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征服成熟官太贵妇,玩弄我的两个奶头子

“还不动手吗?”

    应刑抬起头,看向四周。

    一切如常,哪怕他逐渐离开了闹市,也一切平静。

    “难道我猜错了?尹云云化诡,以另一种姿态延续的事情,还不能有效刺激到那帮人?”    征服成熟官太贵妇,玩弄我的两个奶头子    

    应刑本想钓鱼来着,清理掉一批打他主意的驭诡者。

    总是被人惦记着,应刑也会感到厌烦。

    暗处保护他的人也很疑惑,但还是耐心等待。

    ……

    “你就位了吗?这次只允许成功,不准失败!”孙鸿用语言来掩饰心中的恐慌,暗中疯狂咒骂,这么危险的事情凭什么要自己来做?

    “放心,你们是花了钱的,我可以对不起你们,但不可能对不起钱!”

    一道阴森冰冷的声音自电话中传出:“无论你们想请我杀谁,我都一定能成功,在我的诅咒之下,他会在品味到无尽的凄惨后才会死去!”

    孙鸿稍稍放心,因为跟他对话的人,是出了名的认钱不认人,且有些极高的任务成功率,据说杀戮手段极为残忍。

    这种有职业操守的驭诡者可不好请,这次请他出动一次,花费五个亿!

    可他还是有些隐忧,毕竟这次的暗杀对象可不简单,同样也是驭诡者。

    “你拿了我们的钱,会听我们的指挥对吧?”

    “哼,只听,但做不做就是我的事情,我朱百亿只会听有利于完成任务的指挥。”对面冷声道。

    孙鸿主管如释重负:“那就好,、……那里有一个穿着藏青色衣服的男人。”

    “看到了,就是这个人是吧?”

    “没错……”

    朱百亿趴在一处楼顶,整个人跟黑暗融为一体,不露出任何气息,此时正看着望远镜中的人。

    在得到了确定的答复后,便第一时间进行了锁定。

    在孙鸿说话间,他就以闪电般的速度,掏出了自己的祭灵——一个看似简陋的巫毒娃娃,并随之拿出了钢针。

    巫毒娃娃的脸颊同步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逐渐变成了有些酷似任务目标的长相。

    朱百亿看着这布娃娃,露出了病态的愉悦神情,狰狞可怖,说时迟那时快,他拿着钢针狠狠刺进去。

    小贱人,我扎死你!!!

    这时,孙主管的声音才姗姗传来:“……没错,那个人就是我,你的雇主!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无论如何,要优先保证我的安全……”

    “……”

    “喂,你有在听吗,你说句话呀,你怎么不说话,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你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对吧?”

    “……”筆趣庫

    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朱百亿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布娃娃,又看了看远处的孙鸿主管。

    “又干砸了一单,距离我百亿存款的目标更遥远了,或者我就压根不该趟这浑水?”

    朱百亿非常烦躁,拿着手机咆哮:“告诉我,暗杀目标是谁,我自己去找,杀了他好收工!”

    “目标是应刑,但绝对不能暴露是我们雇佣的你。”

    “哼,这是当然,这点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朱百亿道。

    “那我呢,我怎么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五脏六腑都仿佛在剧痛,越来越痛了。”

    孙鸿开始抓挠自己的胸口,神色扭曲,无比惊慌。

    “你被我的恐怖娃娃下了咒,当然会痛苦,这只是开始,随着时间推移,你的身体都会一点点腐烂掉,你就亲身品味这绝妙的滋味吧。”

    朱百亿神色冰冷地远远欣赏着。

    像他这种驭诡者,最喜欢的就是看着狩猎目标被折磨得哀嚎不断,这是对他实力的一种肯定。

    “为什么你要杀我?这就是你的职业素养?”

    “我更不明白,你明明可以直接告诉我任务目标是谁,为什么非要作死似的多说几句?我可是急性子。”

    朱百亿冷笑:“这下好了,你要死了,连同你的祭灵一起,我到时候就直接找你幕后的人拿钱。”

    孙主管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踉跄倒地,口中发出痛苦的哀嚎声,皮肤甚至开始与血肉分离。

    在接连的嚎叫声中,孙主管惨死当场。

    朱百亿全程看着,连连点头。

    “我的诅咒越来越强大,将来肯定能做到足不出户就咒杀全球的任何一个人。”

    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要不再等等,我找的这个地方非常隐秘,暂时不会暴露。”

    不久后。

    应刑赶到,皱眉看着地上这不成人形的尸体。

    “的确有陌生的驭诡者在暗中行动,我们也动手吧,彻查整个幸福地产,他们内部不知道有多少蛀虫。”

    应刑拿起手机,对着斩妖局那边的乐部长说了一句。

    “记得保护好自己,如果敌人太强的话,我给你安排的安保力量不一定能挡住。”乐怀提醒道。

    “我会量力而行,但话说回来,凭我们官方力量对中安市的掌控力度,很难出现不被我们关注的统帅级强者。”

    凭应刑的实力,将军级没办法快速击杀他。

    而统帅级,则是人类内部的重要战力单位,数量也不算多,每一名都记录在册。

    整个斩妖局立刻行动起来,众多小队直接冲进了幸福地产位于全市的各个据点。

    大家知道幸福地产有问题,也知道其中的很多人是无辜的,但现在顾不得这么多,先控制起来再说。

    应刑挂断电话,低头盯着孙主管的遗骸,他不久前还在跟这家伙交谈来着。

    现在,对方却变成了这幅样子。

    “真是可悲的家伙,死的这么毫无价值,就是不知道杀他的人是出于什么目的了,杀人灭口?还是……守株待兔?”

    唰!

    忽然,应刑神色一动,把体内的伽椰子放了出来。

    伽椰子莫名出现了躁动,紧闭着嘴巴,好似在嚼着什么东西。

    “你在吃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这里明明没有失心丹给你吃。”

    应刑看着周身诡气起伏不定的伽椰子,有些诧异。

    这厉诡是有什么额外的发现?

    总不至于是反刍。

    伽椰子越嚼越带劲,连发出咯咯声都顾不上了。

    

    应刑又把杀人诡喊出来与自己融合,仔细感受,发现杀人诡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顿时陷入沉思。

    反正他是不会在这种地方把杀人诡单独放出来的,只要杀人诡在他体内,他就绝对不可能被敌人秒杀。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反应?”

    远处,朱百亿放下望远镜,也陷入沉思。

    真是见了鬼了,过去了好几秒,目标人物再怎么也该有点反应才对。

    朱百亿不信邪,狞笑中加大力度:“也许这家伙身上有什么古怪,但在我恐怖的诅咒面前不值一提,看我扎不死你!”

    他将巫毒娃娃放在地上,拿着一把钢针,残忍地钉进去,再配合他的表情,凶残异常。

    每一根钉子扎进去,巫毒娃娃那张酷似应刑的面孔上,就多出一丝……痛苦?

    朱百亿等了一会儿,发觉目标还是屁事没有。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应刑放出来的那只诡怪,似乎更来劲了。

    “你是吃了事力架吗?”

    应刑想了一会儿,思来想去,觉得八成自己被针对了,但率先挡住这次暗算的不是杀人诡,而是伽椰子。

    “咯咯咯咯咯!”

    伽椰子身上的诡气,出现了细微的提升。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90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