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公开yin乱1~5小说/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

清脆的玉珠齐刷刷的打在瓦片之上,随即破碎开来。

    然后又是随着屋檐落下,一串串的,格外的好看。

    青石板上溅起的泥泞带着些寒意,奉祁半跪在冰冷的地面上。  公开yin乱1~5小说/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    

    铁链死死的缠住了她的双手,勒出的鲜血很快便是被雨水所冲刷干净,可是伤痕还是那么的刺眼。

    原本乌黑的长发此时紧紧地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带着一阵的刺痛感。

    扯着铁链的那人狠狠的用劲,奉祁便是四仰八叉的仰面摔倒在地。

    溅起的泥水都是带着甜腥味的,奉祁有些分不清这些究竟是雨水还是自己的血水。

    “老实跟我们回去,你还可以少受些皮肉之苦!”

    话毕,便是有一人狠狠的落下一鞭子,奉祁躲闪不及,任由长鞭打在自己的后背之上。

    原本上好的锦缎此时被铁链毫不留情的撕扯开来,皮开肉绽,血流了一地。

    奉祁挣扎着站了起来,但是很快便是被长鞭抽打在地。

    “到现在你还不知错么?!”

    奉祁的目光只是死死的落在了一边的云清身上,她吐出嘴中含着的血水。

    “送他回去,求你们!”

    “什么?”

    奉祁又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送他回去!送他回去!”

    四人的身子都是一顿,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奉祁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巫盼皱了皱眉,语气也有些软了下来,“奉祁,你怎么这般固执,跟我们回去吧。”

    奉祁费力的站了起来,四巫是谷主最信任的几人,也是自己颇为信任的。

    奉祁长长的舒出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师叔们,你们知道的,我不可能跟你们回去的。”

    巫盼的眉头越锁越紧,“既然这样的话,你便是不能怪我们了!”

    梵寂谷乃是有规定的,若是叛逃之人不愿会谷接受惩处的话,那便是取其首级。

    一侧的巫真随即便是举起了长刀,一步步的朝着奉祁走近。

    锋利的刀刃点地不断的朝着奉祁靠近,剩余的三人皆是转过了自己的脑袋,似乎是不愿意多看。

    刀刃划地的声音很是刺耳,奉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双象征着死亡的鞋子不断的靠近。

    “为什么不还手?”

    奉祁的本事并不在他们之下,虽说是双手难敌四拳,但是奉祁倘若愿意还手的话,逃走也只是小问题罢了。

    但是这个丫头怎么都不愿动手,这才会被处处压制。

    现在变成这副狼狈的模样。

    他用刀刃轻轻的挑起了奉祁的下巴,像是神明在审视着罪人。

    居高临下的姿态,巫真微微侧目,只是隔着黑色的面纱,奉祁看不清楚。

    其实不只是奉祁看不清楚,就连巫真都是看不清楚奉祁脸上的神色的。

    但是他们也不需要看清楚即将死去的人的表情,只管砍下脑袋再看就是了。

    腰间挂着的梵寂谷的令牌也被雨水冲刷,格外的清晰。

    奉祁嘴角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来,只是有些苍白。

    “巫真师叔,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对长辈出手的。”

    都这种时候了,奉祁这说的是什么话?

    这一句话倒是将巫真气笑了,笑声中还带着些无奈,“你还真的是……”

    “冥顽不灵……”

    当巫真高举利刃落下的时候,奉祁却是忽的眼眸一愣,便是举起了自己被铁链禁锢的手腕。

    金属碰撞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格外的刺耳。

    铁链在巫真的刀下显得格外的脆弱,很快便是断裂开来。

    感觉自己的手头一松,巫盼不由得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巫真也是没有想到原本一副受死模样的奉祁会突然这样做,但是很快眉眼间的情绪便是被笑意所取代。

    奉祁身上的束缚既然是解开了的,便是往后与四巫拉开了距离。

    但是受的伤让她忍不住的捂着心肺咳了几声。

    奉祁缓缓的站了起来,眼看着四巫便是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干脆便是一下跃上了房顶。

    她没有回头去看一眼,只是一个劲儿在雨夜中奔逃。

    她不知道现在什么地方是安全的,地下城么?

    自己现在若是回到地下城的话,万事通自然是会庇佑自己的,四巫也不会靠近地下城。

    但是梵寂谷与地下城向来都是进水不犯河水,梵寂谷若是知道自己与地下城有关系的话。

    怕是会发生不得了的事儿。

    那自己现在应该去哪儿?

    仔细想了想,原来在这个硕大的地方,竟然是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的……

    还真的是有些可笑啊……

    四道黑影紧紧的跟在奉祁的身后,穷追不舍。

    奉祁捂着自己的伤口还在不断的逃窜,还要时刻小心躲避着身后射出的飞镖。

    “咻咻咻——”

    大雨逐渐的停歇了,但是空中堆积的乌云还是迟迟没有散去,黑压压的一片。

    “咻——”

    又是一枚飞镖射来,奉祁一时躲闪不及,飞镖便是直直的插入了自己的肩膀之中。

    大有刺穿之势,奉祁的身子忍不住的一软,站在屋顶上险些跌倒。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的冒出一个黑衣男子,将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面孔。

    男子温柔的将奉祁护在自己的怀中,随即抱着奉祁便是闪身躲进了黝黑的小巷之中。

    黑衣人只是小心翼翼的将怀中的奉祁放到了不起眼的角落之中,还不忘脱下身上的斗篷为其盖住。

    奉祁并没有动弹,只是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微微皱眉。

    黑衣男子正欲起身离开,奉祁便是轻轻扯住了他的衣角。

    声音很小,却也很清晰。

    “师兄,小心。”

    黑衣人的身子只是微微一顿,摸了摸奉祁的发丝以示安抚,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穿成这个样子的确是看不清哪模样,但是奉祁却是认识的。

    这个人不是旁人,这是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的怀准师兄。

    奉祁在几人的眼皮子底下失去了踪迹,几人只得交汇了一下眼神。

    忽的便是看见一个黑衣人猛地窜出,只不过是看了几人一眼,转身便是离去了。

    这明明很明显了,是有人故意想要把四巫给引开。

    巫真看了看自己身侧的三人,淡淡的问了一句,“追么?”

    巫盼耸了耸肩,“不追怎么办?你当真舍得杀?”

    “当然是不舍得的,那可是我辛苦养大的小团子!”

    “切,我们一起养大的好不好?”

    几人简单的拌了几句嘴便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他们很乐意进行这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

    只是巫盼没追出多远便是停下了自己的步子。

    他转头看向身侧的一个漆黑的小巷子,开始一步步的靠近。

    他的步子很轻,可是在这样安静的午后却是格外的清楚,沉重的脚步声在一步步的靠近。

    背对着光硕大的黑影在靠近,奉祁自然是看见了的,她皱着眉头,只是心中有些不甘。

    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吗?

    实在是太残忍了吧?

    自己明明还有那么多的事儿没有做完,自己明明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没有得到……

    还有云灼,自己还真的是很惭愧,挣扎了这么久,云灼的事儿还是隐藏在迷雾之中。

    正当奉祁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黑影却是突然站立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不再靠近了。

    那人朝着奉祁的方向扔下了一张纸张,声音很轻。

    “云府有人想要杀你,特地出了委任状,我们这才找到了你的踪迹。杀你的人还在路上呢。”

    奉祁看着巫真离去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将那张纸捡了起来。

    它大部分已经被地上残留的水迹打湿了,但是墨迹并未晕染开来。

    他们确确实实是清清楚楚的写着,有个人出了高价钱要取了自己的性命。

    而接下这个任务的是白石门。

    白石门黑白通吃,这样暗杀的活自然也是接的。

    这样的委任状肯定是不止一份的,就是不知道何人这般看不惯自己?

    自己在云府并未招惹什么人啊……

    不过她很快便是冷静了下来,自己的确是没有招惹什么人,但是有人把自己当做了云灼。

    所以下这份委任状的人,其实是要对云灼动手的人吧?

    那是不是只要揪出委任状背后的人,自己便是可以找到残害云灼的凶手了?

    但是奉祁的意识却是不容她多想,疲倦就像是潮水淹没礁石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34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