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阳台插的好深|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

 “哪种事?”张君泽不自觉地压低了语调,话一出口,他自己都觉得奇异。
         原来他和西江雨,居然也会有现在这样的时刻。
         这可是从前张君泽想都不敢想的场景。  在阳台插的好深|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做作业    
         西江雨其实说完就有点后悔,张君泽这边明知故问,她便也红透了脸。
         她在电话这头沉闷了一会儿,才反问他:“你猜?”
         张君泽低低笑出声来,他似乎心情极好,语调都跟着上扬:“放心老婆,下次见面,我会让你更满意的。”
         夫妻两个都在电话里笑出声来。
         窗外夜色正好,万家灯火辉煌。
         迷离的夜,平白给人添了三分醉意。
         西江雨躺在床上的时候,特意伸展了一下手臂,舒服地轻哼了一声。
         她把手机卡在原来的床头,自己则懒洋洋地瘫在枕头上。
         临睡前,张君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跟她说:“你小心点那个张楚思,她人脉挺广的。虽然她没有进娱乐圈的打算,不过我听说她和一个圈内的大佬有联系,她私下里还投资过几部电视剧,哪怕那些剧播不出来,那群人也不愁……”
         张君泽点到即止,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西江雨很快就懂了。
         娱乐圈这种地方,艺人的收入都很高。演戏,拍广告,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除了一些正经演员,还有那么一群演员和投资方,拍戏不单单是为了赚钱,也有可能是有其他用途。
         有些项目,哪怕最后播不出来,有些投资人也不怕赔钱。
         而张楚思,很明显是和这群人打交道的。
         按照张君泽的说法,那这个张楚思的后台还挺硬。她在国外溜了两年回国,居然还肯跟汪俊业玩这种爱情游戏,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目的。
         汪俊业不过就是个没有资本的小导演,张楚思却愿意花心思陪他玩,这还真是有趣。
         西江雨对张君泽说:“行,我知道了,我应该不会跟她有太多交集。”
         西江雨第二天想跟娄宴提这个事,但是娄宴刚好也跟西江雨提了这个。
         西江雨诧异道:“你是听谁说的?”
         娄宴小声说:“王苍告诉我的,他说他刚得到消息,这个张楚思现在不好惹了,咱们得离她远点,我吓得把那条朋友圈都删了。”
         娄宴又小声问:“那你呢?你是听谁说的。”
         西江雨回:“我们家张君泽。”
         娄宴深呼了一口气,这才道:“哎呦喂,这就你们家了?”
         西江雨红着脸没吭声,娄宴便放弃了打趣她,她抓了一把瓜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叹气道:“你说这张楚思会不会记仇啊,你和她虽然有点过去,好歹你当年没打人啊。我就不一样了,我不仅薅了她头发,我还挠了她这……”娄宴指了指她鼓起来那处。
         西江雨摇头:“不会,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她肯定不敢大张旗鼓跟你闹。她这样的人,私底下玩得花可以,但是摆在明面上来,她要脸,她背后的人也要脸。”
         娄宴觉得西江雨说得有道理,她将腿搭在桌子上,哀叹了一声:“md,当年我还是为了高云凯那个傻比跟她撕,我现在他么越想越不痛快。我当时还觉得你窝囊,你捉到她和盛浪,你就知道哭,你都不知道上去打人。这要是我,我肯定一手一个,把他们两个都踹出去。可是现在,我比较平和了,我觉得你是对的,没必要跟他们撕扯。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把自己弄掉价了。”
         西江雨一边给她倒茶一边笑了:“高云凯当年和盛浪一样,都不老实。你也不是哪个女人都上去撕。你之所以忍不了张楚思,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你见不得我哭,见不得张楚思嚣张,就怼了张楚思几句。张楚思为了报复你,故意勾丨搭高云凯气你,你才动了手。”
         说到这里,西江雨也伸手开始剥瓜子,她还把剥好的瓜子放在小盘子里,递到了娄宴那边。
         “男人不重要,张楚思那种女人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姐妹啊。我不觉得你掉价,娄宴,我后来听说你和张楚思打起来,我觉得你是英雄。”
         娄宴要被西江雨感动哭了,她抓起西江雨剥好的瓜子,一下子倒进嘴里,一边品味着那瓜子的香,一边道:“香啊,有姐妹是真的香。我现在还能想起你对盛浪说的话,你说姐妹是一辈子的。”
         王苍进来给她们两个送水果的时候倒是笑呵呵的。
         其实王苍这人挺别扭的,他最近听说了张楚思和娄宴的往事,吃了好几天的醋,为此还和张君泽打电话抱怨过。
         王苍觉得,娄宴太喜欢高云凯了,当年的张楚思和高云凯还没有什么,娄宴都能炸毛。
         可是换到了王苍这边,娄宴似乎从来都不关心他的感情史,娄宴甚至都没偷看过王苍手机。王苍递过去,她都不看。
         可是刚刚在门口不小心听到了西江雨那些话,王苍这股闷气一下子全消了。
         原来当年,娄宴是为了西江雨才打人。
         原来,高云凯在娄宴心里,也没有那么重要。
         —
         田又夏这两天,忽然发现盛浪精神了不少。他开始打扮自己,刮了胡子,穿的衣服也特别干净,装得人五人六的。他也没有继续在家里喝大酒,反而知道找活干了。
         盛浪晚上还约了田又夏一起吃饭,他还兴致冲冲的跟田又夏说:“我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活,让我去某个剧组做副导演,薪酬还挺可观。夏夏,我总不能让你一直帮我。”
         田又夏深吸了一口气,她红着眼问:“那你,放弃西江雨了吗?”
         她主动提起西江雨,盛浪倒是变了变脸色,他苦笑一声:“这也不是我放不放弃的事,人家也看不上我,对吧?再说,她都结婚了。”
         田又夏不止一次提醒过他,西江雨人家都结婚了。可是那个时候盛浪还是不死心,成天颓废得不行。
         没回国没看到西江雨之前,田又夏也没看出他对西江雨这么痴情。
         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田又夏竟猛然发觉,她现在听盛浪提起这些,心中已经掀不起任何波澜。
         盛浪倒是不知怎么了,对田又夏忽然又热情起来。他请田又夏吃晚餐,又记着她的喜好,一路上还嘘寒问暖,问她的工作近况。
         田又夏一一说了,晚上盛浪想要田又夏留下来,跟他在一起,田又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想留了。
         哪怕盛浪现在看起来干净利索,田又夏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盛浪亲近她的时候,那身上的味道也不太对,田又夏闻着有点恶心。
         她起身告别之后,盛浪也没觉得多伤心,他转而就给张楚思打了电话。
         —
         汪俊业这几天,刚好也留在s市。
         盛浪给张楚思打电话的时候,张楚思刚好和汪俊业在外面看电影。
         汪俊业帮她拿着包,看完电影,两个人饶有兴致的在外面压马路。
         张楚思给盛浪的备注是客户a,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汪俊业起初也没觉得有什么。
         张楚思背对着汪俊业,往一边站了站,按了接听。
         听到盛浪的话,张楚思勾起嘴角,看向了汪俊业的方向,说了一声:“可以,你先等着吧,我这边的工作忙完了,一定会关照您的。”
         盛浪听到她这话,就知道她身边有人,他笑了笑说:“哦,好的,张总您先忙。”
         张楚思挂断电话之后,就跟汪俊业撒娇:“哎呀,一个客户,特别麻烦,我之前给他的策划不满意,给我发了两页纸的修改意见,看来我今晚又要通宵了。”
         汪俊业没想其他,点了点头道:“行,那我送你回去。”
         张楚思回去的路上,还跟汪俊业说:“你那边有项目,你就忙你的。我这边忙完了,有空我就去你们剧组找你。咱们来日方长,你不用这么黏我。”
         汪俊业趁着等红灯的间隙,伸过去摸了摸她的手:“可是,我真的很想你啊小思。我想把我们错过的这两年,都给补回来。”
         张楚思笑得温婉,她在汪俊业面前,永远都是扮作一副小乖乖的样子。哪怕是做那种事的时候,她都不敢多玩花样。
         偶尔把汪俊业当成清粥小菜还可以,但要是成天跟他呆在一起,张楚思觉得可累死了。
         汪俊业把她送回家之后,就开车回了酒店。
         回去的路上,汪俊业才发现张楚思的手包没拿。
         张楚思的手机一向是放在身上的,所以没拿手包,她一时半会儿也没发现。
         汪俊业怕她晚上饿,去给她送手包的时候,还特意去楼下买了她最爱吃的小馄饨。
         从前,她最喜欢吃这家店的馄饨。尤其是上学的时候,汪俊业经常跑挺远的路排队给她买,再送去她的学校。
         汪俊业觉得那个时候,真的很美好,他和张楚思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都很珍惜。
         只是当他把车停在张楚思家车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盛浪。
         盛浪穿了一身黑,带着帽子,手里还拿了一束花。
         汪俊业拎着馄饨的手微微颤抖着,他跟着盛浪走了上去。
         盛浪走得是电梯,汪俊业就爬楼梯。
         汪俊业一路跑着上去,张楚思家住在四楼,他速度快,他从楼梯口出来的时候,盛浪也刚从电梯里下来不久。
         盛浪敲了张楚思家的房门,张楚思推开门之后,便直接挂在了盛浪身上。
         两个人吻得忘我,浑然没注意到拐角的那双眼睛。
         汪俊业感觉他一双手都不是自己的了,止不住地颤抖。
         他像是傻了一样,慢慢靠近张楚思家的门口。
         他贴在门边,刚好可以听到里面的调笑声。
         盛浪一边吻她一边说:“我女朋友不肯留下来,我就来找你了。”
         张楚思说:“我和汪俊业刚看完电影,我说今晚得通宵工作,他才没留下来。你这个坏蛋,以后有这种事,你得提前约,人家行程很满的。”
         盛浪的笑声,听在汪俊业的耳里,特别欠揍,他说:“遵命,张总。”
         汪俊业特别想踹门,他想冲进去问问,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除了把盛浪踢出项目这事,他觉得有点心虚之外,他自问没什么对不起盛浪的。
         盛浪这个人吊儿郎当的。他要是认真工作的时候还行,他不认真工作的时候,连个电话都不接。
         要不是在拍摄方面,汪俊业觉得盛浪还挺有想法的,他是绝对不想跟这种人合作的。
         他觉得他们认识很久了,他们是真兄弟,可以接受彼此的臭毛病。
         这么多年,盛浪的很多工作,都是汪俊业帮忙的。盛浪在国外和田又夏谈恋爱,没有钱的时候,也是汪俊业一声不吭地给他打钱。
         之前盛浪从汪俊业这拿走了五万,到现在还没还,汪俊业也根本没想过要。
         盛浪明明知道他有多爱张楚思的,他为什么要这样?
         汪俊业将馄饨丢进了垃圾桶,他开车回去的路上,也忍不住红了眼。
         他狠狠砸路上的电线杆,砸得手背上都是血。
         汪俊业的酒店离田又夏的住处很近,汪俊业想了想,开了车就去找田又夏。
         当着田又夏的面,他就把录音摔在了桌上。
         虽然录音只有那么一小段,但是盛浪的声音她不会听不出来。
         田又夏掉了眼泪,她颤声说着我不信。
         汪俊业轻嗤了一声,他站在门口,点了一根烟,一边抽一边道:“张楚思家的地下车库有监控,你不信我找人给你调出来。再说,我可以污蔑盛浪,你觉得我能污蔑自己的女朋友吗?我多爱张楚思,你不知道吗?”
         最后两句,汪俊业几乎是冲着田又夏吼出来的。
         见田又夏哭了,汪俊业这才收敛了情绪,语气也和缓了一些:“对不起,我不该冲你。”
         田又夏这才看到他手背上的血迹,他右手的关节处,没一块儿好地了,全是血。
         田又夏一边哭一边起身去给他拿药箱。
         田又夏帮汪俊业包扎的时候,她突然把自己知道的事,告诉了汪俊业。
         这两年在国外,盛浪也不太老实,不过田又夏看得紧,盛浪也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不过田又夏说了盛浪最近为西江雨醉酒的事,又说了当年,他和西江雨分手,是因为被西江雨捉个正着。
         汪俊业这才忽然想起娄宴那条朋友圈,他掐灭烟的那一刻,还骂了一句:“草,所有人都在提醒我,就tm我跟个傻子一样,把张楚思当个宝。”
         汪俊业当着田又夏的面终于忍不住掉了眼泪。
         他活到这个年纪,没哭过几回。上一次哭,还是张楚思出国的时候。
         汪俊业看着田又夏,咬牙问道:“你明明知道他这个德性,你为什么不跟他分手?”
         之前汪俊业也在国外学习过小半年,那半年,他们三个人很好,经常一起出去吃饭。
         那个时候的盛浪还能像个人样,对田又夏也很好。
         所以,汪俊业一直以为,他们现在也很好。
         田又夏红了眼,她低头道:“西江雨已经结婚了,她现在也看不上盛浪。我想着,如果情敌只有西江雨的话,盛浪总会想通的。我不知道,他和张楚思……”
         汪俊业那晚上跟田又夏开始对时间线,如果娄宴也知道这事,那么过往的事只要一细想,就会发现很多端倪。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4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