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晚上做那事是怎么做教程(张婧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是安王世子与你的信。”尽管不愿意自家妹妹再和这安王世子郦滨有什么瓜葛,做姐姐的也不可能把信扣下来,做那强权。

    “若是你自己觉出什么不妥之处,莫要为了你心中那份情感瞒着我们。”郦滨这一步步的所作所为,若是说没有规划,明静郡主绝对是不信的。      晚上做那事是怎么做教程(张婧全文阅读)最新章节列表    

    “到时候我们自然有办法解决。”明静郡主就算是知道自家妹妹敢爱敢恨,不会为了一份欺骗的爱情,将家国抛诸脑后。可明安这性格,亦是注定了单纯好骗,“若是你自己瞒着去做,到时候反倒是叫大家都不好做。”

    那天从街上回来,明安也便不怎么同自家静姐姐闹变扭,二人之间的关系复又同平日差不多了。

    现下里,明安听了明静郡主说的,自是颔首。便是心里头依旧有几分不舒服,到底是什么也没说。

    “嗯,我是信得过你的,只是莫要到时候白白将自己搭进去,还叫人家得了实惠。”

    明静方才离开屋子,明安便拆开了信笺,取出里面郦滨写的东西,大致扫了一眼,当即便是蹙眉。

    看看一旁镶嵌了螺钿的漆器匣子。明安平日里总将宝贝收进去,那里边已经不知道放了多少封来自郦滨的信笺。

    看了看如今拿在手里的这封信笺,明安甚至连拉开匣子的心情都没有,直接燃了灯烛,将信往烛火上就,想要将那信笺烧个干净。

    等到信笺的一脚已经被点燃,少出个焦黄的窟窿来,明安不知想到了什么,猛地把手抽了回来,对着那信上还没

    “既然如此,那便去寻青将军一趟罢……”

    没有片刻迟疑,明安出了自己的院子,直奔明静郡主的院子而去。

    “怎么了?方才不还好好的,可是有什么事?”每次自家妹妹拿到那安王世子的信,都要高兴好一阵子,怎得这么快便来寻了自己?

    便是担心明安被骗了去,出于该有的尊重,明静自然是不会打开属于别人的信笺的,自然便也不会知道那信笺里都写了什么。

    带着几分浑浑噩噩,头一次做这等事的明安手指尖都是冰凉的,若是稍微细致些,便能发现明安的声音都在抖。

    “静姐姐,我想要出去一趟。”

    “怎得忽然便要出去?可消我随着?又或是……”

    明安平日不善撒谎,有什么说什么,现下里非一般的紧张:“无事,只是出去转转,静姐姐可有什么要吃的么,我一道带回来。”

    “你自己随便转转便是,要多少银钱去管家那里取,往后只要你不再肆意而为,也不必特地同我说。”

    一天之内忽然长大,明静知道明安出去的目的肯定不是单纯点转转,指不定是打算做什么。

    对自家妹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明静郡主看破却没有说破,只求明安别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是真。

    “多谢静姐姐。”可算是没露出马脚来,明安心里的石头依然落不了地,只等着去取了银钱,便赶紧出了府门,往护国将军府去。

    “嗯……去吧,只要你平平安安的便是了。”

    不知怎么的,明静自己打心里就觉得今儿郦滨的信要引起大问题,可却总不能那猜测就去制止明安做什么。

    可算是到了街上,明安心里头是愈发的不安起来,只觉得太阳穴都跟着“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无事的,无事的,青将军一定不会……”

    “哎呦喂,小姑娘可是看着点儿,且不说我这些东西到时候倒到地上就白费了。”

    街边的摊铺老板做的是热食的生意,见明安险些撞上去,心里头暗叹小姑娘毛毛躁躁:“到时候若是烫到了你,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

    “对不住,对不住。”本身就是大开大合的性子,如今心里还想着事儿,想叫明安静下心来也是不可能的。

    “无事无事,左右你也没上着,我这些东西也没浪费了去。”想起自家娃娃,摊铺主人又念叨了两句,“我家娃娃小时候便不小心,最后胳膊上留了个疤,不好看的紧。”

    “姑娘若是不小心,将来在身上留了疤,岂不是也要不好看了!”

    没有半点心情说什么,明安依旧是和这摊铺大娘道了一番谢,方才继续往护国将军府而去。

    “真不是属下骗您,我们将军当真不在府里。”

    方才到门口说明来意,明安就被拦了下来,本身便急的不行,这下更是连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了。

    “我当然知道护国将军如今在长宁边关,可我寻的不是护国大将军青将军,而是青洛将军,这个时候她应当从京郊大营回来了,定然是在府里的。”

    “王姬,属下知道您来找的是哪位青将军……”这位明安王姬给自己家将军添了不少事儿,打心底里这将士就看不上这位西戎来的王姬,为免给自家将军丢脸,里子面子还是得给足了的。

    “只是我们将军当真不在府里,若是我们将军在府里,属下总不能骗您不是么?”

    明安也不是那矫情的,自然明白这道理,只是事情紧急,自己定然需要早些寻到青将军。

    “你可知道青将军去了哪里么,我如何能去寻她?”

    “陛下传召有急事,叫我家将军去了太极宫里,一时间是不可能回来的。”

    “王姬是有什么要事么,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不如等到青将军一回来,属下便告知将军,将军自会去寻您。”

    这明安王姬每回来寻自家将军,向来是没什么重要事的,这将士自然要把丑话说到前边,“我们家将军平日里事情多,不如王姬的自由,若是王姬没有什么要事,倒不如改日再来寻我们将军的好。”

    “若是如此,我便在这里等着青将军好了。”明安是没听懂这将士的弦外之音,后者是不想她在门口,随时可能作出什么捣乱的事的。

    “王姬,陛下急召,想来此时非同小可,是要我们家将军马上去办的,便是王姬等在这里,也是无用的。”

    “更何况,若是王姬一直等在这里,倒是叫人家说我们护国将军府给人吃闭门羹……想来王姬也不希望坏了青将军的名声罢?”

    若是这个时候还听不懂人家的意思,那明安就不是天真而是傻了,再不离开,对双方来讲都是尴尬。

    “如此便麻烦等到青将军回来通知一声了。”

    如这将士所说,皇帝召青洛进宫,还真是件紧急事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64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