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爸爸刚走爷爷就来抱妈妈了/顶级诱捕公式abo

大家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瀛贼,一定都死绝了。

    朝着山下走着,不知不觉间,心中的怒火也消散了几分。  爸爸刚走爷爷就来抱妈妈了/顶级诱捕公式abo      

    楚擎走在前面,感慨万千。

    自作孽,不可活,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只是走着走着,楚擎突然面色大变,驻足愣住了。

    三哥问道:“少爷,怎地了。”

    楚擎深深看了眼旁边的大舅哥,表情复杂:“没事。”

    这一刻,楚擎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虽然没追过地质系的女神,但是在后世为了迎接这座岛回到母亲的怀抱,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一些相关地理知识的。

    从位置上来看,位于欧亚板块和菲律宾板块的交界地带,正好是两个板块中间交界线,板块相互挤压摩擦就会导致地震。

    唯独岛屿西部不在板块交接的地带,几乎没有发生地震的可能性。

    而东部以及东北部,正好在板块聚合地带,震源比较深。

    刚才并不是地震,而是多种自然现象,包括泥石流。

    要知道这座岛七成都是山地以及丘陵,山高水陡,降水量很高,从而导致土壤的含水量特别高,地震频发,自然会发生泥石流。

    本就是山区,加上沟谷深壑,暴雨、暴雪,都会引发山体滑坡。

    经常地震,地形也比较险要,山体挤压形成的特殊地形等多种因素,早已让那处山坳凶险重重,火药弩射出后,等于是点燃了导火索引起了连锁反应。

    楚擎的后背已经遍布了冷汗。

    如果大舅哥那一弩没有射歪,没有引起连锁反应,其他军伍射出火药弩,也不会射歪射到西侧区域,说不定就会延迟这种连锁反应,到了那时,大家会进入山坳作战…

    楚擎已经不敢想下去了,如果真出现这种情况,瀛贼是死绝了,大家也完蛋。

    使劲甩了甩头,楚擎又笑了,一把搂住了大舅哥的肩膀,大舅哥依旧坚挺。

    楚擎的确不知道很多事,无论是地质问题,还是那些黄土为何变的平整等等,还有一件事,他永远不会知道。

    大舅哥当时射出那一弩箭的时候,半跪在地上,虔诚无比。

    在心里,他求遍了满天神佛,他想要为那些惨死的孩童寻个公道,他愿意拿自己的一切去换,包括性命,只为了给那些孩童们讨个公道,只要能讨个公道,他愿付出所有,倾尽所有。

    很多事,无法理解,冥冥之中,似是有天意,天意如此,要人间恶魔滚回地狱,不,滚回炼狱!

    “大妹夫。”陶少章犹豫了一下,望着楚擎,试探性的问道:“愚兄想…想拜托你一件事。”

    “十件都行,说!”

    楚擎很豪爽,因为他已经记不起大舅哥救自己几次了,或者是说,大舅哥救了小伙伴以及无数军伍几次了,别说一件事,十件,一百件都行,只要不借钱。

    “那些孩童的尸身头颅,愚兄,想带走,瀛贼还会来的,还会走这条路上山,愚兄怕…怕那些可恶的瀛贼,再次践踏…”筆趣庫

    没等大舅哥说完,楚擎转过身,大喊道:“全军听令,回到刚才的位置,将那些孩童的头颅再次收敛,带到其他风景好的地方埋藏。”

    很多此一举的事,却没有任何军伍有怨言,非但没有,反而不少人异常感动,他们喜欢这种有人情味的上官。

    挖坑的时候,用的是工具,挖出来的时候,军伍们都是跪在地上,没有使用任何工具,只是双手刨着土,安静着,小心翼翼着。

    天亮了,军伍们背负着那些孩童的冤屈,走向山下。

    小小的头颅,最小的,比拳头大不上多少,仿佛有着千金之重。

    陶少章怀里也有一颗小小的头颅,被他放在了怀中,小心呵护着。

    下了山再次休整,风道人又回去了,想要探查一下情况。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大家却不失落,因为多了一些东西,少了一些东西。

    多的,是肩上的布袋,细布包裹的小小头颅。

    少的,是贼,瀛贼。

    人世间,又多了几分温暖,少了几分阴寒。

    风道人脚程快,上山下山如履平地,没用多久,宝蛋回来了。

    “路毁了。”风道人回来后,身上都没见汗:“山塌地陷,上山的路毁了,满是积石泥水,道路难行。”

    “喜闻乐见。”

    楚擎微微一笑:“断了他们的后路,再有增援又要重新修路,活该。”

    “大锅。”王天玉苦笑道:“那咱怎么过去啊?”

    楚擎的笑容凝固了。

    是啊,瀛贼回不来,也过不去,问题是自己也过去不了。

    楚擎挠了挠脑门:“先休整,吃点东西,一边吃一边商量吧。”

    风道人一甩袖子,一条蛇掉在了地上,吓了众人一跳。

    “好东西。”宝蛋笑道:“做成蛇羹,大补之物。”

    “有毒没毒啊,这死的活的?”

    风道人手掌捏住舌头,微微一用力:“现在死了。”

    楚擎:“…”

    刚才上山的时候,是碰到许多蛇虫,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不敢夜间行军。

    山坳又是泥石流又是地陷,很多野兽和蛇虫都窜了出来,风道人抓了不少,背上的布包里还有一只肥兔子。

    楚擎呵呵一乐:“有些可惜了,免费的蛇羹,与五十三度飞天茅台最配,可惜没茅台。”

    出航倒是带了些肉食,不过多是肉干,干巴巴的,一日三餐吃的也都是硬的能砸出脑震荡的馕饼。

    不急于赶路,见到那么多野味从山上跑了出来,楚擎大手一挥:“兄弟们都辛苦了,去抓点野味吧,吃饱喝足了再行进。”

    王天玉顿时和个脱肛的野马似的,大呼小叫带人去抓野味了。

    见到军伍们都去抓野味了,楚擎盘膝而坐,看向三哥、秦麒、墨鱼以及阿轶四人。

    “走山路过不去了,接下来怎么办,大家出出主意。”

    楚擎这次学聪明了,有想法也不说,让大家先说,免得和刚才似的又丢人。

    “与瀛岛势必会有一战,这处岛屿,不可让瀛贼夺得。”

    墨鱼倒是挺坚定:“留下,助番人抵抗瀛贼。”

    阿轶点头表示同意:“是应留下,机会千载难逢。”

    “世兄,此路不通,自别处深入岛内便可。”

    “那就这么定了。”

    见到大家都说完了,楚擎哈哈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一会吃饱喝足后,绕着沙滩从走,在岛屿外围找适合深入岛内的路线。”

    “这…”墨鱼犹豫了一下:“沿着沙滩而走?”

    阿轶:“为何不乘船?”

    秦麒:“船快,还不费力,世兄你…知道吧?”

    楚擎:“…”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98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