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弄疼我了,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大河之畔平坦的沃野上,百余骑赵人骑兵犹入无人之境、自东向西策马疾驰,在距离齐军方阵数百步外大喊着劝降之言。

    言语中不仅仅有华夏列国通用的腔调,甚至就连齐国南北各地佶屈聱牙的方言也喊地顺畅至极。

    各种稀奇古怪的方言飘到匡章的耳朵里,一些土话的腔调就连他这个土生土长的齐人都没有听过。  弄疼我了,冲破阻碍到达深处    

    “直他嬢!”匡章顿时急得破口大骂起来。

    他早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对面的赵军主将就是那个新近名声鹊起的武阳君庞煖。这后辈分明是将门之后,不成想到此子的行为这般下作……简直毫无武德可言,此等行为和那些戎狄蛮夷又有何区别?

    难道赵人胡服令不仅换了胡人的皮,脑袋也跟着换了?

    匡章并非是初次同赵人交手,但像今时这般难缠的、且无所不用其极的军队他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

    匡章虽然嘴上咒骂,但不得不说,他又学到一招。庞煖的所行之策,还真的将齐军的退路全都封死了。

    本是匡章是想着等赵军先行发起攻击,随后再趁机寻得破绽破敌。依照往昔的经验,赵人大胜一场,没有理由不乘胜追击啊。

    现在倒好,苦苦等待的良机一直都没来,反而齐军被搞得有些军心动荡,他也错过了最好的突围机会。

    起初,对于赵人的劝降齐军这边还有些回应,但现在就是连回骂都懒得喊了。

    别说是下面的兵士,就连匡章自己都被搞得心神不宁了。

    看着远处隐隐在望的赵军,他知道,是该下决定的时候了。

    现在还有一战的机会,虽然开战获胜的极为渺茫。但若是再拖下去,齐国的这几万壮后生就真的全得引颈待戮了。

    匡章抬头望了一眼天际,灰蒙蒙的天空、像极了大军出征之时。

    复叹了口气,他不再犹豫,转头走下土坡、翻身上马朝着中军大营奔去。

    不多时,齐军帅帐中的几个收到召命的都尉大将便聚到了一起。匡章没有多作客套,指着面前的堪舆图沉声道:“大军中粮草至多不过三日所需,饶安、无棣已失,援军是等不到了。现在吾等已经没有了退路,必须冲出赵军的重围,方能有一线生机!”

    匡章说罢,目光扫向了众人。

    众将脸上此时大多露出了惊慌之色。此前虽然已经大概能猜到战局不容乐观,但却没想到实际情况比料想的还要严苛了许多。

    现在这些骁将心头都是憋屈至极,明明他们是支援来了,现在反而被逼的遭受倾亡之危。

    但事已至此,让他们投降是不可能的,在座的大都是齐国的宗亲贵族,利益身家已经和齐国王室绑在了一起,就算是投降了赵国,又能有多少好果子吃?还不如放手一搏。

    下书吧

    所有的将领都没有反对,纷纷赞同主动出战。

    匡章见状,又强作镇定地安慰道:“赵军虽然抢占先机,但人数却不如我军,且还要分出一些兵力防守渡口。而我齐军有精兵七万,此战胜负未知也!”

    众将拜道:“旦从大将军之命!”

    ……时至晌午,被尘云遮蔽多日的太阳突然露出了头,和煦的阳光从天际洒落,大地显出了几抹殷红。

    齐军大营外正在喊话的赵骑见得齐军有了动静,赶紧撒丫子朝着本方军阵跑去。

    赵军营地前也挖着一条条鸿沟,且鸿沟之后还摆放着数十架半人多高的弩车,这些大家伙上面根根长约丈余利箭已经引弦妥当。

    弩车在当今的战争中其实很少用到,尤其是这种大型的弩机,除了少数的大规模的战役和城池攻防战中能见到,野战中几乎还没有出现过。

    其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弩车的造价昂贵,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运输困难。

    也幸好赵军的辎重大部分走的是水路,否则要运输这些大型的军备、用牛马来驼,还不知道多慢。但也正是有了这些弩车,才使得饶安城内的齐人干脆的投降。

    这些弩车的破坏力连一般小城的夯土墙都撑不住,更不要说对血肉之躯的杀伤力了。

    赵军大营内数万将士,此时分前、中、右列阵于齐营对面,前军除了防备齐军突然冲营的警戒之士外,大部分正坐在地上歇息,不过各部人马都已经分阵排好了队形,兵士身上已经披好甲胃,兵器就在身边,只要结束休息、马上就能上阵冲杀。

    庞煖此时骑在马上,刚转头想对张远说些什么,然话未出口,远处忽有一骑向着这边写着“赵”字的大旗下的庞煖飞奔而来。

    骑士临近,下马拜道:“禀将军,齐军出营了!”

    骑士话音刚落,远处便传来了高亢的号角声。紧接着庞煖便看到那汹如潮水一般的齐国大军……正向己方涌动而来。

    他匡章终于是耐不住了!庞煖嘴角露出一抹难得笑意:“速速召集兵尉以上的将领!”

    “喏!”

    庞煖说罢,当先策马朝着前军方向疾驰而去。

    杀伐不可避免,身为此战主将的庞煖也早就知道对方不可能投降。他让人喊话,其只是喊给齐军的基层将士听的。

    张远望了一眼齐军的方向攥了攥拳头,紧跟而上。

    待命久时的诸将倒也无须庞煖召集,听到动静后已经自发地朝着前军汇聚而来。

    临兵在即,庞煖并未下什么军令,因为一切早就准备好了。至少到现在,齐军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太过出乎赵军的预料。

    “众将听令!”

    诸将纷纷抱拳道:“末将在!”

    “大王正在观津等候吾等凯旋!此战必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4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