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松紧对男生来说差很多吗_短篇h(耽)3p

 “五叔一把年纪还在忙碌?”冯紫英没有接几个表兄的话题,而是另开一个。

    五叔就是段德鹏,他算是母亲的堂弟,也是段喜生的叔父。

    “五叔身体不太好,之前腰受过伤,现在阴雨天便难受得紧。”段喜荣接上话道:“年底五叔就打算向兵部告退致仕了。”    松紧对男生来说差很多吗_短篇h(耽)3p  

    “哦?”冯紫英眉头微微一皱,“杨大人和他不睦?”

    段德鹏是驻大同城的参将,当初杨元初到大同担任总兵,也是冯唐示意段德鹏要一力支持杨元,如果现在杨元卸磨杀驴,那就有些过了。

    段喜荣摇头,“倒不是这个原因,五叔的确年龄大了,年轻时候的病痛都出来了,身子有些吃不消了,再说了老十九现在也已经到中路担任把总,虽然稚嫩了一些,五叔主动退下来,杨大人想必也要领情的。”

    段喜生倒没有那么多忌讳,径直道:“杨大人也和五叔说了,如果五叔不退,四哥便永远没有机会,这是朝廷的意思。”

    段喜荣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这个说法。

    孙绍祖当初掀起叛乱,全靠段喜荣压住东路局面,才没有导致整个新平路、北东路和东路这一片彻底崩陷,论理,如此功劳,一个分守副总兵毫无异议,但是居然被压住了。

    便是冯紫英这个军中升迁不太熟悉的人也知道这肯定有问题,但没想到朝廷对冯段两家,准确说是老爹影响力的忌讳如此之深。

    “看来咱们段家在大同打生打死地卖命,朝廷还是各种忌惮啊。”八字胡的段喜泰骂骂咧咧地说了一句。

    “就算是五叔退了,我要想升副总兵,估计也不能留在大同镇。”段喜荣补了一句,有些闷闷地。

    “唔,朝廷自有例制,段家本籍大同,虽然军中不避籍,但那也主要是指中低级武将,上了游击参将,就需要考虑平衡了。”冯紫英淡淡地道:“不过去哪里,也是一个值得考究的问题。”

    “能去哪里?我反正无所谓了。”段喜荣摊摊手,“哪怕是宁夏甘肃固原那边,我也没问题。”

    九边还是有鄙视链的。

    虽然西北军现在在山东打出了势头,但是积弱已久如果有选择,肯定都不愿意去三边四镇。

    首选肯定是宣府和大同,然后才是蓟镇和辽东,再次才是山西、榆林,最后才是固原、宁夏和甘肃三镇。

    不过现在局面略有变化,一批新的军镇出现,登莱,荆襄,淮扬,三个中原军镇的出现使得九边的吸引力就未必有那么强了。

    当然这三个军镇情况也比较复杂。

    现在登莱镇实际上除了水师是朝廷控制外,登莱军其实是属于王子腾控制的叛军。

    而荆襄镇战斗力还处于一个积累阶段,现在还看不出来。

    至于淮扬镇,乃是京营五军营的底子组建起来,辖地倒是富庶,但是其战斗力却被九边将士们所不屑。

    “荆襄镇其实是一个好选择。”冯紫英突兀地道。

    “啊?”三人都是愕然,段喜荣更是皱起眉头,“荆襄镇?紫英,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冯紫英摇头,“既然不能留大同,甚至我估计山西镇那边也不会考虑你,三边四镇那边我觉得不划算,辽东倒是有战事,但排外心很强,四哥去了要适应许久,不如去荆襄,现在熊廷弼在那边整军,对杨应龙的播州叛军我想没问题,但是要和王子腾的登莱军碰上,就不好说了,他自己心里也有数,孙承宗在湖广四川呆的时间太短,再给他一年半载也许能好一些,但现在还不行,所以熊廷弼需要一个能打的。”

    一番话让段喜荣陷入了沉思。

    不能留大同,山西镇也难,而且那柴国柱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

    自己升迁之后也就是一个排序靠后的分守副总兵,要想出人头地那就得靠军功。

    辽东排外,哪里还有战事可打?

    三边那边倒是有,但打乱军哪里有打登莱军的军功显赫?

    王子腾不是一直自诩不败么?若是能在王子腾的登莱军那里博得军功,那日后就稳了。

    “紫英,你觉得我去荆襄镇能行?”段喜荣沉吟了一下,“若是可以,我情愿早些走。”

    “当然,难道四哥对自己没信心?”冯紫英笑了起来,“打谁不是打?说实话,登莱军虽然不弱,但是在湖广那边并没有经历太多大的战事,或者说没打甚么硬仗,四哥去,固原镇那边还留有一帮老卒,接手好生整饬一番,我觉得可以大用。”

    “我记得固原镇那帮兵在那边儿是打得很糟糕啊。”段喜荣还是很关心各地战事军务的,冯紫英一提就知晓。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蛇无头不行,领兵的就是一个只知道克扣军饷喝兵血混日子的货色,能指望他打仗?固原镇就是被这帮蛀虫给毁了的!”冯紫英冷笑,“这帮兵现在在那边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四哥去了若是能得军心,那便是一个好帮手,……”

    像段喜荣这样调任外镇,就算是升任副总兵,顶多也就让你带三五十亲兵上任,基本上不会超过百人。

    百人之众到一个动辄七八万人马的军镇中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拉起或者培养一帮属于自己体系如臂指使的人马来,那可不是一件简单事儿,没三五年根本想都别想。

    除非你本身就具备很高的威望,还得有足够的权力,带来足够的利益,才能让那些手底下本身就有一帮人的兵头将尾来投,这样才能迅速壮大起来,比如冯唐到榆林后来又出任三边总督。

    冯唐到榆林镇时是因为他在大同担任总兵时就积累了足够的威望,而且冯家三兄弟口碑都很好,所以才能让榆林镇迅速接受他。

    即便是这样,冯唐也没敢说就能在榆林镇内说一不二,一直到宁夏平叛冯唐协助柴恪和杨鹤二人主导战事,利用宁夏平叛带来的战功,为跟随他打仗的诸将们争取到了足够的利益,才算是完成了这一步。

    在这其中冯紫英也利用自身的特殊身份为老爹出了不少力。

    要知道像柴恪和杨鹤这些文人天生就对冯唐这等武将有着不信任感,若非冯紫英从中斡旋,这宁夏平叛战事也不可能如此顺畅,冯唐也不可能从朝廷那里为武夫们争得如此多的利益。

    像贺世贤接任榆林镇总兵,尤世禄出任蓟镇总兵,像曹文诏、贺人龙这些人也都到辽东得到了足够的前程,这才让这帮武夫对冯唐心服口服,否则这天下哪里有让人纳头就拜的好事?

    见段喜荣脸色变幻不定,段喜泰和段喜生都不做声。

    这种事情还是要当事人自己拿主意,尤其是要离开大同去人生地不熟的荆襄镇。

    荆襄镇还是一个新建军镇,湖广那边的气候也和北地大不一样,能不能适应,这些都是问题。

    可一旦去了,在那边儿没混出个名堂来,再要想回来,那就难了,而且回来了也未必再有你的位置了。

    冯紫英也不好再深说,毕竟这只是一个建议,段喜荣看起来不差,但是能不能适应南边的风格,谁也保不准。

    他只能给这样一个建议,是机会还是灾难,那可都不好说,得靠他自己去搏。

    原本都是兴冲冲地来叙旧拉近感情,这一下子给了这么一个足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建议,就把气氛给弄得凝重起来,以至于段氏兄弟后续的话题都没有多大兴致了。

    什么话题还能比得过自家一辈子前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70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