能就会有机会碰到甚至帮得上忙。一万算钱吗对他们来说。大家都很体面互相道别离开。

    开心就不可能了。对韩绍说有点遗憾,可能这部戏不错,但韩绍档期不够就没办法了。对杜冰来说更遗憾,因为什么都没介绍呢,直接因为档期不够就失败了。

    坐车回酒店的路上杜冰就在想,虽然不怪自己,但总觉得工作没做到位。本来是想着收拾行李要走的,毕竟韩绍已经走了,自己呆在这干什么?而且韩绍已经明确拒绝了。

    但杜冰想了想,终归不能说应付了事。还是给总制片人张伟林打了电话过去。

    “喂?小杜。”

    张伟林快五十了,叫声小杜很正常。

    “张总,和你说个事。”杜冰叫总制片张总也正常。

    “你见到韩绍了吗?”张伟林显然也关心。

    杜冰无奈:“张总我正要和你说这个。”

    于是杜冰把情况说了一下,张伟林沉默着,杜冰也在等待。

    “所以你也没介绍阵容,甚至没介绍原着作者,也没介绍我们的制作班底?”张伟林询问。

    杜冰赶忙开口:“张总,第一是他打断我的。因为他觉得说这些没用,档期不够。第二我是和人家一起坐去机场的车上顺路和他说这些。人家赶时间也没法详细说。”

    “呵。我知道,不怪你。”

    张总平静开口:“不过你先别回来,咱们还是要尽力对吧?”

    杜冰松口气:“是,我也是觉得感觉工作不到位,本来他已经上飞机我也该走了。但我回到酒店想着就应该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现在这情况我也很少遇到,因为话都没让我讲完。”

    想起人家给的红包,杜冰补充:“当然人特别不错的。不是真的说耍大牌要拒绝,是真的忙。所以我也想问,挺突然的。他说是那两部电影,或许张总您打听一下,这两部电影是不是定下了他,档期方面是不是真的冲突。”

    “这些我都会问。”

    张总想了想:“这样,你先别走。你等我电话。”

    “好的。我在这等着。”挂断电话,本来已经快到中午12点,一般酒店这时候要退房的。

    正常来说她也可以退房走了,但她既然接到领导的指示,自然也就重新续租一天这个不多说。

    然而等了没多久,果然张伟林来了电话:“小杜。你去韩绍剧组。”

    杜冰疑惑:“他都走了,坐飞机去的胡南要录制花少……”

    “不是~”

    张伟林示意:“你去找白露。白露是那部戏的女一号,你把情况和她说一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6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