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自己主动请别人惩罚自己(嗯啊好深)最新章节列表

“蒋書記,我来。”詹东江眼疾手快,帮蒋盛郴抽出一根烟,并且拿起打火机帮蒋盛郴点火。
         两人俱是美美地抽了口烟,蒋盛郴这才开口问道,“东江,你这个点怎么有空过来?”
         “蒋書記,刚刚巡查组的人跟我们反馈了一个情况,说是咱们区里边的城中村古峰社区的治安不好,让我们区局重点關注一下。”詹东杰同蒋盛郴说着,又道,“这不,我心里有点没底,就过来跟您汇报下这事。”  自己主动请别人惩罚自己(嗯啊好深)最新章节列表    
         蒋盛郴一听詹东杰这话,瞬间坐直了身体,脸色严肃地问道,“巡查组的人怎么会關注到古峰社区去了?”
         “这我也纳闷呢,刚刚听到下面的人说这事时,我都有点懵。”詹东杰纳闷道。
         蒋盛郴沉着脸没说话,难怪他对这次市里的巡查组下来总是感到有些不安,觉得不像是以往那样走过场,果然,现在听詹东杰汇报这事,蒋盛郴没来由警觉起来,巡查组这次不会是冲着他来的吧?
         也不怪蒋盛郴会这么想,因为他同古峰社区那边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詹东杰在听到巡查组反馈的事跟古峰社区有关后会第一时间来跟他汇报的缘故,古峰社区的居委会主任付林尊是他的座上宾,两人没少在一起喝酒吃饭,詹东杰也经常会在场,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来跟他汇报这事。
         蒋盛郴面色阴郁地琢磨着,一旁的詹东杰又道,“蒋書記,市里的巡查组不会是有备而来的吧?”
         “你觉得呢?”蒋盛郴反问了一句。
         “我也说不准。”詹东杰干笑了一下,道,“蒋書記,依我看还是先跟付总那边打个招呼,让他最近低调点。”
         詹东杰口中的付总就是古峰社区的主任付林尊,对方自个也开了好几家公司,因此,别人也都更习惯称呼他‘付总’。
         蒋盛郴闻言点了点头,“晚上我跟老付吃个饭,你也一起过来,得让他多注意注意,至少巡查组下来的这一个月,别搞出什么事来。”
         “行,晚上我一定准时到。”詹东杰咧着嘴,想了想问道,“这次进驻咱们市中区的巡查组组長是乔書記,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市纪律部门有意安排的。”
         “据我所知,恐怕不是巧合,原本的组長人选并不是乔梁。”蒋盛郴说道。
         “这要不是巧合,难道真的是刻意安排的?”詹东杰心里有些发虚,“蒋書記,不会是来者不善吧?”
         “管他是啥,咱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徐市長让咱们别疑神疑鬼,咱们也别搞得草木皆兵,该干嘛干嘛。”蒋盛郴给詹东杰吃着定心丸,“何况我现在也是市的成员,巡查组要是在区里边搞出什么破坏咱们市中区稳定大局的事出来,我是有权提出意见的。”
         詹东杰听到蒋盛郴的话,脸上一下有了笑容,蒋盛郴这次进了班子,成了市的成员,对于他们这些跟着蒋盛郴的人来说,无疑是大大鼓舞了士气,也让他们心里更加踏实。
         詹东杰的反应落在蒋盛郴眼里,却是让蒋盛郴暗暗苦笑,他嘴上给詹东杰一颗定心丸,自个心里却是没底,但对于区里边跟着他的这些人,他作为‘带头大哥’,无疑必须让底下的人放宽心。
         夜晚。
         乔梁下班后来到饭店,晚上他张罗了饭局,请孔杰吃饭,同时将凌宏伟一起叫了过来。
         乔梁刚到饭店没两分钟,凌宏伟也跟着他前后脚赶到,乔梁看到对方,看了下时间笑道,“宏伟,你来得很早嘛。”
         “我提早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打下手的。”凌宏伟笑道。
         “咱们又不是在家里自己做饭,哪有什么需要你打下手的。”乔梁拍了拍凌宏伟的肩膀,“还没祝贺你高升呢。”
         “乔書記,全靠您提携,没有乔書記就没有我凌宏伟的今天。”凌宏伟脸色认真起来,“乔書記,我知道您不喜欢客套,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乔書記有什么需要差遣的,尽管吩咐一声就是。”
         “你这么想就错了,孔检重用你,那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跟我的推荐可没多大关系。”乔梁笑了起来,伴随着孔杰被任命为市检的一把手,凌宏伟在市检也被重用,如今凌宏伟已经是市检的副职,这既跟乔梁的推荐有关系,更主要的是凌宏伟自身的能力也十分出众,而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孔杰初到市检,急需信得过的人来帮他站稳脚跟,而孔杰在松北工作时,其实已经和凌宏伟有过交集,当时孔杰担任松北县纪律部门的一把手,两人那时候就认识了。
         所以在孔杰急需帮手的前提下以及乔梁推荐这层因素,再加上孔杰对凌宏伟也颇为赏识,凌宏伟迅速被提了起来,市里边,吴惠文为了支持孔杰开展工作,也是给予了大力支持,凌宏伟这次才能如此顺利被提为市检的副职。
         而早在上个月底孔杰被任命为市检的一把手时,乔梁就想张罗这个饭局了,却是被事情耽搁了,这顿原本就计划好的饭局一直拖到了今天。
         乔梁先和凌宏伟聊着,约莫等了十几分钟后,孔杰也到了,见乔梁和凌宏伟都来了,孔杰笑道,“看来我来迟了。”
         “孔哥,待会啥也别说,你先自罚三杯。”乔梁开玩笑道。
         “乔書記都开口了,那我这罚酒是不喝不行了。”孔杰跟着笑道。
         一旁,凌宏伟已经恭敬地站了起来,乔梁可以和孔杰像老朋友一般开玩笑,凌宏伟却是得端正好自己的姿态,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孔杰的下属。
         孔杰注意到凌宏伟的样子,笑道,“宏伟,这里没外人,咱们放松一点,别搞得那么严肃。”
         “宏伟,听到了没,现在是下班时间,可没有上下级领导。”乔梁也笑道。
         凌宏伟闻言点头笑笑,三人坐下后,乔梁随口问道,“孔哥,你们正在办的那个康德旺的案子,办得怎么样了?”
         “这个是之前王庆成在任的时候办的。”孔杰说道。
         “没错,人是王庆成让抓的,当时估计还牵扯到了徐市長和楚主任的市長之争,康德旺是楚主任的人,王庆成却是提前站队徐市長。”乔梁撇了撇嘴,“不过这康德志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嗯,他是有些问题,不过就目前的调查来看,主要还是涉嫌一些商业犯罪问题,真要判的话,应该是判不了几年。”孔杰微微点着头,“倒是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有些明白了,难怪徐市長在我上任之后特地把我叫过去谈了一次话,重点提及了康德旺的案子,说是要从严查处。”
         “呵呵,康德旺可是徐市長的老同学,他却跟着楚主任暗地里跟徐市長做对,徐市長不恨他入骨才怪。”乔梁嘲讽地笑笑,“现在徐市長如愿登上了市長宝座,肯定是会继续清算康德旺的。”
         “唉,这就是典型的不自量力,小人物卷进体制里的权力之争,那就是自己找死。”孔杰摇了摇头,他这话显然是在说康德旺。
         乔梁对康德旺没啥好感,自然也不会同情对方,他这会突然关心康德旺的案子,是想着看能不能还妹夫周俊涛一个清白,虽然妹夫周俊涛已经辞去公职,但要是能证明妹夫周俊涛当初是被设计陷害的,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乔梁和孔杰、凌宏伟吃饭时,市中区的一家酒楼,市中区書記蒋盛郴和区局局長詹东杰,正在酒楼里的一个包厢里喝酒。
         这家酒楼位于古峰社区旁,是属于古华集团旗下的一家餐饮公司,而古华集团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古峰社区的居委会主任付林尊。
         付林尊同蒋盛郴的关系很好,在区里边,很多人都知道付林尊是蒋盛郴的座上宾,两人甚至能够称兄道弟,这也让区里边的领导或多或少都要给付林尊几分薄面,蒋盛郴在一次酒宴上许是喝多了,甚至还说了这样一句话,谁不给付林尊面子,那就是不给他蒋盛郴面子,这话是什么时候说的已经无从考究,但付林尊和蒋盛郴的关系好却是区里公开的秘密。
         包厢里只有蒋盛郴、詹东杰和付林尊三人,几人也显得格外随意,付林尊更是搭着蒋盛郴的肩膀,俨然兄弟一般。
         “老付,刚刚我跟你说的话你别不放心上,巡查组下来这一个月,你要低调一点,尽量别搞出什么事,不然你让詹局長也很难做。”蒋盛郴同付林尊碰了杯酒,再次说道。
         付林尊听了,砸着嘴道,“蒋書記,您说的话我肯定是要认真对待的,但我现在已经低调地不能低调了,从来不去主动惹事,这还让我怎么低调嘛,总不能让我到处去装孙子吧。”
         “你瞧瞧,我这就多提醒你两句,你还有脾气了。”蒋盛郴笑道。
         “蒋書記,我是实话实说,您让詹局長说句公道话,我现在是不是够低调?”付林尊无奈道,“我比谁都懂得闷声发大财的道理,现在事业做大了,我也知道要和气生财,您看我这两年基本很少跟人有什么矛盾冲突,詹局長,这个你可得帮我作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906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