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吴敏1至6)最新章节列表

在柳絮看来,徐白属于软硬不吃的那种,除非自己想做,否则没人能说得动。

    如上次弄死张县令和林福这事儿,也是徐白自己想做,才会去做。

    可现在无花却说,可以换第三种方式,而且说得信誓旦旦。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吴敏1至6)最新章节列表  

    是以柳絮很好奇,无花将会用什么方式。

    无花伸出一根手指,说了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话:“财!”

    财?

    柳絮即使蒙着面纱,也能感觉到自己嘴角抽了抽。

    她怎么也没想到,无花竟然会给出这个答案。

    一个字。

    ——俗!

    这是能用钱解决的事吗?

    用钱能解决,那就不叫事了。

    “小僧所说的财,指的是一个大类,只要能付出足够的代价,那么必然会有人心动。”无花从怀里拿出一个东西,道。

    柳絮的目光看过去。

    这是一本书,没有封面,表皮上也没写字。

    书页上有折痕,折痕很深,显然是翻看过很多次。

    “这是……”柳絮眉头微皱。

    “金刚寺现任主持年轻时手抄佛经,虽然是普通的佛经,但却是手抄本。”无花解释道:“小僧因为一次任务,金刚寺给的奖励,从藏经阁得出这本佛经。”

    说着,无花用手抚摸经书,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

    但这幅表情在柳絮眼里,却不值一提。

    “听说金刚寺现任主持,在金刚寺籍籍无名,抄写佛经是爱好,他年轻时,已经抄了八千多本,你骗不了我。”柳絮鄙视道。

    有些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

    无花表情一僵。

    “这不一样!主持年轻时,每一样佛经都只抄一遍,那时虽然籍籍无名,但现在都是孤本!”他争辩着。

    柳絮呵呵一笑:“编,继续编,金刚寺入红尘,我也明白你们,有些出家人戒律对你们无用。”

    无花垂头丧气,也不争辩了,有气无力的道:“可小僧一穷二白,只有这个了,这经书对喜爱佛法的人,真的是至宝。”

    他是金刚寺弟子,但真的没钱啊。

    监天司发的俸禄很多,但以他对徐白的了解,徐白真不会为了钱冒险。

    他没办法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也许可以试试,徐白的想法和别人不同,他似乎很喜欢佛法。”柳絮来回走动,片刻后停下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明天早上,我就过去。”无花又来了精神。

    送东西,不在乎贵,在乎投其所好。

    柳絮走到门口:“成功了记得和我说声。”

    说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了。

    房间内又陷入安静,无花捏着佛经,想着明天怎么说。

    ……

    入夜。

    徐白躺在床上,颇为无聊。

    距离书店置换新书的时间,还有不少日子。

    这段时间,他陷入无进度条可肝的境地。

    说实话,肝进度条很枯燥,但习惯了,就越发沉迷其中。

    现在突然无事可做,他反而觉得无聊了。

    “唉,得像个法子,如果升县是在没有,就换个地方去找。”徐白双手枕在脑后,想道。

    目前升县只有书店了,至少明面上是这样。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就得出升县看看,每到一个月,就回来一趟书店。

    这么想着,徐白又觉得这计划可行。

    “找时间出去试试,反正镖局无事,出去之后,让刘二拿主意就行。”

    徐白想明白后,翻了个身,准备休息。

    “对了,忙了几天,忘记槐树了。”

    他翻身坐起,想起槐树的事。

    就在他刚刚翻身之时,门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

    此时,夜已经深了,镖师们也都回家,怎么会有人?

    那响动,就像是走路时不抬脚,硬生生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徐白翻身而起,拿起床旁边的鬼头刀,来到窗户旁,悄悄将窗户打开一条缝。

    窗外,小院子安静异常,除了月光之外,别无他物。

    刚才他听到的响动,绝不可能是幻觉。

    徐白微微皱眉,悄无声息的拔出鬼头刀,握在手上。

    “沙……沙……”

    摩擦声再度响起,他转身后退,同时反手把窗户推开,长刀对准窗外。

    窗外,空无一物。

    可沙沙的声音仍然传来,而且在不断靠近。

    徐白没有出门,用鬼头刀挑起屋子里的凳子,扔出门外。

    凳子落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很远,没有丝毫异常。

    这时,那沙沙的声音却停了下来。

    在徐白的视线中,窗外下面多了一丝黑色。

    “头发?”

    以徐白如今实力,看得清清楚楚,那是黑色的头发,而且正在上移。

    黑发、额头、眼睛……

    随着缓缓上移,一颗头颅出现在半空。

    披头散发、双目圆凳,脖子下方空空如也,正在淌着血。

    那双眼睛毫无感情,充斥着冰冷和阴森。

    “张县令?”徐白眉头一挑。

    这颗头颅的模样正是张县令,而且是张县令死前的模样。

    “变成诡异了?”徐白看着张县令的头,暗道。

    人死之后有几率化为诡异,这是大楚国诡异的由来。

    此刻见到这颗飘在半空的狰狞头颅,徐白下意识想到诡异。

    头颅就这么飘在半空,以那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盯着徐白,时不时上下舞动,却并未进来。

    这时,徐白突然觉得脑海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但又不太明显。

    他低头看向手中鬼头刀,慢慢摸清了刚才多的什么。

    ——那是一股意识。

    一股独立于本身意识之外的意识,正在迷惑他的心思,让他产生一种情绪,在告诉他,他杀了张县令,他产生了愧疚,他应该偿命。

    愧疚?

    偿命?

    存在吗?

    不存在。

    这是一种迷惑人心的能力,但他有颠倒乱四方。

    最近几天,除了和无花交流佛法之外,时不时还会问无花一些关于诡异妖物的事。

    百姓死了会化为诡异,那是普通的诡异。

    奇人异士死了,同样有几率化为诡异,甚至有可能带着生前能力。

    这张县令要是死了,带的应该是读书人的能力,又怎么会是这种迷惑的能力?

    “迷惑的能力吗?”徐白的目光越过张县令的头颅,看向后院的那颗槐树:“终于,你有动静了。”

    长刀划过,月光照耀着刀光,森寒无比。

    漂浮在半空的头颅遇到刀光,顷刻间化作泡影。

    徐白施展四巽身法,人影如同鬼魅,已经来到后院。

    他用手指摩擦刀身,露出微笑:“让我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的地盘上捣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909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