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的兰姨全文免费阅读(高H性奴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台下的叶小米,一脸崇拜的看着台上的吴楚之开始侃侃而言,“我个人认为有五点需要我们去思考,为什么政策工具我们没有用足。

    第一,在执行端,我们缺乏清晰的战略来实现对大企业发展的引导。

    政府要筛选市场竞争力强、有技术创新能力的大型高新技术企业,作为落实战略技术和产业的载体,由此成长起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企业。  我的兰姨全文免费阅读(高H性奴世界)最新章节列表    

    漂亮国的做法是,每两年发布一次,对近期和中期关键技术进行分析,选择战略技术和产业并确立相应发展政策。

    这既为大企业发展提供了战略指向,也疏通了政府支持大企业的渠道,使国家的战略投入更集中地落实到优势企业。

    欧罗巴则是组织和推动内部成员各国首先确定战略技术,然后把战略技术产业化,扶持各国战略性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这些产业和技术选择同样大部分落实到有优势的大企业。

    而新罗则制订了国家计划,引导企业发展。

    以上三个国家或者经济体的做法,都是在执行层面将政策细化,同时,这也是指明了中小企业的发展之道,国家需要什么,产业需要什么,一目了然。”

    萧亚军微微颔首,对吴楚之的这个观点他很是认同。

    其实宏观政策一点都不缺,每年的中央文件也是点明了产业发展的方向。

    但正如吴楚之所言,在执行端缺乏具体的指导意见和配套措施。

    原因嘛,多种多样,不一而论。

    “第二,在执行端,我们缺乏对企业正当利益的维护。

    各国政府为了提高本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保护本国企业的利益,在世贸规则的框架下,通常都要根据国内外经济形势及时调整经贸政策,采取适度的贸易保护措施。

    这已经成为各国政府支持大企业发展的重要手段。我们可以看到,漂亮国是在世贸组织打官司最多的国家,而且这些诉讼多数是漂亮国胜诉,有效保护了它们本国企业的利益。”

    这一点,萧亚军听的一背的冷汗,不过好在吴楚之没有做深入的分析,只提出了问题,稍稍阐述之后便跳了过去。

    还好!还好!

    萧亚军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小王八蛋不是混不吝的,心里很有分寸。

    “第三,我们缺乏产业规则和标准的制定与维护。

    现代市场经济在一定意义上讲就是规则经济,在竞争中谁优先掌握规则谁就掌握了竞争的主动权。

    因为规则和标准的制定是一个从优选择过程,所以应当是以同行业中最优者为标准并依此来制定规则。

    在漂亮国和欧罗巴,我们都能看到以优势大企业领衔产业标准的情况。

    我不否认,控制了标准就等于控制了市场,就会给掌握标准者带来特殊的利益。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从国家战略出发,唯有这样才能在国际市场上拥有话语权。

    否则国内厮杀的再厉害,到了国际上,一样歇菜。”

    曾慧娴闻言点了点头,看来老幺的心思挺大的啊!

    都已经瞄准海外了。

    她扭头看了看身边叶小米的眉眼,心里叹了一口气。

    拥有这么大心思的男人,小米是肯定管不住的。

    算了,只要她自己幸福就好。

    女人,一辈子最大的幸福,便是找到一个能宠你一辈子,且你愿意被他宠一辈子的男人。

    看着这两个小人的互动,曾慧娴的嘴角翘了起来。

    当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是吧?

    都是过来人,有什么不懂的。

    她觉得,这不比台上讲得经济学,其实更美好吗?

    生死之间兜兜转转几次,曾慧娴早已没了继续做学问的心思。

    学术,有的是人继承。

    她现在最关心的,便是她视为女儿的叶小米的终身大事。

    曾慧娴甚至在寻思着,自己要不要劝劝小米,不要做安全措施了?

    也许吴楚之以后会有很多的孩子,但老大永远是他最疼爱的孩子。

    小米年纪其实刚刚好,再拖个两三年,到时候生育后难以恢复。

    曾慧娴暗下决心,后面要多劝劝。

    “第四,对企业研发的支持还不够。

    各国政府竞相加大支持大企业的研究与开发力度。漂亮国政府科研拨款的绝大部分落实到大企业,其中大企业占企业的研究开发支出总额中所占的份额约为95%,研究开发费用最多的15家企业占了支出总额大约70%……”

    一阵掌声响了起来,曾慧娴也中断了思绪,连忙跟着鼓着掌。

    老幺刚刚讲的是啥?

    唉……

    年纪确实大了,年轻的时候又亏了身体,也不知道活不活得到小米有孩子那天。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这个暑假去老三那里。

    听说华亭的阜外医院心外科是最好的,再去看看。

    就是老三娶个小日子还不错的媳妇儿,挺膈应人的。

    前排的蜀大老校长王德明扭过头来,莞尔一笑,“你这徒弟,可得看紧了。”

    说罢老嘴呶了呶前面眼睛放光的萧亚军,“抢人的来了。”

    曾慧娴笑了笑,自信淡定的说道,“放心,抢不走的。”

    “第五,我认为也是最亟需解决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对并购重组的支持还不够。

    政府往往通过政策诱导和法律支持等手段积极推动重组,加快了大企业成长的速度。

    以漂亮国为例,从上个世纪初开始,漂亮国先后经过了五次大的并购。漂亮国最早的大公司都是以这种方式形成的,如漂亮国钢铁公司、电话电讯公司、通用汽车公司等。

    各国政府推动重组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对国有大企业进行大力度的改造。

    法郎国在1986年开始的第一次大规模私有化运动中,对12个国有集团共29家国有企业进行了非国有化改造,总资产达1200亿法郎,由此产出不少的竞争力强势企业……”

    萧亚军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台下的曾慧妍,有些无奈。

    不愧是那个师门的传人,真特么的敢说!

    不过吴楚之的观点真的太对他的脾气了。

    作为曾经燕大系的掌舵人,拥有企业多年实操经验的他,比起身边的学者,更能明白吴楚之想要表达的意思。

    兼并、重组,意味着对既有利益的破坏。

    哪怕是僵尸企业,在一些人看来,也是有存在的价值的。

    其实吴楚之说的很对,加入世贸后的今天,也到了不做大、不做强只有死路一条的份上了。

    ……

    吴楚之侃侃而言后,在主场自然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台上的几个学者,自持身份,面对这样的年轻人,也纷纷微笑的鼓起了掌。

    曾慧娴死死的盯着一边正在颔首,一边拿起话筒准备说话的萧亚军。

    特喵的!

    老不要脸!

    不过,让曾慧娴、吴楚之同时吃惊的是,萧亚军只是赞赏性的点评了几句,便放下了话筒,没有表达出任何收徒的意愿。

    曾慧娴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的就好。

    囿于身份,校方是没法在这么多人面前撕破脸的。

    要是私下说?

    呵呵……

    真当蜀大是好欺负的不成!

    站在台上的吴楚之被萧亚军给整的不会了。

    说好的剧本呢?

    这老头,不会忘了吧。

    快说几句,好让我打脸啊。

    光明正大的打未来老丈人的脸,这舒爽劲儿,千载难逢啊!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萧亚军,见他只顾着和其他人说话,只得悻悻的下台。

    此刻,吴楚之的心里满是疑惑。

    怎么这老丈人不按套路出牌啊!

    难道是,见了叶小米后,老丈人怒火攻心,直接取消了这一茬?

    自己是不是太托大了?

    吴楚之有点患得患失起来。

    不过脸上,他不敢露出分毫异样。

    他知道,自己这老丈人,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比萧老爷子还要狡猾。

    老爷子毕竟是个军人,有的时候不屑于用计谋。

    而萧亚军别看现在没有一官半职在身,但满肚子的坏水是一点不少的。

    萧亚军一边和别人说着话,一边偷瞄着吴楚之的脸色。

    呦吼!

    可以啊!

    这么沉得住气?

    报告会结束了,萧亚军找到了曾慧娴,“曾大姐,走走?”

    曾慧娴无奈的笑笑,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也不推辞什么,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轮椅,“走不得路了,老幺,你推着我。”

    吴楚之俯下身去,将老师抱起放在轮椅上。

    叶小米见状心里一愣,早上不还好好的,怎么又要坐轮椅了,还需要人抱了?

    萧亚军眼角抽了抽,也不好说什么。

    飙演技是吧!

    ……

    萧亚军也没多走,出了报告厅,让吴楚之推着曾慧娴,在蜀大的荷花池边上找了个阴凉处坐了下来。

    “曾大姐,我听说你这身体不太好,可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还有几年退休来着?”

    都在一个学术圈子里,这么多年多少也打过交道,曾慧娴年长几岁,萧亚军也就一直这么叫着。

    曾慧娴心里冷哼一声,是想说我身体不好,没精力带徒弟了是吧。

    “我这身子骨倒也还行,还能撑着把这两个徒弟带毕业。老萧,倒是你这一天天的,又是搞行政,又是参知政事的,有一段日子没有带学生了吧?”

    萧亚军闻言,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您这个大姐啊,我也不给你兜圈子了,你这徒弟我看上了。”

    “你说看上了,就来抢?天下可能没这本书卖吧?”曾慧娴没好气的说道。

    萧亚军不以为忤,摆了摆手,“曾大姐,你误会了,我呢,确实见猎心喜。但也不会做抢别人徒弟的事。

    不过,我有个提议,你不妨考虑考虑?”

    曾慧娴愣了一下,脸上似笑非笑的问道,“哦?什么提议?说来听听。”

    萧亚军快速的说道。“吴楚之由我们俩共同培养,双博士学位,蜀大的经济学,燕大的管理学,我这边函授、集中授课、电话授课都行,你看怎么样?”

    曾慧娴沉吟了片刻,疑惑的望着萧亚军,“老萧,你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我怎么有点听不懂啊。”

    难不成天上有掉馅儿饼的事?

    双博士学位、三博士学位,甚至8个博士学位的事情,在这世界上都有过。

    但那是国外。

    国内,双博士学位非常的少见。

    因为国内的学位机制与国外完全不同。

    国内的博士研究生招生实行的是申请考核制。

    符合攻读博士学位的要求,要先申请,拿着推荐信找博士生导师,导师评估认可后,愿意接受你,你才取得了考博的资格。

    别高兴得太早了,这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博士入学考试。

    这个考试是招生单位自主考试,不是全国统考,通过了这个考试,才能被录取为博士研究生。

    所以,入学要过两关:一导师关,有博导愿意带你;二考试关,你还要考上。

    有人能解决考试关,却解决不了导师关,有人能解决导师关,却没法解决考试关,都只好望博兴叹了!

    而且单单一个申请时间,就可以让人放弃双博士这个念头。

    国内申请时间:一般为每年12月;考试时间次年3月,面试时间4-5月。

    而国外的申请时间则没有固定的说法,随走随读。

    所以在国外,你可以海撒网,一次性申请100个学校都没问题,只要你能拿到offer。

    但在国内,不好意思,没有导师的同意,你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众所周知,在国内,研究生,无论硕博,都是导师的马仔,来就是干活的。

    博士生的任务就是让导师变成杰青、博导、院士,虽然话难听但是有道理。

    所以,导师一看你是想双博士,不好意思,出门左转,下一位。

    在曾慧娴看来,即使萧亚军再看重吴楚之,也是觊觎吴楚之的论文实力。

    这一点,也是当时答辩时其他教授所看重的。

    因为吴楚之的理论足够的创新,而且更难得的是,他的理论与华国国情的契合。

    吴楚之还不知道,斯文森也忽视了一点,在华国甚至世界,他吴楚之是第一个明确提出供给侧结构化管理的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58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