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第章销魂尤物)最新章节列表

后脑勺一阵剧痛,谈逸扬猛地推开沈子瑜,抬手摸了下被砸到的地方,看着满手鲜血,再看她手里的烟灰缸,彻底被激怒。

    他抢过她手里的烟灰缸,暴怒的砸到地上,哐啷一声巨响,烟灰缸摔成碎片。

    沈子瑜狠狠的被吓了一大跳,旁边的孩子更是大哭不止。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第章销魂尤物)最新章节列表    

    谈逸扬如同被激怒豺狼,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她,“你就是个骗子!”

    “谈逸扬,你冷静点,我……”

    “冷静?”谈逸扬冷然嗤笑,一把把她从床上拖起来绑在椅子上,随后从抽屉拿出医药箱一瓶有和注射器,“你不是很爱夜墨琛吗?我就让你彻底的忘记他!”

    “你想对我做什么?”

    沈子瑜看着他手里的注射器,不好预感如同狂风暴雨一样的席卷而来,她拼命的挣扎,想挣开身上的绳索,耐何绳索太紧,任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眼瞧着他步步逼近,她全身颤抖,忍不住哭起来,“不要……”

    “子瑜,不要怪我。我说过,谁都可以骗我,唯独你不可以。”

    谈逸扬把她的恐惧看在眼里,恨意越发浓烈,这是他喜欢了整整八年的女人,他不强求她心里只装着他一个人,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愚弄他。

    “谈逸扬,我……啊……”

    沈子瑜哭着还想说什么,他的针却已经落下来,胳膊一阵刺疼,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强烈的晕眩感。没一会,她头一歪,昏了过去。

    谈逸扬拔掉针管,眼神痴恋的看着她昏迷不醒的样子,捧起她的脸,在她唇角亲吻了一下,喃喃自语般地说:

    “子瑜,这辈子你是忘不了我的。”

    说完,他扭头望向床上的谈思扬,唇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我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的!”

    ……

    深夜的海面,一片死寂。

    高向晚站在游轮的甲板上眺望着星光点点的海面,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

    她真的没有想到谈逸扬研究出来的药竟然那么好使,只是一小瓶,就让夜墨琛把沈子瑜和孩子忘得一干二净,对她更是深信不疑。

    早知道,当初见面的时候,她就直接给他下药,免得浪费那么多时间。

    “在想什么?”

    夜墨琛从船舱走上来,看她一个人站在甲板上,迈步向她走过去。

    “在想我们结婚时的场景。”高向晚说。

    “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世纪婚礼。”

    “你说真的?”高向晚高兴的搂住他的胳膊,“墨琛,你可不能骗我哦。”

    “说什么傻话?婚礼多大的事,我怎么可能骗你。”

    “也对,是我太患得患失了。”说着,高向晚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吻了一下。

    面对她的亲密,夜墨琛眉头一皱,但很快就舒展开来,他抬手搂过她的肩,试探性地问:“向晚,我记得你家是做医药的吧?”

    “对啊,怎么突然这么问?”高向晚疑惑的看着他。

    “你知道夜氏在医疗方面做了很大的投资,最近我打算扩充一下方面的版图,所以你看什么时候帮我把你爸约出来,我想跟他谈一下合作。”

    高向晚在夜氏呆过几天,知道夜氏的情况,所以夜墨琛这么说,她也没多想,只是笑着说:“合作你找我爸做什么,直接找我就好了。”

    “你?”夜墨琛挑眉,目露疑惑。

    高向晚仰起头,凝视着他冷峻的容颜,含笑道:“对。我们高氏放下的医药这一块,是我在负责。你需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好。”

    夜墨琛听她这么说,眸色微微一沉,看来周涛查到的资料没有错,高向晚就是谈逸扬背后的金主。

    只是这女人看着也不怎么聪明,难不成她背后还有人?

    “墨琛,我有点冷,我们回房吧。”高向晚眼神迷恋的看着他,其意思不言而喻。

    夜墨琛不动声色地说:“好。”

    俩人回到船舱的房间,门一关,高向晚就迫不及待的把夜墨琛推倒在床上,弯身向他吻过去。

    闻着她一身浓烈的香水味,夜墨琛胃里一阵翻腾,连忙把她推开。

    高向晚一愣,“墨琛,你怎么了?不喜欢我吻你吗?”

    “向晚,刚才在甲板上,你说高氏旗下的医药都是你在负责,也就是说你对药物这一块很熟悉,对吗?”

    “在这个时候,咱们就不要说这些扫兴的问题好不好?”

    高向晚没有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再次投怀送抱。

    这次,夜墨琛没有推开她,任她搂着,“向晚,你知道的,如果我心中有疑惑不能把它解开,我很难专心做别的事。”

    高向晚听他这么说,脱衣服的手不由一顿,起身看着他,“敢情你今晚约我出来不是为了让我开心,是为了和我谈合作?”

    “我们很快就是夫妻,需要分得这么清楚吗?”

    “是啊,需要分得这么清楚吗?不如我们先……”

    高向晚指尖轻戳了下夜墨琛的胸口,意思再明白不过。

    “向晚……”

    “墨琛,美色当前,你当真坐得住?还是说,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所以你才不想碰我?”

    高向晚欺身逼近,一副今晚非要征服他的神情。

    夜墨琛抓住她不安分的手,轻叹了口气,“我是为了你着想。”

    “借口!你都对外公开我们的婚讯了,别说上-床,就算现在我怀了你的孩子,也没人敢说什么。你这么闪闪躲躲,是不是移情别恋了?”

    高向晚眸光沉沉的凝视着他,像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她什么都不怕,就怕药失去作用,会让她错失掉这块到手的肥肉。

    “我要是移情别恋,现在跟我在一起的就不是你。”夜墨琛佯怒道。

    高向晚盯着他看了看,确定他没什么异样,她说:“真的只是为了工作?”

    “真的是。”

    “行,那你想问什么,你问吧。”

    “我最近收到风,听说有人在研制一款新药,叫‘魅’。这种药不但可以治疗失眠,还可以改变他人的记忆。你掌管高家的医药,想必应该有听说吧?知不知道是谁研制出这个药的?能不能给我牵桥搭线?”

    高向晚闻言,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墨琛,这个药它是禁药,是犯法的。”

    “生意人,只看利益。你就告诉我,你知不知道这药的来源,是谁研究的?”

    高向晚狐疑的看着他,“墨琛,好端端的,你为什么突然想引进这药?”

    “我是生意人,有利可图的事,为什么不做?”夜墨琛直接把问题抛回去。

    话虽这么说,但是在她眼里,他不是这种无良的商人。

    难道是因为药的缘故让他性情大变?

    谈逸扬曾说过这款药的副作用很大,至于多大,连他本人也不能确定。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9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