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玩下岗女工周玉凤第三章/教授文po

这一脚被宁萧硬挡了下来,直接抓住,迫使吴煊握拳砸向他的面门,拳风扫过来的那一刹那,宁萧松开了吴煊的脚,一个侧身,一掌拍向他的拳头。

    吴煊吃痛,再次冲向宁萧,二人在不算宽敞的包厢里打了起来,茶杯乱飞,茶壶碎裂,桌子椅子无一幸存。  玩下岗女工周玉凤第三章/教授文po    

    师子梦站在一旁,在店家敲门询问时,先一步的掏出银票堵住对方的嘴,表示弄坏的东西,他们会赔偿。

    看看手里的银票,掌柜的带走小二,行吧,钱够多,便是客人把茶馆拆了也不慌,重建一个更大的。

    最后,吴煊被宁萧压在了地上,几经挣扎都以失败告终,只得认输。

    宁萧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扫了一眼坐在地上一脸颓丧的吴煊,再看神色复杂的师子梦,轻笑一声,转身便走。

    师子梦忽然发作,向宁萧射出飞镖,宁萧连连闪躲,一个不慎,被某个东西勾住,衣衫瞬间扯开了。

    “啊……”师子梦看着宁萧胸前的伤疤,惊得捂住了嘴巴,吴煊也瞪大眼睛,“宁大哥,你到底……”

    宁萧麻溜的穿好衣服,面露不悦的瞪了师子梦一眼,道:“小姑娘家家的,行事莫要太卑鄙!”

    话落,宁萧快步走出包厢,留下意在解惑却反而疑惑越多的吴煊和师子梦,宁大哥心口的伤疤是怎么回事?

    心事重重的二人走出茶馆后不久,正要分开,一个回宫里,一个回皇城军营,便听得北城军营特有的小调正隐隐约约的从一个小巷子里传来。

    吴煊和师子梦赶忙跑过去,以为是宁萧引他们过来,各种滋味在心中翻涌着,谁料站在巷子死角里的人竟是本该尸骨无存的谢武。

    “谢将军,你……”师子梦话才出口,便意识到这不是说话的时候,只得打住话头。

    吴煊上前仔细看了谢武一眼,轻声道:“谢将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被陛下逼死了吗?”

    谢武轻叹一声,“说来话长,跟我走,我慢慢告诉你们。”

    而后,吴煊和师子梦知道了那晚的细节,宁萧强行将毒药喂给谢将军后,谢将军便失去了意识。

    他本以为自己死了,却忽的在乱葬岗醒来,而后两个乞丐打扮的人将他套进麻袋,扔到了一户农家。

    意识到自己这个死人必须隐姓埋名,藏匿行踪后,谢武便想先来寻吴煊,交代一些事。

    “这么说,宁大哥做这些,只为保全将军的性命?”吴煊眼睛亮了,他就说宁萧不会那么狠心的。

    “既如此,他为何不肯与我们相认,还恶语相向?”师子梦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怎么猜都猜不透宁萧的心。

    谢武也是一肚子问题,但当务之急是找到太子,商量接下来的事,故在吴煊和师子梦的帮助下,谢武顺利的见到了太子。

    谢武三人默契的瞒下了宁萧这一茬,只说有贵人相助,在当今痛下杀手前,提前帮他假死,瞒天过海。

    太子没多问,谢武不死,自然是好事,便命谢武秘密返回北城,无论皇城发生什么,他都必须保证北城不失。

    毕竟北城是抵御草原各部落的第一道防线,太子可不希望在逼宫夺位时,叫外敌捡了安国的便宜。

    谢武点头,当下领着几个人日夜兼程的往北城赶,而北城上下正在哀悼他的逝去,将士们悲痛万分,百姓泣涕涟涟,皆咒骂苍天无眼。

    呃,也不知谢武回去后,北城会是怎样的反应。

    宁萧回到宫里,继续在当今跟前服侍,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又被阿缨找到,求他帮个忙,说她表姐从老家赶来了,她想请他陪着出去看一眼。

    “请什么请,一句话的事,哥还能不应了你?”宁萧笑着摸摸阿缨的头,哄得阿缨高兴的走了。

    “一代妖妃出现了,宁萧,你小心点,别玩崩,别忘了邓楠还在局里等着你呢!”大奸臣系统忍不住提醒道。

    宁萧轻笑一声,“放心,玩不坏的。”

    三天后,宁萧陪着阿缨出宫,见了阿缨的表姐,这个原剧情里备受争议的妖妃。

    能被称为妖妃,首先得有个匹配的容色,而阿缨的表姐确实貌美无双。

    说起妖妃喜眉,也是个颇具悲剧色彩的人物,及笄时父母双亡,寄人篱下,吃不饱穿不暖,因过于貌美又招来了族叔的觊觎。

    为免遭一劫,喜眉便在养母的安排下嫁给了山沟沟里的王铁柱。

    刚成婚时,因喜眉长得好看,又勤劳肯干,王铁柱正新鲜着,二人便过了一段甜如蜜的日子。

    可惜好景不长,貌美的女人总会招来各式各样的麻烦,好色男人的觊觎,心眼小的女人的嫉妒。

    哪怕喜眉只是随口说句话,都要被人骂她不知羞,勾引别人的丈夫。

    世人总是这般有趣,明明美丽无罪,罪的是那些管不住下半身,不懂尊重为何物的下流胚子,还有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带着偏见看人的长舌之人。

    却无人指责真正的罪人,只一个劲的唾骂什么也没干的貌美女人,好像唾骂她是一件多神圣的事一般。

    而为人夫者,在其妻做到了贤良淑德,安分守己,专一痴情时,不仅没有回以相应的爱护,担起丈夫的责任,反而在妻房受辱时将拳头砸向无辜的她。

    喜眉的心便在王铁柱的拳头下渐渐的死了,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啥也没干,王铁柱听风就是雨的也便罢了,竟还动手打她。

    难道在他的心里,外人的话,比她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说的话还要管用?

    在这样的环境下,喜眉依然怀孕了,但在怀孕三个月时亲眼看到王铁柱和隔壁村的小寡妇交好,刺激太大,没能保住腹中的胎儿。

    结果这还不算,王铁柱竟然冤枉她偷情,要将她浸猪笼,看着王铁柱冰冷的目光,小寡妇得意的眼神,喜眉终于爆发了。

    当着所有人的面,喜眉握着镰刀,一刀割向王铁柱的眼睛,反手又是一刀砍向来不及躲闪的小寡妇的脸。

    两刀下来,王铁柱和小寡妇都瞎了,死不了,但也活不痛快。

    许是喜眉砍人的动作太吓人,村里人一时被震住,给了喜眉卷钱逃跑的机会,而后她一路风餐露宿,想尽办法到了皇城,与远房表妹取得了联系。

    “表姐?”多年未见,阿缨有些认不出喜眉了,喜眉却一眼认出了她,没办法,她的脸跟小时候一样圆。

    宁萧站在一旁,看着阿缨和喜眉相认,在二人聊得差不多时,将她们带到酒楼里饱餐一顿。

    “阿缨,这是你的……”坐下来后,喜眉有些好奇的看着宁萧,问道。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56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