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bl调教文|黑暗森林的小说

降魔尊者陈老实,人称“老实先生”,外表平平无奇,甚至略显寒酸。

    偶尔在外面和一些老头儿下棋,还被一些资产稍厚的老头儿秀优越。

    唯有少数人知道,他是降魔楼里七大尊者之一,五境本命境巅峰的人物,放在整个修行界都是云端上的人物,离真正的六境搬山境大宗师只剩下了半步之遥。bl调教文|黑暗森林的小说      

    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半民间半官方的组织,降魔楼底蕴深厚,同时组织又稍显松散。

    用季缺的话说,大多数降魔者更类似于雇佣兵,如陈竹这类一腔热血的侠士并不多。

    所以即便是降魔尊者,也有一半的人是jian职。

    换一个说法,这些尊者有的本就是名门大宗的宗主或者供奉,降魔尊者只是他们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而陈老实这人比较纯粹,可以说是无门无派,在修行界行走的身份就只有这一个,降魔尊者。

    翻完了卷宗之后,陈老实一时有些头疼。

    他被宁红鱼忽悠来这“养老”,没想到北地已乱成这样了。

    不过陈老实算得上真正的“侠气依然在”的大人物,他看着卷宗,饶有兴致的对陈竹几人道:“这个季缺,让他来见见我。

    老夫倒要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走哪儿哪出事的气运之子。”

    季缺没有料到,他刚回家没几天,就得到了降魔尊者的召见。

    想着对方再怎么说也是降魔楼里的几个大老之一,搞好关系可能会加快赏金的发放速度,季缺就很积极的去了,甚至拿出了自己最好的书生长袍穿在身上。

    季缺在陈竹的引荐下,来到了降魔楼里。

    季缺和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头儿面面相觑,忍不住拱手道:“前辈。”

    陈老实和善笑道:“不用客气,你我不仅是降魔同道,更算得上同窗。”

    都是读书人的身份,让此间的氛围一下子变得融洽起来。

    聊着聊着,两人不禁抱怨起那些考试题目的艰难来。

    陈老实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说道:“那可不是,老夫考了整整三十年,就没中过。”

    季缺安慰道:“举人是不太好重。”

    陈老实欲哭无泪道:“我说的是秀才。”

    听到这个消息,季缺心头一下子舒坦了,说道:“前辈,我也未中。”

    “是吗?”

    陈老实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

    季缺疑惑道:“以前辈的天资,也这么难考吗?”

    看着陈老实一把年纪的样子,还是高高在上的降魔尊者这么多年都没考上,季缺一下子感到了压力。

    陈老实忍不住抱怨道:“娘的,当初雄心万丈,认为逢考必中,结果第一年就弄了个透心凉。后面老夫不服啊,接着再战,结果又没中。”

    “三十年啊三十年,加上中间有事没来得及参考的二十年,整整五十年时间,我从真元境都练到本命境了,从别人叫我‘后生’,到你们叫我‘前辈’,甚至是‘爷爷’了,我硬是还是没考上。”

    对此,陈竹露出了一个困惑的神色,暗道:“考个秀才比练成宗师还难?”

    陈老实看向了陈竹,感叹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老夫一生很信奉两个字,公平,公平,说来说去就是公平!于是在每次考试不中后,老夫每次都是用不同的普通人身份去参加,想看看仅凭自己努力,多久能中。

    有句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结果还是没中。”

    季缺只能强行安慰道:“你老估计是个大器晚成。”

    “坐,坐,我去泡壶茶。”

    这是季缺第一次坐在这降魔楼最高的这层楼里。

    从这里望去,可以清晰看见降魔楼外围那片青翠的竹林。

    这时,陈老实泡完茶走了过来。

    陈竹很懂事的去替他倒水。

    季缺拿起了茶杯,结果下一刻就忍不住隔着脸皮揉起了牙齿。

    这真是人倒霉了,喝点茶茶叶都塞牙。

    而这个时候,陈老实则认真看向了他。

    准确的说,是看向了他的印堂。

    陈老实眉头微微皱起,喃喃说道:“小季,你这印堂黑中带红,红中又带着黄,黄中又泛着点绿,怎么这么复杂?”

    是的,陈老实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不是眼干看错了。

    他会面相之术,也曾为不少人面过相,其中不乏霉运滚滚和气运滔天之人,却从未见过气运颜色如此复杂的印堂。

    花得跟他眼花了一眼。

    季缺来了兴致,说道:“那前辈,这个面相何解?”

    陈老实一下子犯了难。

    照理说一种面相都会有一个固定的词条来解,可季缺这印堂复杂得超过了他的理论范畴。

    随即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了季缺的双脚,说道:“让我看看你的腿!”

    陈竹等人露出了诧异的表情,暗道:“面相还可以从腿来看?”

    季缺赶紧坐下,挽起了裤腿,露出了流畅的肌肉线条。

    陈老实一下子蹲了下来,捧起了季缺的右腿,甚至吐了两口唾沫,擦了擦,感叹道:“筋若缠丝、肉若弓,好一条大力金刚腿。”

    季缺解释道:“前辈,我这其实是用来滑铲的铲腿。”

    陈老实疑惑道:“铲腿?怎么铲,你铲我试试。”

    说着,他站在了旁边,门户大开,示意季缺来铲他。

    正在喝茶的陈竹、王花和其他几人见状,一下子激动起来,有的甚至拿出了瓜子,一边嗑着,一边看起来了戏。

    季缺站了起来,说道:“前辈,你确定?”

    陈老实一脸澹然,说道:“当然,用最大力气来铲我!怎么,你不会以为自己能伤到老夫吧?”

    说着,他脸上自由一股傲气,以及如渊的宗师气度。

    “那好。”

    季缺离陈老实远了些,左右压了压腿,算是做过了热身运动。

    “前辈,我来了!”

    陈老实一脸老实,说道:“尽管放马过来。”

    季缺不再犹豫,下一刻,只见他一个流畅的飞身躺地,一式滑铲,如一道疾风般窜了过去。

    在窜行的过程中,他双腿肌肉如铁丝般绞在一起,体内真元真气疯了般运转,以至于地面上的灰尘都彷佛惧怕他的存在,纷纷远离。

    在陈竹等人的眼中,季缺冲飞灰尘的模样,彷佛是在冲浪一般。

    只听见啪啪两声炸响,声若春雷。

    陈老实小腿被季缺娴熟的滑铲铲中,整个身体如陀螺般旋转而起,然后砰的一声撞穿了屋顶,飞了出去。

    众人赶紧靠了过来,透过屋顶的破洞往外看去。

    只见屋顶外,陈老实身体继续翻飞旋转了好一阵儿,才哈哈大笑着掉了回来。

    冬的一声,他双脚重新踩地,气定神闲道:“这技巧不俗,力道却一般,还有进步空间。”

    陈竹等人不由得一阵惊叹,暗道:“尊者不愧为尊者,硬受那样一铲一点事都没有。”

    是的,季缺刚刚那一铲的力道,别说是老虎了,就是铜墙铁壁都能铲穿了。

    事实上,唯有陈老实自己知道,他腿麻了,甚至还破皮了。

    这年轻人的力道和发力技巧,竟有一种超越了人体极限的感觉,劲力旋转中又带着针扎般的穿透力,让他有点猝不及防。

    结果这时季缺开口道:“尊者真是了不得。”

    陈老实扭动了一下小腿,微笑道:“谬赞了。”

    季缺说道:“要不再来一次?”

    陈老实:“???”

    季缺解释道:“刚是我多虑了,害怕伤到了前辈,于是未用全力和另一种发力技巧,我想来一次认真的让前辈指点指点。”

    陈老实:“!

    !”

    作为一个五境本命境巅峰的修士,离六境搬山境只剩下了一步之遥,陈老实要化解季缺这铲法有很多,比如调动四周的天地元气,比如动用本命物的防御气罩。

    可那样做难免会弄出动静,这是很丢份的。

    面对一个三境的后辈的攻击,你不能写意的硬抗,而是要动用手段防御,这实在不符合前辈高手风范。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6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