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春闺帐暖(翠花和赵老爷)最新章节列表

先是被东牧国小王爷瞎指挥,后又中了叶云洛下的毒,最后还被一群老弱病残给俘虏了,简直就是他们人生中不可磨灭的污点。

    东牧国小王爷——牧元洲,刚被押进去的时候,还各种疯狂的挣扎。

    可等到他被带进去,见到叶云洛的那一刻,他突然就不动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两只亮的眼睛。  春闺帐暖(翠花和赵老爷)最新章节列表    

    叶云洛身上还有伤,她没办法坐,只能站着,就是这样站立着的她,一袭白衣将她衬托的越轻尘脱俗,犹如散落人间的仙子。

    司徒城见牧元洲那色眯眯的模样,蹙起了眉宇,他毫不怀疑,这个东牧国小王爷的嘴里,要是没有塞布条,肯定已经流了一地的口水。

    叶云洛的容貌确实出众,但如此痴迷的盯着她瞧的人,还真是没有。

    她的视线在这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大男孩的身上扫过,对钟北道,“将他嘴里的布条拿开吧。”

    “是。”

    钟北闻言,刚将牧元洲嘴里的布条拿下来。

    牧元洲就已经冲着叶云洛自我推荐了起来。

    “仙女姐姐,我喜欢你,你跟我回去吧。我是东牧国的小王爷,东牧国皇帝是我的嫡亲兄长,你跟着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每天都有数之不尽的银子,还可以看遍天下美人!”

    叶云洛,“……”

    钟北,“……”

    司徒城,“……”

    牧元洲见叶云洛不回答,有些急迫的开口道,“仙女姐姐,你不喜欢这些吗?你告诉我,你喜欢什么,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跟我回去!”

    在场的人原本没有人知道牧元洲的身份。

    司徒城和钟北将他带来,也只是因为他是那支部队的领。

    如今,这是完全不用严刑拷打,这孩子就已经将自己给卖了。

    “仙女姐姐,你为何不说话?难道你不喜欢我吗?我可是东牧国长得最好看的人,所有人都爱我呢。”

    瞧见这样的牧元洲,叶云洛像是看到了当年的梁上飞。

    不过,很明显,这个孩子比梁上飞要蠢萌的多。

    “带他下去,让人好好看着,明日写封信给东牧国皇帝,告诉他,他的胞弟在我们手里,让他拿六座城池来换。”

    “哇,仙女姐姐,你的声音好好听啊。你想要城池吗?我去写信和我皇兄说,别说六座了,就是六十座,他肯定也会给的。”

    叶云洛听到这话,认真的看了牧元洲一眼。

    牧元洲被看的脸色通红,心跳加,一脸期待的望着叶云洛。

    这时,就听叶云洛开口道,“孩子,你这样坑你皇兄,真的好吗?你们东牧国全部加起来都没有六十座城池。”

    她想要六座,不过是因为,当初慕宴琅用三座城池换回了牧雨沫。

    这么个坑皇兄的孩子,她就是留着也不见得有用,不如将他退还回去,就算换不回六座,打压下东牧国的气势也是好的。

    “仙女姐姐,你终于和我说话了。我不是孩子了,我已经十四岁了。”

    “你想要六十座城池吗?就算我们东牧国没有,我也可以打仗,我可以把整个南慕国打下来送给你的。”

    “带他下去吧。”

    “仙女姐姐……”

    牧元洲还想说话,司徒城已经将布条重新塞到了他的嘴里。

    爷的成熟稳重只要一关联到叶云洛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凡。

    他若知道,有人趁着他和叶云洛吵架,趁他不在的时候,来撬叶云洛的墙角……

    这世上,或许只有陛下才会觉得那是件有趣的事。

    牧元洲再次被塞住了嘴巴。

    只能呜呜呜的向叶云洛求助,朝叶云洛投去可怜巴巴的眼神。

    可他的可怜才刚冒了个头,就被司徒城给拉了下去。

    “王妃,您打算如何处理这次俘虏来的东牧国士兵?方才属下查看过了,他们都是战场上一等一的猛将,只是不知为何这些人会出现在此地。”

    “一个小王爷,一群战场猛将,东牧国的手笔还真是大。”叶云洛笑了笑道,“将他们先管着吧,上官予风精心研制的药物足够让他们四肢无力到你们爷回来。”

    钟北闻言,默默抬头看了叶云洛一眼,“是。”

    无论是今日截取到的线报,还是针对东牧国定下的布局,亦或是最后对结果的预测,都让钟北由衷的佩服。

    他到慕宴琅身边的时间没有司徒城那么久。

    以至于他觉得一直以来都是爷在单方面的付出,充当保护者的角色。

    就是上次制定计划,他虽然知道叶云洛出了力,但还是觉得是慕宴琅的功劳。

    可今日的事,却让他收起了以往对叶云洛的态度,变得打从心底里崇敬。

    钟北沉默了片刻,却没有离开。

    而是,朝叶云洛行了个礼道,“王妃,爷的心里是在意您的。他会下令惩罚您,只是出于大局考虑,请您别太责怪他。”

    钟北很少主动和人说话,尤其是和叶云洛。

    他这话出来,倒是让叶云洛多瞧了他一眼。

    但对此,叶云洛扬唇勾起了一抹冷笑,“你和司徒都该知道,这次的错不在我,可他却为了所谓的军令置我于不堪之地。你可别误会,我还愿意做这些,可不是为了他。”

    钟北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说。

    他和司徒都是知道真相的人。

    可他们最终都还是选择了站在慕宴琅那边。

    眼睁睁的看着叶云洛无辜受罚。

    看着那些一个个被叶云洛救下来的人。

    咬牙切齿的想要叶云洛的命。

    他自认为即便是他,也难免心寒。

    “你退下吧。”

    叶云洛挥了挥手,不愿再多说。

    钟北看着叶云洛有些艰难的转过身,垂下了眸子,退了下去。

    钟北刚退下去没多久,就瞧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牧雨沫。

    瞧见往他这儿走来的牧雨沫,他沉下了眸子,也扳起了脸。

    他现在并没有证据证明今日的事是牧雨沫搞的鬼。

    但除了牧雨沫,他也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会对他们军营的所在地。

    现在的情况,以及换班轮换的作息时间,如此了若指掌,还试图对他们不利。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954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