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破戒小和尚)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我几天来练习掌心雷留下的印记。

    说到掌心雷,这玩意的威力我还没试验过。

    不过听书上说,这是一种能够直接打击人体魂魄的符咒,效果霸道。    坐在发紫的巨龙上写作业(破戒小和尚)最新章节列表  

    画符时可以选用朱砂,也能选用自身的精血,阳火越旺盛的人,打出的掌心雷威力越强。

    当然,阳火旺盛这一点我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但用来对付普通人,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我看了看身侧正拿刀子抵住我腰间的寸头,我将左手食指伸了过去,在刀口上轻轻一划。

    “嘶……”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忍着疼,在寸头瞪眼看向我的同时,先一步说道。

    “你刀放太近,给我扎疼了,能不能离远点?”

    “忍着!”他威胁着,又将刀放回我的腰间。

    这时,对面正躺着休息的八字胡睁开眼,说道。

    “别这么凶嘛,这可是咱们的大金主,温柔点。”

    “就是就是。”我跟着附和,同时,左手迅速沿着掌心上的朱砂印记画下一道掌心雷。

    “我想尿尿。”画完符,我说道。

    我没试验过掌心雷的威力,更不清楚效果。

    所以,我不敢当着这三人的面使用。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哪怕电晕其中一个,还有俩,一人一拳就能给我放倒了。

    寸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不是刚上过吗?”

    “我才进厕所,你就把我给抓出来了,没来得及上呢。”我委屈道。

    “真麻烦。”寸头起身,刚要带我离开。

    这时,那八字胡突然开口:“你坐着,我带他去。”

    八字胡从寸头手里接过刀子,领着我朝厕所走去。

    路上,我一直琢磨着该从何下手。

    可不知为何,八字胡像是放松了警惕。

    他收起刀子,与我保持了半米左右的距离。

    “小朋友,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

    “嗯。”

    “你放心好了,我不害人性命,我只要钱。”

    “待会上完厕所,你跟我走。”

    “去哪?”

    “我带你下车。”他说道。

    “等明天一早,你叔叔把钱打到我卡上,我就放了你。”

    开始我还觉得奇怪,心说这话他刚刚不是说过了,为啥还要重复一遍。

    可等我从厕所里出来后,八字胡领着我来到其中一扇车门旁等着的时候,我才明白。

    他这是打算将这笔几万块的赎金私吞。

    我有些急了,鬼知道下车后他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

    想要动手,就只有趁现在,于是,我找了个话头分散他的注意力。

    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出手,一巴掌呼了过去。

    当掌心雷触发的瞬间,我感觉自己的手掌像是过电了一般,麻酥酥的。

    接着,就见八字胡两眼一翻,身子剧烈颤抖着,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我从没想过,掌心雷能对普通人造成如此大的威力,甚至大到将他肩头的一盏魂灯都给拍灭了。

    “该!”我骂了句,转身,刚好瞧见穿着一名身着制服的乘务员正站在我身上。

    “你在做什么?”他朝我走来。

    我刚要解释,突然间想起八字胡说过的话。

    他说这一班的乘务员都是自己的弟兄!

    眼前的这个乘务员,和八字胡是一伙的!

    我立马警惕了起来,没有说话,拿脚踢了下地上的八字胡。

    “你自己看。”

    乘务员走上前来,刚要猫腰蹲下,我抬手就拍了过去。

    然而,他却先我一步,猛地将我拍去的手给握住。

    他笑道:“当我刚刚没看见是吗?你手里抓着什么?”

    “没有!”我狡辩道。

    “给我看看!”他低吼一声,用蛮力打开我的手掌。

    当看到我掌心之中用鲜血绘制的掌心雷后,他明显一愣。

    “这是什么鬼画符?”乘务员皱紧了眉头。

    但他表情很快又变得狠厉:“敢对飞哥下狠手,胆子倒是不小。”

    “他想带我下车,吃独食!”我把刚刚八字胡说的重复了遍。

    乘务员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地上的八字胡。

    “飞哥不是这种人,你休想离间我们的关系!”

    “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管你真的假的!”

    “我只看出,你小子不老实,必须得教训一顿,然后绑起来!”

    说完,他从腰间抽出皮带,我急得张嘴要喊,乘务员一耳瓜子直接抽了过来,把我嘴都给扇麻了。

    接着,他直接将我按在地上,双手一用力,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在疼。

    实在是力量悬殊太大,就在我快要被他压到疼晕过去的时候。

    乘务员的身后,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

    紧跟着,砰的一声。

    一张折叠凳狠狠地拍在乘务员的背后。

    乘务员疼得嗷一嗓子,滚到旁边,抬头望向来人。

    我也一个翻身,扭头看去,当瞧见来人时,表情是既惊又喜。

    “你咋来了?”我道。

    “你大舅让我来的。”说话之人,正是孙博!

    他拎着凳子,走上前,不顾乘务员惊恐地劝阻。

    再次高举,随即,对准脑袋,狠狠地拍了下去。

    啪!

    又一声闷响,看得我都肉疼。

    当孙博放下折叠凳,乘务员已经鼻子流血,被拍晕了过去。

    “你可别给他拍死了啊!”我担忧地说了句。

    “不会,我下手有分寸!”孙博笑道。

    随后,他领着我朝刀疤刘的车厢走去。

    路上,孙博告诉我,是昨晚大舅去医院给了他一笔钱,让他今天跟我来一趟。

    车票什么的都是大舅帮忙买的,甚至是今晚几点几分,出现在几号车厢的出入口大舅都给他说好了。

    否则,他也不可能这么凑巧地出现,然后一板凳把我救下。

    我觉得孙博的话有些扯,关键是,如果大舅早就算到了我会被人绑架。

    他早早让孙博出现,提醒我,或者帮我,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必多此一举,再来这么一下。

    孙博笑道:“嘿,你还别说,我也奇怪,问他为啥非得这个时间点出来见你,知道他是咋说的不?”

    “咋说的?”我问道。

    “他说,有些事是你必须经历的,哪怕我早一步出现,也不能改变,这都是天注定。”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懂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6829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