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雪白娇妻的娇喘声,骆闻舟干哭费渡

秦淮茹因为相貌出众。

    追求秦淮茹的人很多,村里的还有附近村里的都有人明里暗里的跟秦淮茹或者秦淮茹的父母表达过这个结亲的想法,其中不乏这个队长的儿子或者村长的儿子。

    秦淮茹无一例外全都推掉了。  雪白娇妻的娇喘声,骆闻舟干哭费渡    

    她想嫁到城里,成为城里人,漂亮的脸蛋就是秦淮茹自认为自己可以成为城里人的依仗。

    为了实现这个想法,得知易中海是城里轧钢厂的带队支援队长,秦淮茹便动了十二分的心思。

    最终她成功的坐在了这里跟贾东旭相亲。

    脸不由得有些发红。

    今天的贾东旭跟以往秦淮茹见过的贾东旭有些不一样。

    头发不长,显得很是精神,长得也俊俏,坐在对面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上衣是一件土灰色的中山装,腿上是黑色的裤子,地上摆放着一双黑色的皮鞋。

    秦淮茹分外的中意。

    贾东旭也很中意秦淮茹,今天的秦淮茹同样与贾东旭之前见过的秦淮茹不一样,脸干干净净,脑后耷拉着一条黑色的大辫子,辫子根部还扎着一朵漂亮的头花,花色的上衣,灰色的裤子,有些地方虽然打着补丁,却分外的干净,身上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香皂味道。

    易中海曾经不止一次跟贾东旭说,说秦淮茹是持家的一把好手,别看秦淮茹是村里人,嫁到贾家是贾家的福气。

    一想到这些。

    贾东旭高光了。

    什么四合院战神。

    什么四合院真小人。

    统统给爷滚蛋。

    “易师傅,东旭妈,你们觉得我们家淮茹怎么样,要是可以,今天咱们就把事情给定了,争取年前就让东旭和淮茹两人结成奋斗的伴侣,为国家的建设添砖加瓦,让咱们伟大的事业后继有人。”

    气氛有点怪。

    反正傻柱就是这么认为的。

    易师傅,东旭妈。

    这称呼要是让不明情由的外人听到,还以为两人是两口子。

    而且给傻柱的感觉。

    就仿佛秦家要把秦淮茹急切的嫁到贾家。

    没听秦淮茹的叔叔说,今天订婚,年前两人结婚。

    这距离过年也就十二三天的时间。

    是不是太急了?

    傻柱的目光微微眯缝了一下,想看看秦淮茹的肚子,只不过被一张小小的炕桌给挡住了目光。

    “淮茹这个孩子不错,我在秦家村待了一个多月,就住在淮茹家里,家里家外真是一把干活的好手,关键手巧,窗花剪的不错,绣花也可以。”

    “那咱们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秦淮茹一下就脸红了。

    毕竟还没有进化成那个不要脸的心机白莲。

    听自家叔叔这么一说。

    觉得有点害羞。

    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脸早就红透了,像一个红透了的苹果,深入到了贾东旭的心中,让贾东旭心都痒痒了。

    “年前有点急,要不咱们定在年后?”看似在与贾张氏和秦淮茹叔叔商量的易中海,语气却充满了一股子不容置疑的决然,“咱们到时候给贾家来了双喜临门,又娶新媳妇,又晋级正式工。”

    这算是威胁。

    不同意就拿捏贾东旭的前途。

    贾张氏那张难看的脸颊终于有了笑模样。

    “听一大爷的。”

    过了年。

    秦淮茹十八岁。

    上一辈子秦淮茹就是十八岁嫁进的四合院。

    重活一世。

    依旧没有改变。

    “柱子,别愣着了,赶紧去准备饭吧,别羡慕东旭,过两三年,一大爷一定帮你张罗个好媳妇。”

    张罗媳妇。

    我谢谢你。

    不是猪八戒他二姨,就是猪八戒他三姑。

    傻柱点了点头,扭身从贾家出来,三步两步的晃到了自家。

    一回头。

    后面跟着一头驴。

    许大茂呀。

    这个大驴脸已经成了许大茂的标志。

    甭管认识不认识,只要看到大驴脸,你管对方喊许大茂,一准没错。

    “你没戏了。”

    傻柱一开口就给了许大茂一个二比零。

    这一辈子加上一辈子,两人纠缠了数十年,谁不知道谁。

    说句不好听的话。

    许大茂撅撅屁股,傻柱就知道许大茂要拉什么颜色的屎。

    前几天的大院大会,吃了贾家天大一个大亏的许大茂,心里肯定憋着坏主意要坏贾家的好事。

    贾张氏,许大茂下不去手,他做不出截胡贾张氏的事情来。

    贾东旭,许大茂是不敢下手,易中海在后面杵着,借许大茂两胆子,这混蛋也不敢跟贾东旭硬来。

    思来想去。

    也就剩下秦淮茹了。

    首先。

    秦淮茹是乡下来的,在许大茂眼中,这代表好欺骗,许大茂这混蛋上一辈子十分钟不到搞定了原本是要介绍给傻柱的秦京茹。

    其次。

    许大茂心思灵活,能说会道,上一辈子仗着自己是电影放映员,不知道祸祸了多少小媳妇、小寡妇。

    “秦淮茹跟贾东旭看对眼了,人家估摸着年后就结婚。”傻柱落在许大茂身上的目光故意顿了数秒,眼神中流露出对许大茂的不屑,“你,没戏。”

    “傻柱,你看不起哥们。”

    “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跟人家贾东旭没法比较。”

    许大茂一把揪过了何雨水。

    这是准备借着何雨水反驳傻柱的言论。

    “雨水,大茂哥问你,你说实话,大茂哥跟你哥比起来,谁好看。”

    “大茂哥。”

    “雨水,大茂哥在问你,你还说实话,大茂哥跟对面的贾东旭比起来,我们两个人谁好看。”

    许大茂一脸期望的盼着何雨水嘴里能喊出大茂哥三个字。

    他是一腔热血付诸东流。

    迎着许大茂期盼的眼神。

    何雨水喊出了贾东旭三个字。

    “雨水,你是不是听错了,大茂哥,贾东旭。”

    “没听错,贾东旭就是比大茂哥好看,我们老师说好孩子是不能说谎的。”

    “许大茂,你没事吧?”

    “血压有点高。”

    许大茂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绕着屋子走了几圈。

    出了傻柱屋。

    “哥,他去那了?”

    狗改不了吃屎。

    好色的许大茂也改变不了好色。

    能干嘛。

    肯定又到人家女厕所跟前堵秦淮茹了。

    狗日的许大茂。

    以为秦淮茹跟秦京茹一样笨?

    小心挨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7019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